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W正传(之一)

wangwei932003 收藏 1 30
导读:阿W正传(之一)

教学楼三层,阿W蹩进教务处的门缝,对穿长衫的主任说:“我先前也是爱中医的,算起来我们还是本家哩。”“胡说!你哪里配讲中医?快走!”主任满脸溅朱。“可,可我是捐了门槛的!”“什么门槛!瞎胡闹!”主任说着排出七门课不及格的通知“你的账已经记满了,不能再舍了的。”“我,我是虫豸还不行吗?”“不准革命!走,快走!”

教学楼外。迎面走来新考的研究生,据说是学西医的出身。"难怪今天晦气,原来是碰到西医了!"我上前扭住伊的面颊。“你怎么动手动脚?”“导师动得,我就动不得么?”“断章取义的阿W!”断章取义,这对自诩文化者的人来说,是件很XX的事情,但做学问总不免断章取义的,想到这里,心下也安,拿起破书包了,便径直往图书馆去了。。。

阅览室里。一个小胡子正拿了张景岳的书挑错,阿W也拿起一本,坐在他对面挑起来,不知是认识的繁体字少还是粗心,始终找不到错,再看小胡子,一个接一个的只放在嘴里毕毕剥剥地响。我来到借书处,扔出借书证,道:“借书!借莎士比亚!”管理员抚了抚眼睛:“刚才不是已经借过了吗?一个研究生和一个留学生,说是借莎士比亚,于是连旁边的金瓶梅也不见了,还是宣德年的插图善本哩!”“这洋鬼子,手持钢崩将你砸!

返乡的火车上。阿W主动打破沉寂的尴尬:“你们都看过解剖吗?好看!”旁边的乘客都凛然了,“嚯地,就切开来。”阿W在小胡子正面从喉至脐比划一下,小胡子电光火石似地向后躲,从此瘟头瘟脑许多日。“听说被解剖的都是挂课的。一群人白帽白褂,穿了挂课者的素,手里攥了刀具针线麻药止血钳,还一面喊到:‘阿W,同去同去,于是一同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