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二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会上,也有些细心的地下党组织同志发现,在场的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军的党员战士只有38人,怎么少了4人?同时,地下党组织的一些同志也有担心,这样的见面会,让自己曝了光,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自己进行可是敌后的隐蔽工作,如果这里的战士被敌人抓到了几个,投降叛变了,那么自己不就立即暴露在敌人的面前?

于是,开完欢迎会,中华工农红军十七军党委扩大会议上,众人坐定之后,刘广列立即提出了他的疑问:“我们还有四名党员、战士,不知道他们是受了重伤还是脱离了队伍,不知道你们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吗?”这正是众人关心的问题,于是会议室中立即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一下就集中在了李锦江的脸上。

李锦江笑脸一下就沉了下来,在众人面前表演了一番“变脸”绝技。他伸手示意了一下,马彪站了起来。由于刚才介绍的时候,李锦江没有给他们介绍马彪的职务,众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马彪。

马彪从文件袋拿出一叠文件,读了起来:“我们当时的会议是中华GC党黄麻特委扩大会议,会议主要有黄麻特委的所有主要成员,还包括了湖北省委的一批人员……这批人当中,那个脸有些瘦长身上穿一件蓝布大褂的是省委委员,具体姓名不是很清楚,但一定是省委的重要人物。鄂东军总指挥潘中儒是那名……我发誓,我脱离中华GC党,从此不再参与任何中华GC党的活动,积极向国军汇报我所知道的中华GC党的情况……报告人:XXX,民国十七年一月九日;

……我们一行是中华GC党湖北省省委黄麻事务考查小组,带队人员是省委重要委员之一的黄秀松,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考查现在打下了红安、麻城两县,并以这两个县为根据地发展的,那一支据说是GC党领导的队伍。在考查期间我们参加了中华GC党黄麻特委的扩大会议,也就是贵军顺利破坏的那个会议。会议上的党员主要有……他们每人的特征分别是……”

静!寂静无声!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一片沉静当中,有些同志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有些同志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还有些同志脸上露出了气愤的神色。这一切都被在场以李锦江为首的十七军党员干部看在了眼里。

看到湖北省委这边脸色有些不对,姚立江、徐炳权、李炳这些政工干部们都有些尴尬。毕竟,越级的跨系统的干涉湖北省委、黄麻特委的事务,这是工作的一大忌。虽然,这样会给整体的工作带来好处,但却很容易得罪人,甚至得罪整个团体,造成组织内的不团结,闹出纠纷。

其实,这也就是李锦江才敢这么做,因为没有经历过那些所谓的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的升迁到这个位置,李锦江对于一些忌讳是完全不顾的。他所顾及的,是这件事是不是对整体工作有利,是不是对大局有利。

与他有同样看法的也还有不少人,例如李锦江破格提拔的那些军官们,都是打仗带兵一把好手,政工方面则是白痴一般。虽然姚立江、徐炳权和李炳一开始就有些担心,但现在是李锦江最大,这些东西李锦江要求了,下面也有人支持,于是也就执行了。

但是,姚立江、徐炳权、李炳这些政工军官们低估了这个年代的党员的先进性。这个年代的党员的先进性,是2012年所不能比拟的,很多2012年所忌讳的东西,在这个凡事从大局出发的年代,却完全不需要避讳。因为这个年代的党员的思想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革命!

为了革命的需要,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惜,难道还要顾全那点面子,还要讲究那些排场派头?不!只要是对革命有利的,哪怕粉身碎骨,这个年代的党员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都会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湖北省委、黄麻特委、鄂东军的这一系“老”党员,没有一个人提出对李锦江的置疑。在最初的难以置信过去后,很多党员都接受了这个事实,把眼光望向了李锦江。因为这是李锦江揪出的叛徒,他们把处理权交给了李锦江,同时,隐隐约约的,在他们内心中,也把他们的未来交付给了李锦江。

这时,李锦江终于开始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了。这些人,你说他们叛变了革命,但他们的叛变却是在自己的引诱下才产生的;并且,他们虽然出卖了同志,却并没有对革命造成任何损失;甚至,从某一个方面来说,他们还给革命带来了贡献:没有他们,李锦江就只能在更晚的时候,才能认识到自己军营里还关押着湖北省委、黄麻特委的党员,使得一些工作只能更晚才能开展。

这样,你以反革命罪对他进行刑罚,他却没有罪行;你不处理他们,在今后他们又确确实实的可能叛变革命。李锦江犹豫了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而那些“老”党员们,却不知道李锦江的想法,不知道李锦江的为难,他们还是把眼光放在李锦江身上,期待着李锦江作出一个决定。

最后,还是一师师长罗景反应了过来。他是李锦江一手提拔起来的。没有李锦江,他现在都还是一名副团长,空有一身的作战本领,却处处受限于他人,得不到施展。他也算经历过一系列的“场面”,在政治知识上有了一定根底,知道李锦江现在困惑的是什么,也看得出来那些“老”同志已经将此事的处理权交给了李锦江。

于是,罗景开口提议道:“李锦江同志,对于他们,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考虑。”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待李锦江和众人的眼光都看过来后,才继续说道:“他们既然已经存在叛变革命的可能,那么,就不适合再待在组织里面,我们可以考虑将他们开除出党。另外,考虑到他们毕竟知道党内太多的情况,我们不能让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建议把他们留在根据地内进行一些能力范围内工作。”

他再顿了一顿,想到李锦江一贯主张的依法治国,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存在特权的情况,和给出路的习惯。“当然,按照我们一贯的方针,对于他们,建议只就他们可能存在叛党的事情进行处理。相信这一点,在我们把他们自己写的东西交给他们看后,不会产生什么问题的。”

说到这里,李锦江反应了过来,接着道:“罗景同志的意见非常周详。我的建议,也是这样。他们在某一个方面有问题,并不代表他们就一无是处,一样还可以按照党外人士的工作安排那样,交给他们一些他们能够处理的工作。只是,建议记录在案,不能再吸收他们入党。而且,他们的家人,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工作等情况,建议不要对之进行歧视。并且,今天会议所讨论的这个内容,不允许外传泄漏。”

接下来,刘广列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当中有很大的一部分同志,他们都是隐蔽在敌人内部甚至核心进行隐蔽的斗争,今天为什么让我们都出现在战士们面前?要知道,这样会令我们增加暴露的可能性,如果这里的战士有谁被捕了,就有可能让我们的同志暴露在敌人的面前。”

这简直就不是问题!李锦江虽然没有料到他们会提出这个问题,但李锦江立即就反应过来,他们对自己这支部队还有最后一丝的疑虑。李锦江立即自信的回答:“我们的战士,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会叛变!”

这是理所当然的,已经知道GC党会战胜GM党,领导中国走向胜利的战士们,绝对没有哪个会笨得向GM党当局投降,叛变革命的。有着事实的支撑,李锦江的话里透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看到李锦江自信的目光,黄秀松的心中松下了最后一口气。对于这支部队,黄秀松在心中原来还是有着最后一丝的害怕,所以,他让刘广列提出了这两个问题,看看他们这位所谓的领导人究竟是怎么回答。这是黄秀松一直的疑虑,也是最后的试探。如果心里有鬼的,绝对不会象李锦江这么回答得如此自然和理直气壮。

接下来,李锦江向这些“老”同志通报了部队的基本情况,首先汇报了自己受LDZ同志直接指挥,隐秘潜伏在孙钟山秘密建立的“国民革命军特196军”中的情况。在场的同志都不禁为LDZ同志的高瞻远瞩而赞叹,同时也为LDZ同志的牺牲而惋惜。

当然,也有一些“老”党员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孙钟山这么早就隐秘的埋伏下了一支我党所不知道的武装力量,在与我党展开合作的时候,都没有暴露过这支力量的存在,还秘密的发展壮大这支部队,并严防我党党员对这支部队进行渗透。

那么,也就是说,他早在和我党进行合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提防我党、布置对付我党。想到这里,对比孙钟山不理会蒋结石对付我党的各种行为,这些同志更加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看法,更为对有卓远见识的LDZ同志感到敬佩与惋惜。而李锦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想出的一个理由,居然让一位中华的革命先驱担上了这么一个罪名。

当李锦江介绍到,自己率“国民革命特196军”一师接受的各种“德国造”武器时,即使李锦江已经将那些数据改少了不止一成两成,但这些武器的数量、性能等各种数据,还是让在场的所有“老”同志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武光浩,他曾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中历任连长、营长,对GM党部队的武器装备有一定的了解,听到这些数据后,他第一印象就是,整个国民党军没有哪一个军可以和这支部队相对抗。

这样的装备完全可以将整个湖北的GM党军击溃,占领湖北发展自己。随后,了解到这支部队的人数等情况,他又意识到,这与GM党部队的一个军不符,李锦江所率领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约一个师。

一个师是无法完成攻占湖北的任务的!最后,当李锦江说明部队弹药奇缺后,不但武光浩,连其他“老”同志中,懂军事的都明白了,这支部队是无法进行进攻武汉的任务的。

这很好的解释了李锦江没有攻打武汉,反而向红安、麻城发展的企图。也掩饰了随后李锦江解释的,与张卫的另一个师的矛盾由来,及李锦江原来的决定为什么不坚持的原因,并解释了中央对于攻打大城市的决定的错误之处。

随后,以李锦江为首的十七军领导干部,和以黄秀松、潘中儒为首的一众“老”同志,就红麻根据地的政府建设及工业发展、部队建设等进行了广泛的探讨。

在长达一天的会议中,连吃饭都是在会议室当中进行的,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进行着各方面的广泛交流与工作上的探讨。这些“老”同志也正好品尝了,十七师每一名普通士兵都能享受的伙食,认识并接受了李锦江他们的官兵平等和发展经济等观点。

会议通过了红麻根据地的政权组织形式——以工人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主的革命民主政权;(简直就是后世的翻版,就差一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政府机构组成了——部队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地方乡绅以1:3:4:1:1的人员比例,政府各部门以部队派出人员为指导(领导);(所谓的指导,实际上以2012年的知识、2012年的人的组织能力和厚脸皮能力,这个指导就是领导。这点姚立江和徐炳权、李炳再清楚不过了。)

成立了与湖北省委互不干涉,互助互补的红麻根据地党委,由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军长兼十七军党委书记李锦江,兼任红麻根据地党委书记;(互助互补,其实就是湖北省委大力配合,相当于湖北省委变相的成为了黄麻根据地党委的下属单位。)

此刻,李锦江成了事实上的土皇帝,只要他愿意,他完全能够把黄麻根据地变成他的私人领地,把中华工农红军十七军变成他的私人护院。这点是后世敌对及中华的历史学家都承认。

但是,李锦江想的,只是怎么发展壮大自己,让党组织发展得更为强大,让黄麻根据地的经济更为繁荣。他没有这种惟我独尊的想法,也不会愿意这么去做。这点,就只有后世的中华历史学家肯公正的进行评论了。不过,敌对国的历史学家在聊天说笑的过程中,倒是说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锦江.李本来就是政治白痴。

玩笑归玩笑,事实上,后世的敌对国历史学家对李锦江在政治上的能力,是打了一个高分的。他们分析,就是在这次会议中,李锦江通过组织政府,大力安插亲信、私人,清洗敌对分子等行为,获得了对政权的绝对把握,从而为他图谋整个世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次会议,初步的体现了李锦江阴谋家的本色,一名世界和平的威胁家、万恶的流氓土匪家、大民族主义者(对东亚的一个岛国进行了民族大清洗)的罪恶面目。

而中央华族人民民主共和国的历史学家们,则认为,通过这次会议,李锦江同志以良好的人格魅力,获得了湖北省委的绝对信任,获得了湖北省委、鄂东工农革命军绝对支持,为发展革命,抗击日寇侵略,解放全国,最终实现中华的富强与崛起奠定了基础。这一次会议,绝对没有什么李锦江大耍阴谋、陷害革命同志事情。那些东西,是敌人对我们伟大革命先辈无耻的诬蔑。

而事实则是,李锦江只是对着自己的部队有信心,从而没有怀疑过自己手下的哪一个兵会叛变;对于可能叛变的人,李锦江本着严格依法的原则,(犯罪未遂应当减轻处罚,而且自己也有诱供的嫌疑,证据大打折扣,有效性无法保证。)从而没有以权压人;对于什么大耍阴谋,则是敌对国的历史学家对当时的李锦江的高估。

那时候的李锦江,在政治上是极端不成熟的。什么安插亲信、私人,那都还是徐炳权、姚立江、李炳等政工干部出于2012年工作习惯,下意识进行的安排。这种安排,如果换了是当时湖北省委的人来主持工作,很快的权力就将被架空,实权会分散到徐炳权、姚立江、李炳等人的手上。

但此刻,通过会议过程中的投票,选举出来主持工作的人是李锦江。他一贯来和战士摸爬滚打的经历,以及对每一个战士都象朋友,乃至象兄弟一样的作风,使得此刻十七军的每一名战士的心目中,第一效忠对象就是李锦江。这样,在以十七军派出的战士为首要领导的黄麻根据地政府中,李锦江的地位是最为稳固的。

这里,最不稳定的就是姚立江。对于受到过李锦江和张卫明升暗降的处理的他来说,一个师的政委与一个军的参谋长,这两种职务之间的差异,即使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明升暗降这套把戏,他自己就玩得多了。

而且,姚立江一直就对李锦江不服。认为李锦江在政治上幼稚,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前途的人。以前在第九数字化师中,他就是一个给人当枪使的角色,怎么可能会爬到自己头上去!他也想过,通过发展自己扩大影响,把李锦江这名虽是后进却爬到自己头上,令自己忿忿不已的政治白痴拉下马去。

可是,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这个年代,GC党员的先进性使得从下往上的监督成为现实。而且,来到这个年代后,第九数字化师已经真正的和上级军区、军委断开了联系,再没有什么所谓的上级领导的横加干涉,也没有上级的领导那种不全面的眼光下的提拔,更没有由上级领导一嘴说了算,不用顾及下面看法的作风,战士们也就得以用自己的眼光来判断自己效忠的对象。

上面的人是怎么做事的,是怎么做人的,考虑问题从那个角度出发,战士们都看得一清二楚,该支持谁,誰不值得自己支持,战士们也都是心中有数。而没有战士们的支持,没有那些受到战士们支持的,李锦江的坚定支持者的支持,姚立江最终没能够掀起任何风浪来。

但这,也为将来的一场事件埋下了祸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