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12次下跪警车120不管,民工惨死暴雪夜

菜鸟大哥 收藏 9 39
导读:[转贴]12次下跪警车120不管,民工惨死暴雪夜

新华网沈阳3月21日电(记者董践真)年仅24岁的辽宁省大洼县农民工刘明明,在前不久发生的暴风雪中遭遇车祸,造成多处骨折。同行者为救他的性命,12次向人下跪求救,却屡遭冷遇,最终刘明明命丧狂风暴雪之中。


近日,与刘明明一同在饭店打工的厨艺师傅高波等人,向记者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特大暴风雪中的惨剧


3月4日17时左右,九、十级北风刮着大雪铺天盖地。刘明明等7人乘坐五菱微型面包车行驶到盘锦市大洼县白家兴村加油站门前的305国道上时,因路面积雪过厚抛锚。车里的人下来奋力推车,后面一辆“依维柯”(车号辽BYB520)疾驶而至,把抛锚的面包车撞出了10多米远,5个推车人全都被撞倒。


被撞倒的人挣扎着站起来,看到刘明明趴在大雪中无法转动,双腿和一只胳膊多处骨折,但神志还很清醒。一见这样,大家顾不得自己身体上的伤,立即去救护刘明明。


求救遭拒


高波:“危难之时,我们无数次地不断求救于当地的120、110。120或是回答‘雪太大,车出不去’,或是推给110;110 则回答‘已告巡警’就不再接听,或是又推回给120。”


“情急之下,我们只好开动已被撞得遍体鳞伤的五菱面包往前挪。车行没多远,到一处丁字路口(二夹村路口)时,眼前一道三四米宽的雪墙把道路封住。大风夹着冰冷的雪粒猛劲地往车里刮,刘明明呆在车里冻得不停地打颤。”


“我见路边有一处小红房子亮着灯光,奔过去敲门,屋里一位打更老汉从窗户玻璃露出了脸。我立即跪在门外连连喊叫:‘救救命啊,开开门,快救救命啊……’打更老汉说:‘我是给别人看门的,不能给你开门。’我们没办法就又开车返回到了出事地点的白家兴村加油站。加油站业主说话很客气,但口气很坚决:别人可以留,伤者不能进屋。”


“一听这话,我扑通一声跪到地上,还有五菱和依维柯两个车的司机孙荣飞、李杰也都跪下再三恳求:行行好,快让他(指刘明明)进来暖暖身子,雪地里会冻死的!可是,业主无论如何就是不让伤者进屋避寒。”


“业主回绝的理由是:‘人要死在屋里咋办?夜间是两个小姑娘值勤,怕她们害怕!要不你们问问她们愿不愿意?’而正在电暖气旁取暖的4名年龄20岁左右的女孩子却一直不回答。为了尽快救命,我们只好拿上两把铁锹,再次开动起面包车往前方路上闯。不幸,又在小红房子边抛锚了。”


丰田霸道“要去接领导”


孙荣飞:“刚巧,一辆丰田霸道车开过来,车里坐着两个身穿警服的人,他们同意我们上了车。为了日后感谢,我和高波记下了这台车的车牌号:辽G51111。”


王大鹏:“此时,被抬到车上的刘明明很清醒,疼痛难忍时还能喊叫。我一边扶着他,一边不停地呼喊鼓励着他:‘刘明明,你一定要坚持住!你老爹、老妈,你媳妇,还都在家里等着你呢!’”


“但当这台丰田霸道开出1公里多行至离胡家收费站约200米远时,司机却突然停下车说:‘这儿有个诊所,你们得下车!我们要去接领导。’”


高波:“我一听傻了眼,我抱着伤者一条腿跪在车上哀求:‘行行好,救人救到底,小诊所肯定救不了他,把我们送到医院去,哪怕拉到前面的收费站再下车吧!’司机却不耐烦地说:‘怎么不知好歹?我们把你们拉出了这么远,还不是好人?快点下车!’他还大声呵斥说:‘再不下车,我揍你们!’”


王大鹏:“这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穿警服的人拉开车门,把伤者硬往车下拽。就这样,刘明明和我们被赶下了本想重谢救命之恩的这台丰田霸道。下车后,只好让刘明明躺在了雪地上。”


警车绕道而走 120见死不救


王大鹏:“这时候,雪下得更大了,风刮得更狂了。人站都站不稳。看着躺在雪地里的刘明明,我们焦急万分,这天儿好人呆在外头都得冻死,何况有这么重的伤!”


高波:“正发愁时,一辆亮着警灯的警车开了过来。我跪在马路中央,对着警车,用劲不停挥舞着双手,嘴里拼命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可是警车开到离我两三米远的地方,却猛地一打方向盘,绕着我开走了。”


“警车刚刚开走,一台120出现在马路上。我们赶忙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拦住车,拉开车门后,双双跪在车门前求救。120司机竟然冷冰冰地回答说:‘我车后边有人。’”


王大鹏说:“当时我急得哭着对120司机说,这不是120吗?快救救伤者吧,在雪地里非冻死不可!可120司机却说,我不是本地的120!说罢,使劲一关车门,把车开走了。”


“此时的刘明明,全身已湿透,喊他时有时还能睁一下眼睛,但已不能应答。”


小诊所里的人把伤者拽出门外


高波:“见找车无望,我们只好把刘明明送往马路边亮着灯的一家小诊所(胡家镇康复诊所)。我俩跪在门外雪地上苦苦哀求了好几分钟,这家诊所里那个女人才勉强开了门。我们想把伤者抬到病床上能暖和些,那个女的说啥也不同意,就只得把刘明明放到了小诊所的水泥地上。”


“一见这个小诊所根本没有能力救病人,我拔腿就往离这儿200米处的胡家收费站跑,想尽快找车好救人。”


王大鹏:“诊所里那个女的非要让我去离这个诊所100米远的胡家镇医院联系。临走,我特意托她帮忙照顾一下刘明明。”


高波:“我到收费站没找到车,急匆匆再跑回诊所一看,刘明明又躺在了诊所门外的雪地里。”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诊所的这位女士解释说,她不是医生,只是诊所工作人员的家属,“我是找人帮忙把他拽到门外,想送医院去的”。


高波:“要是想送医院,得先忙乎伤者,为什么我回来后看到她正忙着用雪清除地上的血迹呢?诊所的门是铝合金的,双腿多处骨折的病人怎么能经得起从如此坚硬的铝合金门上拽过?”


高波痛苦地回忆说,他从雪地上抱起刘明明,见刘明明裤子里的血直往外流,此时的刘明明已气息微弱。


“人间有慈爱,但来得太迟了!”


高波:“这时,我赶紧搂着刘明明一点一点地蹭到了诊所旁边的小卖店门前。此时,我已无法下跪,但见到老板娘时嘴里仍在哭诉说:‘我给你跪下啦,求你帮忙救救他!’”


“这位老板娘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好人,她马上借给了一辆‘倒骑驴’,还让店里一个男伙计帮着把伤者送到了胡家收费站。从小卖店到胡家收费站平时用不了10分钟就可走到,但那天走了半个多小时,一到收费站,我就累得晕倒了。”


“我们遇到的最大的一个好人是胡家派出所教导员付红军。付红军驾驶着派出所的‘小松花江’车拉着伤者奋力向当地的一家骨科医院赶。在雪地上跑出10公里后,被积雪挡住了。付红军马上跳下车,跪在地上用双手迅速扒雪,扒出一步,再开车挪动一步,这段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走了3个半小时!那么天寒地冻,他却累得满脸直淌大汗珠子。”


深夜23时左右,刘明明终于被送到了盘山县的一家骨科医院门前。医生护士上车给伤者做检查时还有血压,但等抬进医院大厅,就发现他已停止了呼吸。盘山县公安局法医作出的尸检报告结论是:“死者系交通肇事所致多发骨折死亡。”


高波说:“为救刘明明我们12次下跪。人间还是有慈爱,但来得太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