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三

七夕214 收藏 9 16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十一日晚,李锦江终于能够实行他抢救革命火种,为了中华革命事业,保护革命先辈叶艇的计划。

李锦江首先召集了马彪,命令他情报处挑选一个班精干的战士,准备在湖北省委的党员的带领下,潜入香港找人。对于出发到香港寻找叶艇这么重要的事,李锦江最终还是决定出动原来师直属侦察连的战士。他可不希望这么功勋卓著的伟大革命家再踏上历史的尘印中,冤屈在错误里,牺牲在黎明之前,因此要去就要派最精锐的部队去。

要找到他,然后哪怕是绑,也要绑他过来!李锦江在心中下了狠心。他打破了自己尽量少用电子设备的命令,给所有出发的战士配发了全套装备,那个班的战士的装备则由派出的一个加强小分队送到广州去;

调集了三架直九J直升机作为抢运叶艇的工具,沿途李锦江也准备通过湖北省委,与湖南省党委、广东省党委联系,派出战士在各省都建立几个中续站,给直升飞机和侦察连的战士提供加油、补给。只要找到叶艇,安全的话就由战士护送回来,如果遇到了危险,就立即派出直升机把他运送回来,哪怕什么暴露不符合这个时代的科技,也顾不上了。

当然,能不能找到这位革命前辈呢?李锦江找来了原鄂东军总指挥,现在的鄂东根据地民兵总队队长潘中儒,而潘中儒则推荐由原鄂东军副总指挥,现在的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游击指导兼游击队总指挥武光浩同志,由他带队到香港寻找叶艇同志。

武光浩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中参与北伐,历任连长、营长,与叶艇有过一定的接触。同时,他原来就与湖北省委的一些同志比较熟悉,能够做好情报局(侦察连)战士与湖北省省委派出的党员的协调工作。并且,武光浩还在黄埔军校进修过,对于南方的地形、方言都比较熟悉(潘中儒没有见过十七军中广东籍的战士)。

一行人于次日出发了。首先出发的是加强小队,他们负责探路和设定集合点。装备就全部由他们携带,然后等到了广州外围,设定好安全的集合点接应武光浩一行,等待潜入战士回来发给装备。

第二批出发的就是那一个班的潜入战士,还有武光浩和两名湖北省委的党员,一名党员化装成一个到香港游玩的富商,另一名党员是他的管家,武光浩是他的贴身护卫,而十一名情报局(侦察连)的战士则是护院。

第三批出发的是设立中续站的战士,他们以排为单位,在标准装备以外,携带了大量的航空燃油,准备潜入到各个设定的中续站,随时准备给直升飞机补充燃油。最后等行动结束了,他们还要将剩余的燃油全部带回来。要知道,现在航空燃油可是宝贵的,即使用同等量的黄金也没地方购买!

目送着最后一批战士踏上行程,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第三批的战士太多,为了安全,第三批战士在湖北省委派来的同志的带领下,分成了几波,以不同的身份出发,前往预定地点。而湖北省委派来的同志则负责带路,及与当地的地下党组织联络。

此刻,李锦江才能静下心来,安排根据地的一干事宜。与湖北省委联系上后,许多工作都可以开展了,那些事关根据地兴衰的事情,李锦江可不敢怠慢。

首先是部队建设方面。

这个时候,李锦江终于可以把原来俘虏的GM党兵全部处理掉了。

那些第一天就起义过来的,很多都是原来就接受过公产主义思想的,李锦江经过调查后,把他们送到教导团经过十多天游击训练,就把他们和十七军的战士搭配了,派出去开展游击战,发展新的根据地。

那些在后面经过政工干部们思想教育,改造过来参加革命的俘虏,这些人现在全都在教导团中,和根据地参军的新战士一起接受训练。由于这些人经过了一定的军事训练,虽然不是很合格,但比起那些刚拿枪的农民要好得多了,因此成了各连、团的抢手货。

曾经还发生过,一些连长找教导团的熟人私底下想多要点这些兵,后来各连知道后就各自找熟人去联系,再后来,由原第九数字化师的连长刚升任的团长们,也参与进来各显神通争夺这些俘虏改造的新兵,直到后来师长都知道了,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最后由李锦江拍板,重新平均分配这些新兵,这才解决。这个事件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这些俘虏改造的新兵素质确实要好一些。

但有一些俘虏就让李锦江头痛了。第一是那些死硬分子。这些人软硬不吃,死活不肯“悔改”,政工干部们头痛完了之后,就上报上来给上面头痛。上面没有军一级的政委,那就是李锦江头痛了,对这些人,杀了不好,放了更不好,怎么办?还好不多,这回找到了组织,成立了稳固的政府,李锦江就把他们全部甩了出去,让他们和那些土豪劣绅家属家丁成了第一批根据地监狱的改造对象。

第二就是这个年代的一大特色——鸦片兵。这些兵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军中废物,最后李锦江也是接着政府已经成立了,就全部交给了根据地政府,由政府监视着进行强制劳动了事。

处理完这些俘虏,李锦江就开始布置自己的游击作战计划。要发展,就必须要走出去,在敌人的地方掀起狼烟。这样既打击了敌人的战争潜力,也可以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使敌人无法集中全力围攻根据地。

对于游击队的兵力,李锦江的打算是以十七军出3名老战士,从原来俘虏的那两团一营中,挑出1名预定开展游击区的本地人,然后培以根据地训练的民兵3人,湖北省委派下来负责联络的党员1人,这样构成一个游击分队。

在弹药的配备上,十七军的3名战士李锦江配发了1部步话机、1支06式步枪(只安装了加长的狙击枪管,270发子弹)、1支红外/微光5倍瞄准镜、1支05式冲锋枪(350发子弹)、1支缴获的步枪(100发子弹)、1支07式手枪(120发子弹)、1支通用消声器、每人4枚新式手榴弹(配2个防守用折叠钢套)。俘虏改造过来的战士和民兵则每人1支原来缴获的步枪(100发子弹)、2枚缴获的手榴弹。负责联络的党员就使用缴获的手枪(40发子弹)、发2枚新式手榴弹(已经套上防守用钢套)。

这支分队到达预定的游击区,主要工作就是与地方党组织联系,大力发动群众,成立地方政府,成立游击队和民兵队,收缴地方民团的枪支弹药,发展壮大自己。等游击区发展扩大之后,与根据地连成了一片,游击队将升级为半主力的部队——敌后武工队,民兵队则成为地方警戒部队。

除此之外,李锦江还借鉴“前人”,派出了敌后武工队。这是半主力式的部队,由战士与俘虏改造的战士、民兵、游击队战士,按照4:3:3:1的比例组成的步兵标准班编制,并随时可以补充进俘虏改造好的战士和游击区的民兵,进一步扩大编制最终成为主力作战部队。他们配带了小型电台1部,步话机2部,将活跃在各游击区之间,给各游击区的游击队提供火力支援,并协调邻近游击区之间的游击作战。

武器搭配上,除了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没有必要携带,装备了06式步枪2支(都安装机枪枪管,另配有一支狙击枪管,每枪240发子弹),外挂式榴弹发射器2个(20发榴弹)、微光3倍瞄准镜1支,红外/微光5倍瞄准镜1支,05式冲锋枪1支(250发子弹),07式手枪1支(90发子弹),通用消声器2支,40红箭筒(30发),缴获的步枪7支(俘虏改造的战士与民兵、游击队战士的装备,每枪配100发子弹),新式手榴弹每人4枚(每4枚配2个防守用钢套),反步兵地雷6枚。值得一提的,这些战士都使用了新式的背包,所有装备携带起来完全不吃力。

主力部队这个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各连甚至团的军官都临时充实到了教导团中,大力对由俘虏改造过来的战士和招收的新兵进行训练。李锦江已经承诺,谁首先配合教导团的把战士训练合格,那么就首先充实谁的部队。这些刚提拔一级没有多久军官们,为了早日带到自己的兵,都卯足了劲去训练那些新兵蛋子。

李锦江一直构想的特种作战部队,终于成立了一个五连小团。除了出去执行接叶艇任务的一个连兵力外,李锦江把他们集结起来,按原来原来第九数字化师的单兵装备对他们进行武装,并大量配备了无后坐力炮、迫击炮、榴弹发射器。最后,李锦江惊喜的发现,自己似乎成立了中华第一个具有战斗力山地作战团。

这个山地作战团,又与现阶段国外装备的山地作战部队有些不同。首先,他们的电子装备按照2012年的数字化师,武装到了每一名士兵,相互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要优于现阶段任何一个山地部队;其次,那就是李锦江无奈的发现,现阶段的那些自行加榴炮没有一门是轻便的,而且拆卸下来后也无法正常使用。也就是说,即使有了无后坐力炮、迫击炮和榴弹发射器,这个山地作战团也没有一门8公里以上的火力压制武器。

接下来,李锦江终于悲哀的发现,这支部队称为山地作战部队似乎不怎么合格。首先,他们可以小规模进行空投渗透,按照这个年代的观点,是不是应该称为空降部队?这还不是最根本的区别。其次的,他们在平地的打击能力要比在山区更强,因为他们可以呼唤自行火炮进行50公里外的远距离打击。

这还能叫做山地作战团吗?最终李锦江还是把它称为了中华工农红军十七军山地作战团,作为一支军直属部队使用。

其他兵种都还保持着没有动,只是很多战士选择了参与到别的方面,如根据地政府、法院、兵工部、到教导团带兵(分为两种,一种是训练新的技术兵种,一种是直接选择当步兵军官过带兵的瘾。)等,但李锦江与他们有协议,一旦部队需要,他们就必须立即归队。

熟练工人方面,湖北省委已经派人回去,从现阶段的武汉市当中挑选合适的工人,尤其是那些根据地急缺的技术工人。而此时武汉的工业区都已经遭受了重大的破坏,很多工人没有工做,没有工做就被赶了出来,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劳动保障要求,既然现在没法开工,那么工人的工资就不用发了。相信找到熟练的工人是没有问题的,这个方面还用不着李锦江操心。

工厂原料方面,在黄秀松的安排下,湖北省委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用于给工厂协调原料,主要就是以各种名义,从商人手上买煤、铁、铜等各种工业原料,然后通过各种途径运送到红安。这个部门在红麻根据地受到敌人注意后,仍然隐蔽的不间断给工厂提供各种工业生产原料,极大的支援了李锦江的隐蔽斗争计划。

最后需要解决的,就是资金了。

13日晚,在筹备了两天后,李锦江邀请了红安、麻城两县所有未被打倒地主、乡绅、商人,邀请他们一起到红安县衙举行商业开发宴会。

这个宴会,在李锦江的看来,重要的是最后谈妥各种“生意”,食物并不重要。因此,宴会按照普通战士的标准进行食物的准备(进入这个时代后,李锦江和张卫协商,以后官兵的食物配给采用同样的标准,以示官兵平等),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些地主、富商吃不吃得惯。

这些地主、乡绅、富商们受到李锦江的请柬后,本来就一股的忐忑不安。俗话说“宴无好宴”,除了个别人之外,多数人都担心是一场鸿门宴。等看到宴会的食物后,那些个粗茶淡饭,偶尔见到的几碟肉食也是大锅煮出来的,粗陋不堪,更为坚定了他们的看法。

按照以往书上所说的,这是当官的为民请命的“清廉”之行,往往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官的会端起酒来,先说一通什么当地百姓困苦、衣食无着、以及兵饷缺乏等类的话后,就是摊派。这个时候,依惯例,谁家钱最多,你就老老实实的多认捐一点银两钱财,否则,当官的一生气,那么就是为富不仁、不支持官兵有通匪嫌疑之罪,轻则罚钱一笔,中则家产罚没,重则家产充公人头落地。

经历了公审之后,除了少数人与部队开展合作早,没有这种思想的之外,多数人都已经开始在思想上怕了三分。因此,李锦江与谈判人员在接下来的交涉过程中,出奇的顺利,说到要谁出钱,谁就出钱。除了少数人还好奇的看了看部队的技术书之外,大多数人都是一听说要他们出钱占多少股份,立即当场“认捐”,并签好那份合资办厂协议,完全没有和政府在股份比例上进行讨价还价。

至于先期与部队进行合作的商人,他们虽然没有那种诚惶诚恐的模样,但出于对政府和部队的信任,他们也大力支持。政府一说出和他们进行什么产业,由他们出什么什么,政府出什么什么,然后股份比例是怎样怎样,他们也是当即表示同意,并签署好合资协议。

最后,李锦江和谈判专家们惊喜的发现,原来考虑到他们会讨价还价,预先考虑好的那些措施一点都没有用得上,那些故意标高了几分的政府股份比例,完全是一次就全部通过,让根据地政府白白占了很大的便宜。

李锦江早在12日,就找来了那些先期与政府合作的商人,从他们哪里,详细的了解了红安、麻城两地排得上号的富人,了解了他们的家境、财产、现在经营的项目、人品、经营中用过的恶劣手段、经营的特长等。

后面安排合同的时候,李锦江就针对这些人的经营项目进行合同的安排,尽可能的利用他们原来的生产销售渠道,利用他们所占有的市场,避免重复建设。考虑到他们的财产情况,李锦江也尽可能的让他们放“血”出来投入工业生产,最大化的利用他们闲置的资金。

当然,在合同制定之初,考虑到这些人无一不奸,李锦江把所有的合同的准备了三份。一份是政府极端占便宜的,也就是政府在工厂中的股份比例最大化的升高,这是一开始就给他们看的,让他们讨价的标价;另一份是合理的,讨价还价后的政府应持有正常股份比例;最后一份就是政府的底线,那是再讨价还价都不能低过的,否则就干脆另外找人。

可这些方法全都没有用得上,这让李锦江在狂喜之余,也不免有些失落。

感谢newworld9725兄弟提出的意见!提前发一章好解禁十九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