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四章 风起 第十二节 数学教研室

想家的日子 收藏 3 20
导读:长歌当泣 第四章 风起 第十二节 数学教研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第十二节 数学教研室

杨星并没有立即回西昌,山南这边有太多的事必须他来完成。昌南为了保证经济建设,一直没有大量扩军,现在虽有十个军的编制,可鱼肠不能计在军队之内,其它九军中,干将与莫邪是海军,承影是空军,轩辕是近卫军,而夏禹不在十军之内,他只是一个荣誉称号。所以昌南真正的陆军编制只有五个军。这五个军中,只有赤屑军是满编的,其它军没有满编。军队总人数大约只在二十五六万左右。为了保证新立维吾尔国的军力,纯均一个师,七星龙渊二个半师及泰阿军三个半师共六发万多人成了维吾尔的国防军。虽说是演戏,可为了演逼真那是不能行的,西南在缅甸进入昌南后有了占昌南百分之七十的人口,虽有莫邪军坐阵达卡,但这西南的军事力量就显得不足。而从维吾尔换出来的,大多是穿着军装的老弱及对英战争的伤员。所以目前当务之急是各地进行大规模的征兵。而杨星与洪仙都不想过多的使用西南的士兵。于是从四川及陕西所征的新兵就进入了这西南军营。好在三所军校这些年里为昌南培训出了大量的军官。还有一些去年及前年刚转业的预备役战士的回归。使其训练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但军队的调配及其它事项也让杨星忙上了二十多天。

二十多天后杨星就从吉大出发,翻过若开山后直达缅甸首府土城(在后世实皆及曼德勒之间)。从高哈蒂到达卡,除了原先经过因帕尔的路线外,前年又从高哈蒂向河下游沿山修建了一条新的铁路。但目前从高哈蒂到土城,却只有经密支那绕掸邦高原一条路。而今天的缅甸国王,袍袍听说杨星已从维吾尔回到高哈蒂,说什么也要去高哈蒂看杨星,而杨星告诉他,让他不要去高哈蒂。杨星在高哈蒂事毕后就来土城过几天的,看看他的国家。才有杨星翻若开山一事。杨星这一路也并不是游山玩水,因为后世这里是有一条路的,而今天杨星提出在这里修一条铁路。却被郭波东等人否决了,他们认为修这条铁路太难,并提出了从吉大沿海岸修一条铁路到仰光的方案。到时从那里经过郭波东的家乡到达毛淡棉,构成印度洋东岸的铁路网络。为了缅甸早日脱贫。现在这条路已经开始修建了。问题是如果从达吉大到土城的铁路要是修成那么从海防到吉大就可以少走一天的路程。而且完全不从中国内地经过,国家的安全有了保障。所以杨星这次就是到实地走一走,看一看有没有修筑这一条铁路的可能性。

他走这条路,并没有事先通知袍袍,他想冷不通的去到袍袍那里给他一个惊喜,同时也沿途看一看缅甸人民的生活状况。

为了能在七月十八日前赶到,杨星将卫队的大部分人丢在了河西,五天后就到达土城,有七个多月没见袍袍及老爸了。小家伙还是长高了不少。也听话了不少。虽说时不时发小孩子脾气跑到街上玩玩。可他上街后也如杨星当日一样,看见了推车的也上去扶一把,还不时的问问街上的人们的生活状况。有一天他出宫去玩,在街上遇见了一个与他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二人就交上了朋友,经刘守武与郭波东交涉,将他接进宫来与之陪读。现在他们大多数时间是在宫中学习。而袍袍因为有了这个哥哥,再加上丽丽以前不时教过他一些缅甸语。一口缅语已说得地地道道。而那个孩子虽比袍袍大一岁,可以前所学的知识怎么会有袍袍的多呢?于是袍袍也边学边当他的老师。二人相互帮助。又有强大的教师力量,学习进步比当日在内地快多了。这也难怪,袍袍资质中等,处在一群学习尖子之中必然是赶不上的,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虽有争强好胜的思想,可一次二次被人说不行就湮灭了他的向上之心。而在这里有了比他差的对比后又立即勾起了他的好胜之心。于是学习的积极性有了空前的高涨。当然这也还有老师们不断的告诉他是缅甸的国王,肩负着缅甸发展的责任这一目标在鼓励着他。从这事也告诉了后世之中有一些有钱的人,千方百计将自己资质平庸的子女塞进快班尖子班学习并不能真正的让孩子们有所提高。说不定有时还挫伤了孩子的学习积极性。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杨星问过袍袍一些关于缅甸的情况,也算是对袍袍学习的检查。袍袍的答卷杨星还算是满意。这也没有办法,他毕竟还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问完后杨星说:

“来,儿子,爸爸抱一抱,看长了肉没有,知道老爸为什么今天赶过来吗?”说着就抱起了袍袍。与以前一样的转起了圈子。父子俩都十分高兴。

“不知道。”袍袍想了一会后说到:

“傻儿子,明天就是你十岁生日。你可以忘记,爸爸怎么能忘记的呢?马上就要放署假了,你的妈妈,还有三娘及玲珑与菲菲今天晚上就要来的。高不高兴呀?”

“三娘与阿妈要来了,真太好了,还有玲珑二个,过年时她们就说来缅甸看我的,这次真的来了。”

杨星却不知如何高兴不起来,一粒泪珠从眼内流了出来,滴在了袍袍的手上,袍袍看着杨星流泪,知道杨星又想起了妹妹枣儿。一边用小手擦着杨星的双眼,一边说到:

“爸爸别伤心,我和玲珑三人都说了,以后一定象二妹那样听话。”

杨星也觉得很奇怪,自从枣儿走后,杨玲与杨珑二人好象文静多了。特别是杨星有时想枣儿,总是在枣儿的墓前演奏那首枣儿最爱听的二泉映月,每到这时二姐妹加上兰儿都是静静的走入亭中,坐等杨星奏完后去逗杨星开心。虽说开始多为聋婆婆及丽丽的指示。但后期却是她们三人的自觉行动。原来与这哥哥也有关系呀。看来孩子们都长大了。

杨星自从与魏源在一起讨论过计划生育后就进行了关于这个方面的工作,不锈钢节育环首先被杨星家的四个女人们试用着,所以杨星家中这一年里再也没有添丁。不过这春节后开始他就过来山南了,途中也就翠竹过来了二个多月,杨星在进维吾尔之前就把翠竹支回西昌了,但翠竹没有怀孕就说明节育环效果不错。

这次她们又让翠竹过来,一是翠竹与袍袍的关系比其它人更好,二也是试验节育环效果。还有就是四人中杨星前些年杨星多在田桂枝那里,丽丽病后又没日没夜的在丽丽身边,只有翠竹及裕喜两人经常被冷落。这本来也是一种补偿,可裕喜一是有个孩子,二是她老人家的研究比老公更重要。杨星在山南时让她过来山南她都说没空。于是翠竹成了杨星外出唯一的跟班。这次她不光是带孩子们来参加袍袍的生日,还将与杨星一起去马六甲及兰芳国。

孩子们在庆祝袍袍的生日后将在缅甸过上十多天,等龙珠几个及带队老师来后,玲珑二人还要根据学校的安排下乡去体验半个月的生活。要知道,贵族学校的孩子们大多是纳西与各个满蒙王爷们的子弟。都是一口饭长大的孩子。为了让这些孩子们得到煅练,魏源要求在暑假里,一个老师带几个孩子,每一只给五个铜板,让他们到农村去自己谋生,并将每天的生活过程记了下来。这是每一个一年级以上的学生都有的学习内容。

而杨星知道后来了一个更彻底的要求。他准备让杨氏一族的学生们这个暑期来缅甸新区中体验生活。八月的缅甸正是仲夏。是缅甸最热的季节。与四季如春的西昌没法比。但也正是这种环境才能让孩子们受到煅练。杨星还计划在今年年底带这些孩子们去东北一趟。一是去呼伦贝尔看看周恨夫妇,二也让孩子们实地了解一下东北的气候。

杨氏这一次参加体验生活的大约有十四人。地点就在土城附近四十五里的一个小山村,除周老五、龙珠及几个杨氏兄妹的缅甸语差一点外,玲珑二人还有丽丽的几个侄子侄女及孙子们的缅甸语可是没有话说的。说不定还能为二个带队老师当翻译。但到达那里后要求她们分组。不同年龄段的有不同的体验项目。龙珠、玲珑还有金敏四人都不满八岁,她们的体验内容就是生活下去。龙珠最大,因为田桂枝的关系,平时在家里就如一个小大人一般。由她带着二个妹妹及一个侄子生活十多天应该没有问题。

杨星自二月份过来山南后一直没有看到这些孩子。从内心来说,这十二个孩子可是他的亲骨肉。说不想她们那是假话。杨星是想孩子们都能过来他看一看,可其他几个都还小,只有杨柳、白杏、雍籍菲、宝珠及杨梨大一点能过来,其它几个都还小。而杨柳杨梨与被她外公接去甘肃去了,雍籍菲是丽丽最小的一个孩子。丽丽看得娇死了,这次丽丽过来是一定会带过来的。翠竹虽说将要与杨星一起去兰芳国。可杨星还是让她将杏儿及杨宝珠也带过来他看一看。

由于太累了,他去躺了一会后就起来叫起了袍袍。因为郭波东也从外面赶了回来,见面后他立即就要汇报缅甸当前的形势,而杨星说:

“缅甸是一个加盟国,一般国政昌南是不会干涉的,有什么困难你们直接去找总理,有什么成就说不说都一样。我可不想知道这些。你要讲就等明天你们丽丽姐及前国王来了说给他们听听。你丽丽及前国王礁拉瓦底亲王等人今晚亥时的火车到达这里。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去接车,我有几个事就边走边说。”

“好的”

二人上了一辆马车后杨星就说到:

我要说的只有几件事,一是不光从这里到吉大的铁路一定要通,沿海铁路通了后就开始动工,并且从这里向南到仰光,向北到密支那的铁路也要准备。这些铁路通了后,缅甸的铁路网就形成了。

二是也不知是我所走的这条路上如此还是全缅甸都是这样,森林的砍伐好象过量。缅甸的森林面积虽说丰富,但这样砍伐只是短时期内是发展快一点,可这却是在夺子孙的饭碗。建议你们进行一些调整。缅甸是一个农业国家。以种植水稻为主,还可发展橡胶、甘蔗、棉花、油料、烟叶、麻等。畜牧业的养牛。渔业及橡胶业等副业都可发展,特别是渔业,缅甸海岸线长,沿海又相当肥沃。所产的磷虾世界闻名。而现在却没有人进行捕捞利用。抓好了不但可以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也能为全昌南提供廉价的水产品。橡胶也不要是光得采集。还必须进行橡胶树的研究与扩种。至于工业,你们首先应该上马的不是钢铁而是化肥。当然碾米、锯木、纺织、制胶、火柴、卷烟及少量的珠宝工业也可以发展。

第三件事就是土地改革及原来军队安置问题,我们整个昌南也才二十六万陆军,没想老人家也养着二十万军队,安置起来真是一个大负担。虽说昌南给了你们一个亿及掸邦河西的全部工业基地,而你们有四千多万人口。与其它地方相比人平起动资金还是不足。特别是这些军队转业人员的安置。虽说你们做了不少工作。但还有近十万没有安置到位。我军除赤屑外,其它几军都没满编。每年也退伍五万人左右。今年你去找白成龙。让他向这边倾斜一下,给你们二万的摹兵指标。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根据王国的宪法,以后将很少从加盟国中征兵的。但现阶段你可以用原军队改造之名让他们加入军队。不过他们退伍后将不会是你们国家的国民了。如果你们不在意这一点,那就还有一条路,我们对倭战争后有一个岛,比我们的海南岛还大。国家准备先向那里移民五十万。组织大约二十万人做好移民的准备。这样你们减轻了安置压力,如你们同意可以找曾付总理要求。相信你们这边迁出一二十万人后土地不足及安置资金不足的压力有所缓解。但你们还是要动员一部分人走出土地,让他们成为工人。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海军,战士们虽成为了昌南海军的一部分。但装备老人家后期可是花了不少银子,但现在有“礁拉瓦底号”等驻在毛淡棉。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再一次重申你们是一个加盟国,那些军舰是你们的财产,你可以将那些战舰委托你林老弟卖掉。也可以直接去与东非那几国联系。能变得的钱就变几个钱,用在国家水利与交通建设上。不能变的就改成民用,不允许放在那里让他们生锈。说实话你们不用养军队了,发展应该超过其它地区。

杨星也知道,缅甸磷虾在后世主要是用作牲畜及家禽饲料,没有多少制成食品的。但在肉食品紧缺的今天却是一种不错的高蛋白食品。这些军人转业后如安置在九州。由于大都学习过新式武器的操作。不但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一旦倭鬼有什么动静,他们可以立即拿起武器参加军队。而老人家有近百只战船。别的不值钱,四艘英国军舰五百万应该能卖得到。另外那五艘新式战舰那可是当今军火市场上的紧俏货。特别是后期出品的那二只半铁甲炮艇。只要一放出风绝对会有人来抢。有了这二三千万以后。他们的资金问题应该能够缓解。

“我们已经将前期生产的那些枪支卖了一些,不知后期的自动武器能不能上市场?”

“没事,现在这种武器我们已经对外,维吾尔、哈萨克、沙俄还有埃及都有了我们的这种武器,德国及英国已经能够生产了。你们这不足万枝上市根本没有多大影响。你们可以从军队中调一部份过来以你们国家的名义对外出售。”

“那长老院不会说话吗?”

“会的,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长老院会提出阻止你们出售军火的提议,但女王会以宪法及加盟法来否决这些提议。这个例子及榜样会促使那些观望的国家早日下决心加盟昌南。同时,长老院不断的提决议,你们就不断的涨枪价。”

土城车站在河东,从王宫到那里要过一条河。火车并没有晚点,只是在没有灯光的夜晚里人们才觉得很晚很晚的。丽丽一行有十多个,再加上丽丽的卫队有近八十人。等大家都渡过河时已经是第二天丑时了。由于太晚,杨星也没有完全弄清楚来了多少人及谁来了谁没来。一切都将等明天在说;杨星的印象就是丽丽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而礁拉瓦底亲王虽还在每天吃药,但气色比以前好多了。这次一同来的还有周老五与兰儿。

看到这些孩子,杨星就问到:“大家说说,我不在家这段时间里,谁人最乖呀?”

“三姐”

“是三姐”

“不是我,是大哥,他常常给我写信,说二姐不在了,让我听妈妈们的话,照顾好妹妹们和弟弟,多与二娘说说话,别让她想二姐。”

杨星一把抱起了龙珠,这孩子越长越象他后世的女儿。枣儿走后,杨星的这些孩子中数她最大,目前虽说不满八岁,虽说比玲珑二人只大上半岁,可个头儿比二人都壮实多了,在田桂枝的教导下已是一个小大人了,但只要与杨星在一起,那是无论如何都要撒一下娇,非要杨星抱一抱。那怕是田桂枝生了十二妹真珠后,每次杨星去那里,她都与宝珠二人争着要跟杨星一个被子睡。所以几个孩子中,杨星也数她抱的最多,这次当然也是要先抱着亲一下了,没想杨星一抱起来,就发现她在反抗,大有不要杨星抱的意图。杨星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原来她可是眼睛盯着她身后的一个穿长衫的汉族人,那人也是这次一起来的。瘦瘦的,年纪太约三十左右。杨星看龙珠不要自己抱,就放下龙珠后就近抱起了杨玲,没想杨玲也一样,嘴里还说着:“丁老师看着呢?”而杨珑也连忙向旁边躲去。

失败,怕老师怕的连爸爸抱抱都不行吗?没有办法杨星只好向下面抱起了才五岁的白杏了。这可是杨星抱得最少的一个孩子。抱起了杏儿后杨星就与那中年人打招呼。

“丁老师好,让你陪孩子们一起来,真是过意不去。”杨星想,不是说带队老师要十多天后才来的吗,怎么跟孩子们一起来了。

“见过先生,小人姓丁名取忠,魏校长让我先过来,我也有几个事想向先生请教。”

丁取忠?杨星小时候的偶像--中国近代最爱学习的数学家丁取忠先生。杨星小时候与杨玲杨珑一样的贪玩。可独对算术入迷。在大约十一岁左右时,只记得那是小学毕业的前一年,他父亲带着他去武汉,由于是第一次到汉口,他父亲带着他参观完了长江大桥后就在武昌桥头下有一间古旧书屋门前休息。他进到书店找到了一本丁取忠先生所著的《数学拾遗》,那是一本线装书,全书共七十四页。上面由浅入深的论述了多元一次方程的解法。可惜那时他小学还没毕业。最多也只看懂解一元一次方程。不过作为第一次到省城的记念,这本书拌随他一直到高中毕业。只有当他完全能解多远多次方程后才将那本书放弃。与丁取忠同时代的国内著名的数学家有李善兰、吴嘉善、徐有壬、邹伯奇等人。也只有丁先生虽是长沙人,可只有他才能称之为那个时代的数学领袖,他的著作大多是在湖北完成的。这是杨星崇敬他的又一个理由。杨星一生多爱收藏书籍。可能也是受丁先生的影响。

丁取忠从事算学研究,既无良师指导,又缺资料参考,主要是凭自身聪慧的天赋和刻苦勤奋的精神,他甘于淡泊,不求闻达,醉心于算学,常常手持算筹凝思苦想,以至废寝忘食。为弥补资料的不足,虽然家境贫寒,他仍倾其囊中购书、藏书,和朋友互赠算书,所以有人称他“几间老屋,万卷藏书”。在长期从事数学研究和著述的过程中,丁取忠与当时国内著名的数学家们都有联系,或质疑问难,或信件传述,或交换算著,以弥补独立研究的不足。他和来华的外国传教士也有过交往,一起讨论数学问题。因而他的视野比较开阔,能够吸取旁人的先进数学研究成果,撰著出一部部水平高、有特色的专著。但丁取忠一生专注数学,不思仕进。为了编辑和刻印算学书籍,丁取忠耗尽了毕生精力与全部家财。1877年,67岁的丁取忠于贫病交加中在长沙去世,当时家中竟已“不名一钱”。但他编刻的算书却流传后世,这也是对这位数学领袖的最好安慰与纪念。

杨星也不知自己当着魏源提没提过丁先生。也不知魏源是怎么将他找来的。让他来教这么些小孩子们那真是浪费了。联想到前年自己写的对数、弧度与弦矢互求等东西,自己虽花了不少心血,可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懂得。于是杨星也不顾与孩子们亲热。找来笔与纸后给魏源写信。一是让他将丁取忠的课停下来,今后丁先生将专心研究算学,不再代课。二是先在学校里开辟一个研究部门。供象丁取忠先生这样学有专长的人有一个研究场所,这第一个先叫做数学教研室吧。三是丁先生回校后让他去学习英语,他才刚过三十,现在学习英语也来得及,学成后让他先去萨地亚图书馆。配合那里的翻译部门将所有的西方算学书籍译成中文。他也可以边译边研究。他的束修按本校最高教师的靠。并这将成为纳西贵族学校的一个惯例,让更多的基础学科研究人员不至于因为研究工作而贫穷一生。还有他让丁取忠带了一封信给裕喜,让他去杨星那间工作室中找出杨星所写的代数、对数、弧度与弦矢互求等讲义后交给丁取忠,那是杨星用较为通俗的语言写成,没想讲过后却没有孩子们出来研究它。现在可是有人能研究了。而杨星自己因为明天就将去马六甲及兰芳国,与丁取忠约好回西昌后再在一起讨论数学问题。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