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八章 再战扬威(下)

收藏 52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林芳正雄中佐骑在马上,心里说不出来的郁闷。自中国事变以来,大日本皇军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只是在二十多天以前,板桓将军在平型关失利,遭到了狡猾的支那军队的埋伏,这在军界引起轩然大波。而板桓将军也把这次失利引为自己军事生涯的奇耻大辱。谁知道这事儿还没过去几天,同样的厄运就降临到自己头上。要不是身为师团参谋长的大舅哥力保,自己早就为天皇陛下“尽忠”了。更可气的是:自己和部下们开始一致认为能够消灭皇军一个中队的不是大批的国民党军就是狡猾的土八路,可最后情报却证明是一支叫什么“抗日独立纵队”的土匪队伍。简直是帝国军队的耻辱!


“哼。哼哼。”马背上的林芳中佐忽然冷笑两声,他想起了宪兵司令小岛太郎在他临出发的时候还劝他带上全部三个中队。开什么玩笑?林芳心里还在冷笑着,剿灭一支土匪武装就要出动三个中队,支那人只是狡猾,他们根本不具备那样的战斗力,他们只会搞偷袭。一想到大日本皇军强悍的战斗力,林芳正雄的心情才开始好转,他甚至在想:这支所谓的‘抗日独立纵队’听到大日本皇军围剿的消息,会不会闻风而逃?而他们要逃跑了怎么办?“屠村!”他恶狠狠的继续做他杀戮的美梦,“杀光所有老百姓,烧光他们的房子,花姑娘不能杀,要全部抓回来,慰劳这些为了帝国圣战而远渡重洋的勇士们!”


想到这儿,林芳正雄几乎得意地笑出声来,他仿佛看到了年轻的姑娘在勇士们的大笑声中瑟瑟发抖,满身着火的中国百姓在烈焰中挣扎嚎叫......不过很遗憾,林芳的美梦到这儿就结束了,但他的脑海中确实出现了一片红彤彤的颜色,因为他的脑袋爆开了,那是他最后得到的神经传感信息。


一声清脆的枪响结束了林芳正雄的美梦,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炮声开始吞噬日军的生命。


孟云霄首先点杀了那个骑在马上的中佐,随后就跑到孙尚尉的炮兵阵地。他把自己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美制红外望远镜递给孙尚尉,指着乱成一团的日本兵喊:“四哥你看清楚。给我进行无差别轰击!”


所谓“无差别轰击”又是孟大虾独创的‘孟氏炮击法’。俗话说:新兵怕炮,老兵怕枪。有经验的老兵在第一轮炮击之后,如果侥幸不死的话,就会跑向刚刚炸出来的弹坑,躲在哪里。因为战场经验教会他们:一个弹着点不可能经受两次炮击。可是孟大虾就要把这不可能变成可能。这是在战前他和孙尚尉反复研究过的。研究的结果就是:孙尚尉把他的炮兵分为两组,第一组进行轰击之后,第二组在对第一组的轰炸目标进行第二次轰击。为了不被炸起硝烟和尘土阻碍观察目标,孟大虾把他的红外望远镜都贡献出来了。炮兵轰击是今天作战的第一主角。


红外望远镜能够清楚地透过硝烟,孙尚尉看到一群群惊慌失措的鬼子四处奔跑。孙尚尉哈哈大笑,不停的对身边的传令兵下达着各种修正指令,准确地报出一个个坐标,炮弹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砸向敌人。


这下,那些有了经验的、自以为是的日军士兵可就倒了霉了。一个弹着点确实不能落下两发炮弹,可每一种型号的炮弹都有它一定的杀伤力,落在附近照样能让你没命。这狡猾的支那人到底懂不懂炮兵常识啊?


指挥官被击毙,紧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炮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的确打了日军一个措手不及。可小鬼子也不是吃素的。大队长阵亡,从偷袭中反应过来的各个中队长小队长立刻就各自为战,组织自己的部下进行反击。按照惯例,日军在发起进攻或者反击的时候,指挥官都会靠近压制火力点也例如轻重机枪的旁边以便于指挥。可又是这个惯例,使得在突如其来的炮击中幸存的几个鬼子中队长和小队长全部送了命。神枪手周杰率领的神枪队是孟大虾的第二张王牌——点杀指挥官。


凌晨六点钟时候,部队进入了阵地,孟大虾就忙活开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周杰的神枪队分组,然后选择狙击点。因为神枪队刚刚成立,战士们的枪法还行,可对于狙击阵地的选择却没有一点经验。好在孟大虾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在三个山坡上选几个狙击点也不是什么难事,半小时之后,分成九组的神枪队终于全部进入了阵地。孟大虾最后一次向他们明确任务:第一,保护自己;第二,狙杀敌人的指挥官;第三,压制敌人的火力点。


“日军的指挥官长什么样子啊?”这个问题差点儿没把孟大虾气的吐血。


还是周杰聪明:“你管他长什么样?谁拿着指挥刀你就打谁。错不了。”周杰一句话,别说鬼子的小队长、中队长,包括那些军曹和曹长,也就是刚够佩刀资格的,就因为那把军刀就丧了命。


林芳这次带来了一个机枪中队和一个大队炮小队。可是八挺重机枪说什么也发挥不出压制火力的作用。仅仅五分钟,19个重机枪手相继阵亡,机枪中队的中队长像疯狗一样的扑向以挺重机枪,没等他的手碰到扳机,一颗大日本帝国生产的6.5mm的三八式子弹打着旋钻进了他的背心,把前胸炸出一个碗口大的洞,眼看着就翻开了白眼。


而那个炮小队比机枪中队还倒霉。两门70mm步兵炮都没从驮马上解下来,六个炮手就被炸飞了,为了不被密集的炮弹引爆己方的炮弹,负责弹药运输的鬼子兵直接就把弹药车往回赶。结果忙中出错,没走多远两辆大车给翻到路边沟里去了。费了老大劲架好了步兵炮,却没炮弹,连弹药车都找不到了(在沟里呢)你说这仗还怎么打?


小鬼子开始玩儿命了。铺天盖地的炮击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还有从各个方向打来的冷枪总在收割他们指挥官的生命。这让嗜血成命的鬼子终于兽性大发,好像失去了理智。一百三十多个鬼子光着上身,抱着机枪、端着刺刀不要命的冲向孙尚尉的炮兵阵地。对于身边不断倒下的同胞丝毫不做理会,好像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班智超的三连开始出现伤亡。他的任务就是堵住冲击炮兵阵地的鬼子。炮兵阵地就在三连的背后。


尽管在出发之前孟云霄就把武器库中的最后三挺机枪补充给了三连,可是鬼子的进攻太厉害了,那些刚被收容起来几天的大兵们又开始产生怯意。


孟云霄有那么多机枪吗?有啊。独立纵队没成立之前就有三挺捷克式一挺马科沁,打掉鬼子运输队缴获了九挺歪把子两挺九二式;神北镇的韩建忠又给“贡献”了两挺捷克式,这样独立纵队就有了14挺轻机枪,三挺重机枪了。一开始孟大虾对日军的歪把子没什么好感,这破玩艺儿理论上射速很高,但由于采用漏斗式供弹的方式,所以实际射速平平,还他妈的极容易出现故障,所以孟大虾曾经没事儿干的时候把那几挺歪把子大卸八块儿,“狠狠”的研究了一把,把容易出现故障的部件重新保养,有怀疑的就直接挑出来做了配件。这么一来好好的九挺歪把子就变成了七挺。三个步兵连原本每个连配备三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多余的三挺入库,要打仗了孟大虾才拿出来都给了班智超。


孟云霄对班智超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次看见他抱着机枪冲入敌阵点杀和他拚刺刀的鬼子。孟大虾发现这个一身儒气的哥们儿有个特别“爱好”,就是喜欢抱着机枪专打敌人的下半身。确切地说是打腿。这哥们儿好像特欣赏敌人抱着被打断的腿在地方翻滚嚎叫的样子。


这爱好不错。孟大虾认为打断敌人的腿不但一劳永逸的消灭了敌人的有效战斗力,而且那翻滚惨叫的残酷镜头还能震慑其同伴的心理。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因此孟大虾就把保护炮兵阵地、阻击鬼子前进道路的任务交给了班智超的三连。


而三连的阵地也就承担了比其他阵地大得多的压力。


鬼子的反击部队逼近了三连阵地。这时候,炮击停止了。


怎么不打炮了?没炮弹了。


按照孟云霄战前安排,战斗开始,孙尚尉就要把炮弹一颗不剩的全打出去,“你可别像老八那么小家子气。”孟大虾特别提醒,“这一仗能不能打好,关键就看你的炮击能杀伤多少敌人的有生力量。”整个家底就四百多发炮弹,而孟大虾还没都给孙尚尉。因为孟大虾给苏仲康的一连和任义汉的二连各配备了三门掷弹筒。把小炮弹分了一部分出去。


“你的炮连从西往东打,一连二连南北对轰。这么配置火力,绝不存在轰击死角的问题。”孙尚尉对这个六弟的解释哭笑不得,迫击炮的弹道本来就是个抛物线曲线,哪有什么死角啊?不过孟大虾既然能说出这么牵强的理由,肯定有他的苦衷。


孟大虾确实有苦衷,多给了班智超三挺机枪,一连二连能没意见吗?只好用掷弹筒来平衡一下吧。


不过鬼子要是两个中队的话也就差不多了。两个中队四百多人,平均一人头上顶着一颗炮弹,等这炮弹炸响之后再能站起来的还剩多少人啊?虽然打仗不是这么算帐,可减半总行吧?不行?别管行不行了,鬼子都冲到眼面前了。


就在鬼子兵快冲到三连阵地而炮击声也停下来的时候,在三连防守的这座山的右翼,一支骑兵部队犹如从天而降一般,挥舞着雪亮的马刀,风驰电掣般的杀将过来,膘壮的战马驮着凶悍的战士直突敌阵,刀飞血舞,人嚎马嘶。孟云霄的第三张王牌出现了。


尔格的骑兵连从右翼突入敌阵之后,没做丝毫停留,直接就杀向左翼,很快就消失在山脚,就像昙花一现。


虽然骑兵连很快退出战斗,但它及时地出现却大大的扭转了战局。日军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突击部队在三连阵地前本就成了强弩之末,被骑兵一冲,日军的斗志立刻就崩溃了。而三连的大兵们却又打起精神。原来背后还有一支骑兵呢?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眼看着鬼子失去斗志,这么好的机会孟云霄哪肯放过?


“手榴弹!投弹!”孟云霄大吼一声,大兵们卯足了劲儿把冒着烟的“小甜瓜”就砸了出去。又一阵爆响之后,趁着弥漫的硝烟,孟大虾第一个越出掩体,带领大兵们猛虎下山般的冲入敌群,和残存的鬼子兵展开了一场刀光血影的白刃肉搏......


从孟云霄打响的第一枪算起,整整50分钟,战斗结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