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十四

七夕214 收藏 12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十四

终于等到了自己所要的结果,李锦江干咳了一声,走了出来,问道:“我就是这个军的军长,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李耀昌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身为一支部队的领导,李锦江居然会偷偷摸摸的躲在一边。他不禁有些怀疑,上下看了看李锦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起。李锦江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躲在旁边偷听,似乎真的有些不怎么地道。于是他比较厚的脸皮也略觉得有些尴尬,局面一时沉静下来。

最后还是李锦江打破了沉静,问道:“我就是中华工农红军17军军长,请问大家有什么事吗?”

真要暴露自己的身份,李耀昌还是犹豫了一下,问道:“请问,你是GC党员吗?”

按照自己对历史的所知,李锦江知道,这个时候的GC党员是很危险的,一旦身份暴露,等待他的不是死亡,就是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因此,李锦江不难理解对方的谨慎,他一字一句的回答道:“我是一名GC党员。我这个军就是党领导的队伍!”

李耀昌鼻子一酸,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往日战友的牺牲、自己的忍辱负重、委屈、激动、喜悦等全部交际在一起,一时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于是,李锦江就看见眼前这名三十许的中年人眼眶都红了,随后泪水就掉了下来,用呜咽的声音说道:“同志,总算我们的部队打进来了。我叫李耀昌,是中华GC党湖北省委领导下的武汉市工会主席,是GC党员。同志,我总算可以看到自己的队伍了……”

李锦江有些理解,这些党员们坚持工作在敌后,活动在敌人的眼皮底下,一不小心暴露了,或是被叛徒出卖了,那么,等待他的就是死亡。1927年中,就在起初的一个月里面,武汉失踪、被捕、牺牲的党员、革命群众就有约7000人。

而这个时候,中华GC党领导的武装力量是那么弱小,弱小到就如怒海里的一盏莲花灯,随时都会被一个浪头所扑灭。那些牺牲的党员、革命群众怀着一种崇高的理想,即使到了牺牲前的一刻,都在为了革命而奋斗不息,他们都没有能够看革命武装的壮大,没有看到以后新中华的成立,没有和家人过过一天的好日子!

想到这里,李锦江也有一些黯然。

李耀昌一面说着,一面想到了以前牺牲的同志,想到他们都看不到自己的队伍了,不禁又是一阵伤怀,好一会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咱们的队伍不是大进来了吗?为什么要炸掉工厂?”

李锦江顿时一个头比两个大。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的部队能够打下来,却不敢打?还是说,自己没有实力能够打下来?那自己现在怎么又会带着部队站在这里?最后,李锦江只能含含糊糊的说,自己是买通了部分守城的GM党部队,率队占领工厂,搬设备回去准备造枪造炮,发展自己。

对于李锦江话里明显的破绽,李耀昌没有深究,也根本就没有起过怀疑的念头。在解释了误会之后,李耀昌主动带领在场的工人,帮助李锦江寻找并拆卸、装运那些必要的设备、工具、零部件。

此时,车队已开了过来,在这些熟练工人的帮助下,李锦江找到了许多原来没有考虑到,但却是工业必需的设备、机床,还拆卸了两个小型的炼铁炉和一些建造冶炼必须的设备、零件。对于那些大型的冶炼炉,不是李锦江不想要,而是他们实在是太大、太重了。就是那两个小型的工厂准备淘汰的炼铁炉,也将近有50吨。最后只能拆了一些零件回去,准备自己土法建造。

由于多了这6、70名熟练工人,加上那些负责拆卸的战士对于安装机床上车已经装熟练了。装车的速度大为加快了,就是临时要拆卸一些设备再进行装车,都要比原来速度要快。

唯一慢的,就是将那两个炼铁炉装车。首先,要拆掉两辆98式坦克底盘上的坦克抢修设备,底盘上用不着的一切“杂物”,而且,起吊的时候需要几辆坦克抢修车加上许多土办法才能安装上去。最后,两个炼铁炉勉勉强强的装载在了两辆98式坦克底盘上,而且是一个小东西顶着个大东西,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有些摇摇晃晃的感觉。

临晨6时22分,车队开出了武汉,李锦江的装甲指挥车在后队中缓缓而行,看着前方两个庞大的影子,李锦江心中就是一阵高兴。设备的问题基本上解决了,虽然是非常旧式的炼铁设备,机床也是20世纪20年代的,但比起太行山根据地的设备,却要齐全得多。

现在,瓶颈就是在原料上了。原料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李锦江正在思忖中,天空忽然划过一道流星一般,一个亮光闪闪的东西向武汉落了下去,装甲指挥车上的监视器立即将之显示了出来。

这道“流星”非常之大,在临晨前的夜幕中,格外显眼,全武汉早起的人全都看到了。而且,这道“流星”说巧不巧的偏偏向着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的厂区飞去,随后,激烈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全武汉都感受到了爆炸的震动,许多犹在梦中的人都被惊了起来,武汉卫戎区司令、武汉市长、甚至湖北省长等一系列的官员都惊了起来,询问后,得知是厂区方向发生的爆炸,顿时大惊失色。

当这些官员来到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厂区时,整个厂区的建筑已经没有一栋好的,一些建筑还在激烈的燃烧,周围救火的人都已经放弃了,转而控制那些还在冒烟着浓烟的厂房。进入厂区没多远,可以明显看出是爆炸中心的位置上,多了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大坑,大坑里面犹有道道青烟枭枭而起。

这些官员们都傻了眼,整个厂区,已经无法确定损失了多少,但可以确定这次“天灾”之后,整个厂区要恢复生产,要重建的绝对在一半以上。设备被压住的已经不能用了,外面好的,似乎也没有多少,多数都被炸得支离破碎,有的零件都找不齐了。

这样的“天灾”!不禁令全武汉上下一片惨淡,但是,没有人想到,这并不是什么天灾。

4日临晨6时许,李锦江的车队离开了武汉,城门处的战士当即将那些GM党的兵们当放了,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登上了直升机。李锦江知道,这些兵们不会说出任何东西来。因为,没有任何痕迹证明有人从他们这里过去。如果他们自己叫嚷有人绑住了他们,进了武汉。那么武汉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就脱不了干系。

而且,即使他们说了,那么有人问他们,是什么人绑了他们?他们也没法再说下去。难道说,是一群从天上飞下来,然后又飞了上去的人绑了他们吗?因此,在接岗的士兵过来的时候,这些兵们绝对不会说什么出来。

两个班的战士迅速挤上了三架直升机,其中一架直升机简直就是喘着气的,升到了6000多米的高空,然后,发射了一枚李锦江叫战士专门制作的火箭弹。这枚火箭弹,前面是一枚照明弹拆掉了阻落部分,然后在火箭弹的中部、后部加上了大量的拽光弹发光粉,后面还挂上了一个烟雾弹。

于是,在直九的最大升限上,这枚火箭弹几乎是笔直的向着厂区飞了下去,照明弹的亮光、发亮的尾痕,远远的看去,就是一枚天外落下的流星。这样的火箭弹,气动外都被破坏掉了,基本上已经没有准头。可是,在6000多米外几乎是垂直的打一个占地在百平方公里以上的工业区,那已经足够了。

火箭弹本身的威力是微乎其微的。弹头被拆掉了,落到地上时,剩下的燃料又只是那么一点点,动能是有一点,不过也就是够让这枚火箭弹变成废铁一块,让人难以分辨罢了。真正的东西,是侦察连的战士们埋放的炸药。

李锦江这次可是化了大本钱,将从253兵工厂弄出来的炸药用了有近20吨在这里。而侦察连的战士则最大化的利用了这些炸药,那个爆炸点看起来是威势十足,可也就是用了不到2吨,其余的被这些老手们采用定向爆破的方法,一点一滴的用在各个建筑与各种带不走的机床、设备上。

引爆用的是无线引爆装置,为了节省,在主要爆炸点安装了1个无线引爆装置后,其余的爆炸点全部用割下来的电线与无线引爆装置相连接,尽量构成了一个以主要爆炸点为中心的辐射,以达到尽量象是流星爆炸的效果。至于火箭弹打到哪里,这些侦察兵们都不予理会了。反正,等火箭弹将要落地了,就立即引爆,免得万一火箭弹好死不死的刚好砸到一条线路上,那样所有的掩饰就白费了。

尸体也被侦察连的战士处理了,那些头部、胸部一枪毙命,子弹又穿了过去的,被摆放在了爆炸点的附近,仿佛是被爆炸掀起的铁片、石子什么的给干掉的;而那些身中数枪的,也进行了区别对待,全都是一枪两眼的就扔到煤堆火堆上就行了,反正尸体一烧糊了,谁也看不出来;不敢肯定还有弹头留在身体里的,就扔到炸药上,来个粉身碎骨,那样除非是神仙,否则,谁也没法从那些已经碎成几乎是粉末的碎肉上看出是怎么死的。

李锦江看了他们这些毁尸灭迹的方法后,不禁一阵恶寒——这些究竟是自己带的兵,还是那些个什么强盗、杀手啊?干起杀人放火、毁尸灭迹、破坏爆炸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翻翻白眼,李锦江也不会说什么,杀人放火的命令还是自己下的哪!他能说什么?难道自己骂自己?还是来通训话,以作土匪头子对手下灵醒的鼓励?

现场是破坏了,可是李锦江也没有指望能够彻底满过去。毕竟,破绽太多了。且不说那枚火箭弹会落到哪一个显眼的角落,就是从爆炸中心向周围辐射的电线也总能说明一点问题吧。况且,少了这么多设备,难道GM党就是废的,一点都没有发现?

发现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关键在于时间。有了三五个月的时间,只要造些56式冲锋枪出来,自己能够生产枪弹、小量生产炮弹,那么,就是发现了,怀疑到了自己,GM党组织一支一支部队的过来打自己,自己一支一支的吃掉,那也损耗不了多少弹药。等到他们学聪明,大部队来进攻了,那样时间至少过去了大半年,足够自己改造设备、自给自足。那样,自己就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随着车队向回开,一路上的哨所看守战士将GM党士兵放了,并当着他们的面,迅速登上直升机撤走,让他们目瞪口呆的看傻了眼。以旧军阀部队的责任心,已经出了事怕担风险的心理,李锦江不担心他们会向上面报告。

这样被人俘虏了,然后又毫发无损的被放了,相信他们绝对是不敢报告的,因为报告了就肯定是受到处罚。而且,就是他们报告了,放他们的人是从空中飞走的!1928年的人又有几个会相信?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李锦江的推断。

天犹未亮,趁着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车队顺利的回到了红安,进入了昨天就已经选定的厂址。这个厂址在红安县城东北方向,与原来的GM党军的军营——即现在的部队总部军营——仅有几公里的距离。当初选址的时候,考虑到红安比较隐秘,交通较差,建立工厂被发现的时间可以控制得长一点,而且靠近军营,不易受到破坏。虽然麻城的交通要便利一些,最后还是决定在红安建立厂区,修整道路。

厂址原来是一个地主的地皮,三天前,在这名地主“成”了土豪、劣绅后,被彻底的打倒了。由于这块地方离村子较远,背后是一片地势较高的山岭,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格局,李锦江发现后,立即通知工作组将分到此地块的农户一一进行了补偿,把地征收了,然后集中了两个师的后勤大队,沿着规划出来的厂区用推土机推起了一圈较高的土坡,将厂区彻底遮挡住,连进入厂区地道路也绕了个弯,将土坡弯了个小勾出来,避免可以通过道路看进去看到厂区的情况。

为了保密,整个厂区的建设及设备的搬运都没有使用民工,全部由战士们进行。甚至,回来的时候,担心有早起的人会看到车队和设备,李锦江还命令战士封锁了路口和一些村庄,将可能看到机器设备的山头、土坡等位置派了战士进行警戒。

此刻,一下车,处于兴奋状态的李锦江当即清点了各种设备,通过计算机计算出最佳化的厂区规划,让从武汉带回来的工人和战士来布置机器位置,围绕设备建设厂房。由于处于兴奋当中,李锦江还亲自和工人们一起搬运设备、固定位置、设计厂房,浑然不觉自己已是一晚没睡。

不得不说的,这个时期的人的意志、及吃苦耐劳的精神不是一般的强,虽然折腾了一晚,那些工人还是很高兴的与着李锦江和战士们一起,进行着工厂的建设。他们的家人里面,那些年纪轻的妇女也丝毫没有倦意,跟着战士安排好那一点点家当之后,也去帮着战士建筑居住的房屋,进行着下水道、道路等的建设。而战士,则不用说了,他们一是能够吃得住,二是军长和各级军官们都在劳动,他们如何好意思偷懒。

李锦江借着与工人们一起干活的机会,向李耀昌详细询问了当前工人中GC党员的情况以及湖南省党组织的情况。原来这一次救回来的工人中,只有三名党员,其他基本上都是一些进步工人,还有一些是生性比较率直,经常得罪工头的工人。

汉阳厂里,GC党员已经大量被清洗了,现在余下的GC党员都已经按照湖北省委的指示,开始潜伏下来,暴露的尽量送走到上海、香港等地。李耀昌本来是属于要送走之列,也拟订了过几天就走,只是还没等走成,李锦江就率部杀了过来。

从李耀昌这里,李锦江的收获是巨大的,首先知道了怎么和湖北省委联系,终于可以联系上党的组织了;其次,对当前GM党的战斗力有了详细的了解,还对GM党在湖北的实力等情况有了个大致的评估;第三,对于熟练工人的缺乏得到了缓解。汉阳厂的工人名单中,李耀昌清楚的标示出了,可以使用的进步工人和GC党员的分布情况。

一干干到了夜幕降临,工地上已经难以看清了,众人这才罢手。李锦江派出了一个连负责警戒后,工人们和部队一起回到了营房。随后,昨晚参加了行动的战士们和工人们一睡下,就纷纷鼾声大作。连李锦江也不例外,他本来硬撑着坐在电脑前整理着今天的工作和以后的工作,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