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十五

七夕214 收藏 8 102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十五

第二天,临晨六点,随着起床号的声音响起,李锦江一骨碌的就爬了起来,差点连椅子都掀翻了。这是他的习惯,除了偶尔的休息日,他都按号声起床,然后带着师部的人员,按照一个团一个团的轮着,下到团里去和战士们一起出操、训练等,从不睡懒觉和搞特殊化。

来到这个时代后,战士们都难有全体出操、训练的景况,基本上都已经分散到各个村子去开展工作,留在驻地的只有一些警戒力量和各种事务的部门,这其中还有一部分要履行看守那些俘虏的职责,早上起来参加出操的人都很少,基本上李锦江带着军部的人员到了那个团,那个团一下就会膨胀起来。

今天算是特殊了,昨天参加了行动的战士全部都回到了驻地,除了麻城驻守的一部分人马,小小一个驻地驻扎了五千多人。早上出操的时候,一声声番号喊得非常响亮,顿时将工人们全部惊了起来,等他们出来的时候,一团已经跑了出去,李锦江带着军部的人员,下到了二团,正好从他们的眼前跑了过去。

看到这么多的人,整齐的队伍,响亮的番号,工人们登时看得目瞪口呆。当他们看到李锦江在一支队伍前面,带着跑了出去的时候,更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所知道的那些GM党的部队,往往而团长就不会再跟着去出操了,而这支声称是GC党的部队,连军长都一起跟着出操、跑步。看到这里,工人中的党员不禁有一股自豪的感觉从心中升起,那些进步工人则更加坚定了跟着GC党走的信心,连那些平素对GC党没有什么感觉的工人们,无形中也对GC党有了一定的好感。

李耀昌暗暗地数了数出去的队伍,算了算,得出了这里至少有五六千的部队。这个结果令他大吃一惊,这么大的一支武装,而且还有那么些炮,有飞机,有战车,有那么多的机枪,为什么不将武汉打下来,解放那些穷苦的工人们呢?这个念头一涌出来,就再也无法遏制了。

当李锦江出完操,带着没有任务的战士与他们一起去厂区进行建设的时候,李耀昌禁不住问了出来。李锦江看了看周围的一圈工人们,他们都在看着李锦江,眼中充满了企盼的目光。李锦江没有立即回答,他拿过身边的一个战士手中的06式步枪,取下弹匣,退出一颗子弹,向李耀昌问道:“这是什么?”

李耀昌有些摸不着头脑,茫然的答道:“这是子弹啊。”

李锦江将弹匣中的子弹全部退了出来,拉拉强栓,将枪膛中的子弹也退了出来,然后将弹匣装入步枪中,空拉一下强栓,把枪递给李耀昌,问道:“这样你能用这把枪打死敌人吗?”

李耀昌茫然的接了过去,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子弹,又看了看步枪,回答道:“这样怎么能够打得死敌人!”随即,他恍然大悟:“原来是我们子弹不多了,对吗?”

李锦江低下头,将地上的子弹一颗颗的捡了起来,回答道:“现在我们的子弹,每一颗都是非常宝贵的。”他不想撒谎,就绕过了李耀昌的问题,没有回答子弹的多少,但他的答案,一样令李耀昌却认为,部队的子弹是非常少的。

于是李耀昌得出了自己的答案:“怪不得你们要抢这么多的设备回来。放心吧!这些设备里面,有好几台就是制造子弹的机床和冲床,我们加紧干,争取早一天提供足够的弹药。你们说,是吗?”

后面这句话是对着工人们说的,这些工人在李耀昌向李锦江提问时,心中那股弦就已经绷紧了,心中期待着李锦江说出一个打回去的答案,后来等知道了原因,他们心中莫名的的松了一口气,但是,李耀昌的话立即就令他们激动了,“打回去!”是的,“要打回去!”于是不知是谁带头的,众人都喊了出来:“对,我们都要加紧干!”

不用谁鼓动,也不用什么政治工作,工人们过去受到的压迫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们的热情被点燃了,身上仿佛充满了用不完的力气,更仿佛那些力气难以发泄出来一样。在李耀昌的带头下,一帮工人大步向几公里外的厂区走去,干起活来,大冷的天都满头大汉。

整整一天,工人们除了中午吃饭,都没有什么休息。李锦江正是趁着中午休息那短暂的一点时间,和李耀昌商量了一下,准备在工人当中成立党组织,吸收那些进步工人入党,作为将来革命的骨干力量。

同时,李锦江也带着部队里面的那些工业大学学生、技术院校的学生及一些懂机械技术兵与李耀昌碰了碰头。原来部队里的这些人,在整风运动中,李锦江就想法让他们都入了党,现在一拉出来,就能够和李耀昌及另外两个党员一起,构成基层党组织的骨干。

李锦江将这些人纷纷打散了到工人当中去。这些人,除了一些原来的机械类的技术兵熟悉机床等设备的操作外,技校的勉强还有些机床操作的基础知识,工业大学的学生就显得操作能力非常之差,令李耀昌和那些工人们看了直摇头。

原来的机械类的技术兵虽然熟悉一些机床的操作,担他们操作毕竟是21世纪的产品,1927年汉阳厂的设备中,除了兵工厂的设备还算新一些,达到了20世纪20年代的水平外,铁厂的设备都还是处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水平,令他们操作得非常不习惯。

技术院校的学生就更差了,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本来摸机床的时间就不多,摸的机床也和这些机床大为不一样,一拿上手,感觉就不对了——怎么老师当初说的,和这里很多都不同的?不是说先要那样么……怎么会先要这样?不过,这些人摸久了之后,反而是最上手的。有些针对机床设备还提出了一点改进的意见,象那个孙明、廖渊合说出来的方法,连那些老工人们听了都点头不已。毕竟机床的设备的虽然不同,但最基本的原理都是一样的,只要这些技术院校的学生当初学习的时候没有偷懒,学到的东西在现在很快就能转化为实用。

工业大学的学生们操作机床的能力是最差的,一则对象和“以前”接触过的那一点设备大为不同;二来,他们学的往往是物理、化学、设计、产品应用等方面的学科,操作机床本来就非其所长,一个个显得笨手笨脚的。不过,在休息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往往就是大谈自己的本行。

工业管理的,对于工厂的管理谈得头头是道,尤其是一个似乎家里做过生意的,生意经一板一板的。有机化学的,两个人在那里争论……瞎,居然争论造炸药还是造医药对现在的局势更为有利。轻工业的几个和重工业的一个在大力争论,可是眼看着重工业的仿佛要胜上一筹,居然舌战群儒,威风不已。发动机原理的和一个老工人在那里说着什么,李锦江悄悄凑过去,发动机原理的正在教那名老工人燃气轮机的制造……

李锦江将这些情况看在眼里,默默打了几转后,悄悄的将那些名字都记了下来,孙明、廖渊合、周福财、陈才涌、黄文、那个舌战群儒的叫覃文德、居然想现在造燃气轮机的是林崇祥……对这些人才将来的使用,李锦江记录下来后也大致有了个谱。

技术院校的学生们,适合作为未来的高级技工培养。工业类大学的学生们,等他们熟悉了这个时代的工业技术水平后,还是安排他们进行研究。恩,首先研究在当前工艺水平下,如何生产56式冲锋枪,等搞到了化工原料,就把自己熟悉的那些医药搞出来。还有,炸药也要赶紧生产。那些部队里的技术兵们,还是让他们回后勤大队去的好,他们空闲的时候或者工厂繁忙的时候,再考虑让他们过来干干。

当晚,在武汉的侦察员回来,汇报了武汉的情况,和李锦江预料不一样的,武汉GM党当局将此次损失全部归为了天灾。由于现场一片狼藉,厂房倒塌、设备受损严重、零件飞散得到处都是,没有人注意到了设备有了一些缺少。火箭弹、电线连接等李锦江意料中的破绽,也没有暴露出来。武汉将此次损失全部归为了天灾,并且开始进行重建了,这让李锦江有些纳闷。

其实,这是李锦江不熟悉30年代中国的技术。这个时候,电发火引爆技术在国外已经开始普及,而在国内,由于美国的封锁,国内的炸药引爆技术还停留在一根导火线点燃引爆的程度,电引爆属于一种“高科技”的东西,只有少数专业人士知道。

而这次厂房的勘验,由于那些官员的先入为主,一开始就没有邀请这方面的专家来。在经历了爆炸、救火、危房拆除、重整残骸等步骤后,虽然后来也有这方面的专家来了,一则先入为主,二则现场已被破坏,李锦江的这次突袭,就被彻底的掩盖掉了。

晚上,李锦江与张卫互相通报了各自的情况,当听到张卫说阎西山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李锦江也不禁愣了一愣。按照历史上阎西山的性子,在没有吃过大亏,彻底被打怕之前,照理说不该这么沉静。不过,李锦江倒没什么担心,张卫除了对最新的装备不怎么了解外,指挥作战方面还是不错的,起码他扎实学过一系列的陆军作战理论,那些理论,可是要比现在先进了近一个世纪的!

李锦江向张卫介绍了自己的情况,谈了谈今后的发展计划,互相道过珍重,随后结束了无线通话。对于当前的工作,李锦江派出了侦察员,专门到武汉去寻找湖北省委,争取和湖北省委联系上;派出了侦察员到黄石、大冶去了解当地情况,尽量购买当地的铁矿与铜矿,为将来的工业生产作准备;另外,李锦江考虑了一下,那些派出过人与武汉当局联系的地主们,也该动一动他们了!

那些送信的人还在俘虏营的一角关押着呢,可不能白白花部队的大米养他们,现在是连利息一起讨回来的时候了!李锦江阴笑了起来,军指挥部里的参谋们,不禁一个个打了个寒战。现在是农历十二月十二,在江汉平原这个冬天不算很冷的地方,参谋们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比在山西的雪地还要冰冷的气息正在生成……

而这个时候,却是地下党组织和游击队苦恼的时候。

武光浩手有些不自觉的在桌面上敲动着,附近的村子都已经成立了民兵、妇救会、儿童团等组织,他已经下令不允许游击队出击,因为他无法辨别那些队伍究竟是不是自己的。

这支部队进入红安的第一天,游击队的联络员就立即抄来了这支部队的告示。从告示来看,有些地方和苏俄联的习惯有些一致,但却存在一定的问题,尤其是不彻底打倒地主等问题,与上级的一些方针是相抵触的。

而这支队伍自从进入红安开始,就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GC党领导的队伍,可是,自己却没有收到有中央的任何消息通知。而且,这支部队居然还有飞机!这在我党的部队里是不可想象的。从没有听说过我党领导的那一支部队里有飞机。

说到飞机,倒还有,这支部队的装备也不是一般的强。就自己过去在北伐军的经验,现在GM党的部队,还没有哪一支是大量装备了汽车的,这支部队不但有大量的汽车,还有装甲车、坦克,坦克上面的火炮还不是一般的大,有些简直就可以把人头塞到里面去(把自行火炮当成了坦克)。

长长的炮管,粗粗的炮口,这样的火炮岂不是可以一炮轰掉武汉的城墙?那为什么,这支“党”领导的部队不把武汉打下来?看他们的营房,在原来白狗的营房基础上,硬是扩大了论十倍,这样的规模,应该至少有将近一万人。这样的实力,为什么不打武汉?

5天前,这支部队就将一块地方圈了起来,用一种奇怪的机械建起了5、6米高的土墙,外围还有一条很深的沟。这个大圈子,又不允许任何人接近,连当地农民到山上砍柴都不准。自己派出侦察员假扮是当地农民想要混进去,可还没走近就被礼貌的劝了回来。

后来发现,圈起来后,那里就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停了几天没有动静,自己也不就再关注那里。昨天开始,那里又开始热闹了起来,远远就可以听到机器的轰鸣声,一帮人喊着号子出力的声音。但是就是不能靠近,连附近高一点的地方都被那支部队的人给看守了起来。

这样的部队,充满了诡异,如果是自己的队伍,那还好说,如果不是自己的队伍,武光浩不禁打了个寒战,红安、麻城两地的基层组织将受到严重破坏,游击队在这个地方恐怕会再也站不住脚,只能到别的地方发展。

而游击队的发展还是小事,那些帮助游击队、支援游击队的父老乡亲才是大事!再怎么说,看着那些父老乡亲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都不是自己的所愿。可是……又该怎么办呢?武光浩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

此刻,徐怀平也正在焦虑当中,在这支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的政策下,战士们不但不扰民,反而帮老百姓劈柴挑水抗东西什么的。虽然开始那些兵表现出来的,很多都不象干过这些活一样,可是后来干多了熟练了,就和那些穷苦老百姓打成了一片。城里很多人都把战士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见面就非常热情,什么话都说,就差把自己这个党组织的联络处的疑点报告出去了。

在县城里成立了政府,政府的征税额度比起GM党的政府低了论十倍,对有地五亩以下的农民甚至不进行征税,从而获得了几乎所有人的拥护。一些农民、口碑较好的乡绅甚至还参与了这个政府,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个政府也采纳并颁行了,现在什么事情基本上都开始和这支部队合作。

部队成立了法院,打官司公平、公正、公开,没有谁能够再进行什么贿赂之类的情况。而且,打官司的时候胜的都是不要钱的,败的才用给一点钱,这几天里,不少穷苦人家把自己的东家告上了法院,要求将过去拖欠的工钱给付。法院居然一一为之作主,判罚了那些平时为富不仁的地主恶霸,维护了那些穷苦人家。现在法院的口碑已经原来越好,很多人接受了法院。

民兵队也成立了,上面注明是农闲时训练,农忙时可以忙自己的事。不少穷苦人家都去参加,自己也派了刘二洞参加。听说是由这支队伍里的教导团里的人进行的训练,现在训练的内容是队列,但是又和自己过去在一些军阀以及GM党部队的队列有很大不同,口令上,队形、步伐要求上,都很不一样。

徐怀平很困惑,同时也很焦急,虽然现在红安和麻城的革命运动都在蓬勃有序的发展,可是一想到这都是在那支不明情况的部队带领下进行的,就让他有一种完全没有底的感觉,不知道这支部队是不是GM党使的苦肉计,更害怕他们忽然间一翻过脸来,就对革命群众大肆屠杀。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忙都帮不上,那种无力感,简直令他抓狂了。

但是,另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一场更为深入的斗争以及一场更为轰烈的群众运动正在掀起,这场运动将彻底的改变他们的看法,同时,也使得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牢牢的扎下根来,将红安、麻城两县变成党稳固的根据地。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