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十一节 汤山拜见(一)

国产坦克 收藏 0 13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十一节 汤山拜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过了两个月,就在一天下午,杨捷照例巡察完陆军大学的课堂教学。就在教官宣布下课放学,刘建业准备收拾东西,带着从图书馆借来得书籍回到自己的住处的时候,杨捷叫住了他。


‘;教育长,有什么事情吩咐?‘;在学校公开场合,刘建业总是恭恭敬敬,规矩地执弟子礼。(由于蒋委员长又一次兼任陆军大学校长,杨捷改任教育长,实际负责学校事务。)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问问你,这个周末,你有没有时间吗?‘;杨捷对刘建业问。


‘;这个周末,倒是有时间,有事情吗?‘;刘建业有点疑惑,杨捷一年多以来,知道刘建业读书很勤奋,从来没有占用过刘建业的周末时间。


‘;有时间就好,你不用带什么东西,跟我到汤山去一次。‘;杨捷直接就吩咐了。


‘;汤山,难道教育长想请学生泡温泉,好好犒劳学生一下?‘;刘建业有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的习惯,尤其是在熟人的面前。


‘;你不用问了,就管跟着我去,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说完,杨捷转身丢下刘建业,带着随从人等离开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还搞的这么神秘?‘;想了半天,刘建业也没有想明白。


时间很快到了周六下午,刘建业放学回到住处,刚放下自己的东西,门外就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刘建业匆忙下楼,出了大门一看,杨捷坐在一辆黑色的雪铁龙轿车里,带着白手套得手招呼着自己上车。刘建业只好赶紧上车,坐在后排杨杰身边。


‘;教育长,这个时候能不能告诉学生,到底去那里做什么?‘;刘建业还是想知道此行的目的。


‘;到了,你就知道了,绝对没坏事。司机,开车。‘;杨捷还是不愿意告诉刘建业,打算继续保密。刘建业也只好闷声大发财,干脆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汽车出了中山门,穿过孙总理陵寝园区,在南京郊外的公路上开行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停在了汤山镇的一座西式别墅门口。刘建业刘建业推开车门,整理军装的同时,疑惑的看着下了车的杨杰。


‘;我知道你的意思,少安毋躁,跟我进去,一会,你就明白了。‘;杨捷安慰着满腹狐疑的刘建业。


门口的卫兵,似乎认识杨捷,并没有进行检查,就打开大门,让杨捷带着刘建业进去了。


穿过一个小花园,杨捷和刘建业走进了别墅的大厅。一个副官模样的中尉军官,带着勤务兵走过来。


‘;请杨教育长和这位学员把军帽和手套交给我们,蒋先生已经等候你们有一会了。‘;


‘;那好,请任副官去通报一下蒋先生,就说我们到了。‘;杨杰和刘建业把军帽和手套交给勤务兵,然后跟着任副官进了客厅,自行坐下。任副官招呼勤务兵送上茶水,然后转身出去。


‘;教育长,这一次我们是见哪个蒋先生?‘;刘建业还是按耐不住,再次询问杨杰。


‘;哪个蒋先生,你以为是老头子?他还在成都坐镇。这次,是你也很仰慕的蒋方震先生。‘;杨杰这时候倒没有继续隐瞒。


‘;是蒋方震,蒋柏里先生吗?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一直就仰慕先生高才了。‘;刘建业听说是来拜见蒋百里先生这位民国时公认的第一号军事理论大家,心里顿时激动起来。


在中国近代史上,蒋柏里,是一个忽隐忽现的名字,这个孤独的将军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嫡系,资格比蒋介石老,才华横溢却又坚毅不挠,他的《浙江潮》,他的智斗墨索里尼,他在保定军官学校校长任上的自杀,他的日本太太左梅女士,他的女婿钱学森,他的副官蒋纬国,他所著《西方文艺复兴史》无一不带有传奇的色彩,尤其是《西方文艺复兴史》至今还被用做中央美院的西方艺术史教材。


在日本老一辈人中提起这位蒋方震将军(蒋柏里名方震,以字行),他的名气比在中国还大,日本人记得他的《国防论》,他的抗日战略理论,在这位只讲武不动武的陆军上将面前,他们说:“一个蒋百里就两次打败了整个日本陆军” -- 第一次,蒋柏里在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时候,轻松夺魁,在所有日本毕业生面前把代表第一名的日本天皇佩剑带走了,而他的这些同学如荒木贞夫等恰好是太平洋战争中日本陆军的主要将领,第二次,八年血战之后,看蒋柏里将军的抗战理论,日军恰似按照将军的指挥,老老实实的自东向西,前进到湖南,而后陷入中国泥沼式的持久战中不能自拔,直到战败。战役上,中国失利的例子虽多,战略上,日军的失败早已注定。


蒋柏里是一个日本陆军历史上极为尴尬的人物。他毕业获奖的场面颇为传奇,因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宣布毕业生的名次是从前向后的,念的第一个名字就是“蒋方震”。


当时九期步兵科毕业生有日本人三百余人,中国留学生四名,泰国等国留学生若干名,就这样,第一名,被中国留学生蒋方震,就是蒋柏里拿了,天皇的赐刀当然也归中国了。日本士官学校感到面子上难以忍受,谁知接着宣布第二名,还是中国人,这位第二名就是后来从云南起兵反袁的风流将军蔡锷。这样引起的骚动更厉害了。于是宣布第三名之前日本方面先检查一下 -- 不幸,这次的结果还是中国人!名叫张孝淮。日本士官学校的毕业发布官是伏见宫亲王,惶恐之下感觉无法象天皇交待,临时从后面换了一个日本学生作第三名,想想前四名日本人不过半也尴尬,又增加了一个日本学生作第四名,张孝淮得了第五。


增加的两个日本人是谁呢?一个名叫荒木贞夫,后来的日本陆军大将,陆相,甲级战犯,一个名叫真崎甚三郎,后来的台湾总督,陆军大将,二二六事变的幕后黑手。。。此外,这一期里面的日本毕业生还包括如下名字 -- 小矶国昭,本庄繁,松井石根,阿部信行。。。堪称日本陆军的一代精英,皆惨败于蒋柏里蔡锷之手,从此以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规定中国留学生必须与日本学生分开授课,以免同样场面重演。


蒋柏里受了日本人这样的荣誉,日本人也真希望他说两句日本的好话吧,谁知道柏里将军的评价却是说了一段话,大意是中国从日本学了两件东西最不可救药,一个是教育,一个是陆军。。。 然后飘然到德国,以德意志国防军第七军营长的身份,继续考察军事去了。在德国,蒋柏里先生的杰出军事才华得到了德国的兴登堡元帅高度的赞誉。


1912年下半年,时任保定军官学校校长的蒋柏里因为对北洋政府拖欠挪用陆军大学教育经费表示强烈不满,在操场上全体学员面前,竟刨腹自杀,表示抗议。幸好,被清醒过来的学员抢救了过来。此后,蒋柏里对北洋政府心灰意懒,坚决离开军界。


蒋柏里将军对日本人的军事评价不高,但是他后半生和日本结缘不少,他是国民政府对日作战计划的主要设计者,他编著的《国防论》成为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军队的战略指导依据,在这部让蒋柏里耗尽心血的千钧之作扉页上,将军饱含深情的写下了这样的字句 – “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中国是有办法的。”八年抗战的战场上,无数柏里将军在保定军官学校,在陆军大学带出来的国防军子弟浴血沙场,成为中国军队高层指挥官的柱石。唯一遗憾的是柏里将军自己未能见到抗日战争的胜利,1938年早逝于广西宜山。刘建业之所以能够得到一向心气甚高,看不起大多数国军将领的陆军大学校长杨捷的高看,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刘建业抄袭了蒋柏里先生在后来出版的《国防论》中的主要观点。能够有幸拜见这样的一位前辈高人,怎么能不让决心在军队好好发展,为国家民族未来做一些事情的刘建业感到激动呢?要知道,蒋柏里先生在1932年,因为拒绝最高统帅要求他出面劝说蒋柏里先生在保定军校的学生唐孟潇放弃反蒋而被最高统帅下狱,出狱以后,蒋柏里先生多数时间寓居上海,深出简从,很少会见他人的。放在以前,如果对刘建业说有机会让他亲自近距离接触蒋柏里先生,刘建业肯定会回上一句‘;你发烧了?‘;。现在,这即将就会成为现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