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七章、吉藤中队覆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来到密营后,李矛马上下令:各排抓紧时间练兵。王天行和郑培仁的人通过与日伪作战也知道自己与小鬼子的差距,自然乐意便高手学点杀敌本领。

转眼过了七天,望着训练十分卖力的新兵。李矛满意地点了点头,这群与小鬼子有深仇大恨的村民,比当初自己那一批硬抓来的新兵自觉刻苦多了。只是留给新兵们训练的时间又有多少呢?

李矛的担心很快成了现实,进山的第九天,清晨,大雨初歇,群山一片寂静,峭壁几株孤零零的小树在清晨秋风中冷得发抖。升腾而起的水雾依然笼罩着旷野,能见度很差。早起晨练的士兵们则个个冒热汗……

7时左右,大家练得正起劲,密营西边十里远的莽林里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而且越来越近……

李矛一边命令;各排紧急集合。一边心想:临时密营被小鬼子发现了吗?很快他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不对,小鬼子发现了密营也不会这么傻,十里远就开枪。”

过了好一会,密营前的暗哨传回消息,约一个中队的日軍在追杀一支200多人的抗日义勇軍。

李矛一听小鬼子与自己的人差不多,眼睛一亮,马上将童贯春叫过来耳语一番。童贯春带着二排弟兄领令而去。李矛转身对王天行道;“该弟兄们开荤了!”

160多名全副武装的战士在一,三、四排排长的的带领下也进入了密营两侧的高地。按照配合作战计划,李天云一排、姜子牙四排隐蔽于东南高地,黄海龙带三排占领边北的高地,造成居高临下、两面夹击之势。李矛和王天行带连部来到主陣地边一个山头上,在那里睛天通过望远镜,可以鸟瞰战场全景。

7

时30分左右,密集的枪炮声越来越近,参战各排均隐蔽地进入设伏地域,并完成了战斗准备。

水雾依然笼罩着旷野,能见度并没有提高多少。李矛透过望远镜看到一团团模糊的黑影出现在林子山涧的尽头,接着黑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依稀的人影逐渐可以分辨出来了。山涧满地泥泞,湿滑异常,加上后有追兵,逃亡者虽然不断有组织的反击,且战且退。但不知是追兵枪法精准,还是地上湿滑, 追兵每每响枪之时,逃亡者不断有人倒下,而且倒下的人,再次爬起来的人不多。看得李矛暗暗吃惊,难怪100多人追着200多人打,这股小鬼子看来很不简单。他马上让传令兵传令,“他不发信号,任何人不得擅自开枪。违令者死!”

逃亡者虽然一个个狼狈不堪。但200来个逃亡者中也不乏百战老兵,指挥官也很冷静,部队交替掩护边打边撤,有条不紊。而且看上去装备便不比小鬼子差多少,显然也非一般乌合之众。这一下子让初遇强敌的李矛紧张起来。

逃亡者进入了伏击圈,追兵也跟了过来,虽然是一样的路,但追兵依然能保持着三人一组配合默契的战斗队形,李矛立刻握紧望远镜,真正见到强敌,天生将才的他反而平静下来,纹丝不动凝视战场……

追杀者也越来越清晰:最前面的是大约一个小队的小鬼子约50多个。间隔百米之后是敌人的主力部队,整个鬼子队伍宛如一条黃色的毒蛇,不断吞食狼狈不堪的逃亡者。

这是日军关东军板门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三浦之良的一个山地步兵中队。 中队长吉藤,原来吉藤中队共有250人,先后参与了围剿三支国軍残部,前天又日夜追杀这支原有400多抗联部队,吉藤中队现已减员到165人,不过连战连捷,使中队长吉藤中队长没有将狼狈不堪的对手放在眼里,这来源于他对自己部下超强战斗力的信心。

三排长黄海龙也早看到小鬼子,他满脸通红,血脉贲张,两眼炯炯放光 ,这是一种突然遇见势均力敌的对手引起的兴奋。此时他兴奋自言自语道:“终于来了!大哥怎么还不发信号。”

被追杀抗联部队是东北抗日联军第二路军总指挥,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周保中将军麾下第四军第九大队,大队长叫冯门纲。第二路军总指挥部驻扎北四家子。日军司令部探知了这一消息,就派出大批队伍围攻北四家子。经过激战,因寡不敌众,周保中便率领总部人员向北面的地区转移,途中又被日寇包围,总部人员奋勇突围冲出,第四军第九大队大队长冯门纲为掩护总部人员突围,吸引敌人,一路被日军追杀。

好不容易摆脱日军,途中又遇吉藤中队追杀暂编师139团残部,因出手相救,而惹火上身……

冯门纲也是抗联一员勇将,无奈吉藤中队是日军精锐山地王牌之师,加上连日恶战第九大队缺粮少弹,第九大队只有逃的份。逃了一天一夜的第九大队部队显然早已精疲力竭,逃到山涧尽头,冯门纲看到地形有利,加上逃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大队长冯门纲索性下令部下利用有利地形,架着剩下的两挺轻机枪开始拚命。

这支日军太过猖狂大意了,以为对手似乎只是在利用有利地形作最后的垂死挣扎,前队尾随逃亡者进入山涧受组时,后面主力连两翼都没有派搜索部队警戒,大摇大摆地进入了李矛面前的山涧,吉藤中队完全没有意识到死亡正在前面等着他们。

山沟地形险峻吉藤也看到了,但吉藤认为抗联部队根本没时间设伏。他只是想尽快抓住这支精疲力竭的抗联部队,完全彻底地消灭他们。

吉藤预料没错,要在平时这支精疲力竭抗联部队肯定凶多吉少,但此时吉藤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克星-----李矛。

这时候水雾开始渐渐散去,8点半左右,日军全部进入伏击地域。由于山涧本无路,狭窄小溪边是猎人和李矛他们踩出的小道,雨后泥石湿滑异常,加上抗联部队顽强阻击,日军的行动十分缓慢,很快挤成一团。李矛了抓住这有利战机,随着李矛的一声令下,伏兵突然全线开火,峡谷上空,上百个手雷准确地砸在山涧日军头上,不少日军顿时被炸成碎片,紧接着,手雷接二连三地扔了下来,其中老兵扔的基本上是凌空爆炸,让训练有素的日军也无处藏身,后队的小鬼子军曹见势不妙,马上带着几个鬼子冲向谷口,企图为中队打开退路,,还没冲出多远,就被从天而降的十几颗手榴弹报销掉。

侦察排的神枪手陈宇早已瞄准后队的日军小队长,“砰”躲在一方巨石后的鬼子小队长中弹后,一头仆在巨石上毙命,鲜血飞溅,强悍的小鬼子也一时不敢往外冲。

‘嘣’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李矛埋在山涧中间地下的大炸药包猛烈爆炸,在瞬间中心的二十几鬼子化作了碎片,山涧变成人间地狱:残破的肢体带着军服的碎片漫天飞舞,山壁上沾满了血水、脑浆和人的内脏,不少日军士兵捂着血肉模糊的伤口在地上哀嚎。濒临死亡的身体在地面上无助地扭曲,抽搐,良久才停止! 山涧峡谷上空顿时笼罩着浓浓的硝烟。

紧接着山顶上的机枪又吼叫起来,六挺压满子弹的轻机枪,训练有素的射手

瞄准山沟底部密集的敌群猛烈扫射,机枪组成一个严密的火力网,用狂风骤雨般的子弹对敌迎头痛击,没炸死的敌人如同割倒的麦子般倒了下去。

日军被突如其来的伏击打晕了,马上四处散开。吉藤做梦也没有想到,狼狈不堪的对手会有能力如此迅速这设伏,而且火力如此之猛。躲过第一轮袭击的日军纷纷伏下,以崖壁、树木、巨石为掩护,拼死反击。紧贴崖壁的吉藤暗暗叫苦,被敌人火力网封死的他,根本无法指挥自己的部队,只好默默乞求天照大婶救命。

吉藤中队的惊慌失措很快就过去了。这些经过长时间训练的关东军官兵,本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他们从最初的懵懂中清醒过来,像一头伤口初愈的猛兽,恢复了骄横凶狠、毒辣残忍的本性。开始一小股一小股自动就地组织有效反击。

日军后队的副小队长横滨二郎火线自动递升为小队长,横滨二郎率50多个小鬼子也不顾一切地向后冲,准备为中队杀开一条血路,日军狙击枪几个小组也拚命协助横滨二郎小队向堵后路的侦察排守军精确的射击步枪子弹,守军不时有士兵中枪牺牲。连神枪手陈宇也不敢轻易抬头。横滨二郎小队眼看就要冲进侦察排守军陣地,吉藤心中一陣狂喜;“天照大婶真灵,天不亡我吉藤中队,回去后一定多烧香、多烧冥币、勤参拜。”

但横滨二郎便没有让吉藤高兴多久。没听到对方开火的枪声,四五个冲在最前面的小鬼子莫名其妙倒下,横滨二郎才发现敌军陣地前,不知什么时候升起了一股淡黄色的烟雾,那层诡异的烟雾。接触到烟雾的人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然后就软在了地上,痛苦的挣扎着。而且淡黄色的烟雾,随着微微山风向山涧蔓延了过来。

“八格唬!毒气!快撤!” 横滨二郎和手下虽然骄横凶狠,但他们都知道毒气的厉害,太恐怖了,这不是凭武士道精神可以搞定的。

其余的日军这才意识到此路不通,于是在挥舞着战刀的吉藤中队长的指挥下向山涧尽头扑去。

见有友军在此设伏。冯门纲的部队士气大振。吉藤中队遭到抗联部队顽强抵抗,二挺机枪和冲锋枪、步枪组成的火力网,用狂风骤雨般的子弹迎头痛击日军,死死地封住了狭窄的山涧口,抗联部队战士们似乎在发泄这一天一夜被日军追杀的怨气。冲在最前面的小鬼子大都被打成了筛子。更要命的是两侧高地上十几颗掷弹筒炮弹落在山涧尽头的山涧中,把里面准备夺路逃命的日军炸得粉身碎骨,抗联部队战士们见友军无私助战欢声雷动,射击更猛。所有的日军这才意识到此路也不通,于是在挥舞着战刀的吉藤中队长的指挥下又向山涧两侧高地上扑去。

无路可退的日军一部份人利用山壑、树木、巨石隐蔽掩护还击,其余所有人向地势较平坦一点的山涧东南边高地山上攀登。李矛早算定日军最后会有这一招,全连五个掷弹筒和六挺机枪中有四挺全布置在这。战士们从高地居高临下,打得日军无处躲藏。这时,日军指挥官吉藤才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战术上失误了,挥舞着战刀死命喊叫,指挥残余的日军调头争夺北侧高地。但是北侧高地近似仰攻,穿着大头皮鞋的日军步兵最训练有素,他们精准枪法和战术优势统统发挥不了,日军步兵在黄海龙的三排从高地居高临下,近距离用手雷、机枪、步枪火力打击下,滚罗卜一般掉下去。

濒临灭绝的日军困兽犹斗,在峡谷中左冲右突,狼狈鼠窜,象风箱里的老鼠。吉藤中队长见势不妙带着残存六十多可以动弹的士兵,向着堵在山涧尽头抗联部队战士们发起肉弹式的进攻,野兽一样的日军士兵绑上一切能够爆炸的东西,组成一层层的波浪冲锋线,嚎叫着向抗联部队发动一次次的集体冲锋。

死死守在山涧尽头的抗联部队一个小队,其中的二十几名战士机枪管打得通红,但是倒下一个日军又冲上来一个,最终战士们子弹打光,随即被后续拼命冲上来日军的爆炸烈火和浓烟吞没,武器的碎片和人类的肢体被爆炸的气浪推了出去,在空中飞行了一段之后落了下去。飞溅出来的鲜血涂满了谷口阵地,到处是残缺不全的手指还紧紧地握着各种枪械,战场上空飘荡着浓浓的烟雾。最后这伙日军在付出将近30多人的代价,冲出了山涧尽头。

但稍宽点的山涧口密密麻麻挤满了一百多抗联部队士兵,只见明晃晃的枪刺在阳光映照下发出森森寒气,子弹打光的吉藤等残存的日军愣了一下,在挥舞着战刀的吉藤中队长的带领下,嚎叫着向抗联部队发动最后一次的集体冲锋,突然抗联部队手中的长短枪喷射出一条条复仇的火蛇,抗联部队官兵将剩下的子弹全部射向日军……

吉藤中队最后在李矛连和抗联的合作下被全歼。

密营伏击战,李矛利用有利地形,充分发挥自己部队善于近战和山地战的特长,保证了战斗的突然性,一举歼灭日军精锐吉藤中队165余人(含抗联阻部队歼灭敌数),缴获轻重机枪7挺,长短枪100多支,还有1000多大洋及其它一批军用物资,战果累累。

此战以数倍于敌的兵力(含抗联200余名山涧口阻敌战士),居高临下,出奇不意发起进攻,结果全歼敌人165人,我方总共伤亡不到80人,(含抗联阻敌伤亡战士),李矛部伤亡才40来个这个数字还能让李矛接受的。当然缴获小鬼子毒气弹发挥了极大威力,让李矛心痛的是童贯春这“败家子”这次把毒气弹全放了。

李矛看着这个刚立下首功的童贯春,也不好发火,只是无奈的:“走,我们去看望一下抗联战士!”然后对王天行吩咐道:这密营不能用了,王副连长你带大家仔细打扫战场,准备撤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