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十一

七夕214 收藏 8 24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十一

李锦江指挥部队从桐柏山西麓绕过,28日晨在桐柏山隐蔽宿营下来。进入淮河流域后,由于气候比黄河流域要暖一些,李锦江怕河上冰层过薄,不能承受已经满载的铁马运输车,渡河时都要事先进行探冰,拖慢了一些行程。

现在已经接近大别山,在1927年,似乎大别山已经有了GC党领导起义的游击队,可是如果万一联络不上,部队还是要靠自己打开一个局面。李锦江让部队休息好来,做好随时作战的准备。

从长治县启程,部队都是迅速穿插,没有和任何小股的GM党部队纠缠,遇到封锁线,由仅带出的两辆06式坦克开路,打开一道口子,随后步兵战车守住两翼,部队迅速通过。等国GM党部队反应过来,李锦江的部队早以平均30公里的越野速度通过,并已经开始冲击下一道封锁线了,他们能够找到就只有一地的车轮、履带通过的痕迹,徒令他们惊疑不已。

一路上有惊无险,上一道封锁线的GM党的部队通知下一道封锁线前,部队都已经跳过下一道封锁线,让GM党当局知道有大股部队经过,但是就是找不到。同时由于参谋根据白天的侦察,能够绕过的地方尽量绕过封锁线,令GM党当局实在无法确定这支的动向,更谈不上派兵拦截阻击。

于是,悄然越过铁道后,29日凌晨4时,李锦江指挥部队分别包围了麻城市(当时称为麻城县)和红安县(当时的黄安县)◎注◎。派遣出各师的侦察连(原来的侦察排)分两批搭乘直九J直升机进入县城,抓了俘虏问清驻军指挥部和政府、警察局、军火库等的所在,控制了城门后。每师都抽出一个团(原来的混成连)的兵力,徒步进入县城拿下那些要点,控制好城内城外的兵营……

又是一次顺利的斩首行动。李锦江进入红安县城,看了看表,已经凌晨6时许,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两个县城,红安有一个满员的团外加一个营,麻城只有一个不满员的团,中华工农红军各动用了两个“师”,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两个县城。从战报上看,麻城还要顺利一点,连敌人都没有干掉一个,全部俘虏;红安这里开了几枪,杀掉了几个,不过警卫排无声冲锋枪的枪声小,也就和没有开过枪一样。

此时,红安、麻城两地的老百姓们还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县城已经换了天地……

清晨,红安县四平茶馆的老板徐怀平从梦中醒了过来,此时天刚蒙蒙亮,他招呼伙计赶快起来,拆卸门板,烧火烧水,打发了一个伙计出去买肉,然后就等着乡下来的农民给自己的店里送新鲜菜蔬来。

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个茶馆都是一个很正当的茶馆,但没有人想得到的是,这个茶馆的老板徐怀平本身就是一个GC党员,店里的两个伙计也是游击队的人。这样的一个布局,令GM党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么一个“小资本家”的铺子,就是一个游击队的联络站——游击队耳目眼线。

徐怀平在铺子里坐了一会,觉得不对劲!往常这个时候,乡下的送菜农民(也是游击队的人,负责送信、联络等)早就已经过来了。怎么今天这么久了还没有过来?难道,被敌人抓住了?徐怀平想了想,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平常自己开铺门后不久,倒大粪的应该就经过了,今天居然也没有看到倒大粪的经过!

徐怀平不禁有些慌张,不会是联络员被抓住叛变了吧!

说不怕牺牲,那是假的!每个人都会怕死。徐怀平想到,自己也不会例外。但是,怕死是怕死,如果为了革命,真要牺牲自己,自己也决不含糊!不过,牺牲前一定要把联络站被破坏的消息传出去!

想到这里,徐怀平当即找到了另一个伙计——张竹生,立即让让他从屋后僻静的地方翻墙出去,想法混出城,找游击队汇报这里的情况。

这倒不怪徐怀平神经过敏了,那个时候GM党对于GC党的地下组织,搜捕是极为严格的,武汉地区在某位秦桧之辈的控制下,甚至宁可错杀三万,也不放过一个。这样的条件下,GC党人的地下组织工作人员,基本上就是抱着必死决心,战斗在死亡的阴影下。象徐怀平这样的事例,是确实存在的!

在一番推辞之后,张竹生没法说服徐怀平,几乎是含着泪水,翻过围墙走了。徐怀平则不慌不忙的泡了杯茶,坐下慢慢喝着。就是要死,也要让反动派们看到GC党员不怕死的精神!徐怀平在心中想到。

可徐怀平也没能够坐多久,一杯茶未喝完,买肉的伙计就一脸激动的回来了。一回来就激动的说:“老徐,你快出来看,咱们的人打回来了。”

咱们的人打回来了!徐怀平当即激动的“蹦”了起来,失声问道:“真的?!”

买肉的伙计连声说道:“真的!是真的!咱们的人打回来了!这县城是咱们GC党的天下了!”

徐怀平几乎就要迈腿出去了,可是,猛然间,他又停住了,向买肉的伙计问道:“刘二洞,这是真的吗?我们可是有纪律的,不能说谎!”

刘二洞急忙说道:“我没有说谎!没有说谎!你快出去看看吧,外面县衙门口上,已经挂上了白狗子团长和县长等几个人的脑袋,还贴出了告示,要我们检举本地为富不仁、欺压乡里的土豪、劣绅,说要给我们农民老百姓做主。对了,那些站岗的人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补丁,没有一个的衣服是好的。”

听了刘二洞的话,徐怀平半信半疑的,内心中激动与怀疑不断的斗争着。半晌,斗争没有个结果,好奇心却大了起来,当下铺子也顾不上管了,拉着刘二洞就向县衙走去。

起初徐怀平是走着的,后来看到不少人都在向县衙的方向走,不时还看到两三个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端着奇怪的步枪的兵在巡逻。以徐怀平的目光来看,他们军纪严整,不骚扰老百姓,手中的武器都是枪口略向下平端着,目光中警觉性非常的高,完全不象那伙白狗的兵。徐怀平不由自主的越走越快,最后几乎是一溜小跑的跑到了县衙前。

果然和刘二洞说的一样,远远就可以看到县衙上面竖起了一根木杆,上面挂着几个人头,县衙门口密密麻麻的围了好多人,县衙台阶上还站着两个身上穿着到处是补丁衣服的兵。

徐怀平走近仔细看了看木杆上的人头。没错!是白狗团长的人头,还有县长的人头,另外还有其他几个作恶多端的白狗军官的人头。门口那里有不少人在看一张红榜,徐怀平好不容易挤了进去,只见上面写着:

中华GC党大别山根据地革命委员会告示

我部是中华GC党领导下的中华工农红军第十七军,于1927年12月29日收复红安、麻城两县,即日建立大别山革命根据地,成立“中华GC党大别山根据地革命委员会”,委员会将由部队、无产阶级、农民、开明绅士以3:3:3:1的比例构成,欢迎各阶层民众踊跃参与根据地政府建设。根据地政府将保护无产阶级、农民、开明绅士的个人生命财产及集体财产的安全,为广大贫苦无产阶级、农民、一切受剥削受压迫的劳苦大众撑腰。欢迎大家有冤伸冤、有仇报仇,积极检举揭发为富不仁、欺压乡里的土豪、劣绅,一经查实,立即镇压。

徐怀平看了不禁直摇头,革命政府怎么能够有什么开明绅士呢?这世上,什么地主老财不剥削压榨贫苦人,又那里来的开明绅士?怎么能够让什么开明绅士进入政府,那以后革命政府还怎么为贫苦百姓撑腰?这是谁领导的队伍?哪里来的部队?怎么这么无原则无党性!

徐怀平越想就越觉得不对,甚至觉得气愤了起来。这还算是我们的队伍吗!是无产阶级政党领导的吗!刚刚才想上去认“亲”的心情顿时冷了下来,想到:还是慢慢看看,不要是白狗玩的把戏。否则,沉不住气自己牺牲了不要紧,可是联络站就要被破坏了。

静下心来,徐怀平顿时发现了一些细节,首先是这篇告示用的是横版的格式,这和苏俄联的书籍是一样的排版;其次,告示里的字里行间还有标点符号,这与苏俄联的书籍也是一样的。可是,这支部队却不称自己为苏维埃。还有,那两个兵的服装粗看起来满是补丁的,可仔细一看,上面根本就没有打过补丁的样子,倒反是象一块布染出很多不同的花色……

徐怀平越看就越觉得可疑,于是本来已经挤到了前面,又向后退了几步,以免太显山露水了。刘二洞却挤了上来,兴高采烈的问道:“老徐,都是自己人,怎么还不上去认他们啊?”

徐怀平低声的嘘了一声,然后小声的说道:“事有可疑,咱们先看看再说!”

刘二洞有些不高兴,不明白徐怀平怎么见了自己人却不上去相认,但他还是忍住了,跟徐怀平一起,慢慢的退出人群,回去静观其变。

……

李锦江很苦恼,两个县城都打了下来了,俘虏也收押了一大批,可是,一个早上了,还找不到这里的党组织,想组建根据地民主政府也没有人响应。按照自己的所知,这里应该已经进行过革命,只是由于GM党势大,所以退出了县城,到周边山区打游击。如果真的进行过革命,那么这里应该还有党留下的地下组织,怎么就联系不上?

按照李锦江的计划,是想用一两天的时间。联系上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土地革命,减租减息运动,立住脚跟。随后,趁着消息没有走漏,侦察了解武汉的情况后,开展一次夜间急袭,将历史上的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等工厂的设备连夜抢一批回来,在这里发动群众,开展生产。在不显山露水的情况下,发展壮大自己,等工业有了一定的基础后,再打出自己的旗号,将军阀势力全部消灭。

算了,不管了,根据地民主政府不能成立,那么就成立党绝对领导的根据地政府!大别山根据地政府在太行山就已经组建了一个框架,现在立即开展工作,发动群众;立即派出无人侦察机对汉阳铁厂、兵工厂进行侦察,侦察员夜间搭乘直九J出发,对武汉情况进行侦察。部队立即将各种物资卸下储存好,此次行动,需要最大限度的用车辆进行运输,人员就要精简一些。部队中与维修相关的后勤人员、原来是技工学校的、工业类大学毕业的肯定要去,那么精简的就只能是战斗人员了。

李锦江也想过,利用部队强大的战斗力,对武汉展开攻击,占领武汉后将设备慢慢运回来,甚至,直接占领武汉发展都是可以的。但是,这样一来,就会把实力暴露在各种势力的面前,对于这么一个强劲的GC党势力,各路军阀一定会象对待广州起义一样,联合起来对付自己。

那样,即使能够打退甚至打垮他们,对自己都是得不偿失的。他们打垮可以再组织再重来,可以从国外势力那里获得支援。可是,在现阶段设备还没有改装、调试成功,不能制造补给的情况下,自己却是消耗一点就没有一点,没有人支援的。难道,期待苏俄联的公产国际?不可能的!他们是不会给予任何事实上的支援,最多是精神上的鼓励。这样的把戏,自己过去开玩笑就开得多了。

而且,这样就会引发历史的巨大改变,美国会不会由开始的封锁小日本改为积极鼓励,支持日本向中华国进攻,以消灭美国从来就深恨的GC党势力?按照美国过去常玩的,扶持敌对势力的敌对势力这样的作法来看,这个设想并非不可能。那样,简直就是在提前给中华建立封锁圈,而此时,自己却绝对没有实力去打破它。

图一时之快,而导致整个战略的被动,这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李锦江立即否决了这个念头。算了,还是一步步的来吧!

中午,在李锦江的命令下,两个县城里的部队押着城内的GM党兵,关到了城外的GM党的军营里。部队占据了GM党的军营,留出一角进行俘虏的关押、教育。经过一个早上的施工,原来的GM党军营按照后勤条例已经进行了扩大,布置好了部队的营房,还预留了几处地方用来作为部队扩大后使用,正好用了其中的一处关押这些俘虏。

而后部队将装备、物资卸下,储存好,开始大量派出小分队协组工作组进入农村,发动群众,开展减租减息运动,收缴地方民团的武器,镇压一些土豪、劣绅,尤其是对抗减租减息运动,煽动闹事的,坚决进行镇压,财物充公,土地丈量后分配给无地或土地极少的贫农、佃农。

这里的情况又和山西不同,山西的宗族势力极大,弱的势力想在山西发展,非常的困难。但是,在强大的势力面前,宗族势力选择的是忍让与合作。在李锦江和张卫没有触动他们最根本的利益,同时还有一定的保护措施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聪明人都选择了在观望的同时,与革命政府进行一些合作。

而这里,不存在什么观望的问题,地主势力们几乎是铁了一条心与革命政府对抗。明里的不行,被镇压了,其余的就转到暗地里来,一方面虚与委蛇,对上面的要求都去做,但做不做到就是另一回事了;一方面又派出人,企图与外面的GM党政府联系,通风报信。

还好李锦江事先即有准备,原来在长治的时候也封锁过消息,已经有了经验——在面向武汉方向的各主要路口加派了岗哨进行检查,利用侦察连的测谎仪(第九数字化师侦察连有2台,各团侦察排各有1台,全师共有7台,除了另两个混成团的没动,李锦江利用整编,假公图私,一家伙就拿了5台过来)对来往行人进行检查测试,以识别谁是内奸。

现在正是寒冬,路上行人不多,即使是主要道路,往来的行人也是极少数,通过测谎仪的检测,各主要路口的岗哨有效的抓获了那些通风报信的内奸;此外,李锦江还派出了巡逻队,对一些乡间小路进行监控,把企图通过乡间小路的人赶到大路上去;山林间则利用侦察机的大范围红外扫描,一览无余的搜索到一个个在山林间快步急行的人,由部队的巡逻队将之“送到”最近有测谎仪的路口上,将那些是内奸的一一抓获。

李锦江现在关心的是工作组的情况,不少地方的工作第一天发动群众好好的,可是睡一觉起来,就发现形势又变了,村民们怎么也不愿再进行合作,倒反是地主们点头哈腰的,表示什么都合作;还有的地方,甚至从工作组下到后就一直都不顺利,群众不理会。

要揭发地主罪行没有人理会,那怎么找出土豪劣绅?不过,也还有一些地方的工作开展的很顺利的,只是在总结的时候发现,顺利的地方都是当地地主反弹,工作组将之打为了土豪劣绅,敲锣打鼓地进行公审,这才有群众检举其罪状。而且,工作组必须砍了他们的脑袋后,才能顺利进行下一步工作。否则,肯定一夜之后,群众们又不“看数”了。

注:文中的地名,今后小子在干脆直接写出李锦江2012年那个时候的市县名称。那样,小子也不用再多做解释,大家也可以比照地图看个明白。不过,或许有些时候小子会一不留神还写错1927年时的名称,到时候还请各位读者谅解。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