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三十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三十九章

霍刚到几家赌场转了转,为里面的热烈气氛所感染,也投身其中,小试身手,但手气不行,一把也没赢,输了八百元。霍刚还是很有自制力,玩玩高兴就行了,适可而止,他知道靠赌博是挣不到钱的,也不想再把损失的八百元捞回来。

霍刚见到有的人带着大量的现金在豪赌,成千上万地下注,赌得忘乎所以。经常有人提着数目可观的钱从赌场进进出出。霍刚在想来这里豪赌的是些什么人呢?会不会有很多中国的政府官员?反正果敢本地有钱的人不会太多。今天过节,尽情玩乐,霍刚不准备寻找具体目标。

霍刚在赌场玩到下午两点就回宾馆了。休息了一阵,他又出去看了一场电影《新警察故事》。看到吴彦祖等几人与警察枪战的场面,霍刚不禁想着自己将来会否有一天也会遇到同样的事,也许就在果敢,自己暴露了,于是手持长枪与一群士兵激战,那岂不是比白宝山还牛B。不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发生,不能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看完电影,天已经发黑了,霍刚去看篝火晚会。

篝火晚会挺热闹,人山人海。节目也还比较有特色,几名歌手唱的民歌和流行歌曲水平相当不错,其中一人唱的《东风破》,模仿着周杰伦含糊不清的口音,还真有点像原唱,引来女性观众一阵阵尖叫。有些江湖艺人的绝活表演很精彩,赢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特别是有个人表演用手背砸核桃,坚硬的核桃一砸就碎,一连N个都是如此,霍刚虽有一身好武功,但自问也不能办到,他不禁感叹中华武术真是博大精深、能人辈出呀。同为习武之人,霍刚当然要大声鼓掌。

这时,霍刚突然看到侧对面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不就是上午踩自己一脚的那位姑娘吗。她竟然也来了,真是太巧了。机会不能再错过,霍刚立马向姑娘方向挤去。

姑娘刚到,没有看到霍刚,她正关注着场上的节目。直到霍刚都快挤到她身边了,姑娘才发现。霍刚微笑道:“我们又碰到了,很有缘啊。”这句话带得有追女孩子的意思。姑娘道:“你也刚来?”“我来了一会儿了,看见你,就过来了。我叫李峰,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姑娘有些腼腆道:“我叫何婉婷。”霍刚道:“不介意我叫你婉婷吧。”何婉婷没想到霍刚一来就用上了这么亲热的称呼,有些尴尬。霍刚就是要这种单刀直入的效果。

霍刚又道:“吃过饭了吗?”“没有。”“那好,我也没吃饭,走,我请你吃饭。”霍刚见何婉婷有些犹豫,非常诚恳地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这才来果敢第二天,人生地不熟,希望在这里认识几个朋友。我们不走远了,就在那边吃麻辣烫。”霍刚庆幸两次看见这姑娘都没看见有男朋友跟着她,也许她还是独身吧,那就太好了。

何婉婷上午才踩了别人一脚,不好拒绝霍刚的盛情邀请,再说霍刚长得高大帅气,看起来也不像坏人,何婉婷就答应了。两人挤出人群,向小吃摊走去。与何婉婷并肩走在一起,霍刚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是天然的体香,霍刚肯定。

两人来到卖麻辣烫的地方,霍刚点了一大堆菜,何婉婷连说点得太多了,别浪费,但最后霍刚把它们都吃完了,心情好,胃口自然好。

两人边吃边聊,霍刚主动介绍自己道:“我是重庆人,做皮鞋生意,最近忙里偷闲到云南这边旅游。”何婉婷问道:“怎么想到果敢来呢?”“卖皮鞋太辛苦了,所以到金三角来运些鸦片回去卖。开个玩笑,呵呵。”“这里基本上已经不种鸦片了。”“我知道。我看了一本介绍果敢的书,说果敢连电话都是用的中国的网络,觉得挺有意思,我前些天在西双版纳玩,反正离得不远,就过来看看。”何婉婷笑道:“真的吗?不会是冲着这里的赌场和按摩院来的吧。”霍刚想不到她会问出这样的话,装得很郑重道:“这些东西中国也不是没有,我没有必要专程跑到这里来干这些事,再说我对这些也不感兴趣。你看我像那种人吗?”何婉婷嫣然道:“不像。”霍刚松了口气,心道:还好。

霍刚暗叫惭愧,其实何婉婷说得没错,霍刚就是冲着这两样来的。只是霍刚不是来赌的,他是要抢赌的人,至于按摩院只是吸引他的一个次要因素。他对赌不感兴趣是真,对嫖不感兴趣是假,而且就在昨晚还嫖了一次,一次就嫖了两个。但霍刚掩饰得很好,何婉婷绝对看不出他心中有鬼。

霍刚问道:“你是本地人吗?”何婉婷道:“算是吧。我父母本来都是云南的知青,文革的时候跑过来的。”“你在果敢长大?”“是的,我只到云南靠果敢的地方去过几次,其它什么地方都没去过。”“哦,那你的普通话说得很不错啊,我居然听不出地方音。”“我父母在北方呆过很长时间,普通话练出来了。你的普通话也说得挺好呀,如果你不说你是重庆人,我根本听不出来。”霍刚为自己的普通话水平感到得意。霍刚道:“怎么,你对重庆话很熟吗?”何婉婷笑道:“我看过《山城棒棒军》,很好看,这里人都很喜欢看。”霍刚想不到一部重庆地方剧竟然火到国外去了,影响力可够大的。虽出了国界,但果敢人不用看字幕就能看得懂剧情,云南话与重庆话差不太多。

霍刚问道:“你父母还好吗?”霍刚要表现一下他关心长辈,是个好男人。“还好,他们都退休了,闲得没事做,就开了个杂货铺。”霍刚感叹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双方家庭背景差不多。霍刚道:“我父母也是开杂货铺的。真的,不骗你,他们单位效益不好,下岗了,就开起了杂货铺,什么时候我带他们来与你父母交流一下经验。”何婉婷还是将信将疑。霍刚接着道:“你在帮你父母打理生意吗?”“没有,我在一家公司当出纳。”

霍刚装得漫不经心地道:“怎么只见到你一个人,你没谈朋友?”“谈过,分手了。”霍刚心叫一声“好”,举起瓶子猛喝了一大口啤酒,被呛得直咳嗽,何婉婷关心道:“慢点喝,还是少喝点酒吧。”霍刚马上道:“听你的,说不喝就不喝,你要我戒酒都可以。老板,拿瓶可乐过来。”霍刚的话将何婉婷的劝告摆在了如此重要的地位,他对何婉婷的爱慕已经相当明显,何婉婷不会听不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