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回到陆军大学,刘建业开始了新的学习。第一学年第二学期专研师战术(包含参谋业务和后方勤务)。以一般地形为主,旁及特殊地形。每周中国教官教两个上午,德国顾问也教两个上午。为了紧跟现实,鼓励大家一起研究军事学术,杨捷让教务处在学校办公楼前设立了一块大幅黑板,挂上一幅比例尺为10万比一的军用地图,随时根据江西前线的最新情况,更新上面国军和红军的控制区域,战术位置,军力分布等,学员可以根据前方形势变化,自由组合,进行红蓝军事对抗推演。大多数人,都不看好红军的前途,认为他们已经穷途末路,被最终消灭只是纯粹的时间问题。刘建业却另树一帜,认为红军虽然现在形势极度危险,但是,如果他们放弃和国军的正面消耗作战这种对他们十分不利的战略战术,放开眼界,离开已经被团团包围的江西根据地,充分发挥他们在山地机动作战上面的优势,大范围的调动国军部队,甚至实行长距离的战略转进,对于他们来说,并非没有打破围剿,取得胜利的机会。当然,刘建业的声音,在当时的主流声音面前,可以说完全被淹没,即使是对他十分欣赏的校长杨捷,也对他的观点,持保留态度。


10月,在红十军团以自身毁灭为代价施行的战略掩护下,江西的红军主力终于在国军的全面军事压力下,选择了进行战略性远征,意图摆脱面临的极端不利的军事态势,与在湘鄂根据地的红二,六军团回合北上,然后北渡长江与在川陕根据地的红军第四方面军所部实现回合,从而可以集中红军的兵力,建立坚强的根据地,改善自身的处境(注:这是决定实施长征时候确定的长征目标)。红军主力向西突破了苏区外围的国军堡垒封锁线以后,一路上以部队实行甬道式交替掩护,兵锋直指湘江。蒋委员长急调湖南的刘建序部,中央军的薛越,周浑原,吴奇韦等部队在湘江前构筑了三道防线,同时命令广东的陈济堂部队协助堵截红军的前进。在湘江边,红军与国军展开激烈厮杀,在国军的优势兵力面前,洋顾问的拙劣指挥,使红军损失极为惨重,离开苏区时候的约10万红军,突破湘江防线以后,只剩下了约3万人,留在湘江岸边断后掩护主力的红军后卫部队,几乎战斗到了全员战死的地步。突破湘江防线以后,中央红军一路向湘西前进,红二,六军团也离开了自己的根据地,向湘西靠拢。国军大量中央军和地方军队,蜂拥而至,意图彻底消灭红军主力部队。南京方面更是每天高唱国军节节胜利,共军不断流窜。到了1935年的1月,红军放弃了从宜宾渡过长江的计划以后,趁贵州部队被反复调动,遵义地区防守空虚的机会,一举占领了贵州北部的遵义。


刘建业知道,在遵义即将召开一次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会议,毛泽D这位中国当代最伟大的,具有强烈诗人气质的革命者,将正式执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力。


在他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红军,将逐渐走出现有的困难境地,一步步的从胜利走向胜利。(绝对不要奇怪,作者本人就是伟大领袖的坚决支持和崇拜者)在他的直接策划下,国军在西南地区的强大重兵集团被他如同天马行空,羚羊挂角一样神鬼莫测,挥洒自如的四渡赤水行动,搞的晕头转向,损失惨重,贵阳和昆明这两个蒋委员长先后亲自坐镇的城市都曾经直接暴露在红军的枪口下,吓的蒋委员长紧急命令前线部队迅速回防以保卫自己,结果,被大大的耍了一把,部队刚调走,红军就顺利突破金沙江北上了。


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虽然有着刘建业这个穿过时空来到过去的人存在,但是历史的强大惯性,依然推动着历史的车轮继续按照原有的轨迹前进,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在度过了民国24年的春节以后,前线传来得消息,不断验证着刘建业的记忆。‘;蒋介石还是如小诸葛白崇喜说的那样,他的才能最适合做一个步兵营长,多了就不行。单就带兵作战,战略指挥而言,这个日本振武学校毕业,冒充士官学校毕业生身份,只是在日本的炮兵联队实习过几个月的花生米,怎么可以和指挥百万人马如等闲,视天下如棋局,连全盛时候的美国和苏联都照样不买帐的毛泽D,毛润芝相提并论?就是两个人的气度,都完全不能比。‘;刘建业一边看着前线战报,一边对自己的最高上司腹诽不已。


刘建业在陆军大学的第二个学年,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新一届的学员也来报到了,刘建业被教务处临时抓差,帮忙整理学员资料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届的学员里,有两个人,在他的记忆里面存有印象。一个是冷新,另外一个是陈明人。冷新,黄埔学校第一期毕业生,军政部何部下的干将,围剿红军和镇压福建十九路军的积极分子,和顾祝通、胡宗楠、桂永青等人关系很密切,来陆军大学学习,还兼任胡宗楠部驻京办事处主任,拿着三份薪水,后来皖南事变也有他一份,抗战胜利以后疯狂捞钱的接收风潮,就是由这位老兄开始的。陈明人,也是黄埔学校第一期毕业生,东征北伐,中原大战,镇压十九路军,围剿红军都曾经参与,屡立战功,去年在沙县被红军消灭了属下八十八师的二三八旅,结果被拉到庐山受训去了,受训完毕,到军事参议院领了一份参议的闲职,觉得郁闷,就考上陆军大学,后来在抗战的松山血战,解放战争东北战场的四平,都让他名声大躁,最后跟着民国元老程颂云参加湖南和平解放,得了一个解放军上将军衔。冷新,这个人倒也算了,何部长的亲信,和自己的头头陈辞修不对付,人品也让刘建业觉得看不上,对自己的抗日友军下黑手,刘建业自问还做不出来,不用太多的理会他。陈明人,能打仗,虽说也是何总长的人,却不是亲信,从历史上看也算是一个识时务得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虽然,在东北的时候和陈成不和,可那事不是未来的事情吗?现在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多个熟人多条路,不是有这句话吗?


打着这个主意,刘建业也就不象第一年一样,即使是周末和节假日,也是一门心思的图书馆,住处两点成一线了,在周末时候,有时也会去找陈明人等人去进行聚餐,顺便讨论时局发展和内战的军事态势,不时的指桑骂槐的影射顾祝同,刘志,汤恩博等人的草包无能,疾贤妒能,打仗不行,捞钱在行,不象陈成是有名的生活简朴,作风好。刘建业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尽量拉近和陈明人等人的关系,即使他们不能和自己站在一条战壕,至少让他们以后不会对自己下黑手。如果,未来的战事里,刘建业遇到难处,需要向他们中得人求援的时候,也能来援助的积极一些,不要见死不救。他们现在是学员,都戴的陆军大学的金属领章,毕业出去可都是手上至少几千条枪的主,不能小看的。就象陈明人和冷新,历史上从陆军大学一毕业,就被派去组建新的师,然后就上前线,没多久就是军长。自己现在的资历太浅,才是一个团长,就算毕业了,满打满算能升一个旅长,离着他们还有一段距离。趁着他们现在都是学员,多联络感情,打好基础,关键时刻,可能就可以救自己的性命。


当然,读书这件当前的大事,刘建业并没有忘记和荒废。在课堂教学时候,刘建业的嘴里时不时冒出一些即使德国教官也不能完全理解的想法,让他被陆军大学的同学一致公认是本校的怪物。尤其是学习日俄战争时候,日本教官吹嘘所谓的大和魂威力是如何巨大,鼓吹钢铁必须要用肉弹来击败的时候,刘建业直接就说了一句‘;白痴才会有这种想法。‘;气的日本教官冲上来就要用手打刘建业的耳光,却被刘建业一把闪过,丢下一句‘;无知的人才会无畏。‘;,然后拿着东西就跑出教室。日本教官找到校长杨杰,要求校方严厉处理这个狂妄的学生,被杨捷以‘;破坏课堂秩序‘;为名下给刘建业一个通报批评的不疼不痒的处分给敷衍了过去。为此,刘建业还被同学强令到大三元酒楼请了一顿饭,以庆祝他毫发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