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三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张一受进来将碗放在桌上,对冯保说道:“老爷,今儿也不知道怎么了,起先下人把金莲花给碰了,现在这煤火又旺的紧,小的把奶给热过头了,您先喝点填填肚子,要不饿的慌,我这就给你再热一碗去!”

“一受,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管这些”徐爵郁闷的斥道。

不明情委的张一受疑惑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小皇帝把刀子架在我们脖子上啦!你说怎么了?”徐爵嚷道。

张一受吃惊的结巴了起来:“这…这…怎么会呢?老爷…”

冯保挥挥手止住道:“徐爵,去,让门口那些人都撤了!”

“老爷…”正当徐爵想进劝时,府门外传来一声唱喝:“司礼监冯保接谕!”

屋内三人一听大惊,心想:来了!

冯保赶忙起身出厅相迎,一见来传旨的人居然是张鲸,就更加肯定了,跪下唱道:“奴婢司礼监冯保恭请圣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鲸站在那朗声说道:“传皇上口谕,着司礼监冯保即刻前往文华殿议事!”

“奴婢领旨谢恩!”冯保应道。

张鲸刚才有皇命在身,代表的是皇上的身份,自然可以站着不动,但现在传完口谕了,冯保还是他上级,于是笑着脸上前扶起冯保,笑着说道:“老公公真是贵人事忙,这大半夜了,万岁爷还找您议事,辛苦老公公了!”

“都是替皇上办差使,说不上辛苦,我这就去文华殿,就不留您了,有劳张公公啦!”冯保脸上堆着笑容与张鲸客气道。

“那行,那我这就回宫复旨去!”张鲸笑着说罢,行礼退出。

冯保将其送至门口,一转身,徐爵与张一受二人已然从厅里冲了出来,打头的徐爵说道:“老爷,你可去不得啊,这是小皇帝设下的套!”

“这是皇命,能不去吗?你赶紧的让他们撤了!”冯保瞪了徐爵一眼,朝厅里走去。

徐爵却是没有应命行事,跟着冯保身后走入厅中:“老爷,你明知是套干吗还往里跳呢?现在小皇帝刚好就在文华殿里,省了不少麻烦,只要从东华门往里一冲,也就干成了!”

冯保没有答理他,自顾自的坐下,对张一受语重心长的说道:“一受啊,咱家这次进宫看来是回不来了,我走后你就把家里人都散了,记得多给些盘缠,这么些年跟着咱家也不容易!咱家放心不下的就是兰儿,你带上她一起走,好好照顾她,你们二人要能做对儿,也算是美事一件!”

“老爷…”张一受哽咽的轻唤一声。

冯保抬手止住道:“你们放心,万岁爷会念在过往情义,不会让咱家一死的,顶多也就是去金陵给先帝们守陵去!”说着面对着徐爵说道:“徐爵,这家里的家当你能拿多少就拿多少,也赶紧走吧!”

“老爷!”徐爵重重的喊了一声:“小的能看着老爷您去守陵吗?一受,你倒是说话啊?”

张一受犹豫了一下,捧起桌上盛着奶水的碗递到冯保面前:“老爷,你先把奶水喝了吧,不管进宫会怎样,肚子都不能空着!”

徐爵一听,哭笑不得,重重的跺了一脚:“我这就领着人冲进去!”说罢猛的起身,就想往门外走去。

“站…住!”冯保叫住道,接过张一受递来的奶水一饮而尽,怒喝道:“徐爵,你这是置咱家于不忠不孝!”

边上的张一受接过冯保手中的碗,不紧不慢的轻声说道:“老爷,不如您先到东厂去避避!”

张一受也会这么说,让冯保大感意外,正想怒责几句,徐爵却先一步附合道:“对对对,待在这里就靠门口那几号人肯定挡不住京卫兵一冲,老爷还是先到东厂去吧,东厂都是咱的人,又在宫里,这京卫兵还不敢乱来!来人,快快护送老爷去东厂!”

徐爵这一喊,喊的大声,门外冲进四个南镇抚司的手下,冯保一看,怒目圆瞪,冲着徐爵斥道:“徐爵,不去文华殿会让咱家落下抗旨不遵的罪名,咱家去了东厂又有何用?”

冯保说着向那四个兵士喝道:“都出去!”

门外的这些兵士都是徐爵在南镇抚司一手拉起来的亲兵,听冯保这么一喊,不由的看向徐爵,徐爵吞了口口水,作下决定:“老爷,这担着身家性命的事,对不住小的也要做一回了,您放心,小的会一力担着,绝不会牵连了老爷,若是能成,到时再跟老爷请罪吧!”说着跟拿四个兵士示意。

四个兵士架着冯保就往外走去,冯保咆哮大喊道:“徐爵!咱家待你不薄,你却这般害我!放开,放开…徐爵,你大逆不道啊….”

四名兵士没理会,架着他就出了冯府,用一条白凌将冯保捆了个结实,再把嘴堵上,塞进轿子里,这就往东厂而去。冯保哪受过这般折腾,气急之下,晕了过去。

被冯保这般骂过,徐爵不由的鼻子一酸,冯保一直对他很好,他也挺感冯保的恩,要不是碰上这种事,他是万万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这般对待冯保的。

徐爵吸了下发酸的鼻子:“一受,我若是能成,明儿我们还能见上,若是不成….”徐爵呼出一口气,再次给自己信心:“不可能不成!您这就跟着去替我好生照顾老爷,莫让他着急上火了,事完了我就去向他请罪!”

“徐爷,保重!”张一受行过鞠礼,转身冲出门去,跟上冯保轿子,临别时他在让冯保喝下的那碗奶水里加了点蒙汗药,蒙汗药并非无味,于是他不得不将奶水热的烫些,好让奶香味能掩住蒙汗药的味道。他这样做,多少带点为了报答冯保平日里对他的好,只要冯保晕倒了,自然就不会与这次的造反有关,至于冯保的贪墨行举那已经不是他能管的了的。

对于他来说,他的工作已经结束,接下来,他只需将冯保看紧,其它的自然会有人去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