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三十三

七夕214 收藏 5 16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三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看着那些已经一片模糊的血肉,郝老大也不好再催促自己的手下。于是土匪分散开来,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摸索,向着游击队行进的方向追去。这样就拉开了与游击队的距离,直到天快亮了都没能追上。

最后,郝老大看到追了这么久,再追下去也追不上了,而且老窝才几十号人,多数是老弱病残,自己也确实不放心。于是郝老大下令停止追击,拖着十多号伤员,悻悻的回去了。

天已经大亮了,原籍南江的樊鹏终于发现了周围的地形有些熟悉,他带着毛彬拐过几个山头,南江县城顿时出现在毛彬的眼前。考虑到现在自己还没有那个实力攻打县城,毛彬带着南江游击队越过南江,在南江县城西北的山区宿营下来。同时,考虑到昨晚那支土匪的威胁,暂时决定整支武工队留下来,协助南江游击队建立根据地。

将到平武和阳平的游击队送走后,南江游击队的负责人——队长樊鹏带着毛彬等人,下到了山脚下的村子里。

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人的村子,在这个时候,却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子了。村子周围有一条已经枯水的小河,后面就是一堵不小的围墙,毛彬目测了一下,大约有三米多高,通体是石头所制,加上前面的小河深也有两米许,正好是一个简易的防御工事。

村口有一座石拱桥,长约十米左右,一座简陋的门楼挡在石拱桥的另一头,门似乎还是铁制的。此时村口有不少老百姓正在陆陆续续的出来,看到他们一行衣服参差不齐(新战士的服装不是迷彩服),还带着枪的陌生人,这些人大叫一声,顿时连滚带爬的跑回了村子里,同时村里响起了“嘡”“嘡”“嘡”的锣声。

此时,樊鹏和毛彬才反应过来,这些人把战士们当作是土匪了!游击队上得慢了一点,门已经关上了,只拦住了几个跑在后面的人,前面的都已经跑过桥躲进了门,门上还有人端起了枪,把枪口对准了游击队这边。

樊鹏走上前去,喊道:“乡亲们,我们是GC党游击队,是自己的队伍,请乡亲们开开门让我们进去!”

上面的一个壮汉人晃了晃手上的枪,道:“告诉你们,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就你们这几个人,别想到我们赵家村来搞事!”壮汉旁边有个人摇了摇他的手,示意了一下战士拦住的那几个人,壮汉看了看,却摇了摇头,低头与下面说了几句,叫道:“不管你们是哪个寨子的,你们先把我们村的人放回来。”

樊鹏再喊道:“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GC党游击队的,是来帮助你们的。”

此时,上面人却不理睬了,无论樊鹏怎么叫,都没有人回答一句。樊鹏向前走了几步,门上、墙上冒出的几支枪立时就对准了他,仿佛随时就会开枪一样,樊鹏只能退回了原地。

过了一会,门上出现了一个老者,看样子似乎是一个读过书的,穿着一件蓝色有些破旧的大褂,一副老学究的模样。此人一出现,就叫道:“先别开枪!”随后正了正衣裳,对着樊鹏说道:“壮士是那路的好汉?我们赵家村山穷水瘦,历来饥年难以成食,丰年无有存粮。壮士来错地方了,还请到别处去。”

他说得复杂无比,好歹樊鹏中学时也认真读过文言文,大致听懂了他的意思,似乎是这儿穷,没有什么钱财可供他们打劫,请他们到别的村子去。这不由让樊鹏哭笑不得:“老人家,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GC党游击队,是来解放你们的!还请开开门让我们进去。”

老学究拍掌叹道:“壮士不是土匪就好,这世道艰难,往往人心不古,壮士能够出淤泥而不染,实不失为国家英才。那么,壮士,能不能把我们村里的几个村民放回来,山野村民言语粗鄙,有得罪壮士的地方,请多多包涵!老朽在此谢过壮士!”

樊鹏不禁一阵气苦,这老学究还是一口把自己套上了土匪的帽子,而且光说让放人,对于准许游击队进入村子只字不提。就当没这回事了!罢了,反正游击队也没打算扣这几个村民,还是放回去吧。

樊鹏走回来和毛彬商量了一下,两人都觉得没有办法。村民明显的已经把他们看作是土匪了,这个时候除非是强攻进去,否则根本就没得商量。可要强攻进去,一旦伤了村民,那么游击队也就没法在这个村混了。

最后,两人还是对村民讲了一番大道理之后,客客气气的把村民都放了回去。这个年头,那伙土匪能够这么客气的对待村民,希望村民们会有所触动吧!

离开了赵家村,下一个村子游击队就没有再贸然靠近。樊鹏熟悉本地土话,就由他先进去侦察一下这里的情况,搞清楚那些是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那些是可以依靠的贫下中农。

干掉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依靠贫下中农发展革命,壮大自己的队伍,这点毛彬和樊鹏都懂,可要操作起来,细节的地方,两人就只能自己摸索了。

樊鹏向着村子走去。这是一个比赵家村小得多的村子,只有二三十户人,外面也一样有道墙,不过是土墙和篱笆的混合体,小得很,高也就两米许,明显不象赵家村那样具有防范土匪的功能。

看到樊鹏,村民的目光明显警觉了一些,不过却不象赵家村那样如临大敌,只是看了樊鹏一眼就不理会了。怎么没有反应的?樊鹏有些奇怪的走进了村子,前后的反差也太大了吧!

这个村子的人家似乎都很穷。这点,从房子就可以看出,居然都是茅草房加土砖的结构,泥制的土砖就这么裸露着,院墙有些地方风吹雨淋都明显残缺了。

村里都没有看到什么人,村口的外边刚才还看到有几个人,但现在不好出去再问了吧!樊鹏仔细听了听,有一家院子里面似乎有些声音,就上前去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看到樊鹏明显有慌张的神色,但是随后就镇定了下来,樊鹏明显的看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悲凉。樊鹏正惊讶间,妇女开口问道:“大爷有什么需要?小家小户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要能够办到的,大爷尽管开口。”

原来她把自己当作是土匪了!樊鹏赶紧辩解道:“我不是土匪,我是来收购药材的。”

中年妇女有些怀疑的上下打量了樊鹏一番,也没有说破,顺着樊鹏的话问道:“大爷需要收购什么药材?”

这倒难不倒樊鹏,他以前就知道,这里还是有几种药材的,他把药名一一报了出来。中年妇女一愣,难道这条大汉真的是来收购药材的?随即她就释然,如果是土匪,早就该亮枪行抢了。正好她家中挖有几种药材,就让开了门,道:“这几味药材,我家里倒还有些,你进来看看中不中。”

樊鹏跟着她进了去,只见家中也是一片残破的模样,沿着院墙放着一些农具,都残破不堪的,门窗上的木头也有些腐朽的模样。怎么回事?这靠山的还缺木头吗?樊鹏不禁有些奇怪。

趁着看药材的机会,樊鹏要了碗水喝,随便和她聊起了家常。从她的口中,樊鹏知道了赵家村的来历。原来那是近百户赵姓人的村子,去年村中的曾被土匪洗过一次,村中的地主被土匪杀了,钱财被劫掠一空,还抓走村上的十几号人去做土匪。

后来,被抓走的年轻人反水,杀掉了土匪头子跑了回来,带回了十几条枪和一些财物,把村子里的土围墙加固修成了石头的,把村民组织起来,成立了自卫团。从那以后,就没有土匪敢再去惹他们。

原来是这样!这么样的一个村子,游击队想在哪儿打开局面,无疑是难于登天!闲聊中,樊鹏还套出这个村子的情况。原来这里没有村子的,只是一片荒地,地都是山那边的夏家的地,后来夏家看到这边太山,雇人种这边的地难管也难跑,就降低了地租,把地给了他们几户人过来种,随后就在这形成了一个小村子,有了这二三十户人家。

终于有了可以可以打击的对象!樊鹏不禁有些高兴,就向她仔细询问夏家的情况。开始中年妇女说了一下,而后忽然却有所察觉,不论樊鹏怎么问,都不肯再说了。

不过樊鹏也了解到了夏家庄有一千多人,最大的是夏家,周围一百多里的地都是他的。不过夏家待人刻薄,租他的地地租很高,连上山伐木都要交很重的木钱,很多人都恨他,所以才有这么多人从夏家庄搬了出来。不过夏家人口很多,不算城里的亲戚、外面当官的,主家里连丫鬟佣人有近百人,而且光护院就有一百多号人,修有很高的围墙,土匪似乎都和他们有交情,从来就没惹过他。

不过,这已经够了!一百多号人,还不放在十七军的战士眼中。至于封建关系、官官相护什么的,游击队就是要打破这些坛坛罐罐的!出来后,樊鹏和毛彬商量了一会,决定游击队就拿夏家开刀。

当晚,樊鹏和毛彬带着所有的队员摸到了夏家庄的外围。看着那高达三四米的“城墙”,外面还有一条稍为有些水的小河,毛彬挑选了4名头脑灵活、身手敏捷的新战士,让余下的所有新战士和湖北省委党员留下,由樊鹏带领。

毛彬准备带着这9人摸进去,把那些站岗的护院什么拿下,开门让樊鹏他们进去,而后把所有的民团缴了械,拿下夏家的所有人。第二天一早召开村民大会,把夏家的那几个为富不仁的老爷、少爷、夫人之类的都砍了,进行土地分配、粮食救济,选出新的夏家村长,组建基层党组织,成立民兵队,而后就一切马到功成……

理想是好的,只是现实就不是这么如意了!

毛彬等了四个多小时,一直等到半夜两点多,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夏家终于渐渐沉静了下来。毛彬带人摸了上去,从一个角落里,战士迅速搭人梯爬了上去。四米多高,也就是大约是平时训练的高度,老战士爬起来毫不费劲,新战士就有些毛手毛脚了。

好不容易等4名新战士爬了上来,却又不知道谁踢翻了一块石头,寂静的夜空中,石头落地的声音传得老远,让走在前面的毛彬脸都要黑了!

好在敌人没有什么反应。趴了半天,通过红外夜视仪,确定了敌人没有动静后,毛彬带着一名老战士摸到最近的一个固定哨前。探头一看,原来城墙上这个嘹望哨里的两名团丁居然睡着了。整个哨所里一大股酒气,不用说,肯定是喝酒误事!

毛彬作了个手势,战士们顿时三人一组分散开,沿着城墙向两边摸去,城墙每个方向都有一个嘹望哨,首先要解决这些哨兵。毛彬首先弄醒了一名团丁,问出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再把团丁五花大绑起来。这是游击队看中的根据地,杀戮可不能太重,杀人太多结下了仇,以后工作就难开展了。

留下一名老战士和一名新战士守住这个大门,他和另一名新战士打开了大门。

汇合了外面的9人,此时战士也摸完了城墙上面的岗哨,汇合了过来,毛彬简单的分配了一下任务,然后分作三组,向庄子里面摸去。

一组的目的地是夏家的护院,他们住在夏家大院东面四间大屋里,除了守夜和巡逻的,还有117人住在里面,由樊鹏和一名老战士带着两名党员和四名新战士摸过去缴械。

一组的目的地是夏家的军火库,由一名老战士带着两名新战士过去占领,那里有两挺机枪还有很多的弹药,这可是宝贝,不能让夏家拿了去。樊鹏和毛彬已经把这里的东西全看成了自己的。

一组的目标是街上的巡逻队,据庄丁招供,街上有两支共16人的巡逻队,他们要巡到天亮才回去。为了不留下隐患,就由毛彬带着两名老战士和三名新战士去对付。

每一组都装备了一台步话机进行联络,三支通用消声器装在了一支冲锋枪和两支07式手枪上,最后平均分配到了每一组里,毛彬这组带的是安装了消声器的冲锋枪。实际上,毛彬也并不打算用它,他和两名老战士拔出了匕首叼在嘴里,各带着一名新战士,从巡逻队的后面摸了上去。

巡逻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士气,走起来东倒西歪的,也没有什么警惕性,没有一人回头的。毛彬带着战士摸进了他们,毛彬先摸上去打晕了一个往后一带,新战士立即上前帮忙,把那个庄丁捆了起来。

捆完后,毛彬又带着新战士摸上前去,待他再次打晕一个交给新战士捆的时候,其他战士也捆完了上前去打晕两个交给了新战士去捆。而此时,这支巡逻队剩下的最后两人还没发现不对,还在有一搭每一搭的低声聊着天。

毛彬与两名老战士扑了上去,这两人感到嘴一紧双手就被“捆”住了,此时还没反应过来,正想说:“不要开玩笑!”随后身体被扭了过来才发现,后面有三个人正在捆自己人,而拿住自己的,显然不是自己人。

但此刻为时已晚,两人都被捆粽子一般五花大绑了起来,毛彬把他们带到小巷里时,他们才看到自己的那六个同伴早就已经软软的躺在了那里,身上和自己一样被牢牢的绑住了,嘴里也堵上了东西。

毛彬对一名庄丁说道:“我拿开你嘴上的布,你不要叫,否则当心我不客气。听到了吗?”

那名庄丁赶紧一个劲的直点头,生怕毛彬会对他怎么不客气起来。毛彬扯开了他嘴上的东西,但一只手仍放在他的嘴边,如果发现他有喊叫的企图,那么就立即捂住。

庄丁显然是被毛彬所谓的不客气吓到了,毛彬扯开了他嘴里的东西他也没敢作声。接下来毛彬仔细询问了另一支巡逻队的位置,根据庄丁所描述的交汇位置与时间,判断出了那支巡逻队的位置并直扑过去。

此刻,另外两个小组已经进入了夏家大院里,那堵足有六米多高的墙没能阻挡住战士的脚步,反而给战士提供了便利,战士站在墙头上,居高临下辨明了目标所在,就直扑过去。

一组轻易的进入了夏家的军火库当中——一座较为孤单的房子,墙很厚,在四周都没有建筑物与之临接。这不禁让战士很好奇,难道这个年代的人就已经有了安全意识,知道军火是危险品,为避免火灾,不能与旁边的房子相接?进入这座军火库后才知道,原来这里已经被夏家改成了一个堡垒。

房子分两层,通体石制的墙上有许多射击孔,从射击孔的厚度可以看出,石墙很厚,估计迫击炮、小口径榴弹是炸不垮的。射击孔的视界非常良好,这里地势又偏高一点,只要有一两挺机枪,估计土匪之流的是打不进来的。房子里有铺位,看样子平时是有人看守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今天没人,正好便宜了我们的战士。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