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三卷 铜雀台(74)

辛十三郎 收藏 0 4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三卷 铜雀台(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曹操仰望穹顶,任眼泪在脸上横流。文臣武将们,也许也是第一次看见曹操当众落泪,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曹操身边的几个近臣,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正在为难之际,曹操恢复了常态,他毫不摭掩地抹去脸上的泪痕,声音平和中带着严肃:“孟德常常不忘孔子称文王让位之为至德,圣人所作所为,一直是孟德之楷模,终日不敢掉以轻心……老夫推心置腹而言,孟德辞去丞相,削去兵权,归就所封武平侯之国,或渔或樵,从此不再过问国是,不是不可。然,老夫执政多年,树敌太多,倘若一交兵权,老夫恐有性命之忧。孟德在世,还可威慑天下,若遇害,则天下将大乱矣!无人可收拾此危局……非老夫图慕虚名,实则每日三省吾身,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曹操说毕,两手高举酒爵,伸向空中。坐在两厢回廊的群臣,纷纷离座起身向曹操跪拜。

程昱感动以极,高呼:“虽伊尹、周公,不及魏王矣!”众人随声附合,响声震动,不绝于耳。

曹操当众剖析自己,无论他是真情还是假意,在封建社会的初期,王权高于一切,王者之治、王者的权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曹操能讲出这样一番话,罗伊认为十分难得。也只有曹操,才讲得出这样的话!后人对此有诗评介: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曹操看见文武百官都跪在地上,连声叫他们起来,他扬着手中的酒,高声喊着罗伊:“都督,赤壁一战,那周瑜小儿与诸葛老贼,追得老夫落荒而逃,饥渴难耐!凄风苦雨之中,何需说酒,一口水也难以寻觅!老夫曾对都督说,待老夫回到许昌,必带都督到铜雀台,一醉方休!都督,老夫敢说敢当,说到做到,今日都督要开怀畅饮!”曹操举杯转向众人,潇洒地吼道:“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一口饮下满满一爵酒,霎时红光满面,他大笑着向众人出示空了的酒爵。

大殿中,平稳、庄严的乐曲,变成欢快的旋律。

罗伊望着豪爽中透出威严,潇洒中流露庄重,让人不可捉摸的曹操,不知为什么,他的眼睛湿润了……


东汉末年,战乱频繁,民不聊生。豪绅强梁鱼肉乡民,朝廷更是穷奢极欲。未央宫中的大宴,非常讲究,席间摆满了用金盘、银盏盛着的山珍海味、干鲜瓜果,玉盅装着的百年好酒。人们喝的第一杯为开胃酒,第二杯是庆功酒,第三杯是养生酒。这些酒度数不高,类似今天的米酒。

罗伊连喝三杯,觉得味道不错。

酒过三巡,侍者们从青铜大鼎中捞出煮好的整牛、整羊,分割成大块的肉,用托盘盛着端上来;再从瓮中取出滚烫的好酒,装在酒壶里,提上大殿。武将们高兴了,在他们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好酒好肉。他们顾不得宴会中的繁文褥节,甩开膀子,从盘子里抓起大块的肉,倒上滚烫的大碗酒,互相吆喝着,大吃大喝。文官们斯文得多,用刀切下牛肉,一小片小片的吃着,一小口小口的饮着。与武将形成鲜明的对比。罗伊撕下一大块牛腿上的精肉,放在波尼面前的盘子里。他看见一个瓶子里盛着类似饮料的水汁,嚐嚐略有酒味,酸甜可口,就倒了一碗给波尼。波尼一天没吃没喝,确实饿了,向罗伊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就如狼似虎地吃开了。

文武百官,三个一群,五个一党,轮流着上前向曹操敬酒。曹操心情舒畅,酒如海量,因此来者不拒。他一连饮了十数杯,竟然没有一丝酒意。罗伊看大家敬酒敬得差不多了,出于礼貌和对曹操的敬意,他也该上前了。罗伊正要起身,曹操端着酒爵来到他面前。曹操笑着问道:“都督,可曾开怀痛饮?”

罗伊如实说道:“丞相,小将不会喝酒……”

“奇之怪之,酒者,无论老幼尊卑,文臣武将,都好上几口;酒者,能助文思武略;也可壮胆惑性!都督非洁身自好,岂能与酒为敌?”

“小将非洁身自好,丞相有所不知,我父亲管教很严,从小我就水酒不沾。”

“今为三军都督,可否为老夫破例?”曹操眯缝着眼,望着罗伊。罗伊只好端起滚烫的烈酒:“丞相,请!”两人相视一笑,把酒一饮而尽。一杯酒下肚,尽管罗伊心里火燎火烧,他觉得酒的度数并不高,就像如今宴会上用的高档低度酒一样,并非烈酒。文臣武将们看见曹操给罗伊敬酒,自然不敢怠慢新上任的大都督,也纷纷效法曹操,三两人互相邀约,前来向罗伊敬酒。罗伊和曹操开了头,也就无法拒绝他人的好意,好在他们拿在手中的都是小酒杯。罗伊换了杯子,在众人的喝彩声中,一连干了好几杯。


忽然,一殿前带刀侍卫来到曹操面前,跪禀曹操。罗伊虽然离曹操不远,由于人声喧哗,侍卫说些什么,他听不清楚。只见曹操脸上的笑容消失,为难的看了一眼罗伊。罗伊就此知道侍卫禀报的事情与他有关,就起身向曹操问道:“丞相,敢问何事?”

曹操迟疑再三,方才缓缓说道:“中郎将典韦,要上殿向都督请罪!”

文武百官听曹操这么一说,都扭头看着罗伊。典韦再有不是,毕竟是曹操豢养的一条恶狗。打狗伤主,曹操在百官面前己失了颜面,就看罗伊识不识时务,给曹操把面子找回来。罗伊没有把典韦丢下平台,并不意味他宽恕了典韦;他在重创典韦时,更没有想到是在打狗欺主。曹操是个复杂的人,按他的话说,他希望自己教训典韦,当罗伊真的将典韦打得鲜血淋漓,重伤在身,他不会心动?假如有谁要欺负波尼(当然,典韦与波尼没有可比性),罗伊会怎么办?说真的,罗伊此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再一细品曹操的话,他说的是“中郎将典韦”,报出了典韦的官阶,言下之意是将军在向都督陪罪,而不是私人之间的事了。既然如此,何不顺水推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