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十三节 这个11月

国产坦克 收藏 0 21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十三节 这个11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5月间,长征的红军再通过彝族聚居区之后,兵临大渡河边。最高统帅任命川军第20军军长杨森负责大渡河一线的防务,并且命令西康的刘文辉等派兵协助,务必把入川的红军全部消灭在大渡河畔,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南京方面的报纸也是甚嚣尘上,一片鼓噪之声。谁知,红军经过夜间的冒雨急行军,突然发起进攻,一举夺取泸定桥,至6月2日,中央红军全部胜利地渡过了大渡河。至此,最高统帅歼灭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的企图彻底破产。中央红军渡过大渡河之后,继续北进,占领天全,并乘胜突破了川军芦山、宝兴防线。接着,中央红军以坚韧不拔的精神,翻越了终年积雪、空气稀薄的夹金山,向懋功(今小金)方向前进。这时红四方面军正由岷江地区分路西进,先头部队攻占懋功,一部进到达维。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在北进达维途中,同红四方面军一部会师。18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到达懋功地区。中央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总兵力达10余万人。


看着前线的战报,刘建业不禁对最高统帅的军事部署有所非议,大渡河以南是刘文辉的防区,安顺场属刘湘的防区,守泸定桥的又是新调来的杨森部队,这三个人宿有积怨,想让他们协调一致行动,这可能吗?也难怪辽沈战役东进兵团从葫芦岛出发攻打塔山,最高统帅能有派上三个指挥官,每人轮流管一天的英明之举了。


时间继续向前进,刘建业在陆军大学继续学习,周末时候,偶尔也和同学唐生明(唐孟潇的四弟),陈明人,教官郭汝桂等聚餐,郊游,讨论时局,还寄了一些军事专业书籍和资料给自己的部属杨伯韬。因为杨伯韬也决定报考陆军大学,作为上司,刘建业自然是要有所表示。


这一年的夏天,刘建业又到了教导总队见习,只是这一次,他到了炮兵分队。经过了见习生活,在交给陆军大学的见习报告里,刘建业提出了国军现有的炮兵数量和质量都不能满足当今战场的要求,大量采购使用的博福斯75MM山炮,射程有限,火力不足,不能有效破坏以钢筋混凝土工事为支撑点的防御体系,应该采购一些105MM和150MM的德制榴弹炮,而步兵部队主要配属的50MM和60MM迫击炮,也不能为前线步兵提供相当的火力支援,营级以上部队应该大量生产和使用82MM和120MM口径的迫击炮,这样才能够在现有条件下,基本满足部队作战的需求,同时改进迫击炮的击发装置,使迫击炮能够具备击毁土木工事的能力,改善国军攻坚能力不足的缺点。


回到学校,刘建业投入新学期的学习。这一年的11月,红军一方面军在陕北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胜利,歼灭被派到陕北剿共的东北军109师,师长牛元峰阵亡。最高统帅借机撤消了由于剿共失利被红军先后消灭的东北军三个师的番号,引起了东北军的一片反对和不满声音。11月1日,在国民党四届三中全会的开幕式后的全体代表合影时,前十九路军排长孙凤鸣为替死难兄弟报仇,化装成记者,突然从记者群中冲出,朝坐在前排的汪精卫连开三枪,但他自已也被还击的子弹击中,倒在地上,安静地闭上双眼。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刺杀汪精卫事件。11月25日由国民政府地区专员殷汝耕等人在日本的支持下,成立以通州为政府所在地的所谓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作为日本支配下的傀儡政权。


‘;政府的各种对日本的妥协退让和对地方实力派的打击削弱,必然导致国内产生高涨的反日抗战呼声,地方实力派也会对中央更加戒备和离心。地方实力派中的一些主张抗日的力量,可能会对中央不满,寻找时机要求中央改变方针,对日抗战。这种行动,在他们和中央的矛盾激化的时候,就会爆发,至于形式,可能是通电独立或者公开以武力表明自己的态度。其中最有可能采取行动的的就是两广的桂系和粤系,在西北的东北军等。‘;刘建业在向王靖芸讲述着自己对时局的看法。


‘;那么,中央不会主动宣布抗日吗?这样,他们不就不会和中央对立,可以集中力量对付日本了吗?‘;王靖芸对时局的发展还是不很明了。


‘;中央现在强调攘外必先安内,这里面有两层意思,一是消灭共产党红军,二是借机削弱甚至解决地方实力派,剿共的时候,不就把湘军刘建序调出湖南,解除了贵州王家烈的兵权,还把中央军派进了四川?那么暂时没有被消灭的派系势力必然会产生恐慌,寻求自保。他们要想对抗中央,就必须要给自己寻找道义上的理由,最好办的就是打出抗日的大旗。桂系与粤系素来和中央关系不睦,一有机会就会向中央发难。东北军从上到下一直都对奉命撤出东北,失去自己的地盘耿耿于怀,大多数官兵都时刻想要打回老家去。西北军系的部队,大多都遵奉老长官冯玉祥的指示,这位冯副委员长也是积极主张抗战的。中央对于这些势力,又是多方削弱,不是积欠军饷,就是撤消番号,整编部队,让他们对中央非常不满。所以,他们是最可能向中央发难的。至于滇军,晋绥军,实力不够,能自保就是好的,不会搀和进来得,最多跟着煽风点火。‘;刘建业向王靖芸做着解释。


‘;那要是事情发生了,中央会怎么应对?会打仗吗?‘;王靖芸最讨厌的就是内战了。


‘;中央无非剿抚两条路,能迅速武力解决的,就动手解决;一时无法解决,就做出一些姿态,满足一些要求,再从长计议,有了合适的机会和借口,就再对他们下手。‘;作为过来人,刘建业对于老蒋的惯用手法并不陌生,许多的历史书籍和影视作品,对此都有表现的。


‘;把那么多精神都用来对付自己内部人,就不能一致对外吗?那么,汪主席遇刺,这件事情,你又是怎么看的?‘;王靖芸还是希望能够多知道一些。


‘;汪精卫,汪主席,早就不是清朝末年那个慷慨激昂,为救民于水火,不惜亲身冒险,在北京城谋刺摄政王载沣的那个汪精卫汪兆铭了。


街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


孤飞终不倦,羞逐海浪浮。


诧紫嫣红色,从知渲染难;


他时好花发,认取血痕斑。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


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这是多么的让人崇敬的充满爱国热血的革命者的自白。可是,自从孙总理逝世,这位汪兆铭就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他想的是如何当上孙总理的接班人,争夺那个至高无上的统治者的宝座,为了争夺这个宝座,他可以反复无常,一会左派,一会右派,拉拢唐孟潇,联络桂系,多次试图推翻南京政府,,和冯阎共同筹划打起中原大战,而且,可以证实的是当年刺杀廖仲恺先生的幕后凶手,其实就是汪主席的多年老友胡汉民,汪精卫知道是胡汉民所为以后,只是将胡汉民以国民政府特使的名义派往苏联考察,纯属徇情枉法。热河失陷之后,汪精卫和他的那个小团体的人,终日宣扬抗日必败,誓死媚日,他已经不止是卖国,简直就是送国,无条件的送国,任由日本人予取予求。就说批准《塘沽协定》以后,民众认为是一个卖国条约,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批评。而汪精卫认为政府签订这个条约是正确的,汪精卫在解释为什么签订《塘沽协定》时说:以前人们批评政府不抵抗而丢失了领土,现在我们进行了抵抗,结果却丢失了更多的领土。中国是一个弱国,这就决定了这场被侵略的国难绝不是偶然发生的。以现在中国的国力,无论进行怎样的抵抗,都没有取得胜利的可能,这是我们最初就明白的。既然没有取胜的希望,我们为什么还要抵抗呢?这就是爱国心的缘故,她让我们明知不能取胜,还要准备抗战到最后一兵一将。现在很多人当中有两种错误的想法,一种是过分软弱,认为中国绝对不能对日本进行抵抗,如果和日本交战,将和过去义和团的下场一样;另一种是过分强硬,就象一个人在旷野中发泄一样,“杀尽倭奴”、“打到东京”,什么狂言都敢说,还能得到人们的拍手喝采。以上两种看法都是错误的。政府和日本和平交涉,有一个最低的限度。只要停战条约在我们可以忍耐的最低限度以上,政府就决心签署停战条约,即使受到国民一时的唾骂,也要坚决进行负责任的签字。但如果停战条约在我们可以忍耐的最低限度以下,政府就决不签字。这次政府和日本签署局部地区的停战条约,是为了让疲惫的军队、穷困的人民得到一时的休息,其是非利害将得到历史的评判。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厚颜无耻之徒,能够把卖国的话说的冠冕堂皇,丝毫没有愧对祖宗先人的羞耻感,而且就是这个人,连民间自觉的抵制日货的行动也要公开下令予以禁止,简直就是无耻之极。幸好这一次,有人勇敢的站了出来,以个人的行动,表示了对卖国者的愤怒。虽然,我不赞同刺杀行为,但是,我敬佩孙凤鸣的勇气,他才是真正的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汪精卫受伤以后,现在已经出国疗养,他不在了,那些所谓的主和派,实际的投降派,就不会有汪精卫那样敢公开站出来承担“卖国责任”的勇气,政府的对日态度必然会发生变化,逐渐强硬起来。而日本显然不会满足于现有的利益,他们还会制造事端,步步进逼,甚至不惜全面开战,实现他们吞并中国,征服世界的野心。‘;刘建业显然对于这个抗战过程中最大的汉奸没有任何的好感。


‘;大哥的意思是说,日本人可能会开战,那不就是要打仗了?‘;王靖芸毕竟还是女人,对于战争,总是充满恐惧。


‘;是这个意思,大哥身为军人,一旦战事开始,不惜粉身碎骨,战死疆场,也要力争打败日本,洗雪数十年来的国耻。‘;作为现在的军人,前世的愤青,刘建业对于抗日战争,总是有着一些期待。打败日本,打到东京去,火烧皇宫,炸掉靖国神社,可是刘建业长期的梦想。


‘;大哥,你可不能随便的死了,我不想要大哥死了。大哥是好人,不会死的。‘;王靖芸一听刘建业准备战死的话,显得很紧张。


‘;小妹放心,大哥没有打败日本人之前,绝对不会死的,大哥只是表一个决心,没什么的。大哥答应你,一定注意安全,绝对不战死。‘;刘建业只能安慰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