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四十一章

霍刚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四十一章

涂老板与贺老板之间,到底选哪个作为目标呢?霍刚在比较。

涂老板去赌场通常都是单身一人,而贺老板身边有个保镖跟着,从这点看,对付涂老板直接风险小些。但贺老板的家很偏僻,从新时代赌场到贺老板家的行车路线其中有一段区域,路两边都是荒凉一片,根本看不到人,过往的车也很少,并且贺老板经常玩得很晚才回去,从时间和地点上看非常适合动手。

而涂老板每次玩的时间都不是太晚,他的家离繁华地区也不算远,行车路线相比之下就没有这么优越了,条件最好的一段路也有些零星住户,容易惊动人,虽然这段路附近没有什么士兵,但间接风险肯定要大些。霍刚不知果敢士兵反应的速度有多快。

霍刚很想试试贺老板保镖阿龙的身手如何,霍刚以前对付的都是不会武功的人,还有小孩,那些人可以说在他面前没有丝毫反抗之力。没有碰到真正的对手,就觉得成就感不足,霍刚在构想与阿龙搏斗的场面,甚至还在细想一招一式,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腿,就像他最爱看的李连杰电影中那样。不过,这是抢劫,不是比武,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放倒目标,抢了钱就跑,可不能像《新警察故事》里那样当劫匪,那毕竟是电影。

阿龙身上有枪吗?霍刚在想,很可能有。枪法怎样呢?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对付阿龙,最好的办法就是乘其不备一枪结果了他,霍刚从来都是先发制人,绝不会给猎物翻身的机会。霍刚跟踪了贺老板几次,阿龙也没察觉,看来这保镖不太专业,可能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吧。

到底抢哪个呢?霍刚犹豫了半天,最终决定抢贺老板。虽然贺老板有保镖,但只要自己有枪,攻其不备,就不是问题,而且作案的环境更好,就算行动时出现意外,只要没其他人看见,自己就能保证安全撤离。作案时被别人看见,这是霍刚最忌讳的。还有一点,霍刚准备晚上目标从赌场回去的时候动手,涂老板手气太霉了,很可能准备抢他的那天他正好输光了,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贺老板手气好些,霍刚还没见他狂输过。

目标确定了,霍刚要着手准备了。他搬出了酒店,租了一套独门独户的房子,他还需要一辆车和一把枪。本来霍刚考虑的是抢手枪,但后来他又改变了主意,这次身处异域,要干就干得痛快点,手枪不够劲,弄把长枪用用,反正用了就扔。再者长枪可以连发,火力猛,也不用瞄准,近距离一梭子扫去,就可以把贺老板和阿龙都撂翻,躲都没处躲。想及此,霍刚有些热血沸腾,那太酷了。霍刚真有些怀疑是不是《新警察故事》对自己产生了影响,自己越来越嚣张了,这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的,都怪该死的吴彦祖。

这次作案因为涉及到抢士兵的枪,后续的风险较大,所以时间必须把握好,抢车、抢枪、抢钱三项任务要集中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最好在果敢警方反应过来之前就溜出果敢。不然事情闹大,在果敢呆久了,霍刚担心节外生枝。

霍刚这段时间已经留意了一些士兵和军官,还跟踪过几个人,发现机会不少;抢车也不难,昌河、奥拓、羚羊、夏利随便抢;关键是要摸准贺老板的活动规律,哪些时候是几乎肯定会去赌场的。贺老板白天从不去赌场,都是吃了晚饭才去。抢车和抢枪最好在抢贺老板前一天甚至当天完成。

霍刚此后每天白天在街上晃荡,坐着出租车到处逛,寻找抢枪、抢车最合适的目标和地点,晚上则去新时代赌场,监视贺老板。贺老板带的钱一般是由阿龙提着,是一个迷彩色的包,贺老板和阿龙平时都是穿的西装,提着这样一个包,看起来很不协调。太没品味了,霍刚叹道,不过这也许是一种前卫吧,反正现在的有些艺术看不懂。包里装了多少钱看不到,但霍刚估计每次带来的至少应该有五十万吧,希望到时他手气大旺,多赢点。

又过了十来天,从3月11日周五霍刚第一次见到贺老板算起,已经超过一个月了。霍刚发现贺老板每周五都去了赌场,而且这天都玩得特别晚,事不宜迟,他把抢贺老板的时间定在了下周五——4月22日。

最后的问题是,到底是提前一天把车和枪弄到手还是在4月22日当天所有的事一气呵成,霍刚在权衡。如果提前一天弄车和枪,那时间就充裕些。如果4月22日一起抢,时间相当紧,但也为自己逃跑提供了方便,果敢警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

临到4月20日晚上,霍刚才最终决定所有的事放在一天内完成,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愿老天助他顺利。如果出师不利,在抢车或抢钱的过程中出现他不愿发生的情况,他将放弃抢劫贺老板的计划,立即离开果敢。

4月21日,霍刚好好调整了一天。他平时常去果敢一所中学的操场锻炼,今天早晨他加大了运动量,单双杠、俯卧撑,还跑了三千米,汗流浃背。好久没有这么卖力地锻炼了,霍刚感觉身体机能已经恢复到了较好的状态。

下午,已经联系好的房东过来了,霍刚把租的房退了,仍住回海棠宾馆。晚上,为了放松神经,霍刚又在宾馆叫了个小姐。小姐周到的服务让他很满意,打发走小姐,霍刚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4月22日,霍刚睡了个大懒觉,快到十一点钟才起来。霍刚收拾行李,退了房。中饭早饭一起吃,霍刚为了不影响行动,吃得不多,两个面包,一盒酸奶就解决了。

中午一点多钟,霍刚坐上一辆奥拓车开往南部农村。果敢没什么出租车公司,都是干私活,有的车是没事时兼营出租,这里没有打表的概念,谈好价就走,但这里却没有宰客的事发生,这也算是严刑峻法带来的一项好处吧。霍刚不知道中国要实现这一点是应该靠同样的手段还是靠提高出租车司机的素质。

司机将一盘磁带塞进播放机里,放起了郭德纲的相声,霍刚听了一下,嗯,还挺有趣,几次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相声谈不上什么思想性,但想象丰富、荒诞离奇、笑料百出。霍刚以前从没听过郭德纲的相声,只知道他最近很红,霍刚问司机这相声叫什么名字,司机说是《我这一辈子》。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他说郭德纲的经典相声他都听了好多遍了,还听不厌,称得上是铁杆“钢丝”。看来成名非侥幸,郭德纲确有真才实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