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辉煌 第一部 第三卷 第三卷 第三十章 扶桑刺客

zuoxiaofei 收藏 1 5
导读:再造辉煌 第一部 第三卷 第三卷 第三十章 扶桑刺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80/




转身间手枪里的七发子弹已经打光,有六个黑影应声从空中掉落下来,我对我的枪法打个90分,手枪来不及插回腰间,向地上一丢,一把拉过指挥刀,由于黑衣人当中离我最近的不到一米,他手中的长刀马上就要落下,匆忙之际我单手用力举起指挥刀向上一迎发出啪的一声。

对方是从空中落下,身体的重量加上惯性的力量都惯在刀上,我还是单手持刀,力量差距可想而知,我感觉右手一麻,一股强大的后坐力把我从马上摔了下来,指挥刀也松了手。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也幸好这么一摔,躲过其他几个人的长刀,我的指挥刀就落在我身旁不远的地方。


不过大黄马马腹上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呲呲的流着,疼得它不停的嘶叫。几个黑衣人脚尖在地上只是轻轻一点身体继续腾空向我扑来,运作一气吓成,相当熟练,刀法主要以砍劈为主。


我摔在地上还没缓过劲来,抬起头一看,这几个人正向我落下来,我只能用麻木的右手勉强拿起刀鞘迎击。这时啪啪两声枪响,飞起的黑衣人有两个掉落下来,随后是一阵密集的冲锋枪声,这些黑衣人就象飞在空中被猎人射击的麻雀一样,纷纷掉落。


最后一个中枪的黑衣人掉落在我的面前,长长的东洋刀扎在我的两腿之间,离我的小腹不到一尺远,这个人死不瞑目,看着只差一点就要完成的任务,他临死还说了一句话,虽然我没听懂,但我马上知道他说的语言不是朝语就是日本鬼子的语言。


刘极带着元首护卫队把我围在当中,卫兵们一个个枪口向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观察着周围的动境。左影还没等到我近前就从马上飞落下来,一边把我扶起一边埋怨说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你就不知道危险!”


她的样子俨然象我的家长,我苦笑的摇摇头。刘极跳下马关切的问道:“元首,您没事吧,都怪我,要是我不说那些话您也不会有危险。”我拍拍身上的尘土说道:“刘极,这根本不关你的事,这些人是早就预谋好的,就算我不出来,他们一样也会来刺杀的。”


刘极来到我近前小声说道:“元首,您以后可别吓我了,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整个近卫集团军都得自杀。”我看看他又看看这些卫兵,大家一个个怒目看着我,好像我抢了他们的钱一样,我只好举双手投降:“好好好,以后一切听你们的!”


“还有一个活的!”一名负责检查杀手的卫兵大喊着,听到喊声五名卫兵向着一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围了过来,三把两把就把他四肢的骨环拿了下来,根本不用绳子捆他,他也动不了,两名士兵把他托过来,原来是小腹中枪。


卫兵把他的面纱拿下来,露出一张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单单的眼皮,小小的眼睛,让我感觉好像在那里见过,不过想不起来,刘极掏出手枪顶住他的脑袋:“说!谁派你来的?说实话我给你止血,不说实话现在就毙了你!”


黑衣人因失红过多而慢慢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恨意,让我打了一个哆嗦,这好像是一双野兽的眼睛。刘极还想逼问就见黑衣人双腿一蹬,嘴角流出血来,刘极用刀捌开他的嘴看了看:“元首,他的牙齿里藏着毒药,看来他们都是职业杀手!”


我点了点头,当他嘴角流出血来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刘极说道:“元首,刚才多亏松涛远距离打落了两名杀手,不然等我们开枪就来不及了。”刘极的意思我明白,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会意我应该表扬一下松涛,这样会让元首护卫队的士兵更加有荣誉感。


我故意问道:“松涛呢?”人群向两边一闪,松涛走了进来,他向我敬礼:“元首!”我笑着说道:“小伙子,你的枪法不错吗?比我还强,给我表演一下怎么样?”松涛点了点头,衣袖摆动之间,左手的袖中枪就到了手心。


我大声叫好:“真快!枪快而准,你可是近卫军中的一把好手啊。”我来到大黄马身边,轻轻的抚摸它长长的鼻梁,大黄马不再呻吟,但眼角仍然流下眼泪。这时从大军中跑来一个60多岁的老人,他穿着白大褂,手里提着一个木头箱子,边跑边说:“元首,让我给它瞧瞧。”


老人来到大黄马身前,检查了一下伤口,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把药粉洒在大黄马的伤口上,血很快止住了,大黄马也舒服的把脑袋放到了地上,我对老人说道:“谢谢你老大夫!”


还没等老人说话,刘极凑上来说道:“元首,您就不用谢了,这是我老爹应该做的。”我几乎认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我盯着刘极,刘极笑着说道:“元首,我爹以前在农村时,可是村里的兽医,我把他接到帝都,他根本闲不住,干脆到帝国军队里当兽医了,这样我们爷俩还有个照应!”


我又看看老人,亲切的说道:“我说怎么看着有点面熟,原来在我去你家的时候见过老人家,刘老爹您这么大年纪还为帝国效力,我谢谢您!”刘老爹说道:“元首,您可别这么说,我人老心不老,刘极这狗崽子总说‘帝国效力,不分男女,不论年纪’所以我也要跟着元首征战天下!”


由于刘老爹的出现,顿时让刚才紧张的气氛为之一松,大家又重新有说有笑。刘老爹说道:“元首,大黄马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伤好之后,可能没办法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元首还是再选一匹好马吧。”


我一听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大黄马,大黄马好像听懂了人话,眼巴巴的望着我,我心里一紧:“不用,反正以后我也没机会冲锋陷阵,现在刘爽、欧阳敌的孩子都满地跑了,王志新的儿子都快在军校毕业了,用不了多少年他们都能上阵杀敌,根本用不着我了,就算大黄马老掉牙了我还是会骑着它。”


刘极尊敬的说道:“元首,先骑我的马回去吧,大黄马我爹会照顾。”我刚想说声好,身旁的左影扯了一下我的衣角,我回头看了看左影,左影满怀期待的看着我,我知道影想让我和她同骑而行。


站在一旁的刘极马上明白怎么回事:“元首,我刚想起来,今天早上我的马也不太舒服,安全其间,元首还是和影小姐同乘一骑比较好!”我心里这个气,心里话:“就算是事实,你也别说得这么清楚啊,表面上看好像你在帮我,其实这不是在损我吗。”


我还要故作镇静的说道:“好,就依刘司令的话吧,影,怎么样?”影点点头。左影在我身边已经很长时间,但说句老实话,到现在为止我们之间连真正意义上的拉拉手都没有,虽然彼此心里都清楚这种关系不应该这么不清不楚,但还是无法捅破这层窗户纸。


这里面有我很大的原因,因为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南宫清影,虽然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但整个帝国国民都清楚南宫清影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妻子,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家里有一个,又在外面抱一个,这好像于理不合,更不知道世人会怎么看。


虽然我嘴巴有点腥,但还不想背着家里的老猫出来再找一只小猫。与影同骑感觉虽然好,但我也如坐针毡,因为我怕这件事要是传到南宫清影耳朵里会不会天塌地陷,不过又一想南宫清影最近的做法太让我无法接受,我把左影搂得紧了一些。


左影娇小的身体没有多余的脂肪,也没有因太瘦而有骨头搿手的感觉,搂在怀里满舒服的,影也有意的把身体向后靠了靠,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骑在马上回归大军本队,我和左影被元首护卫队的上千名骑兵围在当中,一路上有说有笑。


很久没有和刘极这么开心的说话了,因为随着身份的变化,人的心理也开始变化,友谊也变了味道,找回昔日同生共死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好”,不过人的又一个弱点暴露了出来,就是刚刚从危险中走出来,就会彻底放松警惕,这是一种习惯,在心理上很难克服。


马队慢慢走着,突然左影一拉马缰绳,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过还没等她有动作,她的马下面传来沙土的流动声,紧接着同样的一股尘土飞了出来,一把东洋刀从影的马腹下直扎上来。


影赶快把身子向后一用力,不过还是晚了一点东洋刀一下穿过马腹,成45度角向左影和我的前胸斜扎过来。影本能的一闪身,本来她可以躲过这一刀,但身后就是我,她躲开我就会完全暴露在长刀之下,影一甩胳膊东洋刀一下扎在了影的手臂上,钉到了骨头上。


左影抬起脚向这个握刀的手踹了过去,东洋刀方向一转又奔我而来,影将我一下从马屁股上顶到地上,我扑通一声摔了下来,这时影虽然手臂受伤,但还是凌空飞起,一把同样的长刀出现在左影的手里,没人知道影的长刀放在她身上什么地方。


从来没人看过左影有刀在身,不过礤影的刀并不是东洋刀,刀很细更适合女子使用。影的马倒在地上,已经断了气。我感觉脸热热的用手一摸,脸颊上流下了鲜血,看来是挨了一刀。这时就见影一边向从泥土里激射出来的黑影冲去,一边说道:“又是你!”


刘极和松涛把我紧紧围在当中,元首护卫队1000多人把左影和这个黑衣人围在当中,虽然元首护卫队的士兵都是神枪手,冲锋枪对着这两个人,但没人敢开枪,因为影和黑衣人不断变换着位置,谁也承担不了误伤左影的责任。


影和黑衣人就象两朵在空中绽放的黑白玫瑰,打得难解难分,这个黑衣人和刚才那十几名黑衣人虽然装束相同,但也有很大差异,武功至少可以栖身一流高手之列,而且身材娇小和左影差不多,每次黑衣人转身,空气中都飘荡着一缕淡淡的清香。


这清香闻在我的鼻子里竟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身上还带着小呤当,不停的响着,象这么大胆的刺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左影由于失血过多,慢慢的有点体力不支,本来还占着上风,但慢慢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影使尽全身力气劈出一计重刀,细长的刀身和黑衣人的东洋刀相碰由于刀身传回强大的后坐力,影借着反震的力量一下飞落的地上。这时我大喊:“开枪!”上千支冲锋枪对着空中的黑影一顿扫射。不过黑衣人身前突然泛起一片黄烟,烟中带着辛辣的味道,我大喊:“大家快散开,烟中可能有毒!”


大家听到我的声音立刻分散开,在原地不远处形成几个圆形方阵,将重要人员保护在当中。不一会烟雾消散,原地什么都没有,几滩血迹不知道是黑衣人留下的还是大黄马或者是左影留下的。


我扶着左影,将她依偎在我怀里,她手肩上的血已经止住了,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没有生命危险,这样我放了心,不过我暗暗发誓:“这些黑衣人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挖地三尺把他找出来,此仇不报,我就枉为中华帝国的元首。”


左影轻声的说,虽然低气有些不足,但声音还是那么婉转动听:“刚才的剌客就是在呼和浩特行剌你的那个,他们都是扶桑的忍者。”我一听,左影说的和我心中所想的完全一样,虽然日本人着实可恨,但他们从中国武术中衍生过去的东嬴忍术却也真的让人防不甚防。


我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松涛交给我的关于文考叛乱的证据,金兀术所说的圈圈点点,其实就是早期还没有进化完的日本语。我嗖一下拽出腰间的金销指挥刀,刀身斜指苍穹,然后把刀重重的插入这片特殊的土壤里大声喊道:“日本鬼子!国恨家仇明日清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