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吴倩最近觉得自己的心里比较烦,这一段时间整个军医院和她最熟悉的杜丽梅和小文都到前线随同一团行动,一个人在后面连个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找不到,想了解一点前线的情况,可是她和一营副营长的关系又使他不太好向别人打听消息。

不过现在情况似乎好了一点,现在他正在陈明的身边喂着陈明一点糖水,一边喂着一边不停的向陈明诉说着这段时间在军医院的工作生活情况,现在前线的情况她已经比较了解了,为了不刺激陈明她只好挑一些轻松的话题来说。

如果是在以前,不要说吴倩在他面前一边喂着他东西一边陪他说话,只是能够在吴倩面前逗留一会机会让他高兴好一会了。

可是经过了上次的那些事情,陈明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成熟,不过它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他对吴倩的感觉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见到了吴倩他的心里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怦怦的跳了,说话也恢复了同吴倩才认识的时候的样子,又开始天南海北的忽悠了。

有一搭无一搭的应付着吴倩的各种问题,陈明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烦躁,可是他自己也找不到心烦的真正原因,躺在火车里的病床上,陈明已经在这里足足躺了2天了,可是这火车愣是只开出3百多里,这一路上这一列火车不是要让其他往前线赶的火车,就是为了躲避偶尔前来骚扰的德军轰炸机,再不就是停在某个树林当中等待前面被炸断铁路的修复。

而现在,火车就停在一个编组站里等待着一列载满着赶赴前线的红军的列车通过这里。

“虎仔,我觉得我好像有点问题。”喂完了最后一口糖水,吴倩看了看旁边的病床上的伤员在其他护理员的帮助下下车去活动了,她想陈明谈一点心里话。

“哦”陈明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撑了撑身子,把身子又撑起了点。

“你觉得我这个人的心肠好不好!”吴倩认真的问道。

“好啊!”

“可是我觉得我有问题。”

“哦?”

“你…你知道我和你们周副营长的关系,按理说我们,我们已经……,我应该非常想念他,可是我好像这种感觉不强烈,就像这回他的脚受了伤,在后方医院休养,我应该申请调过去的,可是我总觉得有点舍不得离开军医院,而他也没有提出要我调过去,你说我们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出问题了?”

“我想不会吧,你们才确定关系没有多久,而且我记得这是你的初恋。可能这就是初恋会产生的问题吧,我没有谈过,恋爱的问题还是问问你们的那个小文护士吧,听说她谈过几次恋爱的。”

“她谈过?别听她吹牛了,据我所知,单恋她倒是有几次,恋爱嘛,应该没有。”

“那杜医生呢?”陈明随口问到。

“杜医生?她更是没有谈过了,她可是高级干部的子女啊!听说她爸爸是总部的大干部,她的眼光可高呢!”

“哦,对了,不是说部队都撤下来了吗?怎么她们俩还没回你们医院?”

“谁说的?她们可是同你一起回到医院的。”

“那么怎么这两天见不到她们。”陈明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这两天小文正在照顾杜医生。”

“杜医生受伤了?”好像随意的一问,但是却带有一点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的紧张。

“不是的,她是给累病的。那几天一直没有休息,接连做着了好多的手术,可救回了你们团的好多战士的生命啊,对了,就连你都是她救的,她也是为了救你才累得晕过去的!”

“就是她救了我?”像是问吴倩,又好像是问自己,陈明喃喃道。

“对啊!就是她提你做的手术,看看你的伤口,你们团的那些半吊子医生能够做的这么干净利落么?”

外面又开始飘起了雪,可是寒冷却没有使陈明的头脑清醒,不知名的烦躁还是挥不去,心里好像有一些东西可是却有抓不到,有同吴倩说了几句话,陈明就借口疲倦,闭上了眼睛装作睡着了。

雪越来越大了,随着一声汽笛的响起,火车又开动了。

在火车后面的一节车厢里,一个暴怒的声音表明这列火车上还有人比陈明更为烦躁。

“TMD。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志愿军第一师的师长许强正在列车的一节车厢中来回的踱着步子,警卫参谋人员都被他赶到了其他的车厢中去了,这节车厢中只剩下了他和军长周宗华在里面,周宗华是许强的老连长,在老连长面前许强没有什么顾忌,不停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老首长,你说说这战是怎么打的,骨头我们去啃,到了吃肉的时候,却把我们给丢到一边去了。这些老毛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以为就他们这些老弱病残就能够把博克的中央集团军群给吃掉?”

坐在车厢里的沙发上,周宗华,点着了一支从国内带来的香烟,吸了一口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许强这个曾经的警卫员。

“老首长,你说说,我们原来的计划多好:以我们三个军的兵力作诱饵,把德国人的兵力给吸引在维亚济马,然后从两翼包围他们,切断他们的后勤补给线,让寒冷的冬天帮我们消灭这些鬼子。可是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把鬼子给吸引过来了,两翼的合围的部队也都进展顺利,怎么一道命令就把我们给撤下来了呢?我们师的这些牺牲难道就这样白费了?”

“我们是撤下来了,不是又有红军的2个集团军补上去了吗?”周宗华抖了抖烟灰慢慢地说道。

“就他们,两个集团军想守住维亚济马?你说可能吗?”

“这样说就不好了!会影响团结的。”周宗华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老连长,你现在怎么说起话来变得像指导员一样了?团结?如果他们讲团结,那么怎么老让我们啃骨头,好容易到了吃肉的时候了,又让他们的部队上去摘桃子?”

“撤下来,是我们志司向苏联统帅部提出来的,我们是轻装的步兵部队,接连的几个战役下来,我们的伤亡很大……”

“伤亡大?真正伤亡大的是我们师,2师和3师的伤亡要小得多,2军和3军才来几乎没有伤亡,这不过是个借口吧?”一听到是自己人提出的撤下来的,不是苏联人为了贪功而换下他们,许强知道里面应该有问题:“志司提出来的?伤亡大这个理由可不怎么样啊?红军的兵力也很紧张,就这样把我们这几个精锐的部队给撤下来,斯大林会同意吗?”

“围歼德国中央集团军群这么大的荣誉,留给他们自己人不好吗,再说我们也不是全撤到后面去,2军和3军要调到南线,加入西南方面军,从那里替换出14个师的红军部队到莫斯科前线来。”

“我们呢?”

“我们军到斯大林格勒,在那里我们军要改装成机械化部队,你们师因为伤亡过大,照计划要被改装成装甲旅。”要把1师从师改成旅,周宗华觉得有点对不起许强。

好像对自己的部队被缩编没有什么意见,许强似乎更感兴趣的是其他的问题:“改装我们?这一改装可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为什么不从国内调两支部队过来?”国内的增援部队来的缓慢这个问题许强早就充满疑问了。

“你不知道,最近几个月在远东铁路和中亚铁路这两条大动脉,老是遭到德国人的特工破坏,上个月又有30多处咽喉地段遭到破坏。而最近又接到情报,好像日本人跟这事也所不清楚的有关,而在鄂霍次克海据说已经发现有日本人的军舰在活动。为了保证这两条动脉的畅通,中央已经同苏联最高苏维埃商议,下一批入苏的部队,除了1个军在铁路沿线沿途保卫这两条铁路外。另外两个军,一个到堪察加半岛,一个军则留在国内前往库页岛加强防御。”

“这么说很长一段时期内在苏联前线的部队还是只有我们三个军了?”

“是啊,没办法,铁路就那么两条,又要运送西伯利亚和中亚的部队到欧洲,又要为我们这三个军运送装备给养,铁路的运力已经到达极限了。”

“不对啊?德国人的手伸得了这么长吗?”

“所以,日本人插进来了。听说驻朝鲜的日军增加了6个师团的兵力,在札幌也出现了日军3个师团的番号。”周宗华把“听说”两个字咬得很重。

“不会吧!跟我们拼陆军?20年前的那场战争教训还不够?日本人是不是脑袋进水了,海军才是他们的强项。他们的军部不会犯这种错误吧?”许强没有明白周宗华眼神中的含义。

“身边有只恶狼你能睡得好觉吗?”周宗华提示到。

“不是已经在东北和北疆地区布置了将近40万的部队了吗?这些可都是革命军常备部队啊,难道你是说……?”说着,许强好像明白了一点。

“未雨绸缪啊!同志,再说在我们那屈辱的半个多世纪,欠我们的,不单只有一个日本。同志,在这个大时代,有些机会失去了以后就没有了。乱世出英雄,浑水好摸鱼,搂草还可以打兔子,如果运作得好,有些事情是子孙受益的。”

“那你是说……”

许强好像觉得自己的思路好像开阔了点了。

“有几个人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他们在下一盘棋!一盘很大的……”周宗华看着窗外那片无边的平原,缓缓的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