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五章:硝烟近散(一)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7 24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五章:硝烟近散(一)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为了我们共同效忠的国家—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这是几天前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下室内,“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主席—穆扎迪拉面对着韩坚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手令所作出的最后的回答,面对着巴厘岛和东爪哇的惨败,美国中央情报局所要作并不只是收集好那一张张写满“殉难”人员的名单和写出长篇累牍的总结报告,更重要的迅速切断中国情报部门对整个中央情报局在印尼的整个情报网络的追踪。

除了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本部进行了一系列内部调查之外,美国中央情报局还需要牺牲相当部分已经暴露的人员,以换取仍在中国政府和林光昭信任边缘的重要人员,代号为“熊猫”的韩坚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最重要的棋子,只要他还能继续潜伏下去,那么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印尼的工作就还没有完全的失败。而从种种迹象来看,中国人虽然对他有所怀疑,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监视或逮捕他的动作。甚至韩坚还在直接负责印尼总统林光昭所委派的内务安全工作。

但是“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主席—穆扎迪拉却显然已经在劫难逃了,在东爪哇的清剿作战中,印尼民主联邦的军队突袭占领了大量隶属于“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之下的穆斯林游击队—“真理捍卫者阵线”的秘密营地,在这些营地中印尼民主联邦的军队缴获了大量有着穆扎迪拉签名的机密文件,整个“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中高层人员的名字全都出现在了韩坚所负责的内务部监控的名单之列。

一场针对雅加达等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大规模的肃清活动早已是箭在弦上,而当韩坚将这一情报汇报给美国本土的中央情报局总部时,得到的回答却令他瞠目结舌—美国中央情报局决定牺牲在印尼地区80%以上的潜伏人员,而如有机会整个逮捕过程将由韩坚直接负责,这无疑是丢车保帅的壮士断腕之举,而唯一令韩坚感到意外的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竟能如此轻易的牺牲掉近千名长期潜伏多年的质深特工,为的只是保住他这一颗孤立的棋子。

“我为中央情报局工作已经近20年了!但是想来却好象昨天一样。”当喝完最后的一杯红酒,穆扎迪拉苦笑着回忆着往昔的那些日子。“我在印尼各地为美国的利益而奔走,多次置身于死亡的边缘,现在那些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要画上一句号了。” 穆扎迪拉从桌上拿起那瓶黑色的药瓶,对着韩坚晃了晃,继续说道“这是中央情报局最新的产品,只要吃下2颗就可以在12个小时内心脏衰竭而死。一点异样都不会有,在你的人抓到我之后,我会很快死于突发性的心脏病,为了这一天,我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病历单。所以请不用担心我会在你的手下遭受什么酷刑的考验。我毕竟老了,已经不是那么有耐力了。”

“你还有什么亲人吗?”韩坚看着虽然谈笑风生,但多少有些黯然的穆扎迪拉终于忍不住问道。“我有一个女儿,现在在纽约工作,不用担心她对我的工作毫不知情,因为她妈妈的死,她早就跟我脱离了父女关系。” 穆扎迪拉突然停顿了一下,出于职业的习惯韩坚突然注意到此刻他的手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但是,还是请你答应我。韩坚,跟中央情报局的那些白种猪说,我死了之后就不要碰我的女儿,她是无辜的!” 穆扎迪拉突然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知道!我会为你转达的!”此刻韩坚突然想到自己生活在西雅图的父母,一阵冰冷的感觉突然从后背上传递过来。“谢谢!我也正是愚蠢,所谓人死如灯灭,还计较这些干什么!以后印尼的事情就全靠你了,你是个不错的特工,是我见到过的人中最棒的!” 穆扎迪拉最后苦笑着摇了摇了头。“我会尽我的责任,知道有一天跟您一样走到尽头。也拜托你在地狱里为我占个好位置。”

那天最后的交谈此刻仍然萦绕在韩坚的脑海里。而此刻一队队手持着中国生产的CQ 型5.56毫米突击步枪的印尼民主联邦的内务部队士兵从各个潜伏的角落冲向目标,一阵阵密集的枪声从远处的仓库里传来。“真想不到一向反美的穆扎迪拉竟会是中央情报局的特工。”站在韩坚身边的一个内务部的军官不合时宜的冒出一句。

“这就是秘密战线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韩坚不禁冷笑着回答道。“我们得到情报说,美国人会派核潜艇到印尼近海把他接走!还好我们及时截住了他。”为了掩饰刚才的失言,这个军官连忙补充道。“是吗?!真是千钧一发啊!”韩坚比任何人都清楚,所谓的核潜艇接应根本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放出的子虚乌有的假情报,为的就是要促使印尼民主联邦和中国情报部门尽快下手,逮捕穆扎迪拉,以免夜长梦多。

枪声逐渐平息,无线电对讲机里开始传出各行动小组的战果,近百名盘踞在仓库内的穆扎迪拉的保镖多数在枪战被击毙,穆扎迪拉本人被顺利的抓获,但是他的健康状况似乎不那么好。“我马上过来!”韩坚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此刻两名印尼民主联邦的内务部门的士兵正架着这个可怜的老人,一辆辆呼啸而来的救护车上,急救医生正全速跑下车子。

“他呼吸困难!全身开始痉挛。”韩坚隔着数米远的距离看着自己的这个昔日的战友,此刻他的面已经完全扭曲了,中央情报局再尖端的药物在剥夺生命的刹那仍会给人带来无边的痛苦。“病人是突发性的急性心脏病,要马上送医院,准备手术。”但就当医生将穆扎迪拉抬上救护车的刹那,韩坚却突然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意。或许那就是人们所说的回光返照吧!

望着救护车远去的灯光,韩坚很快就得到了医院方面传来的消息—穆扎迪拉因为急性心脏病而在医院的手术室逝世,他以前的病历已经找到了他的确有心脏病史的记录,一切看似天衣无缝,但是为了保守期间医院还是建议进行尸检。为了掩饰身份韩坚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当他合上电话,韩坚突然想到了穆扎迪拉最后笑容的真正含义—他终于解脱了,而自己却依旧要这场无间的游戏进行到底,如果有机会韩坚真的很希望自己可以去美国找到穆扎迪拉的女儿告诉她一切的真相,再回到自己父母的身边,但是显然那就只是一场幻梦而已。

夜色逐渐散去,美丽的千岛之果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黎明。在泗水喧闹的华人集聚区原子市场,早起的商贩们仍在谈论着昨天意外出现在这里的杨全中将,经过了一个晚上的资料收集,大家的谈资显然比昨天丰富多了,从杨全的出生地到家境,从他的字体到目前单身无一不是街谈巷议的话题。早早起来打开自己茶楼的大门,沐浴着清晨阳光的赵伊伊突然发现自己店门口之下竟意外的塞进一个薄薄的信封。

“快来看新闻!杨全将军突然宣布辞去国防部长一职了!”按惯例打开电视的茶楼伙计突然大声惊叫道。在茶楼大厅内的电视机屏幕上,无数的记者正在摄影机镜头前围堵在印尼总统府和国防部的门口,等待着林光昭内阁发出有关这一重大新闻的最新消息。看着眼前一片纷乱的画面,赵伊伊的书突然一松,手中的信封宛如洁白的羽毛一样缓缓的飘落下去。

“真是太突然了,内务部现在已经动用了所有的人力去寻找杨全中将的下落了。最后的线索显示他是在今天凌晨时分离开泗水的前线指挥中心的,在他的卫队的保护下去了港口。”昨天晚上刚刚将自己在中央情报局的同僚—穆扎迪拉送去地狱的韩坚今天早上一回到办公室就得到了杨全突然向林光昭递交辞职报告的消息,紧接着泗水方面又传来了他失踪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变数令一向沉稳老练的韩坚都有些手足无措。

而来自总统办公室的电话里更传来了林光昭的质询,自从杨全从苏门答腊前线归来之后,林光昭对这位自己一度欲除之而后快的军中将星的态度竟出现了一个180度的转换,韩坚甚至隐约可以感到林光昭在此刻对杨全的信任和依赖更超越了艰苦的内战时期,而对一向视为心腹的自己则逐渐有些疏远了。“内务部不用费心了,杨全中将只是暂时离开而已,在联邦需要他的时候,他会再度出现的!”电话那头正当韩坚竭力想向林光昭表达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对方释然的叹息。

“虽然早就知道他会选择这一条寂寞的长路,但当他真的离我而去时,我竟还是那么的伤感,想要尽力去挽留这位难得的朋友。”放下电话,林光昭长长的叹息着对着身边的妻子—刘如佳说道。“还想演一出萧何月下追韩信吗?可杨全真的回来了,你又能放心吗?如果作为一名政客,论经邦济国杨全可能不如你,但是作为一名领袖,不可否认他的人格魅力远在你之上。”看着唏嘘不已的丈夫,刘如佳微微一笑,爱怜的轻抚着林光昭额头上日渐加深的皱纹。

“如果杨全是一个印尼土生土长的华人,我将总统的位置让给他,全力辅佐他治国又何妨?但你也知道要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客将执掌印尼那是多么不可能的事情!”林光昭张开双臂抱住因为妊娠反应而微微发胖的妻子,将头依在刘如佳的肩头柔声说道。

“真是因为如此,杨全才看到了你和他之间不可并存的悲剧。这不单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心节,更是印尼华商和新组建的军队之间长远的利益冲突,他不走这场冲突便永不会结束,相反会被无所不在的野心家所利用,不断的推波助澜,直至将联邦逼上毁灭。”刘如佳扬起美丽的脸庞对着初升的朝阳,望着那显现出万道红霞的东方,在心中默默的祝福自己的朋友一路顺风。

与此同时,在泗水以北的海面上一艘老旧的渔船正在荡漾的波涛之中扬帆起航。数十名来精壮的男子正簇拥着一个有些瘦削的汉子站在船头,了望着自己那未知的前途。“你们几位是从中国大陆来‘淘金’的吧!”船老大一边在船舷上忙碌着,一边好奇的和这些突如其来的神秘客人攀谈着。自从印尼民主联邦成立以来,来自大陆的外来华人就不断的出现在印尼的每一个角落,毕竟兵荒马乱、百费待兴的印尼各地都是适合好男儿开创一面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算是吧!”领头的瘦削汉子笑着回答道。“那也别去婆罗洲啊!那里现在还是烽火连天。到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激进穆斯林。”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亲切的笑容,船老大仗义的提醒道。

婆罗洲,也是印尼民主联邦的加里曼丹岛,婆罗洲是它的旧称。这座岛屿的总面积为73.4万平方公里,是仅次于格陵兰和伊里安岛的世界第三大岛,更是东南亚最大岛屿。其中约2/3地区属印度尼西亚,北部则为马来西亚的东部领土和文莱。这座巨大的岛屿拥有近1200万的人口,主要为马来人。但是谁也不曾想到这里曾是东南亚华人最初的圣地。

加里曼丹岛并不是一座适合人类定居的地方。这里的地形北高南低,北部、中部全都为山地盘踞,南部多低地、沼泽。热带雨林气候,终年湿热。热带森林广布,约占全岛85%,是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主要木材产地。全岛开发较晚,直到18世纪,分属于二十多个酋长式部落王国的马来人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阶段。

直到在1740年前后,首批华人矿工二十多人才应南吧哇(Mampawa)土王之邀,从北部的渤泥(Brunei)到南吧哇境内的百演武(SoengeiDoeri)地区开发金矿,结果辛勤的华人取得了马来人难以想象的成功。这一经验刺激了婆罗洲岛上其他马来首领竟相仿效,招徕华人到各自境内开矿,以牟取高额地租与税金。

在中国国内,南洋开金山的消息不径而走,十八世纪中期,大批粤东移民随着南航的三板船,前来婆罗洲西海岸,大约每年二、三月有1500-2000人到达,而在六、七月有数百致富者带着钱袋回中国。在华人的努力之下,这座千年以来一直为蛮荒所统治的岛屿的沿海地区和交通方便的地区被开垦成了良田,种植水稻、橡胶、椰子等。

而在罗芳伯等华人领袖的努力之下,当地华人更在未经流血冲突建立起对婆罗洲西部二十多个马来王国的相安无事的公司制度。这也就是西方殖民者认为不可思意的所谓“华人区共和国”。正是这种公司制度使婆罗洲金矿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使这片原本贫瘠的土地为人类增添了数以百万计的财富,使这海岛变成令人向往的圣地。而当荷兰人用剑与火终结了这些历史悠久的华人共和国之后,却造成成千上万的居民的动荡的混乱,使得这个面积四倍于荷兰的地区至今一直是政府的负担。

《易经》所谓:“同心之言,其嗅如兰”,这句一直被中国人奉为真理的名言,也正是昔日罗芳伯和今天林光昭成立的共和国名为“兰芳”的根源所在。此刻站在船头,面对着船老大善意的劝戒此刻已经无官一身轻的杨全淡然一笑,心中不禁又想起了昔日中华人杰—罗芳伯那豪气万千的诗句—“英雄落魄海天来,笑煞庸奴亦壮哉。燕雀安知鸿鹄志,蒲樗怎比栋梁材。平蛮荡寇经三载,辟土开疆已两回。莫道老夫无好处,唇枪舌剑鼻如雷。”

不过与罗芳伯和林光昭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军人他所要作的不是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而是恢复那个纷乱岛屿的次序。自从印尼东部军总司令普拉塔里中将死在美国人制造的火海之后,那里便成为了混乱的战场,无数的部落武装正陶醉着无休止的仇杀之中。战争是杨全的领域,但是他所作的所有努力却都是为了终止战争,因为止戈唯武。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