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十七

七夕214 收藏 11 30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在徐炳权和李炳开始公审宣传的时候,红安的地下党组织及游击队就想到了,这是一个最好的辨别这支队伍的机会,于是,党组织迅速布置了徐怀平对这次所谓的公审进行考查。接受了党组织交待的任务,徐怀平详细的观察了这支队伍的整个公审活动,直到第二天,这个乡的3个土豪、劣绅全都被一一砍了头后,徐怀平详细的写了一份调查报告转交黄麻特委,并由黄麻特委转呈游击队。

在报告中,徐怀平详细描述了这支队伍组织的公审情况,同时,在报告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以供黄麻特委与鄂东工农革命军参考,看法部分大意如下:

从GC主义章程的角度出发,这支队伍对资产阶级及地主阶级存在一定的妥协,但这种妥协是一种有条件而不失原则的妥协,它既没有丢失为了劳苦大众谋取幸福的权益,同时也对一些中立的地主、小资产阶级提供了一定的保护,极大的缓和了地主、小资产阶级与革命的矛盾,更加有利于革命工作开展。

……

对于根据地立法,他们提出了一个有效的模式。这个模式是仿照西方资产阶级的司法模式,但在一定程度上对贫苦大众进行了保护(胜诉者不需要交纳诉讼费用,这样广大的贫苦大众就有可能打得起官司)。与西方资产阶级法律保护资产阶级利益不同的,他们制订的法律条文,多数都对贫苦大众有利。

例如,他们在《根据地刑法》中,就明确规定,工资必须如期给付,否则,一旦告到法院,将处以工资总额三倍的罚款,同时强制给付工资并支付拖欠期间的利息。

……

在某些方面,这支队伍与上级的方针是相违背的,但是,以他们所宣传的情况来看,他们这些违背的地方具有一定的道理,似乎更为适合当前的革命工作。首先,他们认为攻打武汉等大型城市我们还不具备这个实力,这与现阶段我党的军事实力是相符的;其次,……

这篇报告很快的就摆在了黄麻特委的会议桌上,一起摆放着的还有麻城以及红安、麻城周边村镇基层组织的报告。“当然,这里面最为详细的还是徐怀平的报告。”主持会议的戴刻民拿起徐怀平的报告说道,“大家刚才都看过了这些报告,现在可以详细说说自己的看法。”

鄂东工农革命军总指挥潘中儒没有作声,从戴刻民手中拿过徐怀平的报告,再次翻看了起来,他前段时间到省委去了解情况去了,省委的答复是没有派出队伍到这边开展工作,现已派人与党中央联系。由于这几天都不在这边,他对这支部队的情况不甚了解,不好发言。

局面一时有些冷,刘广列看了看大家,打破了沉静:“我认为,这支部队极有可能是我们的队伍!首先,我个人也认为,当前我党的军事实力还是很弱的,不适宜向武汉这些大城市进攻,这样会使革命的力量无端的消耗。

其次,这支部队我一直都在观察,他们现在在红安、麻城两地都进行了封锁。相信潘中儒同志也亲身经历了,所有出去的人都会受到盘问,有些时候,他们会问一些问题,一旦欺骗的进行回答,立即就会被扣押下来。就是能够让你出去的,他也会告诉你,不能将红安、麻城的情况外传。

他们这么极力的封锁消息,开始我还认为,他们是在防止我们与湖北省委及党中央进行联系,揭穿他们的真面目。现在看来,恐怕是在避免武汉GM党当局的注意。打算私下里发展革命力量。现在他们在红安、麻城两县都建立了政府,现在在红安似乎还在建设一个工厂。

第三,据我们一些基层党组织党员反映,他们在积极与我们党组织进行接触,而且,他们打出的旗号是中华工农红军,宣称他们军长是北京LDZ同志发展的党员,而后通过他们内部发展党员,整个军都已经被我党控制。这点上,LDZ同志去年就已经在北京被敌人逮捕杀害,恐怕我们难以证实,但从他们的一些方面观察,我认为他们的说法是真实可信的。”

曹雪开在旁边点头道:“我的认为也是这样,农村一些基层党员在与他们一起干活聊天的过程中,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他们曾经是GM党当局孙钟山亲手建立的一支秘密技术部队,专门负责接受德国给GM党军事技术援助及武器援助。这次接收了一大批先进的武器后,他们军长就在太行山组织了起义,随后一路南下到这里。

这番话我们无法证实真假,但是,在当前革命大受挫折的时候,很多人对革命唯恐避之不及。他们却能够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毅然投身革命,从这点上分析,我认为他们应该是值得我们信任的。

而且,他们所宣扬的,他们的队伍中,大部分战士都是GC党员,这点上,从他们的战士与广大贫苦大众之间关系就可以看出。十之八九应该都是真的,如果我们需要进行确认,只要我们派出人员与他们进行一些接触,事实就一目了然。我的意见也是倾向于他们是我们的队伍。”

武光浩沉吟了一会,道:“我的看法,与刘广列、曹雪开他们相同,我是这么分析的,这支队伍首先在纪律上,与我们以往接触过的任何一支白军都绝对不同,他们的纪律要严明得多,绝对没有扰民的现象,还会主动帮助老百姓干活。这点,与我们的队伍倒是很象。

其次,这支队伍的军事素质非常之好。他们行走的时候,戒备心非常的强,枪都是端在手上,随时都可以开枪射击。而且,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过,他们的巡逻队,那种只有三个人的巡逻队,他们的枪口从来就没有指向过同一个地方,都是各自朝向一个方向。我试试比划了一下,发现无论是那个位置出现敌人,都会立即受到他们的打击。

第三,我观察过他们的装备。他们的装备,以前我在北伐军中,绝对没有看到过。他们不但有飞机,那些坦克,炮口非常之大,大到简直可以塞进一个脑袋。他们拥有的汽车非常的多,多到我见过的所有汽车都不如他们的多。他们的队伍当中,几乎是人手一把轻机枪,而且,看他们的轻机枪,还有好几种之多。有的甚至一个人就有两把不同的轻机枪。这在白匪当中,以往绝对没有见过!

因此,我个人认为,他们所说的,是一支由孙钟山亲手建立的秘密部队,这点有可信度。否则,如果不是从德国接受的设备,现在的白匪军中,绝对没有这么多我以前没有见过的装备。也不会装备得这么好!”

五人有三人赞同与这支队伍进行接触,自己的内心中,也倾向于这支队伍是自己的队伍这个意见,现在,唯一没有发言的,就只有潘中儒了。戴刻民的目光向潘中儒看了过去,潘中儒抬起头来,接触到戴刻民探询的目光,再向刘广列、曹雪开、武光浩三人看去,发现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

潘中儒知道他们在期待着自己作出一个接触的决定,但是,作为一名对当前情况了解不详的“局外人”,潘中儒不好作出回答。而且,按照湖北省委指示,要求黄麻特委等待通讯员从党中央了解到情况回来。

但根据事实,如果党组织不立即与这支队伍开展合作,这支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队伍,就必须再花上更多的精力进行基层党组织的建设。而且,在某些方面,很有可能现有的黄麻特委就要拖了革命同志的后腿。潘中儒的手不由自主也学着武光浩的习惯,在桌面上敲击起来……

然而,潘中儒所不知道的。此刻,屋外已经有两拔客人正在向这个方向过来,很快,他们就将一一进来“做客”了。

早在6日,按照李耀昌所指示的路径,李锦江就已经派出战士,出发到武汉寻找湖北省省委。

6日时的湖北省委,正处于苦恼当中。

黄麻特委这边要求核实,是否有自己同志带领部队打到了红安、麻城,几乎是三天一催,甚至,鄂东工农革命军总指挥潘中儒前几天就一直都留在湖北省委等待消息。前天因为一场天灾,担心GM党当局封锁道路,好不容易将潘中儒送走。

这边,武汉市却又发生了惊天的变化,整个汉阳厂区被流星摧毁暂且不说,今天汉阳工厂潜伏下来的同志汇报,有三名同志包括武汉市工会主席都失踪了,一起失踪的还有数十名进步群众以及他们的家属。

这样,不但汉阳厂区地下党组织遭受到了巨大的破坏,整个武汉市工会的工作都必须从头开始,这里的人员安排,工作布置,足够省委喝上一壶的。

7日晚8时,省委召开秘密会议,部署下一步的工作安排。

会场选择在城西的一处中产阶级档次的住房,这是省委一名成员的住房,他的公开身份,在武汉当局中担任着一定的职务,而这名党员,是从来没有与李耀昌接触过的。

考虑到已经失踪的原武汉市工会主席李耀昌同志,他知道原来的几个秘密会场,和一些同志的住所,所以那些会场和住所都已经放弃了,那些同志已经转移到别的地方居住,同时也尽量不再以原来的身份活动。

只有这样,在李耀昌生死不明,极有可能已经被GM党秘密逮捕的情况下,才能最大限度的防止李耀昌万一叛变给革命带来损失。而这样,也给李锦江派出的侦察员寻找省委设下了重重的障碍。

4名侦察员在6日上午就已经进了武汉,这是2名侦察连的战士与2名武汉籍的战士。2名武汉籍的战士对于老城区还算熟悉,但2012年的老城区和30年代的武汉城区毕竟有着极大的差异。好不容易找到了李耀昌知道的几个省委、市委党员的住处,可全是人迹渺然。

下午在一名市委成员家询问时,他的邻居说,昨晚隔壁家里还有人。于是,晚上,经受过特种训练的侦察员,轻易的打开了那名市委成员的窗口。2人从窗口进去蹲点,另外2人在附近找了个隐蔽点警戒。

可是,守了一夜又加一个白天,毫无所获后。4人才终于醒悟到,从那有些零乱的房间来看,不是偶尔出门,而是主人收拾东西走人了。

已经是7日傍晚了,考虑到任务要求,时间上已经有些紧迫,4人决定分成两组去寻找。由于是晚上,只要避开频率极低的巡逻警察,不用再顾忌别人看到什么的,战士就用原来的老办法,各自“找”了个武汉的当地人带路,按照李耀昌所写出的名单,一个一个的寻找李耀昌知道的党员。

有了专人带路,虽然还是步行,偶尔还要躲避那些极少出来的警察,但速度还是大为提高了,两三个小时就“拜访”几个党员的家。可省委防止叛变的措施这回却成了战士们的苦恼——眼看着名单上的人就快找完了,还没有哪一个“在家”的。

终于,晚上十点左右,2名侦察员找到了一个党的地下联络站。

这是一名党员的家。考虑到一些党员被敌人抓捕后,可能逃得出来;或者,党员的失踪只是因为党员躲避抓捕,而不是真的被敌人抓住了,那么,为了让这些党员能够找到组织,组织设立了一些秘密的联络站。

而联络站的党员,就处在了风头浪尖上,必须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例如,如果他负责引路的那些党员中,真有人叛变了革命,那么他就立即暴露在了敌人面前,而他为了执行引路任务,除非确定他所负责的那部分党员确实有人叛变了,否则,他是不能撤走的……

每个联络站负责的党员都是不同的,这个联络站主要任务,就是给汉阳工会及汉阳区的党员提供指引,使其能够找到组织。

当侦察员发现屋子里还有动静后,立即通知了另外一组战士过来,随后“带”着那名充满恐惧的“向导”上前敲门。屋里似乎有些慌乱,似乎有妇女的啜泣声和小孩的哭声,不一会,门开了,一名长了一脸胡须的中年人出现在侦察员的面前。

这是一名工人模样的人,身上已经穿好衣服,显得很整齐。侦察员在打量着中年人,中年人也在打量着年轻的战士:眼前的两名战士很年轻,看他们的模样,肯定是当过兵的,一股彪悍的气息扑面而来,与自己的估计相符。但同时也让中年人很困惑的,这两名年轻人却没有自己意料当中的凶狠。

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敲门,而且敲门声没有用上暗号,中年人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只是苦了妻子和孩子!中年人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尽管黑漆漆的,什么也不可能看到,但中年人眼前,似乎还是出现了妻子那有些凄苦的面容和孩子的沉睡的脸庞。

自从自己投身革命以来,妻子就跟着自己受苦了。现在,自己亏欠她们娘俩的,似乎只有来生才能报答了!中年人的眼眶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中年人在那儿暗自感伤,侦察员就不明白了。这老大个人,怎么忽然之间眼眶就红了?怎么……侦察员吓了一跳,中年人伸出自己的双手,举到他们的面前,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GC党员,我妻子都不知道我的事,和他们无关。你要抓就抓我吧!”

侦察员这回是真的吓了一跳!这哪跟哪啊!还是一名侦察员聪明,他想到了,自己这么深夜来访,恐怕对方认为自己是敌人了。他用手碰了碰发楞的战友,忙道:“同志,你误会了!我们不是GM党,我们是自己人,是自己的队伍派出来寻找组织的。”

“同志!”中年人有些迷惑了,随即他心中涌起了狂喜的情绪——什么比自己到了鬼门关打了一个传,却又能活着回来还能更让人高兴呢!

随后,双方通报了姓名,中年人叫李传铁,侦察员告诉了他目前李耀昌一行的情况。出于狂喜当中的李传铁显然是因为喜悦,而影响到了他分析能力,他立即带领这名侦察员出发,去找自己单线联系的上级。

也正是这样,避免了侦察员很大的麻烦——如果李传铁一分析,就会觉得有些地方是不对劲的,例如晚上李锦江的队伍怎么把李耀昌他们带出城的?要知道,李耀昌他们足足有近两百号人,城门到了晚上又是例行要关闭的,难道给这两百号人个个装上翅膀,带他们飞出去?

这个时候,如果李传铁一起了疑心,那么仔细分析之下,就会觉得疑点越来越多,最后,李传铁一定是抱着宁可粉身碎骨,也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同志的。即使这名李传铁最后会耐不住酷刑,招出与自己单线联系的同志,那么,也至少是在几天之后,足够那名同志发现情况不对,赶快转移了。而对侦察员来说,则是漫漫的长期才能找到组织。

李传铁没有怀疑,就不代表别的同志不会怀疑,至少和他单线联系的上级哪位同志,就没有相信侦察员的话。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