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是我的初恋……

明天就是新年了,在这场我能预料的艰苦里程前这仅存的时间,我思维游离,目光不定。不知道是在等待什么,不知道是在完成什么。新的一年又走进到我面前,好象照镜子一样,我走进了镜子,直到跟前的时候,只一伸手,就穿透了水银,到镜子里的生活里去了。


走进镜子里的人没有变,心事和思维没有变,变的是环境和时间。我拗不过这种安排,一步一迟疑地走在我的新生活中。“时间过得真快。”紫云回想穿梭了一年的思念,而我却看腕上手表指示的钟点。我突然想到一句台词:我们的痛苦和快乐永远也无法同步。但是我并没有奢求一个永远的时间长度,每当想起夜晚的草地,就很莫明。既不是痛失的追忆,也不是恐惧的逃避。我只是,分秒地想着草地上行走的一对身影。


我要说的没有怨言。相反,一年中我体察了自己的能力。直露的说,吸引人的能力和把握住的能力。事实证明,这份能力和我的学业一样差劲,只能躲在我的日记本里。英语考级结束了,不能再欺骗说这是一个纽带,同在一个城市的我们,并不愿意被拴在这个纽带的两头。


我一直在想,不能下判断是不是就是不爱。这样冒险地的付出感情是不是得到了真心。没有人比自己更适合当自己的老师。我知道我愿意永远在心里为紫云留一块思念的田地,但是因为这里没有人耕作,我便会很少来;以前我天天守在这里,现在只能离开。


当我成年以后或者老年时回想,我会忆起这段,也许那时再来到这块田地时,虽然收不到庄稼,但花草洋溢的馨甜的香气会纯纯的让我坐一会儿。


紫云你知不知道,我下过多少次决心要结束,想要抽身出来,只要你说一次,说一句,我也就解脱了呀。


如果等电话就是等一份感情,那么这种寄托我运用了很久,时间象一个魔法师,只一晃,就过去了一年,这样相似的假期,相似的感受,不厌其烦,又预备上演。不同的是去年我决意做好一个温柔幸福的角色,但是现在,我却非常迟疑于这种必要。


人是多么脆弱啊。脆弱得抱着一个空泛的爱怜也自醉其中。如果像哲人说的,回忆都是美好的,我只回忆我幸福的感受,那么即使我爱的人不爱我,我一样甜蜜。但是谁教我理智呢。从感情的混沌中出来,我们已经变成了天平两端的被测物,毫厘地计较在付出的重量上。


这决不是我的初恋。只是生活中一个展现我心理缺陷和培养我更成熟的事件。它发生在我探求感情和渴望感情的年纪,才会发生得这样狼狈。换作是我好友,我早已嘲弄她几次了。所以,一切都只是空虚吧。我以前做的一切,都是处于负责,对自己付出的感情负责,现在既然不爱,就再不会有责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