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33/


奔雷装、魔神剑、暗黑翼,这就是魔剑士银月光华,杀杀杀杀战盟从成立到现在呈现了一派生机,然而今我不满的是我居然在盟员名单上看到了野驴的啦的名字,连LACD都消失了,他这家伙倒活得好好的,他也算是LACD的帮凶,没想到还是骑士,我问盟主:“怎么把他收进来了?”

盟主看了我的表情心里也明白了八九分:“怎么?有仇?”

我强忍住怒气说:“是!”

盟主叹了口气说:“我看他太可怜了,就把他收进来了,你也不要介意了,以后都是自己兄弟。”

对盟主我还是尊敬的,既然收了,那么他自然有自己的打算,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仇把他赶出去吧,这口气还得咽下。

但是见到野驴的啦后我压下的怒气渐渐涌了出来,也许这家伙过去杀人太多了,仇人也遍及全天下,见了我满是怒气的脸大概也猜到了些什么,疑惑的问:“你是……”

我也没好气的说:“还记得凤翼天翔吗?”

他大吃一惊:“就是你?”

“对!就是我!”

他索性一拍脑门倒在地上:“晕~看怎么处置怎么处置吧!”

这一招就是反客为主吧!我的怒气还没上来,也完全上不来了,毕竟不是他杀的小白兔,二度和LACD交手时他也没在现场,看到他身上的破烂装备我也没得说了,他混得还真惨。

“好了,不要再说了,过去的事我也不想追究了,以后就是一个盟的兄弟了。”

他听后起来了说:“完了?”

“完了!你还要什么?”

他笑了笑说:“嘻嘻!没什么,我野驴命不该绝。”

“狗屎运!”我骂了一句走了。

级还是要练的,比起古战场我更喜欢天空,古战场的人太多了,怪不够打,里面的怪倒是不少,又打不动,还是天空层次分明,可以从稍低的地方练起,虽然这时我还不能独立到风后区作战,但是恶灵还是容易对付的,经过魔剑冷雪的指点我也转型开始练法魔剑,毁灭烈焰术不断施出,身边的恶灵就成片成片的倒下,只能用“爽”字来形容了。

我正杀得性起,忽然收到野驴的求救,“快来古战救救我,无聊剑客正在杀我。”

糟糕!盟主、小伙、冷雪都不在这下就看我的实力了,不知深浅的我急忙赶赴古战场,野驴的啦的确很惨,被无聊剑客追得无处藏身,但是无聊剑客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为了救人也顾不上什么江湖道义了,我一个箭步冲到无聊剑客身后,挥剑就是一记凤舞回旋斩,这一下伤得他不轻,此招得手接下来我招招进逼,一剑快似一剑,连续几个回合无聊剑客都处于下风,但这几招太容易得手了也使我产生了轻敌的想法,一招未跟上无聊剑客立即反攻,哇!不愧是圣导师攻击力太强了,一个躲闪不及就被他打倒,我一翻身站起来,但他下一招又跟上来了,连连躲避不及便连连中招,几招下来我心里就有了底他比我想象的要强大得多,级数高于我之上,看来只能改变战术了,无聊剑客接连发了四招后心里也放轻松了,第五招明显慢了许多,趁着这个机会我一个横闪,回手就是一剑,紧接着又是两剑,冷不防遭到袭击的无聊剑客立即集中起全部精神来对付我,一道道神圣火焰向我袭来,不给我留下丝毫喘息之机,战斗越来越困难,看来只有靠本盟的高手才能对付得过他,快去找人!想到这儿,我找到他的一个空隙虚晃一剑跳出战圈,紧接着就飞奔。

“喂!你不回来我可杀野驴了。”无聊剑客大喊。

“靠!缷魔杀驴!”

“哈哈哈哈……”无聊剑客大笑。

我回头看了看可怜的野驴,心中一阵愧疚,对不起了兄弟,我真的无能为力了,去找盟主他们吧!于是头也不回的跑了。

在大陆我又见到了邋蹋的野驴的啦,我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我真的无能为力了。”

“没关系的,你能来救我就证明我们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存在了,我很感激。”野驴诚肯的说。

“呵呵~如果不是你当初乱杀人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至今仍落破潦倒。”

“呵呵~混了大半辈子了连件好衣服都没有。”

“哈哈哈……”

战盟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仇人变成朋友,不过那是因为和他的仇不算太深呐。我又想起了小白兔的身姿,粉红的圣灵香销玉逝,我无能为力,黯然伤神的我悄悄的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