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一根烟很快就已经点完了,陈明在发呆,白白烧掉的远比吸掉的要多。

不知不觉中,烟蒂已经快要烧到手了,感觉到上面的热量,手一扬,陈明把烟蒂远远的丢到河了里去了。

中午,冬天的太阳暖洋洋的,大概受不了车厢里的沉闷,和浑浊的空气,下车透气的伤员越来越多。铁路附近的这片小树林也开始显示出了些活力。

掏出了口袋中的香烟盒,又取出一支给点燃了。

“你,就是你……怎么回事?没听见吃午饭了吗?”刚把烟点上陈明就听到身后一个还算熟悉的女声叫道:“都已经能够自己下车遛达了,还想等人把吃的端到你手上不成?”

不用回头看,光听这清脆中带有一丝辣味的声音就知道正冲他喊叫的是护士小文,自从上次被他赶下前线之后,小文一直对他意见很大,看他不顺眼,总是有事没事的找他的碴。

“来啦,来啦”陈明站了起来回答道,腹部的伤口还有些痛,断掉的肋骨还没有长好,从地下站起来陈明有点吃力,他抬起手来准备在树上撑一下,后面一双手扶起了他,这是一双小手,一双属于女人的小手。

回头一看,原来是杜丽梅,小文和吴倩站在他的身边,吴倩手上提着一个饭盒。

“陈排长,这我可得向你提意见了。”说话的还是小文:“你这个人啊,官不大,架子不小,就连当个伤员,都不好好的当,身体恢复的这么慢,还不停的吸烟,我都看见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你都吸了两只烟了!这样会影响伤口愈合的。”

“你的午饭,有番茄炒鸡蛋。”没有更多的话,吴倩把饭盒递给了陈明。由于太过熟悉,她觉得不需要说客套话。

默默地接过了饭盒,陈明也没有说话,虽然陈明也觉得自己放下了这段感情,可是每次吴倩在他面前说起她和周副营长的事情,陈明心里总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所以面对吴倩,他的话越来越少。

“看看你,我们小吴专门给你打了饭菜,还专门请炊事员给你炒了你最喜欢的菜,你居然连句谢谢都不会说。你不会是上次住了一次干部病房就觉得自己是大干部了吧?”看见陈明不搭腔,只是重新作了下去静静的吃着午饭,小文的话更多了:“早就听你们部队的人说了,你这个人挺傲气,只是跟那几个熟悉的人聊天,对于其他人就只有礼貌而没有热情,现在看来,这么说还是好的了,就连我和吴医生这样救过你的人,你都爱理不理的。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

“哦,是了,谢谢你们了,不好意思我走神忘记了,对不起。”情绪不高。陈明只是向他们表示了感谢之后就有接着吃着午饭。

“我是怎么?出了什么问题了吗?”饭吃的很慢,陈明的脑子却一直在想着小文的话,他自己从没有意识到自己怎么会给别人留下这个印象。一直以来陈明无论在学校还是在部队,老师、领导、朋友、战友都对他很好,他也觉得对这些人从来没有怀过什么坏心,甚至每到一个新的环境,他都在尽力的同周围的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并且尽量多的结交朋友,虽然真正的朋友并不多,可没想到在背后他会获得这样的评价,想了一半天陈明也没有找到原因,不过他决定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尝试一下改变。

其实,这并不能责怪陈明,他之所以这样,完全跟他的身世和经历有关。虽然干爹已经尽力了,可是毕竟不是个完整的家,太多的工作也使干爹没有多少时间来同他交流,在学校里,除了几个背景相似同学可以放心的讲话之外,陈明一直小心的不让别人知道自己那显赫的家庭背景,更为重要的是在他性格成型的时期,他却一个人孤独的呆在基地养病,长时间的缺乏交流,使他的性格逐渐的出现了一些缺陷。入伍参军到部队之后,同别人交谈的时候为了隐瞒身份,更为了不泄露比他身世更重要的那个秘密,他不能说他的童年,不能说他的身世,不能说他的家庭,他只能讲故事,讲基地看的那些书上可以说的故事等无关大雅的东西,虽然说的时候大家都哈哈哈笑过了,可是这缺乏真情的交流,大家的心总不能贴的太近。当然这一切都会随着陈明年级和在部队的时间而改变,共同的话题会越来越多,他的性格也会逐渐改变,不过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的。

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的不会感到寂寞的,特别是几个女人在一起,也不理会一旁神游太虚的陈明,三个年轻的女孩坐在了旁边的河堤上叽叽喳喳的聊起了天来。

东家长、西家短的说了一阵,小文看到只有吴倩同她聊得开心,而杜丽梅却好像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她想调动一下杜丽梅的情绪,说道:“杜姐,讲个笑话吧,你的笑话最多了。”

“不是你们都听过了吗?”杜丽梅好像兴趣不高。

“不是还有一些小吴没有听过嘛。”看样子,杜丽梅以前同她们说过不少的笑话。

“好吧,我就说一个。”杜丽梅可能觉得气氛也该活跃一下,就讲了一个笑话:“从前啊,有一个呆子,一天,他看见有人用自己的头发去换了糖吃,就以为什么东西都可以用头发换,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就把自己的头发给剪了下来,拿着剪下的头发,他就上街去了,遇到一家餐馆,他就进去好好的饱餐了一顿,吃完饭,小二来找他收钱,他把头发给了小二,小二不干了,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呆子就说:‘别人都能把这头发当钱使,为什么我不可以?’争吵了一半天,小二火了,揪住呆子头上的头发就要打,呆子一边用手护着头,一边嚷嚷道:‘你这个人正是奇怪了,整把的头发给你你不要,你却要在我的头上乱抢。’”

“哈哈哈哈哈”显然是没有听过这个笑话,杜丽梅说完之后,小文和吴倩都笑了起来,那银铃般的笑声在顿河上飘出了好远。

陈明只是微微的咧了咧嘴,没有笑出声,这个笑话他在书上看到过,那本书好像是叫《笑林广记》。

好一阵,吴倩的笑声都没有停下来,她一直笑到其余的三个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她才喘息着勉强听了下来。

一边喘息,吴倩强忍着笑一边看着陈明说道:“虎仔,那年在火车上,你这个小呆子是不是也准备用头发换饭吃啊?哈哈哈。”

他这么一说,陈明想起来了,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时冲动的陈明,甩掉干爹的警卫,混上了从昆明开往成都的火车,等火车开出了大半天,陈明才发现身上没有钱!

饿了一天,他实在受不了了,决定去餐车去吃一顿霸王餐,大不了被打一顿,实在不行把干爹招认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在餐车上,陈明被有被打,在那里他认识了同样是跷家出逃的吴倩,女孩的细腻心思让吴倩做了充足的准备。至此,直到两人参军入伍,陈明都是靠吴倩带着的钱才没有因为吃霸王场而被人暴打或者露宿街头。

不愿意去回想那段自己刻意回避的记忆,陈明把话题岔开了:“我也说一个笑话吧!”

看到沉默了很久的陈明居然要说笑话,杜丽梅和小文都提起了兴趣,想看看这个总是在她们面前保持沉默的人能说出什么笑话。

“我们现在正在和德国人打仗,我就说个关于战场上德国人的笑话吧!”陈明略一思考,想起了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一个笑话,笑话说的是美国人和德国人,现在他把美国人换成了中国人,反正无关大雅,他接着说道:“大家都知道,德国人是出了名的刻板,有一天夜里,两只德国人和我们志愿军的小分队在丛林中遭遇到了,双方乒乒乓乓的大了起来,由于双方的实力差不多,打着打着,双方都隔着一片灌木丛隐蔽了起来,双方都看不到对方了,枪支也失去了目标,僵持了一段时间,我们的一个姓王的战士懂德语,也熟悉德国人,于是他躲到了一棵树后面悄悄的把枪举了起来,对着树林的那边,然后用德语模仿指挥官的口气喊道:‘汉斯,立正?’你们知道德国人中叫汉斯的人不少,基本上每个分队都有几个,果不其然,他的话音刚落,对面树丛后一个人笔直的站了起来,回答:‘到!’,‘呯’,小王手中的枪响了,汉斯被打倒了。小心的换了个地方,小王喊道:‘汉斯,是你吗?刚才中枪的是谁?’,树丛之后又出现了一个脑袋,他回答道:‘我是斯瓦兹,汉斯被打死了!’,‘呯’,枪声又响了,斯瓦兹也被打倒了。德国人的反应不慢,他们立刻就知道这是我们志愿军的陷阱,于是他们也决定用我们的这一招对付我们,于是,树林的那边片刻之后传出了一个声音:‘二旦,你在吗?’,显然他们那边也有精通我们中国话的。藏的挺好,小王还是用德语回答的:‘是我,汉斯,是你再叫我吗?’,树丛中,第三个德国人的脑袋又出现了,他回答道:‘不,我是马克。’,‘呯’,枪声再一次响起……”

笑话说完了,这回包括杜丽梅在内,三个年轻的女孩都笑了,充满青春活力的笑声再次回荡在宽阔的顿河上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