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女孩长发飘飘★

lijuan.he 收藏 1 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阿童不是那种外貌漂亮的女孩,五官极平常,但她有两样足以令好多女孩妒忌的东西──高挑的身材和一头黑缎缎的长发。


当时,在我们那所中专校园里,身材好的女孩不少,然而拥有一头又黑又柔又亮又厚绝好的长发只有阿童一个人,她的头发没有经过任何现代美发手段的修饰加工,浑然天成。阿童也只是随便地带个发夹或梳成一条辫子垂在背后,可照样美得要命。我常惋惜地说阿童那头长发不去做广告太屈了,"飘柔"中的头发也不过如此嘛。


也就是因为那头美丽的长发,阿童认识了丁原并堕入情网……


阿童凭着好身材进学校舞蹈队。其实阿童几乎不会跳舞,因为她是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长大的。但领队老师说那么好的身材不跳舞太可惜了,不会跳可以学嘛便收下了她。舞蹈队里可算是美女如云,男同胞们真心实意地称为"靓女队",以此美誉可知她们在异性眼里的地位。可阿童在"靓女队"训练几天之后忧心忡忡地说:"我感到自己像只丑小鸭,她们的条件和基本功都比我好。"


"既然是舞蹈队,相貌能衡量什么?"我安慰她,"只要肯下功夫,你会变成白天鹅的。"


阿童略带苦涩地笑了笑──她是个不自信的女孩,近乎柔弱。


一天夜里阿童回来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似乎很不安。后来又钻到我的被子里,悄悄地问我认不认识丁原。


"丁原?男士还是女士!"我装糊涂,其实心中料到几分。


"哎呀你不认识?歌唱得棒极了!你真的不认识?"阿童又兴奋又失望地捶了我一下。


我当然认识丁原。他高我们一个年级,是学生会的文艺部长。正如阿童所说,他的歌唱得特棒,在市卡拉OK大赛中也拿过奖,在学校的各种晚会上更是常常独领风骚,算是学校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阿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告诉我:晚上彩排她坐在一边休息时,丁原突然失声惊叫:"哇,我只在广告中看到过这么美的头发!"众演员停下来莫名其妙地望着(她)他,丁原愣了片刻之后向大家摆摆手说:"看我干什么?继续演吧。"那时阿童抬起头来正看到丁原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开。舞台上彩灯辉映,阿童又刚洗过头,她相信自己的头发应该是光彩夺目的。后来丁原在台上唱了几首歌,阿童看着他潇洒自如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心跳加起来。更精彩而美妙的是,彩排因停电而中止,阿童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嘈杂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丁原的声音:"嗨,那时我说的是你,知道么?你的头发美极了,真的。"


"……他的眼睛亮亮的。"阿童继续向我叙述着。虽然是夜晚,但我可以想象阿童说话时的神态:兴奋、陶醉、娇羞。是啊,能有什么比情窦初开的感觉更新鲜而美丽呢?


两天之后丁原邀阿童看电影。"你说我去不去?"阿童犹豫不决地问我。我摸摸她美丽的头发,鼓励道:"为什么不去?"


阿童去了,样子很叫人放心。此后便有一段甜蜜的过程,那些天阿童分外美丽。


他们恋上以后,在舞台上也就珠联壁合,相得益彰了。国庆晚会上,丁原深情款款是唱起《东方之珠》,阿童带着三个姐妹为他伴舞,效果竟出奇地好。我发现阿童的舞已跳得很不错了。


没过多少日子,学校开展了"十佳学生"的竟选活动。条件十分苛刻,奖品十分可观。"在校期间不曾谈恋爱"居然成为竞选条件之一。这一条大概是老校长添上去的,他一向极力反对学生谈恋爱。按规定,候选人由年级组慎重推荐,学校经过全面审核后,全校师生参加投票。


这件事在毕业班学生当中引起一阵骚动和恐慌。不曾想睿智潇洒的丁原在名利的诱惑之下也乱下方寸。按说他当选和可能性是极大的:他的歌声使不少人喜欢他,他的成绩、能力、表现以及与人交往都不错。经过权衡,丁原变得利欲熏心了。他找到阿童对她说:"这件事十分重要,对任何人都不要承认我们之间……以后我们还是朋友。"阿童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为他作出这点牺牲算什么?阿童天真地想。


丁原充分施展出他的交际才华,使年级主任上报的名单里有了他的名字。那些惶惶不安的竞争者当不会不失时机地扯出阿童了事来攻击丁原。于是乎丁原依然大义凛然地去找总裁判校长大人,一番慷慨陈词,居然让校长坚信了他的清白。


竞选演讲会上的丁原依然洒脱,那时他已胜券在握,掩饰不住脸上的得之色。他先精辟地分析了个人奋斗与"十佳"之后誉的关系,而后低缓地说:"某些同学反映我谈过恋爱。那么,确有其事吗?不必作太多的解释,我只想说,如果"十佳"的桂冠戴在我头上,我决不会感到哪怕一丝的羞愧!我拥有同学朋友之情,我遇到不自重的自作多情,但我敢以名誉担保:本人至今不晓'爱情'为何物!……"


台下,好多人向阿童投来异样的目光,阿童脸色发白。


丁原当选"十佳"之后,众人对"自作多情"一事大放厥词,一时间沸沸扬扬成了热闹话题。年级主任拐弯抹角地跟阿童"谈心",不小心也溜出"自作多情"一词……


刚刚拥有一点自信,憧憬着成为"白天鹅"的阿童几乎崩溃了。只有我了解阿童伤得有多深──她伤得连恨的感觉都找不出来,她只会畏惧和躲避。她坚决地退出了舞蹈队,甚至连电影院都不进了。有一次偶然碰到春风得意的丁原,又无处可避,我发现阿童如秋风中的叶子般微微打起了哆嗦。


可怜的阿童!


后来,毕业前的几天,丁原又疯了似地找阿童。


在教学楼、宿舍、餐厅、图书馆以及每条路上,丁原等、追、堵、截,阿童总是惊弓之鸟般地逃之夭夭。我拉阿童的手,凉得厉害,还颤抖着,她的脸灰白灰白的。


又碰见丁原时我对他之声嚷道:"够了!你想在离开之前把她吓死吗?"


"不,我只想跟她说几句话,只说几句话!请你劝她来见我一面,好吗?"丁原几乎是哀求着对我说,眼神楚楚可怜,以前潇洒的派头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毕竟,阿童对他付出过纯真的感情,见他最后一面又有什么关系呢?于是我婉言劝阿童去见了丁原。


谁知阿童愀然色变:"连你也看不起我!"


我噤若寒蝉了。只是暗暗为阿童悲哀痛惜不已。


丁原在小河边垂柳下等了整整一夜。从我们宿舍的窗子可以看到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我动了恻隐之心,故意叫阿童去开窗户。阿童发现了他,只微微怔了几秒种,不为所动。可是夜里她又几次爬起来去窗前的桌子上倒水喝。我知道她彻夜未眠。


第二天丁原永远地离开了学校。我以为他会留下一封长书或者什么别致和信物给阿童,然而没有,什么也没有……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