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十九节 抗战军兴

国产坦克 收藏 1 241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抗战军兴 第十九节 抗战军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就在刘建业深感时间紧迫,每天大训练量的训练自己手下士兵,特别突出了土工作业和步兵反坦克内容的时候,历史依旧按照原有的轨迹前行着。


1937年7月7日夜,驻丰台日军中国驻屯军第一联队三大队在队长清水节郎的带领下,在卢沟桥以北进行以卢沟桥为攻击目标的军事演习。夜ll时许,日军扬言1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宛平城内搜查,并鸣枪示威。日本驻宛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向冀察政务委员会提出交涉。中国方面表示可以代为查找,拒绝日军入城。日军即于当夜炮击宛平城,并调兵一营,偷渡到运河以西,从东西两面夹击卢沟桥。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第二一九团在团长吉星闻带领下奋起抵抗。卢沟桥事变爆发。卢沟桥事变第2天,中共中央发表通电,呼吁“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我们要求立刻给进攻的日军以坚决的抵抗,并立刻准备应付新的大事变。”号召全国人民“武装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


消息传到广东韶关的18军11师33旅旅部,刘建业正在训练场上冒着南方夏日的酷暑,检查着旅部直属部队官兵的防炮洞作业的效果。在接过副官杨舟递来的电报以后,刘建业看了一遍,不禁小声地说了一句:“该来得终于还是来了。”说完,看到副官杨舟不解的表情,刘建业为自己的话解释道:“我在陆军大学的时候,就一向认为,日本人迟早要动手,而且时间不会远。现在,他们终于忍不住,开始动手了。”


刘建业走回旅部,正遇上副旅长韩英斌走过来。刘建业把手里的电报拿给韩英斌看,然后说:“全夫兄(韩英斌别号全夫),看到没有,日本人终于动手了,这一次他们的胃口恐怕不是华北那么简单,而是全部的中国了。”


韩英斌看完电报,递还给刘建业说:“仲良,我和你的看法是一样的,日本人这一次是要大动干戈了。他们不会向31年,32年那样有一条进军截止线了。他们绝对是想吞并我们整个中国。我现在只怕北平那里的驻军29军实力单薄,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刘建业和韩英斌一边慢步走着,一边说:“我也担心这一点,虽然29军的抵抗意志不用怀疑,但是他们的装备实在太差了,而且,他们的布防情况恐怕早就被日本人在平津一带的情报机关侦查得一清二楚了,现在看来,他们的应对措施也很保守,还是想把事态控制在小范围摩擦的程度。可惜,日本人不会这样想的。”


韩英斌答道:“确实如此,29军的装备太差了,全军虽然号称10万之众,但是火炮数量却很少,也没有空军的支援,和日本人交手,他们会吃大亏的。”


刘建业点着头,说道:“全夫兄说得很对,日本人很快就会击败29军,占据平津的,然后肯定还会大举进军,中国就要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劫难了。以日本目前的实力,我们很难短时间打败他们,只有把时间拖长,把他们的战线拉长,这样以空间换取时间,以时间换取胜利,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只是,这个时间恐怕会很长,我们的牺牲会很惨烈。”


韩英斌转头看着刘建业,说道:“仲良,你害怕了吗?”


刘建业也看着韩英斌说道:“几年前的时候,我和陆大的杨教育长一起拜见蒋柏里先生的时候,我就和他们说过,我们和日本作战,最要坚守的策略就是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它讲和,直到他们最后支持不了,主动投降。你想,我会害怕吗?过程我都预见了,难道,我还会害怕?”


韩英斌摆摆手,说道:“仲良,我想你也不是那样的人,看得出来,这半年以来,你对全旅官兵下达的训练计划内容,都是针对日本人的。我想,你早就盼着能够亲上沙场,和日本人来个你死我活了吧?”


刘建业看着韩英斌说:“我是早就盼着这一天了,这几年,我都憋坏了,看着日本人步步紧逼,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我只是在惋惜,你看,训练场上的那些小子们,哪个不是爹生娘养的,大多数都还没有娶老婆,都是那么的年轻,就这样要带着他们上战场,而且是那种九死一生的战场,一仗下去,就没有几个人能够活下来。我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难受,就在流血。我是无所谓,大不了,那里战死那里埋了,家里也不需要我来承继后嗣,可是,这些小伙子们呢?他们的亲人可都要靠着他们的军饷来养活,他们一旦战死了,家里就失去了梁柱子。我能忍心吗?我感到我这是在犯罪,可是,我又不能不这样做。我们18军是中央军的精锐,和日本人全面开战,我们肯定是作为主力部队冲杀在第一线的,那是跑都跑不了。我们作为军人,能够拒绝吗?我们如果拒绝,那就对不起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所以,我又只能亲手的送他们去和日本人死战到底,我的心里不好受啊。”说着说着,刘建业的声音有了一些哽咽。


韩英斌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刘建业,说道:“仲良,我知道,你的心里于心不忍,我的心里同样也不好受。可是,谁叫我们都是军人,军人就是这种时候要拼命的。我们心里虽然不好受,但是我们职责所在,不容我们有半点的推辞。我们打了多年的内战,现在终于可以真正的为国家民族而战,我们应该感到荣幸,这是我们的光荣。”


刘建业把手帕还给韩英斌,说道:“对,这是我们的光荣,为国家民族而战,虽死无憾。”说完,刘建业伸出自己的手,韩英斌看着刘建业,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两双手重重地握在了一起。


回到军部,刘建业和韩英斌马上召集全绿的团以上军官,向他们通报了电报的内容,并且向他们讲述了现在的形势和分析。刘建业的老部下65团团长段金锁马上站起来说:“旅座,小鬼子狼子野心,想要占领奴役我中国,我们身为军人,绝对不能答应。你说怎么办吧?”


第66团团长胡连也站起来说道:“我们作为军人,就应该和敌人血战到最后一刻,旅座,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补充团团长靳力三和刘建业的另一个老部下参谋长张建也站起来说:“我们不能只是坐在这里,我们必须要表明我们的态度,旅座,你说怎么做吧。”


刘建业作了一个手下压的动作,示意他们都坐下来,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很气愤日本人的行径,我也很气愤。所以,我和韩副旅长商量了一下,准备以我们33旅全体官兵的名义向师里,军里和军事委员会发出电报,坚决要求请战,让我们能够上抗日卫国的第一线,各位以为如何?”


下面的军官们群情激动,一致表示坚决支持,立刻就发电报请战。


会后,刘建业马上让副官以33旅全体官兵的名义发出电报,坚决要求请战。第二天,电报就得到了回复,上峰对33旅官兵的热情表示支持和赞许,同时要求全旅官兵枕戈待旦,时刻做好立即开拔的准备。


接到电报,刘建业和韩英斌立刻命令旅部全体主官全部下到下面部队,部队进入紧急待命状态。


命令一经发出,刘建业马上收拾了行李,住进了旅部的作战室,并且不时深入连队,检查战备情况,向基层的官兵们宣讲抗战救国的道理,进行思想动员,鼓励官兵发挥中华民族抗日御辱的爱国主义精神,做好艰苦抗战,浴血拼杀的准备,把日本侵略者彻底赶出中国。


9日,红军通电全国,请缨抗日。全国各界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发展。1937年7月11日,日本首相近卫召开紧急会议,决定采取紧急措施,立即向华北增兵。同日,香月清司到天津,接任华北日本驻屯军司令。7月12日,伪满洲国宁安县三道河子森林警察大队150人,在大队长李文彬率领下反正,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5军,编为警卫旅。7月13日,蒋委员长又向29军宋军长发出电报,指出:“中央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以保持我国家之人格”。 日阁员全体出动,要求各界拥护政府之对华政策。大红门日军进袭南苑及永定门,被我军击退。近二日到天津之日兵车共十二列,飞机四十架。7月14日,宋军长,仍抱着局部解决的幻想。当时日本代表香月清司于14日派参谋向宋哲元提出七项苛刻的、完全控制华北的条件,最主要的是撤退中国军队,撤走中央机关,取缔“排日”活动。7月14日,天津市长张自中自北平返天津,据云我军已复员,日军则未尽撤退。北洋旧人齐燮元亦赴津,助宋军长进行和议。7月15日,蒋委员长在庐山发表谈话,表示“最后关头一到,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中国共产党“国共合作宣言”,也称“共赴国难宣言”。由周恩L起草,在庐山交付国民党中央。宣布取消苏维埃政府,成立「陕甘宁三省边区政府」。 7月18日,蒋介石多次电示宋军长切勿对日军抱有任何幻想。7月19日,宋军长派张自中签署了协定及其7项条款,并报请中央批准。宋军长之代表张自中等与日方代表桥本群依据7.11在天津订立之条件,中日双方在北平成立第二次协议。7月19日,蒋委员长告何部长等,对日抗战,立意已定,对共党处置及战斗序列,应早注意。蒋介石在庐山举行军事委员会会议,决定对日作战。蒋介石在庐山再次表达了他的决心。7月20日-30,“平津作战”,日机械化部队秘密向华北输送。7月23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华北第二次宣言》。同日,毛泽D发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7月24日,蒋委员长接见英大使许阁森,指责日本屡次失信进攻。第二十六路军抵保定方顺桥、望都,第三十军向沧县集中,第三十二军,第十师抵石家庄。7月25日,日军部决对中国采取膺惩行动。7月25日晚,(平津作战)日军一部侵入廊坊,26日占领。当日下午,日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谍。19时,日军1个大队乘车经广安门向北平城内开进,受到守军阻击。德大使陶德曼晤我外交部王部长,谓日已不愿第三国干涉,德不能调解。东北抗联第1路军总司令部发布《为响应中日大战告东北同胞书》。7月26日晚,(平津作战)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宫香月清司向宋军长发出最后通牒,限令中国驻芦沟桥、八宝山附近部队三十七师于27日正午退至长辛店,驻北平城内及西苑之部队于28日正午移至永定河以西地区。日军攻占廊坊车站,我军第三十八师刘旅伤亡五百余人。日军袭击北平广安门。7月27日凌晨,(平津作战)日军不待中方答复,即向北平近郊中国守军进攻。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第29军驻军发动袭击。守军分别退至南苑和北苑。蒋委员长派参谋次长刘翡赴广西,促白崇喜入京。日陆军大臣寺内要求国会对中国事变全力支持。外相广田演说指责近来中国之抗日精神,希望中国切实履行本月十一日协议。 日本发表声明,对华北事变采自卫行动。日本内阁发布三个师团动员令。7月28日,日军开始对华北发动全面进攻。7月29日,北平失守。7月31日,天津沦陷。日军侵占大沽。7月31日,蒋委员长发表《告抗战全军将士书》。谓和平绝望,只有抗战到底,必须举国一致,不惜牺牲,与倭寇死拼,复兴民族。汉奸王阴泰叛国投敌,任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实业部长。8月1日,“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成立,又称“山西新军”。8月2日,蒋对庐山训练团讲话,平津失陷为战争开始,为奇耻大辱,绝无与敌谈和余地,决不与敌两立。日军第二次动员的第5、第6、第l0师陆续到达天津。8月3日,我援军八个师陆续到达石家庄、保定、沧县。日机轰炸南口附近之中央军列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