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行色匆匆,总是懵懵懂懂,总是疲惫,总是昏睡,找不到方向,坠不进爱情,即使如何努力,仍不能挣扎出一点儿牵动泪腺的感动,但就是在这样的无聊时日,就是在这样大的一个城市,我们却那样偶然地在济济人群中再一次重逢。


你知道吗?即使相隔这许多年了,那一瞬间我还仍旧冲动,仍旧热泪沸腾,仍旧想拥你在我贫脊的怀中!但就像多年前的一首老歌中唱的一样:"什么是我一直该对你做的事?而我一直都没做;什么是我该对你说的话?而我一直都没有开口。"只有时间在目光与目光的碰撞中骤然凝固,相隔着人群,我们只是怔怔地凝眸相望,因为在那一刻我们都已经没有力量移动脚步,因为我们都已经双眼模糊,因为爱是一种太重的承受,因为在那一瞬间我们都变得无比虚弱,因为我们知道走过了此刻,上帝的仍归于上帝,凯撒的仍归凯撒,现实的归于现实,我们却永远也不可能再归属彼此!


明天仍旧会如今天这样,这样拥挤的人群,这样灿烂的阳光,天天如此,从始至终,从来一样!生活是什么?你和我是什么?但是你不会知道在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直至今日仍会让我常常想起瞬间的相遇,永远的分离却仍会继续。但我们已不会再哭泣,因为路尽头毕竟还有灯光依稀:你的爱人和孩子在温馨中等你,我仍会频繁地赴约我的疯狂party,朋友的欢笑,城市午夜的迷离,我则身处其中,不知所以,因为最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我已经丧失了痛苦的能力!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会偶尔走进泛黄的记忆,是否还会哼唱起我们曾一起唱过的歌曲,此时的我们甚至没有挥一挥衣袖,只是看着彼此慢慢的走:那么多男人的脸,女人的脸,孩子的脸,我们淹没其间,我们被隔在两岸!


即使第100次重逢,我确信我们仍会有如初的深情,仍会如此爱恋深凝,仍会如此地错过,仍会从沉默走向沉默!因为毕竟有比死亡还要深刻的爱曾经存在,毕竟有过痛彻无比的伤害,毕竟有过如花的岁月,有过如歌的往昔,即使穿过更多的街道,经过更多的季节,我们仍旧不能从灵魂上分离,关于风花雪月的故事仍会继续,关于那场爱情仍会让我们常常惦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