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秘密 火星谍影 第六章 火星谍影(三)

无翅凌云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141.html


暗夜中的火星光地平面出现亮色后,太阳很快从地平线升起,照亮了火星广袤、荒凉的大地。“恩来”基地很快沐浴在了阳光里。

太阳升得挺高的时候,孙政光突然被嘈杂的机械声吵醒。孙政光看到舷窗外天色已大亮,急忙到舷窗察看,原来基地工作人员已经在组织机械卸装开天5型飞船里的货物了。孙政光匆匆忙忙的穿好作训宇航服,简单的洗漱一番,就去找王涛,可是王涛已经不在房间里。

孙政光知道自己有起来晚了,隔壁房间的李景正继续调试程序,孙政光他从他那里知道王涛和赵河帮着基地其他人员装卸货物去了。

孙政光担心王涛责备自己贪睡,就赶快跑到飞船的下舱,准备和大家一起劳动。

刚从电梯到下舱,门一打开,眼前一片繁忙的景象。基地的男同志几乎都参加了装卸货物的劳动。大家推车的推车,搬东西的搬东西。有些大件物品或重量德的货物由工程机器人进行运输。

王涛正在货舱和同志们一起向推车上搬着箱子,已是满头大汗。孙政光赶快跑过去,帮着王涛搬起来。

王涛看着孙政光来帮忙,笑着关心地说:“挺累得吧,还能适应吗?”

赵河正挽着袖子从里舱扛出一只大箱子来,看到孙政光,就大嗓门笑着说:“起来了,本来想叫你,老王说你这几天也挺累的,让你多睡了会儿”。

孙政光觉得自己来晚了,感到挺不好意思的,没说话,也搬起箱子放到推车上。

基地的人员一起忙碌着,半天的功夫,货舱已经空出了一大半。

孙政光虽然是电子方面专家,可是平时有着多数年轻人共有的惰性,缺乏锻炼,好玩,好睡懒觉。再加上长途旅行疲惫和失重带来的不适感,已经是气喘吁吁。在王涛的叮嘱下,孙政光解开宇航作训服口子,坐在地上,不停扇着风,算是休息。

一会儿,赵河扛出一个上面印着醒目红十字的箱子,对着正在地上喘粗气的孙政光吆喝了道:“小子,便宜你一次,这是配属基地医疗中心的。你送过去”。说完,赵河将箱子放到孙政光身边推车上。

王涛看了看孙政光,笑了笑:“去吧,去休息休息吧,以后多锻炼,年轻人,这种体力可不行”。

孙政光从地上一骨碌站起来:“遵命”,然后自我解嘲说道:“老长时间不锻炼就是不行,以后您老人家可要多提醒”。

说完,孙政光将带路的机器人甩开,推起车子消失在忙碌的人群中。

孙政光通过电脑内的电子地图对基地内的分布还是比较了解的,按照基地内的指示牌很快到达医疗中心。基地医疗中心在一架开天4型飞船的上舱。孙政光推着车子走出开田4型飞机的电梯,发现上舱已经被改造成了一所医院。透明的自动玻璃门已安装在上舱的走廊中央,将医院与开田4型飞机的驾驶舱隔离。

孙政光推着车子走到玻璃门前,玻璃门自动打开,孙政光心里有些紧张,试探性的推着车子慢慢走进玻璃门。此时他即担心又希望遇到方医生。

走廊里空无一人,孙政光四下观察,希望从走廊两边关闭的房门里寻找方医生所在的房间。

这时刚走进门的孙政光身体右侧一米左右的空间出现一个全息立体显示空间,一个女医生和善的立体图像出现在显示空间中。这个新出现的全息显示空间,将正在四处张望的孙政光吓了一跳。但医生亲切的问候响起来:“请问,您那里不舒服”。

孙政光反应也挺快,这是自动分诊程序启动,显示空间里的图像是虚拟的分珍医生。孙政光就试探性问道:“请问这只箱子送到哪里?”

显示空间里的那名医生亲切地回答:“请送到医疗中心仓库中,请按绿色箭头指示方向”。那名医生图像同时伸出右手指示方向。一个新的显示空间出现在医生图像的前方,这个显示空间里有一个正在闪烁的绿色箭头。

孙政光按照箭头指示方向迈出步子,走出几米,有一个存在绿色箭头的显示空间出现。这样在数个依次向前推进显示的绿色立体箭头的指引下,孙政光到来走廊最里端的的一个房间门,这是向前指引绿色箭头转向指在了右边的房间门。闪烁不停。刚才的那个女声响起来,“就是这个房间,请进”。伴随着亲切的话语,那扇门自动打开了,里面有几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医生正在摆放着药品,看到孙政光推着箱子走进来,其中一名医生微笑着招呼孙政光:“奥,送来了,放进来吧”。

孙政光瞄了瞄房间里面,并没有发现方可怡。将车子推进仓库,和那名医生一起把箱子从车子上抬下来。孙政光本想问一下那名医生方可怡在不在,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始终张不开口。看着那几名医生忙碌着摆放着药品,孙政光也就没再好意思打扰她们,于是就知趣的推着车子离开仓库,在离开医院的过程,孙政光还是左顾右盼四下寻找,希望方医生能从哪个房间里走出来。

这样孙政光带着失望的心情离开基地医疗中心。

返回开天5型飞船,孙政光感到挺失望的。不过在与其他同志一起搬运货物中,这种失望情绪也渐渐消失在忙碌中。

经过大半个火星日的辛苦劳作,开天5型的货舱空出了一大半,剩余的货物暂存在开天5型飞船的货舱里。

晚上,王涛将小组成员召集起来,布置了新阶段的任务。孙政光虽然还在为没能见到方医生感到失望,但是在领受任务时还是认真的做好记录,为下阶段的任务做好准走。

按照分工孙政光以检修设备的名义,在基地的主要部位安装了电磁波探测装置,这种装置只有普通硬币大小,可以探测出极微量的电磁辐射。探测装置安装完毕后,孙政光穿好宇航服,在经过生命维持系统详细检查后,带领从地球运抵火星基地的机器人分队和部分特种装备,从基地进入火星表面。

火星的大气密度只有地球大气密度的百分之一,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碳,其次是氮、氩、甲烷、氮气等。火星表面温度变化也非常剧烈。不过孙政光的宇航服能够很好提供各种防护。

进入火星表面后,在机器人帮助下,孙政光将电测波探测仪绕着基地安装了一圈,同时在基地周围400米的位置也等间距环绕基地安装6台更高灵敏度的大型探测仪,这些仪器组成的探测矩阵可以准确捕捉基地内部及基地周边的任何电磁信号,甚至对于定向发射的电磁信号也不会疏漏。

在孙政光按照探测设备同时,李景则在打开开天5型飞船主控电脑,通过叶主任提供的端口和密码,进入了基地主控电脑,安装探测程序。该程序对基地内部的通过有线网络传输的数据进行实时分析,可以随时过滤出数据中特定信息。李景同时将基地内重点位置的摄像头、音频采集器和热敏感应装置传递控制权联入了备用电脑。

经过小组成员数天辛勤工作,一个立体完整的监控网络在无声中建成,小组的成员都就位,就等着间谍开始露出痕迹。

王涛和赵河工作重点就是将基地内监控录像和拾音器采集的数据进行分析,监控基地每一名成员的行动,分析日常情况,希望从中找出线索。

火星基地的重要任务是进行科研探索。基地的各个部门按照业务职能分工进行不同的项目。根据工作需要,各个部门交替使用火星探测车、火运2型运输机等设备对火星空间、地质、大气等方面的开展探测。基地建在火星新探测的水源地附近,基地探测车也会到距基地15公里处水源地取水,水运回基地后经净化处理,供基地生活所需。火星表面时常会发生大范围的强风暴,火星大气密度虽然很低,但是风暴非常厉害,经常会刮起20级以上飓风。为有效对风暴进行探测,基地里有专门的气象机构,通过气象卫星和无人气象飞机开展相关研究工作。

孙政光将所有电子探测设备安装完毕后,与李景一起将探测设备信号转接入主控电脑,进行调试。

“信号非常好,信号网络覆盖非常完全。”李景对将所有设备调试后,将系统软件进行更新,确保监控系统处于最佳工作状态”。

孙政光将王涛布置的安装监控系统任务完成后,心思又开始不专一起来。他听到李景对他的表扬,心里又开始打起歪主意:“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基地里的漂亮美眉。”

李景知道孙政光又开始分散注意力了,就催促道:“又开始动歪脑筋了,以没什么任务就开小差”。

“王队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监控全都是自动的,现在就等着敌人行动了”。孙政光没觉得自己现在这种想法有什么不对。

“兄弟,可别胡思乱想了,女士生活舱里可没有那么多的监控设备。再说现在也是在任务期间,谁知道基地那几个美眉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反正方医生肯定不会是”。孙政光自信的为方可怡辩解。

“你吧,总有一天会坏事在女人手里,这几天又没见着人家吧”。

“去,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游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再说了,我虽然是情报人员,但也是有欲望的凡人,我可受不了美女们的诱惑”。孙政光又开始摆出那些歪理。

“你这狗精神,《诗经》的《关雎》就这样被你糟蹋了。好像,人家就一定要跟你似的”。李景听到孙政光要开始他那套大理论,不屑一顾。

“咱们可以走着瞧吗”。

“你还是先安心你的任务吧,等这事成了,我可以帮你泡妞”。

“等着吧”,孙政光又开始沾沾自喜的表情:“奥,对了,你当年追嫂子,用没用什么现在的窃听与反窃听手段”。

李景没理孙政光,而又专心的研究程序……


隔壁房间里,王涛和赵河看了一天的监控录像,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赵河离开了显示屏,停止工作。王涛给赵河和自己各泡了一杯茶,赵河将茶杯放在嘴边泯了泯,问到:“茶叶不错,什么茶?”

王涛说道:“老战友送的,崂山绿茶,明前的”。

赵河品了一口茶,回味了其中的清香。脑海里开始思考案件的侦破程序:“我分析了一下,能够接触到火星与地球通讯信号的有四人,叶主任,电脑主管奇崇瑞,机要通信员孙笑缘和飞行主管刘斌”。

“但是,经破译的那部分数据是通过基地内部网络传递的,据安全部专家分析极有可能是基地内有线线路中的信号被敌人截获。”王涛自地球专家分析会上,听到专家对截获情报的分析。

“在发现那个神秘的信号前一个月,美国的“探险者”火星飞船曾经到达美国的“远征”火星基地。那个基地距我们这有一千多公里,但是美国的RC-400型火星探测飞机的却几乎每星期都会飞临我们基地的上空”,赵河感到美国探测飞机这么频繁的接近“恩来”基地,总不是什么好事。

“是啊,这也反映出美国对我们基地的高度关注。但是现在联合国对火星探测中的基地区域划分还没有统一认识。据掌握的情况看,美国飞机飞行大多是由美国、日本的宇航员共同参与,这两个国家对我们火星探测活动一致是非常关注的”。王涛的想法和赵河非常相似,都怀疑那个信号与其他国家有关。

“现在各国对火星探测的态度都挺微妙的,没有能力的国家希望能分享火星探测成果,有能力的大国又要防止别的国家超过自己”。

王涛点点头,他和赵河观点相似。联合国关于火星探测的宪章只是笼统的作出火星属人类共同开发和禁止火星军事化,却对火星划界以及探测成果分享等问题一直没有达成共识。

王涛小组的成员每天都在各自岗位上密切监视基地的情况,每天晚上再到王涛的房间里汇总情况,部署第二天的侦查重点。

但是在这期间,那个神秘的电波却一直没有出现。

几星期过去了。按照程序,已经在基地工作满六个月的几名同志要搭乘返回推进舱返回地球了。基地提前举办了一场欢送晚会,老同志与基地工作人员一一话别。

欢送晚会结束后的第二天,这几名同志乘坐天运7型空天飞机飞向太空,与在火星轨道运行等待的返回推进舱完成对接。当返回人员进入返回推进舱后,天运7型飞机与该舱分离,返回火星表面。返回推进舱启动离子加速器,推动返回舱脱离火星轨道,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途。返回舱的人员在留恋、难以割舍的心情中看着火星渐渐变小,逐渐在视野中变成一颗明亮的星星。

老同志离开后,王涛等人继续在紧张的监控和焦急的等待中数着日子,又一个星期过去了,那电波依然没有出现。

王涛小组研究过多种方法搜索间谍信号,却没取得任何进展。

“难道间谍也离开了火星基地,这样我们可以搭乘下一次火星探测飞船返回地球了”。在晚饭后的例会上,孙政光已经在等待中有些不耐烦了。

“敌人不会就这么快就结束的,除非间谍就混在返回的那几名同志里面。而且就算是这样,敌人会在离开前安排好后续的窃密活动,我向敌人不会放弃这样一次机会”。王涛也理解同志们的心情,在这里侦查缺乏针对性,侦查工作开展很艰难,年轻人发点牢骚也是可以理解的。

赵河同意王涛的观点,“对,我们地球上安全部的同事会继续对那返回的同志进行监视的,虽然这样有些不人道,但是侦查工作必需的”。。

“下一步,我认为可以对基地所有电脑进行反木马检测,预防间谍在电脑安插间谍软件”。李景分析敌人最可能动手脚的途径,争取做到防患于未然。

“对,也可以对基地进行细致的排查,间谍也有可能把通信设备留在基地里。”赵河顿了一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们回到地球后,还会有严格的体检和物品检查,那些设备会很容易被发现的”。

“我同意,现在侦查工作遇到瓶颈,需要我们保持耐心,克服焦躁情绪。下一步,我向我们应该重新理顺一下思路,研究新的侦查方向。小李你负责把基地所有的电脑检测一遍,政光你负责对基地进行全面检测,可能的话,与叶主任联系,能不能将基地外围清清场,查看一下敌人在基地周边东没动过手脚。而且要特别注意前几天产生的垃圾,预防敌人把设备毁掉。但要注意保密。明白了吗?”

“明白”。声音不算洪亮。

“明白了吗?”王涛提高嗓门又问了一句。

孙政光同李景提高语调回答:“明白”。

散会后,大家返回各自的房间,又开始为第二天的工作进行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