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六章

一木人 收藏 3 146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当王老看到李岩时也是大吃一惊:一个如此强壮的汉子,三天时间成了这样。王老知道这样的人重情意,他能对王华北好,从王华北的心情就能看出来。此刻王华北正用温手巾给李岩擦脸,那神情分明就患难多年的夫妻动作,是那样的轻慢细柔,看到这些王老心中一叹,赵宁在可以拴住李岩,赵宁没了拿什么能控制住这个性情汉子呢。

“你俩说什么?又一个赵宁?……”涮完毛巾回来的王华北,正好听见阎明起同胡警官学刚才在李岩家发生的事。“真的那么象!而且象是个鬼……”“亏你们俩还是军中武状元,怕一个女孩、丫头。”王华北因为陪总理会见外宾没参加追悼会,所以没见过赵静。“你们说什么呢?”王老从屋里出来问道,“爹,刚才刘秘书和阎明起去接李岩,说是李岩家先来个老太太开门,后来老太太没了,出来一个同赵宁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阎明起说是碰上鬼了。”

“王主任,赵宁确实有个妹妹,十年前因病休学在家,很少有人知道她妹妹长什么样,只知道小赵宁十岁。”刘秘书从另外一个屋里出来,拿着刚搜集到的资料说道。“一会儿李岩醒了,不就都知道了吗。”王老说着到书房去了,王华北则用手点着刘秘书和阎明起,“原来大能人也怕鬼呀……”

当李岩睁开眼时首先见到的是王华北,“姐,你怎么来了?”“傻弟弟,你这是在我家。弟弟,宁儿不在了,姐心里也难受。可是弟弟你要是不在了,姐可怎么办呀?”王华北说着流下了泪水。

此刻李岩也想起来了,刘秘书和阎明起曾经到过他家,“是他俩救了我?”王华北点点头,“弟弟,上天给所有人的欢乐和痛苦都是平等的,一个人的欢乐和痛苦都是那么多。如果你把欢乐留给今天,那么痛苦就会伴随明天;如果你把欢乐都留给自己,那么就必然把痛苦留给儿女;如果你早些用光这些欢乐,那么你晚些就会多享受一些痛苦。弟弟,千万要自己去努力,别做个懒惰的人,否则你的欢乐就会在悠闲里浪费,而你的生命也会在痛苦中煎熬。快乐和痛苦并不仅是来自外来的因素,如果没有内心的反应,不管外在刺激有多大,仍起不了所谓快乐和痛苦的作用。而快乐犹如生命里的寒暑表;快乐多,当然,生命的乐趣也更多。人生在世,不过数十寒暑,但是人生的遭遇,却是变幻莫测,福乐少,痛苦多,《圣经》上说: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有人感叹人生的短暂,来来去去,去去来来,人究竟能有几次徘徊?人生到底是忙忙碌碌或者碌碌忙忙,还是终究不过黄粱梦一场,其实,人生路不管是崎岖或深谷,重要的是,你要怎么过你的生活。弟,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王华北谆谆善诱的说。

“姐,那你说说看,人们为什么总要斗来斗去,为什么就不能安安静静地生活呢?”王华北冷笑一声:“毛主席他老人家早说过了,中国有七亿人,不斗行吗?”李岩又说:“如果一个人心不狠,是不是就搞不成政治?”

“爹,李岩醒了。”王华北并没有回答李岩,而是向院子里喊道。“知道了、知道了,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女儿家应该声莫高、齿莫露,你可倒好……”王老叨咕着就来到李岩床前。

李岩忙想起身,被王老制止了。“孩子,宁儿的不幸我有责任,我有责任呀!”王老的话让王华北和跟王老一起进屋的刘秘书、阎明起、胡警官都很诧异,因为打从他们认识王老那天起,王老从来没向任何人认过错,而且态度是越来越霸道,就是错了也得执行,可今天王老是怎么了?!

“王老,我是不是很没用?事事都让您和华北姐操心!”李岩心里这个悔呀,这几天他就一直在想,不应该趟这场混水,搞什么冒名顶替呀?政治斗争风云变幻、瞬息万变,不是他这个土豹子所能操纵的,现在不就是很好的事例吗?玩火差点烧到自己,还搭上了宁儿……

“孩子,谁也不是天生的政治家。毛泽东同志早在六十年前就说过,‘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消灭战争’。小平同志就是很好的事例,他曾被打倒了三次,但他第四次总结了经验,牢牢地掌握了政权,引导华夏国的改革开放事业走向了成功,所以人们才常说‘失败乃成功之母’嘛。关键是你要善于总结经验,化被动为主动,不要一碰到挫折就失去了抗争的勇气,不能反败为胜。勇气是化险为夷的契机,记得当初我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孟良崮上消灭七十四师,凭得都是勇气。狭路相逢勇者胜吗!孩子,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教导我们说:‘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要干一番事业,手下没有一批得力干将是不行的。你要坐轿子,就必须有人给你抬轿子。提拔谁,调整谁,怎么提,怎么调,提到什么岗位,调到哪个位置,要记住排除异己,提拔亲信这是千年来宦海中的至理呀。在宦海里遨游,有几个人能够保证一生一世不翻船,并且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达到理想的彼岸?你切莫小瞧宦海,它有时恶浪拍岸,鲸吞日月,有时温柔无比,广纳百川,它永远都那么神秘,它的浩瀚汹涌,使许多人对官场望而生畏,身在官场的人甚至想归隐山林,去过闲适的田园生活;它的深奥广袤又充满着诱惑力使许多人趋之若骛,不顾一切地冲上去要投入它的怀抱。在宦海里畅游自如的人赞美宦海,感谢宦海成功了自己;在宦海中翻船的人,成了冤魂野鬼,说官场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笑的是在华夏国这块土地上,喊冤叫屈的人,必定是适应不了官场的人,是不会明哲保身的人,是没能看住自己的人,他们尽管天天叫喊冤屈,没有人会去理睬他们,反而会笑他们自己无能。于是就有人总结出这样的话:大贪做报告,中贪正得道,小贪戴手铐。你知道的‘文革’十年里,宦海里淹死了无数生灵,包括国家主席和共和国的元帅,他们没有死在出生入死的战场上,却死在政治斗争中。改革开放二十年,宦海中又淹死了多少贪吃贪占的生灵,他们没有死在工作中,却死在财色上。说真的宦海太神秘了,正像那神秘的大海一样,表面碧蓝平坦,而下边却暗礁、鲸鱼、鲨鱼,无处不存在着险恶,人在大海里是很容易被吞噬掉的。”屋内所有人都看着王老象一个慈祥的老者,在象教育晚辈那样,手拉手地谆谆教导着李岩。

“我连一个自己唯一真爱过的女人都照顾不了,我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能尽一份父亲的责任,我哪里还是个男人?!我的女人,我的那个可怜女人带着我的娇儿,已离我远去,而我却畜生猪狗一样醉生梦死!我哪里还是个人!”王老的话真如黑夜里的一盏指路明灯,照亮了李岩前进的路,也指出了他的毛病。孝字当头,懦弱忍受,使他在事业、家庭上都无建树,反被李淑芬欺负。当然不是说忠孝不好,但应时、应事、应人。

“王老,谢谢您!我懂了……”从李岩那坚定的目光王老知道自己这番话没有白说,然后拍了拍:“李岩,起来,我教你些健身练气的工夫。”

当李岩换上王华北给他找来的作训服,来到院子里时,王老和阎明起、胡警官都已经在院子里等他了。“王老,李岩不才,想一切重头作起,请您赐教!”李岩说着向王老及刘秘书和阎明起、胡警官行礼鞠躬。刘秘书和阎明起,胡警官忙回礼,王老则笑道:“人的一生既短暂也漫长。不管短暂或者漫长,不管伟大甚或渺小,都是活着。如有区别,仅仅是活着的质量和意义有所不同。记住:而今迈步重头跃,重头跃,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小弟,刘大哥可是形意门的掌印传人。”“刘大哥?”李岩听王华北说完后,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刘秘书。华北姐管他叫大哥,那刘秘书岁数应该在六十以上,可怎么看也不到五十呀。“托声大,我也叫你一声小弟吧。刘鹏旭,六十有三。”刘秘书伸出手来同李岩用力握了握,“恢复的不错,他俩是我的师侄。”

“阎明起、胡成树,见过师叔。”说着阎明起、胡警官来到李岩面前单腿跪地行礼。“这、这……”李岩不知该如何应副是好了。“小弟,姐和刘大哥一起长大,刘大哥是烈士的后代,他的师傅就是你喝的那个酒的酿制人,正因为你能接受和吸收那个酒,所以刘大哥救你时才能得心应手。”李岩一听马上走到刘秘书跟前,正重地重新行了个礼,“刘大哥,谢谢!!”

“小弟,我怎么觉得你举手投足之间有股军人气质呢?”刘秘书笑着问李岩,实际在刘秘书心里一直就有这个疑问,因为李岩所练的体育项目都是军体,不是全民健身运动的项目。“那是跟叶豪学的,他是司里的转业兵,我输他七年,后来我几次到北方认识了个能人,他教我几下,告诉我怎么换气、怎么使劲,所以我赢他了,”这些刘秘书他们都调查过了。

“孩子,你认识的那个能人是干什么的?”王老插了一句,“是个乞丐,可惜不在了。”李岩心情又没了,“孩子,他是个奇人对吗?”“当然了,我的拌菜就是他教的。嗨,好人就这么走了,连交警都不管……”李岩抑制住泪水不让他流出,说这些李岩不怕,因为石头在十五年里,年年都到江城去几次。

“是车撞死的吗?六年前江城南郊外?”刘秘书差点喊起来,“对呀!”李岩心又紧起来了,“一把大勺震南江是你师傅?”“我不认识他呀,”李岩不知道刘秘书说谁,“他说他叫胡振江,是个臭要饭的。”“小弟呀小弟,他是天下穷家帮的帮主。”“不可能,刘大哥,那天他兜里一分钱也没有,还发烧,是我花钱救了他,”李岩故意这么说,要不然就穿帮了。

“所以他才教你本事呀!”“没教啥呀,就是拌点菜。”李岩一听刘秘书说自己学会了本事,可自己啥也不会呀。“小弟,前几天你是不是几下就把市纪检监察的几个人给打爬下了?三天前你发现盗贼后,是不是几步就上楼了?”听了刘秘书说的李岩只有点头的份,“确实如此。”“胡振江教你的呼吸方法是不是一口气跑十公里也没事?相反到觉得有劲使不出?这就是‘脏腑清虚、经络舒畅、骨健髓满、精气充足’的明显反应呀!”李岩只剩下点头的份了,“刘大哥你太神了。”

刘秘书向王老点点头,然后退到一边,“孩子,让你给刘鹏旭当小弟,委屈你了。因为政府不支持穷家帮,所以你今后也不能和任何人提及此事,免得再惹出事瑞。来,现在我来教你些巩固知识。”说着王老、刘鹏旭、阎明起、胡成树开始向李岩解释胡振江教的东西怎么用,五个人一直切磋地半夜,才不舍地休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