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七

七夕214 收藏 11 39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武光浩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没有效果后,无奈下只能拿出了湖北省省委几位同志的亲笔信,并说明自己是湖北省红麻根据地联络人,兼红麻根据地游击队总指挥。这名老板——虽然武光浩肯定他就是党员——却没有接过信件,只是一个劲的说:“这个东西,我不是GC党,是不会看的。你们还是快走吧!不要给我惹麻烦的啦。”

无奈,武光浩最后只能攀关系了,问道:“那赵育林在不在?我和他曾一起在北伐军中共事,你告诉他是我,他就能辩明我的身份了。”

老板的眉毛不易察觉的跳动了一下,但他还是没有说什么,而是叫来了服务员,让服务员把他们送出去。

武光浩还待说些什么,一名战士拉了拉他的衣角。武光浩看去,是一名叫做农为林的战士,这名战士脑子机变灵活,一路上出了许多主意让一路上少了许多麻烦,他这么拉自己肯定是有什么用意。

于是,武光浩就让服务员客气的把他们一行人送了出来。

拐过一个街角,农为林对武光浩道:“指挥,你的哪位老朋友很有可能就在这间旅馆当中,我们只要在这儿等上一下,应该就会有答案了。”

武光浩有些奇怪,旁边的另一名战士看到他有些奇怪的样子,说道:“刚才那老板眉毛动了一下,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那是我们的话切中了他的要害——你的那位朋友很有可能就在旅馆里面,否则,他没必要担心什么!”

武光浩看到他们肯定的样子,虽然半信半疑,但是通过一路上的接触,他也知道这些战士们的素质不是一般的强,他这么说,肯定有他们的把握。于是,他也耐心的等了下来。

没等多久,嘹望的战士打了个手势,武光浩和战士们一起转过屋角,看到旅馆的那名老板已经跑了出来,正在大街上扭头到处张望。

看到他们,老板显然很高兴,迎了上来,道:“哪有往外赶客人的旅馆!那是我的服务员不懂事啦,各位客人不要见怪啦!来,来,里面请!”

进门后,老板直接带着他们就往楼上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老板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这就是老板你的房间啦!老板进去看看房间合不合适吧!”

武光浩推门进去,只见房间里已经坐了一人,正是自己的昔日同僚赵育林。只见他伸出了双手用力的握了握武光浩的手,高兴的道:“是那股风把你吹来了?你不是去湖北主持工作了吗?怎么?局面开展得不顺利?”

武光浩道:“就是太顺利了啊!所以才有空过来看看你咯!看来,你在这里吃好住好,胖了许多了嘛!”

赵育林笑道:“香港别的不好,就是吃的东西多,好吃的东西多。要不,我们换换,你也过来胖上几斤?”

武光浩故作惊讶道:“哦!看来你还真的腐败起来了,拿着党内的经费贪吃腐败。那我可不敢跟你换,我们根据地还很穷,经不起你去吃哦。”

两人相对一笑坐定,赵育林道:“你怎么有空过来,我开始听说你来到了香港,还不敢相信,是不是条件太艰苦,站不住脚了?”

武光浩微笑道:“你就是你不相信我了!以我的能力……”忽然,武光浩想到了1927年11月起义牺牲的那些同志,微笑一下敛了下去,道:“那倒是,我们牺牲很大!11月13日起义,我们参加革命的群众有近2万人,12月5日被敌人一围攻,能够突围出来的战士只有72人。”

两人都黯然了,这些年革命一直不顺利,先是大革命失败,一大批党员、革命群众被GM党屠杀,然后组织的各项起义都不是很成功,多数队伍都只剩下了一两成人马。

武光浩勉强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我这里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说到这里,武光浩的神色都好了起来,赵育林奇道:“是什么好事!让你这么高兴!快说说!”

武光浩把李锦江成立的中华工农红军十七军的情况说了出来,赵育林激动得一下就站了起来:“什么,有这么一个军起义了!那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随后,在武光浩的解释下,赵育林一直处在激动当中,坐似乎都坐不住了。只见他站了起来,一面听一面在屋里走动着。武光浩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想逗一逗他,就忽然转移了话题,说道:“不说了,我赶了一天的路口渴得要命,今天就这样吧,我们明天再说。”

赵育林哪里肯放过他,听说他口渴了,赶紧端起茶壶给他倒水,催促道:“你接着说嘛!我这里给你倒水,润润嗓子接着说。那你们被这些人破门而入后怎么了?是那支部队过来救了你们?还是你逃了出来,找到了自己的队伍?带人去救了他们?”

……

听完武光浩的话,赵育林在屋子里一个劲的转着圈。武光浩知道,他和李锦江一样,也是一个工业强国思想者,而且他比李锦江还要狂热。在他认为,工业就是财富,工业就是国家的命脉,工业发展了就等于发展了一切!因此当他得知自己有了一支武装,并且,还在开始进行自我建设,他的喜悦绝对是无以复加的。

转了几个圈,赵育林仿佛下了决心一般,从武光浩的手上拿过了湖北省委的介绍信,让武光浩在屋子里等等,就出去了。不一会,他就回来了,让武光浩跟他走。

武光浩叫上了农为林,让其余战士留在外面,跟着赵育林穿过外进,走进了后面一个雅致的小院。小院很精致,座椅、树木、花草都修整得很好,明显是给有钱的客商提供的住所,赵育林带自己过来干什么?武光浩隐约猜到了几分,这让他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谜底很快就揭晓了,看着这些香港党委、香港办事处、广州省委的同志,还有一位自己的终极目标——叶艇,武光浩深吸了一口气,把心中涌起了的激动压抑了下去。他很兴奋,第一,是能够见到这么多的同志,让他感到组织力量的强大;第二,是看到这位甚至在GM党都享有盛誉的党内战神,感到自己的任务马上就可以完成了。

李锦江并没有对他说出叶艇将受到党内不公正的责难,以至于今后辗转于欧洲,生活艰苦的情况。李锦江告诉武光浩的,是红麻根据地需要扩大,需要一名擅长带兵的高级党员过来,以分化李锦江中的权力,对李锦江进行一定的制约,以防止形成李锦江的独立山头。

武光浩对此是极端赞成的,他对李锦江能够有这种心态和觉悟感到由衷的敬佩。毕竟,领导革命的人如果自己腐化,那么上粱不正肯定下粱歪。他为拥有这么先进的战友和领导人觉得高兴,同时也下定了完成任务的决心。

他们的到来,赢得了在场的所有党员的鼓掌欢迎。武光浩和农为林向在场各位同志,尤其是叶艇敬了一个礼,随后,坐下来详细的给大家解说了红麻根据地的现状,对部队的情况进行了重点说明。

在场的党员听得如痴如醉,甚至有些党员还立即表示,回去后立即筹措红麻根据地需要的各种精密仪器、设备,早日送到红麻根据地去。还有些同志表示,要给红麻根据地招聘足够的熟练工人,邀请那些归国学者、科学家到红麻根据地开展工作……

中间武光浩抽空看了看叶艇的神色,发现叶艇虽然也很高兴,但他的眉头却似乎有一股难以排解的愁意。这让武光浩很奇怪。

接下来,会议继续回到了原先的轨道,由于时间已经太晚,会议主持人黎利三作了总结讲话。他讲话让武光浩大吃一惊:似乎这个会议就是为了批判叶艇而作的!

武光浩立即理解了叶艇眉目间那股浓愁的所在。当初黄麻起义被敌人围攻,自己与其他同志仅有72人能够脱出重围,这让自己很沮丧,看着大好的革命形势就这么败在自己的手上,无论是誰都会伤心。相信叶艇现在的心情也是一样,可是,即使是这样,还要对叶艇进行批判,这是极端不公平的!

武光浩和农为林都对叶艇生出了同情的感觉,他们看看周围,同样也有一些同志和他们有这种表情,但是,他们都没有说什么,武光浩和农为林就更不好说什么了。毕竟,他们只是适蓬其会,可以列席会议,不代表就有发言的资格。

此时,武光浩才知道,为什么李锦江非要派出一个班再加一个小分队,还强调了就是绑也要把叶艇绑过去的由来。原来李锦江早就预料到了叶艇会遭受这样的待遇,知道要请叶艇去红麻根据地定然会遇到困难。

会议一结束,武光浩不管其他党员那种莫名地目光,当即与叶艇私下里进行了沟通。当叶艇知道李锦江这么重视他,为了帮助他脱离广州起义的阴影,居然大费周章。他本来已经心灰意冷,想到苏俄联借养病逃避的心又有些活了过来。

但是,他是一名党员,还是一名非常注意组织性、纪律性的党员,服从组织的决定,这是他进行一切工作的前提。因此,即使武光浩已经说明,李锦江邀请他过去,是请他去组织、编训、带领部队。看到对他来说这么具有诱惑力的条件,他还是一个劲的摇头,说明要等组织下了决定,让他过去开展工作了,才能过去。

武光浩简直有些失望了,怎么叶艇这么难请!要知道,在这个时候,要让黎利三他们同意,派遣叶艇到这么一个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根据地去开展工作,无疑是困难的。

接下来武光浩也证实了这一点。第二天,他向黎利三等中央党委、广州起义善后工作组的同志,提出了派遣叶艇到红麻根据地,开展工作,领导、指挥部队建设的请求,但没有获得任何同意。最后,他以红麻根据地面临敌人围攻,迫切需要能够指挥打仗的将领为由,强烈要求中央能够派叶艇同志过去工作。

可中央党委这边商量之后,答复却是,现在广州起义的善后工作仍未完成,而且考虑到叶在一些方面犯了错误,必须接受党内审查,不能派遣他过去。不过,考虑到红麻地区的工作需要,可以上报党中央,派出一些擅长军事的党员过去,专门指挥、领导红麻地区的部队作战。

笑话!指挥作战!什么跟什么!自己所见到的,李锦江那些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的军官,无疑不是此方面的专家!十七军的任意一个团长,自己与之在作战指挥及战斗战术等方面,所作的每一次交流,都使自己受益匪浅。即使是身边这位农为林,在游击作战和部队训练等方面,自己很多时候都自叹不如。

这样的一支部队还需要再派军事指挥员过来,简直就是笑话!武光浩在心中暗暗的想到。他还想再做一些努力,农为林拉住了他,在他耳边说道:“我们可以按照一号计划。绑!”

武光浩心中大定,农为林这十一条大汉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一路上,他们就是背上了百多斤的装备,仍然是健步如飞,相信扛上一个人,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于是,被这些原第九数字化师无法无天的侦察员给“带”坏,潜意识中已经被灌输了完成任务第一,其他东西第二的武光浩同意了启用一号计划。

所谓“一号计划”是相对于“二号计划”来说,一个激进的计划。二号计划内容是一个个已经列出了的步骤:好好的一一搞定叶艇同志的思想、广州省党委的首肯、中央委员在众人意见下的同意,然后完事大吉,启程回湖北。但二号计划有个前提,那就是中央委员对叶艇的态度。李锦江明确说明,如果中央委员会对叶艇同志持责难态度,那么二号计划就不能实行。

武光浩当时,对李锦江首先制定一个激进计划,还认为党中央会对叶艇同志进行责难,感到大为不解。可现在一一印对后发现,仅仅根据广州起义的情况和参与起义的委员情况,李锦江就能推算出这些问题,就象亲眼目睹一样。

由于他不知道李锦江的底细,使他不由的对李锦江的分析能力感到由衷的敬佩。而这些东西,如果换了第九数字化师的任何一个战士知道,都绝对是嗤之以鼻:这算什么,老子连今后小日本什么时候打进来,什么时候在哪儿炸张座临都知道呢!

可是,太行整风中,经过张卫这些政工干部们说破了嘴皮子的教育,第九数字化师的每一名战士,连做梦都在背着那些政工干部们下发的“个人资料”。

与2012年的新中华有关的一切,战士们都在忘记,或者说都在刻意的忘记,没有一个人是会再拿那些过去的往事出来说的。甚至战士们还在李锦江和张卫的授意下,“自发”的组织了自己的监督组织,对有些不自觉的战士形成了良好的监督。这也就使得历史,淹没在了张卫这些政工干部制造的假相当中,除了起初的那一两个月还有一些人露出破绽,之后,历史再也没能把真相发掘出来。

而在此刻,26日中午,武光浩带着农为林和另一名战士,趁着中午人少的时候,敲开了叶艇的房门。叶艇打开门,武光浩即闯了进去,叶艇转过身来,有些恼火的看着硬闯进房间里的武光浩,正想责问为何,忽然感到颈部一痛,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农为林扶住叶艇左边,另一名战士扶住叶艇右边,两人架住叶艇,趁着楼道里面没有人,迅速的回到了武光浩的房间。一回到房间,武光浩就赶紧问:“这样没事吧!不会对叶艇同志有什么伤害吧!你们刚才是不是下手重了一点?”

农为林有些没有好气的说到:“怎么会有事,这个手法我们都用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从没有一次出过事的,你自己过来看看他的脉搏,摸摸颈部这里,对就是这里,有什么事!”

武光浩缩回手,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不相信你,我怕会不会伤害到叶艇同志。”(农为林心中不由的想到,那还不是不相信老子的手法,切~)

顺利的把叶艇绑了出来,整个下午,任由黎利三他们到处寻找,武光浩一行人岿然不动。一直藏到晚上,一行人先行出发,武光浩向黎利三一众道别后追上了大家。一行人躲躲闪闪,趁着夜色有惊无险的回到了汇合地点。接下来,电告李锦江,人已按照一号计划,安全绑到。随后,武光浩一行和小分队踏上了归途。

李锦江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叶艇已经请到了,下一步只要自己好好和他分析厉害,一定要死死拉住他留在这里,这可是我党的宝贵财富,再让他的才华浪费到欧洲去开馆子、帮人刷碗,那会遭天谴的。至于党中央和GC国际派出什么工作组,派出什么懂军事的党员过来,那就不用自己担心了。自己的部队,不是这么容易被别人掌握的。

那些战士们,经历过2012年中华国内强烈的内斗风气,都是老鸟了,又知道以后那些整风、肃反什么的东西会深刻的威胁他们的性命。他们肯接受外来人员的领导,把自己置于可能的危险之下,那就怪了。可以想见的,那些同志过来了会遇到一个怎么尴尬的局面——没有一个人他能够命令得动的,他会发现,除了他自己和他养的小猫小狗三两只,他会一个人都指挥不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