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有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在短暂的人生里,又是否来得及好好活一场?即使我认认真真地思考这些问题,相信也不会有任何答案。

笛卡尔说:“我既然晓得我会陷入梦境,那么,我又如何能确定此时我正坐在炉边?”中外的先哲们都对“存在”进行过深入的思辨,然而,真正存在于世上的,是我们的躯壳,抑或是思想?我们都是宇宙的一分子,抑或只是亿万个存在的幻想?

我无法对关于“存在”问题给出理性而又肯定的答案。只知道,不管我是不是或在梦中,无论存在的是我的躯壳,还是我的思想,我都无法逃避活觉的感觉。生命给予我快乐,也赐予我痛苦。痛苦快乐着,也许是人生的真谛。

在笑与泪之间徘徊,原来是生命中无法避免的事,却那么让人感到内疚而无所适从。

无可隐藏的泪,无可忍住的笑,笑与泪之间,竟存在着无法消融的矛盾。笑中有泪,泪中有笑,多么令人百思不解/

人的思想如能穿越今生来世,也许,我们便不会对一个皮囊的生老病死,看得如此沉重,也不会,在分不出是哭是笑的时候悲从中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