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二 琉球风云(3)

netflyhawk 收藏 1 14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二 琉球风云(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15.html


“大家来看,这是琉球群岛海图。”潘得高扫了一眼他的副连长们,叶子青,林童录,卫杉回,陶光宇,招呼道。同时心里也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十来天的海上旅程并算不了什么,对于这些在海里浪里摸爬滚打惯了的海军陆战队们,只不过是小菜一碟。当然,琉球的船队比起海军的军舰来说是落后了,没有机动能力,可是这琉球的风力大海船在海上航行还是比较平稳的。他的异样感,来自于他们这个奇怪的组合。这个特遣分队,是个连级编制,或许这是有史以来阵容最强的连队组合了。上校处长任连长,副连长一个中校,三个少校,上尉们做排长,中尉,少尉只能做班长,这样的连队,放到哪里,不也至少是一个团的架子。

看到几个人都围了上来,潘得高指点着道:“ 你们看,这琉球群岛散布于台湾东北与鸡盆尼斯国鹿国岛西南之间,从北向南,分别是,奄美诸岛、琉球诸岛和先岛诸岛。另外周围还有一些零星的岛屿。而每组岛屿中又有许多小的岛屿,根据琉球使臣金丁提供的资料,共有四十多个岛屿有人居住,另外还有数百个无人居住的无名小岛。南北绵延2000多里,最大的岛就数我们目前所在的琉球岛,这琉球岛地势狭长,南北长约200多里,东西宽度不等,狭者不过区区五六里,阔者也就六十来里。照金丁的说法,这琉球岛北部是山地地形,多山,地势险峻;南部是丘陵地形,多丘陵和天然洞窟。琉球国的都城首里就在那霸偏东北不足二十里处。除了琉球岛,第二大的就是奄美诸岛中的奄美岛, 再次就是先岛诸岛中的大鱼、磷黄两个岛了。这先岛诸岛靠近我国台湾岛,咱们旅三团一直驻防台湾北部,现在一团的一营一连一部已经进驻大鱼,与二团合练,实实在在的控制在我们手中,咱们暂时不予考虑。北部的奄美诸岛,靠近鸡盆尼斯国鹿国岛,早在萨摩入侵的时候,奄美诸岛中的大岛、鬼界、度姑、永良部、由论五岛便已经被迫让给鸡盆尼斯萨摩藩管理,鸡盆尼斯的势力在奄美诸岛已成气候。在明冶即为后,采纳大久保的扩张之策,对琉球逐步蚕食,奄美诸岛中最大的奄美岛已经有数千鸡盆尼斯人名为经商,实则侵略扩张,琉球王在奄美的王权已经不兴,在松岛田到琉球下书之后,鸡盆尼斯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鸡盆尼斯皇军早晚要登上琉球岛,用武力来胁迫琉球王脱离与我国的关系,妄图用武力侵略的方式侵占我国领邦。根据情报,鸡盆尼斯的海军大臣西乡九郎已经在鹿国岛集结起一支舰队合练,武力入侵是早晚的事情。”

叶子青道:“琉球并无常备军队,只有一支区区几百人的王宫卫队,即使算上各个岛上的寨社,酋长们的地方维护武装,也不过以千数。这还分散在各个岛上。在琉球本岛,紧靠这王宫卫队和我们特遣分队,要抵当鸡盆尼斯的大军,只怕难度很大呀。”在特遣分队中,除了潘得高,就属叶子青的军衔高了,中校副团,而且是一团的副团长,马上就提正团的人物,这次乃是许大鹏旅长直接点将。这叶子青在许大鹏刚刚当上营长的时候就在东北参加了人民军,到了许大鹏的手下,说起来也是陆战二旅的老兵了,那都是钢筋铁骨般的人物,是军队的脊梁。

潘得高“唔”了一声,道:“你们有什么奇思妙计呀,大家一块来商讨商讨。”

林童录道:“在海上我就一直在想,如果单靠我们这些人,我们能有多大的能量?就我们这些人,肯定抵挡不住滚滚而来的鸡盆尼斯皇军,即使是我们的单兵武器要比皇军优越,可是架不住他们有海军的舰炮呀,他们的陆军有大炮呀,我们没有呀。当然如果我们的海军出面就不会是这个局面,可是既然让我们作为琉球王宫卫队的身份在琉球秘密出现,那么我们的海军公然的支持是指望不上的,至少是暂时没有指望。而单靠我们的力量,又是一个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唯今之计,乃是发扬我们军队老传统的时候。”

“对,”卫杉回道:“我们要想取得抗击鸡盆尼斯皇军侵略的胜利,只能依靠琉球人。他们的使者不是和我们达成了密约了嘛?我们完全可以发动琉球的人民嘛。”卫杉回是三团一营的营长,也是陆战旅中的一个响当当的角色。

“可是,就我们所知,”陶光宇慢悠悠的道:“不论是总统的命令,还是我国和琉球的密约,都只是提到我们到来是作为王宫卫队出现的,我们的任务,很明确,就是保卫琉球王室的安全。”

“那活人还能被尿憋死、如果鸡盆尼斯皇军打来,你就忍心看着琉球的老百姓遭罪?”林童录不知怎地,总是看陶光宇不惯,这时忍不住抢白道。这陶光宇生的犹如白面书生,乃是二团三营的营长。他们老早就互相闻名,在一次旅级对抗演习时,林童录曾经和陶光宇搭过对台戏,从那以后,林童录每次提起陶光宇,总是以二团的美人胚子小白脸呼之,这次当着上校“连长”的面,自然是不敢公然喊他小白脸了,可是说起话来却是毫不客气。

“林营长说的对。”卫杉回立即接上,也不管语气称谓是否对了,“命令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当然你完全可以照你得样子去理解总统的命令,但我更愿意这样来理解,命令之所以这样下,并不规定我们具体的如何如何,那也许是总统变相的给我们赋予更大的灵活性和机动力。毕竟我们来不是白来的,不是让我们来被动应付的,命令中不是还有让我们打前站的提法嘛?乖乖的去给琉球王看家护院,我们怎么打前站呀,怎么来取得胜利,狠狠打击鸡盆尼斯的凶焰呀?那还不如不来嘛。”卫杉回是勇猛的虎将,和林童录倒有几分相似,听陶光宇这么一说,当时就顶上去了。

叶子青笑道:“小卫你还是这么爽直呀,注意一点啊,咱们都是副连长,可没有什么营长。”

卫杉回道:“是,是。我的意思就是,我觉得林副连长提法很好,我们完全可以发动琉球人们群起而抗之嘛。”

陶光宇道:“我也不是反对发动群众。发动群众起来斗争是我们的法宝嘛,不论走到哪里,我们当然不能丢。这是我们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可靠保证呀。我的意思,是琉球毕竟只是我们中国的属国,还不完全是我们的领土。如果完全是我们的领土,我们当然是想怎样就怎样,可是这琉球毕竟是一个属国呀,他还是相对独立的嘛,我们是不是要入乡随俗,听取一下琉球方面的意见。毕竟外交无小事呀,谨慎一些总是好的,不然给琉球王造成误会,反而不美,对我们任务的完成也没有好的作用嘛。”

潘得高点头道:“小陶的意见不错,具有外交眼光。谨慎一些总是对的。其实关于我国和琉球的这次约定,还有一些内容你们并不知道。便是我们以这种方式前来,到底琉球王尚泰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我们也难以预料。就琉球王尚泰的意思,乃是我国出动大军直接打击鸡盆尼斯皇军对琉球的侵略,这样当然既维护了我中国的权威和主权,也保护了琉球属国的安定。还不大伤琉球的元气。但是我国政府之所以采取目前的这种策略,其实还有另外的考虑,并不仅仅是表面上惧怕鸡盆尼斯那样的,在这些地方,我国政府所采取的态度,确实给国民以不确定的判断,更有不少民众误以为我国政府在面对外来侵略的时候只会一味的萎缩退让,其实完全不是这回事。远的不说,单只说俄罗斯,便对我国深有体味。要不是我们在东北和北方把他打痛了,打乖了,这次在西北他就直接跳出来了,就不会只是躲在阿古柏的后面抽冷子下绊子了。我国政府之所以采取目前的态势,实际上是由战略方面的考量的。”

“那,连长,能不能透露透露一二呀。”卫杉回笑道。

“国家战略,岂是我辈所能掌握的?”潘得高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接着道:“就我们而言,当前主要的任务,是要取得琉球王的首肯,支持我们放手来做。自然,对于我们的到来,琉球方面是巴不得的。但对于我们所要采取的策略,肯定会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只要琉球王不把我们固定到他的王宫卫队之中,我们还是大有可为的嘛。我们这次带了两千多支枪,总不能只让我们这些人用用就完的吧?”

林童录道:“可是我们没有重武器呀。将来即使我们能发动起人来,琉球这个地方,就是这么狭小,没有战略纵深,有的地方,军舰在西边打炮,炮弹能飞到东面的海里去,我们还是处于下风呀。何况鸡盆尼斯皇军这次肯定是势在必得,他们的陆军已经从法国进口了先进的步兵炮,鸡盆尼斯人肯定不会让这些炮躺在家里睡大觉的。就历史上鸡盆尼斯人的德行来看,我有一种感觉,鸡盆尼斯人这次在琉球大动干戈,所图的并不仅仅是区区琉球这弹丸岛国,他所图谋的,应该是我们别的地方。鸡盆尼斯是个海洋中的国家,远离大陆,一直有一种忧患意识。在明朝时候,他们大举入侵朝鲜,其实主要还是要在大陆上立足。万历帝穷全国之力,打了几十年,才把鸡盆尼斯人赶下大海,可是国力亦是大受损伤,不然,大金偏居穷壤,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入主中原呀。”

“哟,不错不错。”潘得高笑道:“小林子这番话可真是让人对你刮目相看呀。都知道你是属张飞的,不论做什么,只求痛快便是,倒没有想到你对历史还有研究,不简单呀。怎么以前没有发掘你呢?”

林童录不由红了脸,叶子青道:“这个我倒略知一二。以前他一直被一营给压着,想起也起不来呀。二团倒是来挖了他几次,都被我们团长顶回去了。我们团长眼毒着呢,就是因为他这性子,我们团长那是有意在压他呢。当然,这次旅里调兵,我们团长二话没说,一下就把他贡献出来了。”

卫杉回道:“这可显出你们一团的人来了,我们三团,离着旅部远,这些事情倒不知道。”

潘得高笑骂道:“你小子少耍贫嘴。不要让我揭你的老底,真说起来,你们三团还就是没有一团的觉悟,你们看看,这一团连马上就提正团的人都给贡献出来了,调你小小的卫杉回,你们那个铁笊篱还慢心里不舍呢。当然,现在我们都是一个单位,这老话呀,不说也罢,我们还是好好准备一下,待会琉球国的国相金中元就要到了,从国相的态度上,我们可以顺便从侧面摸一摸琉球王的态度嘛。”

几人点了点头。卫杉回不知怎地却又冒出了一句,“局势这么瞬息万变,要是琉球王已经改变了态度怎么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过,从今日之事来看,你纯属多虑了,你没有看到琉球国相的脸色吗?当时我可就在旁边,金丁一说总统没有接见他们,国相的脸色立即变了,要不是我在后面咳嗽了一声,金丁只怕当场就说出我们已经来了。港口上鱼龙混杂,只怕风声就要走漏了。”叶子青道。

潘得高点了点头,道:“据我判断,琉球王转变态度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对于我们将要采取的措施,琉球王可能要提出异议来。”

“那我们就多多说服了。”叶子青道。几人笑了笑。林童录道:“可惜呀,我们没有重武器,要死有重武器该多好呀。真不知总统是怎么想的,旅长也是,素日里那是多么具有开拓精神,这次倒好,执行起来丝毫不打折扣,唉,旅长的态度,少见哟。”

潘得高向叶子青看了一眼,不由笑了起来。叶子青捶了林童录一锤,道:“就你小子怪话多,什么事要都让你见了,那还成事?告诉你们实底,旅长早就打了埋伏了。诺,我们这些这个呢,都打了包,一会就去装起来。”叶子青一正一反伸了两次手,然后拿五指一摇,有伸开大拇指和食指,拳起其他手指,卫杉回的眼立时亮了:“58式,十挺。”

潘得高点了点头,林童录一拍大腿,“奶奶的,干小鸡盆尼斯狗娘养的。”陶光宇亦是笑逐颜开。他们太清楚58式的威力了,这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重机枪呀,出世十多年,还没有那个国家生产出可和他相媲美的步兵武器呢。这次一出手就是十挺,大发喽。 “哎呀,和我们都打埋伏,真是的。”几个人笑着,互相取笑起来,就在这时,卫兵来报,琉球国国相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