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几万人马如果这个时候向红麻根据地进攻,红麻根据地当即就会跨掉!可是,就在李锦江手忙脚乱的进行布置准备迎敌的时候,十五日,侦察机发现,几万敌人已经南下,开往湖南去了。

李锦江所不知道的是,这些部队,其实是由白崇喜和程钱指挥的,南下攻打盘踞湖南的唐升智残余部队的第一、第三方面军。他们并没有对红安、麻城生出兴趣。此时武汉国民政府也注意到了红麻两县的不同寻常。但是,武汉知道红安、麻城的异变的原因,与李锦江预料的又有所不同。

红安、麻城曾经遭受过GC党组织的起义,事后虽然镇压了下去,但这两个县的经济也大受损害,尤其是鸦片馆和赌馆这两个政府的重要财源被破坏,使得当地的政府收入一下少了一大截。而且,考虑到此地的不稳定,武汉当局保留了三个隶属不同部队的营下来驻防,并同意他们自行扩编。

GM党的部队,在192几年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向地方自筹军饷的,而红安、麻城经过了兵荒,除了大户,其他的小家小户也没有多大油水了,所以武汉当局也不怕他们坐大,任其扩编。而红安、麻城的当地GM政府就以部队要饷为由,开始减少对武汉上缴财政,截留下来和几位营长私分了。

三个营里,除了一个营的营长是一名纯正的军人,不屑此道外,其他两个营就迅速由一个营膨胀到了一个团。这样,红安、麻城当地GM党政府有了借口,甚至就开始不再上缴财政。所以武汉当局是不会因为这边没有催饷而有什么心思。相反,他恨不得红安、麻城再扩编几个团都不用向他们催饷。

真正的原因在于政府之间的正常公务往来和一些红安、麻城的长舌之人的宣扬。

李锦江的封锁虽然严,但毕竟不能完全阻隔红安、麻城的所有对外沟通。冬天虽然没有什么人出门,但一些往来于武汉与红安、麻城讨生活的人,还是要在冬天出门行走的。负责封锁的战士们拦截了这些人之后,通过测谎仪也把一些会出去乱说的人打了回去,但打多两次,这些人就开始偷偷跑封锁线。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句话得到了验证,这么多的人进行“偷渡”,即使战士们再厉害,也无法全部都抓到。于是一些人曾被拦阻的人就通过这种方法,跑出了根据地。这些人之所以会被拦阻下来,多数都是因为他们是那种长了三条舌头的人。

这回他们一出了根据地之后,就把自己的看到的东西作为自己的见识,四处宣扬。红安、麻城的情况就顺着这些的觜,逐步传到了武汉GM党当局的耳中。

听到这些长舌之人所宣扬的什么大审判、土改、工厂之类的东西,再结合红安、麻城两地的公文近二十天不再上报的情况,武汉国民政府还不知道这边发生了变故,那他们就是白痴了。于是,湖北省委给李锦江送来了第一份的情报:武汉GM党已经注意到红安、麻城的变化,已经开始集结部队,或许还派出了特务,请黄麻政府小心。

1月22日,根据地第一次抓获了GM党的特务,这让李锦江立即警觉了起来。明天就是年三十了,现在发现敌人注意到了这里,那么是不是敌人的部队已经完成了集结,准备在过年前进攻,好解决自己过个好年?或是在过年期间偷袭自己,一鼓而克?

现在根据地的各项建设正在开展当中,无论敌人什么时候进攻,只要他们打了进来,那么对现在的根据地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自己这近一个月来的辛苦,就将化为了乌有。

在危机面前,李锦江终于下达了立即派出无人侦察机的命令,没有再坚持不使用侦察机等高科技设备。现在是涉及到生死存亡了,再不使用,还在什么时候用呢?李锦江自我安慰到。

于是,电子信息中队的战士很快归队,两架远程无人侦察机立即飞了出去,开始以螺旋的方式对周边进行侦察。战场态势控制机也立即升空,这是从太行带过来的唯一一架,只要证明目前安全,侦察机寻找到敌人集结的部队后,会立即停飞,保养后封存。

与湖北省委联系的人也立即出发了,李锦江不想过多的消耗那些宝贵设备的寿命,最好的办法还是通过湖北省委来了解敌人的动向。这是在当前情报网络没有健全的情况下,不得已的作法。等到情报网络健全起来了,李锦江就不会再浪费那些宝贵设备的寿命,同时也要大力减少对湖北省委的依赖。

毕竟,湖北省委只是政府性质的地下党组织,是不能代替军事情报局的。同样的,现在在建的安全局的作用也是如此。只不过,在现阶段军事情报网络没有健全,很多力量还用在了根据地的安全即反谍方面的时候,情报局既然当做安全局用了,那也只能依赖湖北省委给自己提供情报了。

通过红外成像仪对红麻根据地周边进行了几次筛网后,李锦江终于确定没有问题,是自己神经过敏了。这个年代可没有防止人体红外线泄漏的技术,GM党当局应该连红外成像仪也不知道,更不要说什么预防了。

即便如此,李锦江还是派出了侦察员扩大警戒,留下了一架侦察机,间断性对周边三百公里范围进行侦察,防止敌人调动十万级规模的部队进攻根据地。历史上,1930年前敌人对鄂东根据地的围剿,还没有过十万级的部队同时进攻,但此时正是GM党北伐前夕,历史在自己来到这个年代后已经有了重大地改变,也就不能排除敌人改北伐变成了围剿。

当晚,湖北省委的同志带来了消息,敌人已经开始抽调武汉警备力量,大约两个师的兵力正在集结,具体动向不明。但红麻根据地要求了解的敌人有没有开始配发弹药和帐篷、御寒衣物等情况,地下党组织的秘密同志又汇报,敌人还没有开始给这两个师配发弹药,帐篷也没有准备。李锦江将之与侦察机拍摄的图片比对,发现事实确实如此。

但李锦江没有想到的,第二天一大清早,侦察机就发现,这两个师已经在做开拔的准备了。这令李锦江大为不解,如果没有另外加配弹药,难道这个时候GM党的部队在平时,就会装备有足够的进攻所需要的弹药?而且,准备在冬天进行攻击,难道就不配备御寒的帐篷?还是他们在平时就在驻地有帐篷等御寒装备?

这让李锦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事实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第二天上午,这两个师就开始起行,一个师往红安,一个师往麻城,开了过来。

侦察机拍下了他们的行军路线,让李锦江大跌眼镜的,他们这哪叫行军!是游山玩水吗?整支部队走出来还算有那么个模样,可是,怎么没有前哨?整支队伍就那么排列整齐的走了出来,是在搞阅兵仪式吗?两个师之间也没有形成互相支援,正北方向的一部向正北方向出发,偏东方向的一部向正东方向出发,两师之间相距越拉越大,如何策应?

其实,这倒是李锦江错怪了这两个师的指挥官。

周围各个路口都有警戒哨,不敢说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知道,起码,在30年代,一支有足够实力袭击一个师的部队想在这里活动,想不惊动岗哨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他们所知道的GC党部队的装备情况,那是不足以袭击一个师的。以前中华GC党搞了个黄麻起义,结果他们一个师一出动,就全部解决了。至于红安、麻城哪里两个团加一个营的部队,没有一点消息传来就被GC党吃掉的事,他们认为是从内部起的异变。

那两个团虽然补充了大量当地的兵员,降到了半地方警戒部队的性质,但那里还有一个营是原来正规的老底子,没有补充过当地的兵员,战斗力不是那两个刚扩编的团能够比拟的。根据GC党过往的情况,他们是不足以在进攻时,把两团一营连骨头都不吐的吃掉的。

现在,这两团一营连一个人都没有跑出来报信,正好说明这是GC党从内部搞的名堂,把两团一营给搞掉了。结合他们所知的以往GC党的渗透能力,他们轻而易举的得出了这个结论。这样,两个师打经过异变有了损耗的两个团一个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即使他们集合红安、麻城那两团一营的全部兵力于一路,专门阻击其中一个师,那么另一个师正好从另一面打进去光复县城,然后合击这边阻击的GC党。于是,两个师就约定入夜后十一点分别从两个地方进攻,趁这边忙着过年的机会,拿下县城,第二天就在这两个县城里,享受当地乡绅的款待,好好的过年。

一路行来,接近红安了,敌人开始派出警戒部队,在前面进行侦察、警戒,后续部队陆续展开,以攻击的态势向红安前进。李锦江看到侦察机拍下的照片,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欣慰,至少自己的对手不再是那种民兵性质的部队了,否则,总让人有一种不过瘾的感觉。

从照片上这些敌人的展开情况分析,李锦江轻易的找到了敌人的指挥部,并一步步的看着这支敌人前进。在敌人前进到离红安还有十公里左右时,停了下来。

这倒不是他们遇到了阻击停了下来。一路上的所有警戒部队,李锦江都让他们撤走归队了,他们不会遇到任何的阻力。他们停了下来,是等另一个师慢慢向麻城靠拢,一起进攻。拿到破译的电报,李锦江很快知道了他们的部署。

这两支部队一定要毫发无损的全部俘虏下来!李锦江暗地里下了决心。如果他们白天进攻,那么想毫发无损的俘虏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既然他们要在半夜十一点进攻,那就是自找“活”路了。黑夜,对于装备有红外夜视仪的第九数字化师的部队来说,那就是自己的天下。

还好广州那边还没有消息过来,原来预计派到广州去的直升机还没有出发,于是,李锦江决定故技重使。

8点正,在罗景的指挥下,5架直升机搭载着35名山地作战团的战士,在唐江昘的是指挥部上方30多米的高空悬停了下来(这里的冬天风小,如果停得太下,直升机旋翼刮起的风可能会让人发现)。

这里的指挥部还是灯火通明,战士只能在灯火照射不到的死角一一降落下来。按照红外夜视仪观察到的哨兵位置,战士轻松的解决了外围的几个哨兵,再潜进去一个侍侯一个,将内部几个哨兵一一打晕(防止血腥味暴露目标),换上了他们的衣服,装模作样的进行警戒。后面的战士迅速控制了全部要点,布置好火力点。

而此时,屋里还一无所知。

这是一个地主的家,客厅很大,正好用来做作战指挥所。唐江昘此刻正站在地图前,沉思着。作为这一师之长,又是一名经历过北伐,有着实战经验的大将,他带兵决不是那些土匪改编的武装能比的。一路行来,进入红安后没有遇到一个人的情况已经引起了他的怀疑。

在没有进入红安前,他就已经派出了侦察前哨,随后又立即加派警戒力量,把警戒范围扩大到了接近十公里。当前哨探到红安后,他把部队停了下来。红安的情况已经一目了然了,一路都没有敌军,各村各乡也都成了死一般的所在。

难道,GC党在学古人搞坚壁清野?可是,红安的战略纵深就这么一点,他们又能够如何!起初他怀疑是不是GC党人带着老百姓躲到山里去了,可是侦察前哨到了红安县城却传回消息,在红安城下被阻。这说明GC党并没有躲到大别山里去。

那么,自己的对手搞上这么一招是为什么?他觉得很困惑。他可没有把自己的对手想得太次!可以藐视敌人,但是不可以轻视敌人。这点他还是懂的。他发电报与另一个师的师长吴义彬的联系,通报了情况,吴义彬那边也是一样,两人于是决定谨慎行事。

天尚未黑,在离红安十公里的地方他就命令部队停了下来,让士兵休息体力,并加强了警戒,把警戒哨始终保持在十里左右的距离。现在他在等,等进攻麻城部队接近麻城,然后两方发起总攻。不管GC党有何诡计,实力上的差距,是任何阴谋诡计都弥补不了的,只要自己稳扎稳打,与友军密切配合,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自己这个深在部队中央,十里之外就有警戒哨,周围有四团加一独立营、一炮兵营、一工兵连,近一万人一万条枪(注)的师部,居然会有敌人摸了进来。正当他沉思之际,两名身着深黑色奇怪服装的大汉忽然破门而入,手上拿着奇怪的看起来应该能够连发的枪支,对准了自己和另外两个参谋。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耳边听着周围房间里传出来的缴枪不杀的声音,唐江昘简直不敢相信。这些人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他头脑中还在不停的盘算着,是自己手下的哪一个团长(旅长)背叛了自己,偷偷的带这些人进了来。一名大汉看到他不识象,枪口立即对准了他,旁边的参谋一声惊叫,把唐江昘惊醒了过来,看着就要开枪的大汉,唐江昘只能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唐江昘的部队不愧是正规军,军纪十分的强,在唐江昘的命令与各旅、团的军官都已被控制的情况下,一个师的士兵没有一个发出质疑,全部放下了武器束手集中,被早就在外围构成了包围态势的新兵们,进来看守了起来。此时,还未足九点,唐江昘的那些兵们睡下去也就只有三个小时没到。

此时,正是麻城这边发动的时候。直升机在红安这边三次飞行,放下山地团的战士俘虏了唐江昘这个师的绝大多数军官后,立即赶过了麻城这边,搭载山地团的战士再次展开对吴义彬师的突袭。

吴义彬的师就没有唐江昘这边这么精锐。他的师是新组建的,其中有一个旅是杂牌部队整合起来的,军事素质、军纪和士气都要差上一筹。可就是这不是精锐的部队,反而给山地团的战士带来了麻烦。

注:民国陆军部编制,三班一排,三排一连,四连一营,三营一团,二团一旅,师以上编制较为灵活,但一般为二旅一师,此外还应有伍生团、军校分校学生队,而炮兵营当时只在军一级才有,此处是武汉GM党当局加配给唐江昘使用。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