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六道 卷二 少年意气 第十章 心外无物 明珠如粪土

365653454 收藏 0 13
导读:梵天六道 卷二 少年意气 第十章 心外无物 明珠如粪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4/


银雀大街上店铺林立,人流往来不断,是边城最繁华的一条街。这一天正逢集市,更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黄嘉文和哥哥黄云飞一起走在街上,望着拥挤的人群,耳边充斥着小贩和顾客讨价还价的声音,她不由皱起可爱的小鼻子不满地对哥哥说道:“都是你啦,在家呆得好好的,非要拉人家跟你一起逛街。逛了这么久也没见你买东西。”


黄云飞微微一笑道:“谁说我是来买东西的,我这是带你来见一个人的。”


“谁啊,看你神神秘秘的,在这种闹市之中都是些市井小贩之流的,难道还有隐藏的世外高人。”黄嘉文翘起小嘴,不以为然的道。


“你不是一直想见见那个叫方圆的奇怪小孩吗。我打听过了,他最近常在这条街上闲逛。今天这么热闹,保不准能碰到他。”


两人正说着话,周围的声音忽然静了下来。人们都停下了脚步,瞪着眼睛向前方望去,不少人惊讶得张大嘴巴,仿佛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见一个小女孩骑在一只黑色的大狗身上向这边行来,看起来不过两三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雪白的衣裳,胸前挂着一串五颜六色的石头串起来的项链 ,红扑扑的小脸上一双机灵的大眼睛不停的左顾右盼,充满了好奇。


身下所骑黑色大狗足有半人多高,神态威猛,体格健壮,一身纯黑色的毛仿佛黑色的缎子一般闪闪发亮,两只耳朵高高竖起,一双眸子发出幽幽的绿光警惕地向四周扫来扫去。


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女孩骑着一只高大威猛的黑狗在闹市的人群中招摇而过,顿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一人一狗所到之处,人群自动的分开一条道路,待女孩骑着狗过去以后,又纷纷围了上去。


于是,在银雀大街上出现了这样一幕奇景:一个小女孩骑着一只黑色大狗招摇过市,后面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人。


这只奇怪的队伍沿着银雀大街一直前进,沿途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人们纷纷议论,这种轰动的效果是得更多好奇的人加入其中。黄云飞兄妹便一直跟在人群后面,直到这支队伍在一个卖小动物的摊子面前停了下来。


小女孩轻轻地拍了拍胯下大黑狗的脑袋,那黑狗十分听话的伏下身去,半跪在地上。小女孩走下来,向那卖小动物的摊子走去。


摊主张大年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家住城南的岐山,是个猎户。这张大年不同于一般的猎户,别的猎户都是猎一些野猪、獐子、山鸡、野兔之类的,卖了皮肉换些粮食。而他尽是捉一些小鸟小兔,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奇特动物,卖给那些喜欢养宠物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千金。生意竟然也很红火,收入别一般的猎户还好。他还有一手绝活,就是驯鸟,尤其擅长驯老鹰,很多公子阔少都是他的主顾。


张大年驯鸟却是有一套,那些小鸟也不用笼子关,就在周围飞来飞去,却不会飞走。只要他吹一声口哨,立马就乖乖的飞回来。他就是靠这一手招揽顾客。


此时他见一个小女孩带着一只黑色大狗向着自己这边而来,后面跟着一大群人。不由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女孩走到近前,扬起小脸一脸天真地问道:“这些小动物都是你捉来的吗?”


“是啊,这些都是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捉到的。 小姑娘,你要是喜欢让你家大人买一个吧。”张大年时刻不忘招揽生意,小孩子也是他的重要主顾。


“ 你为什么要祝它们啊,它们常常陪我玩,很乖很听话的,你干吗要抓他们?”小女孩一脸疑惑的问道。


“当然是捉来卖钱了,把它们捉住,再训练它们听话,然后卖给那些喜欢养宠物的人,又买来的钱买米买面,这样一家人才能有饭吃。”摊主耐着性子解释道。


小女孩皱了皱鼻子说道:“ 可它们被你抓了会很不开心的呀,它们还跟我说你常常虐待他们,不给他们吃东西,是不是这样? 你是个大坏人!”


摊主没好气地道:“它们不听话,当然要惩罚他们不许吃东西,这叫驯鸟,明白不?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还有,小孩子可别说瞎话,这些畜牲怎么可能会跟人说话!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听过有人能跟鸟说话呢。”


小女孩小嘴一撇,颇有些生气地说道:“我才没有说瞎话,我就是能听懂他们说话。不信我做给你看”说完, 她伸出小手想着那些鸟儿一招,口里说了一声“过来”。


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随着小女孩伸手一招,那些本来在四周飞来飞去的小鸟竟然全都向她飞去,或停在她身上,或绕着她飞舞,口中发出阵阵欢快的鸣叫,就像在欢迎久违的老朋友一样。


小女孩静静地站在那里,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那些鸟儿发出各种叫声回应着她,竞相是真的在跟她说话一般。这一幕奇异的现象,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众人连连称奇。


摊主见那些鸟儿突然不听自己的控制,都飞到了小女孩身边。心里一急,连连吹了四五种不同的口哨,试图将它们唤回来,哪知那些鸟儿竟然对自己的命令全都不理不睬,自打他练成驯鸟的绝技以来,还是头一遭发生这样的事!他这副窘状落在旁关中人眼里,更是引起一种哄笑。


“兀那小孩,快把我的鸟儿还给我!”张大年又惊又急,铁青着脸道,没想到今天会再在一个小女孩手里,这脸可丢大了。


看到他这副凶恶的表情,那小女孩不禁有些害怕:“你莫生气,我还你就是了。” 她对着身边那些鸟儿柔声说道:“鸟儿阿鸟儿,真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要是你们以后能逃出去,一定要小心,再也不要被坏人抓到啊。”


女孩天真的话让张大年又好气又好笑,偏偏周围那么多看热闹的人,又不好发作。


那些鸟儿竟似真的听懂了女孩的话,在她身边盘旋一阵,低鸣几声,便又飞回原地。


张大年狠狠地盯一眼,那些鸟儿吓得一阵慌乱,轻声哀鸣,似乎十分害怕。

见此情景,小女孩心中颇为不忍,低声哀求道:“你不要凶它们,好不好?它们很听话的。你看他们叫得多可怜,要不你放了它们吧。天空才是它们的家,只有在天上自由自在的飞,它们才会开心的。”

张大年闻言冷笑道:“放了它们?好不容易才抓到的,还指望买了它们买米买面,养活一家人呢。放了它们,谁给我钱?小女孩,你有钱吗,你要是能拿出钱来,我立马放了它们。”

“我没钱.”小女孩神色沮丧的说,“不过我可以拿东西跟你换,你看这个可不可以?”说着,将脖子上带着的项链摘了下来。

“拿来看看。”张大年伸手将项链接过,拿在手里只看了一眼,摇头道:“项链倒是挺漂亮,可这些花花绿绿的石头可不值钱。小姑娘,你还是赶紧走吧,别耽误了我做生意。”

小女孩满脸失落,一双大眼睛里眼泪不停的转来转去,几乎就要掉下来。

一旁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替她难过,黄嘉文更是忍不住暗骂那个摊主过分,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呢。

她刚要站出来提那小女孩说话,这时候有一个声音冷冷得响起。

“那你看这个值不值钱!”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缓缓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皱着眉头,脸上冷冷得没有一丝表情。

“哥哥!”小女孩一见了他,欢喜得跑了过去,小脑袋往他肩上一靠,“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哥哥?他就是那个方圆!”黄嘉文自言自语地说道。

“雪落不哭,哥哥都看见了。哥哥会帮你把那些鸟儿要过来的。”方圆轻轻拍着妹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我也有样东西向想跟你换,你看值钱吗?”他走到张大年身边,把一只手伸到他面前,缓缓张开。

那掌心却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东西。

“小哥,你莫不是耍我的吧。你的手上分明什么也没有。”张大年有些不高兴得说道。

方圆冷笑一声 “没有吗?你再看!”

张大年同样冷笑道:“我又不曾眼花,再看也没....啊!” 他忽然停住不说了,瞪着大眼,嘴巴长大老大。

一道湛蓝的光芒从方圆的手上透射而出,紧接着,一颗鸽蛋大小的蓝色珠子从掌心缓缓升起。整颗珠子通体碧蓝,蓝的深邃,仿佛深不见底;蓝的透彻,没有一丝杂质。如此漂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围观的人中已经有人忍不住发出惊叹。

“你真的要跟我换?”张大年强忍激动,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这么好的一颗珠子,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珠子拿去,换你的鸟!”方圆仍是冷冷得道,语气已经颇有些厌恶。

“好来,珠子我收下了,这些鸟啊,兔子什么的都归你!就这么定了哈!”张大年说着便要将珠子放入怀里,生怕对方反悔。

“慢着!”黄嘉文再也忍不住了,拿那么贵重的珠子换几只鸟,这个方圆,他脑子有病吗?

“这颗珠子你不能拿!”她一把将珠子抢过,又扔了一块五两重的银子过去。“做人不能太贪心,这珠子本不该你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怎么能昧着良心骗小孩子的东西!”黄嘉文气呼呼地说道。

她走到方圆面前,将珠子递给他同时微微责备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出来,快收好了。”

方圆略带惊讶得望了面前这个美丽得的女孩一眼,淡淡地说:“你拿着吧,已经不是我的了。”

转身对着那些鸟儿挥了挥手,“去吧!”,群鸟似乎听懂了一般,徘徊一阵,向远处飞去,瞬间消失在远处的天空。

“回去吧。”方圆拉过妹妹的小手,往回走去,黑色的大狗跟在后面,不停的摇着尾巴。

“喂!你的珠子。”黄嘉文在身后大声喊道。

“等我有钱再向你讨回!”放远头也不会的应了一句。

人群散去,一位书生打扮的年轻公子站在原地,怔怔地道:“水元珠?怎么会在一个小孩手里?居然拿来换几只鸟!有意思!”转过头对身边的随从说道:“你去查查那个小孩的来历,看看是谁家的孩子。”

黄嘉文今天心情很不爽!她心里憋着一股气。回家的路上,忍不住气呼呼的对着哥哥黄云飞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方圆?我看也不过如此,简直是个脑袋进水的笨蛋!我好心的帮他讨回珠子,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摆出一副冷冷的面孔不理我,气死我了!”

“有什么可气的。那孩子年纪虽小,心气可傲着呢。他是宁可不要这珠子,也不愿欠别人的情。”黄云飞一脸温和的笑道:“你还真跟他赌气呀!”

“我就跟他赌气,怎么着?”黄嘉文一脸没好气地怒道:“一颗破珠子,他不要,本小姐就稀罕吗,谁爱要谁要去。”说着,抬手就要往外扔。

黄云飞太了解自己的妹妹,知道她使小性子了,便笑着道:“对!扔了算了,一颗破珠子,我们才不希罕呢。不就是五两银子吗,让别人捡便宜高兴去。”

“哥,有你这样的吗?”黄嘉文撇着小嘴,气呼呼地道:“我改主意了,我要留着它,不扔了!”

“怎么又不扔了!”黄云非故意问道

“我可是花了银子的,不能让别人捡便宜。再说了,那个可恶的小孩不是说了有钱再讨回的吗?我要真扔了,到时候拿什么还他。”黄嘉文一脸没好气地说。

“也是啊,那就不扔了。”黄云非心里头着笑,嘴上又说道:“嗯,这珠子还真挺漂亮的啊,你不想要,不如给我吧。哪天送给嫣然妹妹,她一定会非常喜欢。”

黄嘉文闻言满脸鄙夷的说:“你想得倒美,这珠子可是我用五两银子换来的,凭什么要你拿去讨好别的女孩子!”

她把玩这手里的珠子,“真的是很漂亮的珠子呢,那个叫方圆的小孩为什么就舍得随便送人呢?”

“心性所至,不拘于物。管它金银珠宝,我皆视如粪土!方圆啊方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是越来越让我好奇啊!”黄云飞心中长叹道。

一弯新月斜躺在天空,几点疏星,慵懒的眨着眼睛,空气很清新,有淡淡的湿润的风掠过,吟风站在窗前,眼睛看着外面,心里却在想着白天看到的那个奇怪的小孩。。

“生下来不会哭,之后两年一直昏昏沉沉的像根木头,两岁的时候才会说话。这些年来一直沉默寡言,惜字如金,别人说十句,他顶多回一句。”他的脑中正在迅速的分析着这些手下报上来的信息。

“父亲是一个侍卫,母亲是将军夫人的妹妹。都是普通人,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会有水元珠这样的修道至宝呢?那可是让众多修行者梦寐以求、垂涎三尺的宝物啊,他怎么就舍得随手就送人呢?是不知道,还是根本不在乎?”若是前者就没什么值得深究的,若是后者,明知如此宝贵的东西,舍得用来换几只鸟吗?开玩笑,那可是水元珠,不是普通的珠子,就是万两黄金也不换啊!

真是一个奇怪的小孩啊!吟风叹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