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大国时代 雾里看花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2 13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被抓住的狄青竹有点紧张,在被押解的路上不断的问旁边的警卫自己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被枪毙。


到了国家安全局,柳广明、韩文忠两大审讯高手齐出动准备一起攻克狄青竹的心理防线,但是他们却没费口舌,狄青竹根本没打算要顽抗下去。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会全盘脱出。


给他一支香烟!再给他倒一杯水,温水!韩文忠吩咐着。


那好,既然你打算和我们合作那么就不要多费口舌和兜圈子了,我们直接进入主题吧,第一个问题,你是在什么时候加入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的也就是克格勃。


1984年,当时因为赌输了二十万人民币走投无路了,一个叫杰克的乌克兰人找到了我,说只要答应做他们的内线便可以帮助我还清二十万的债务。但是我还只是一个小混混,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所以就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你当时是小混混,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他们为什么会看上你?韩文忠边问边记录。


我父亲当时在轻机部,主管几项国家立项的大项目,都是上千万的。


成为组织成员后我连续为当时的前苏联KGB组织输送了不少中国和美国经济合作的情报,他们便不断将装有美金的信封通过杰克交给我。从最开始的三、四百美金到后来的最多一次的二万美金。


军事情报有没有出卖过?柳广明问道。


没有,因为没有机会接触。


最近几年输送过什么情报吗?


也没有,因为杰克调回国,所以莫斯科方面给我的指令是潜伏。如果这次娜塔莉不来找到我的话,我还以为他们把我忘记了呢,哼,如果真把我忘记了也算是好的。狄青竹不由得苦笑一声。


说说这次你们的计划,是你制定的吗?


狄青竹坚定的看着柳广明,不是我制定的,我只是一个执行者。


那是谁制定的?韩文忠便问道。


娜塔莉说是由一个代号“文烈”的人制定的。


韩文忠和柳广明对望一眼,在他们的记忆中甚至不知道这个“文烈”的特工是男是女。


你认识这个代号叫文烈的特工吗?


不认识,因为娜塔莉和这个人接头时从来不会带着我。


屋子里的武器是怎么回事?柳广明问道。


娜塔莉告诉我们让我们在世界杯开赛的时候去抢劫一间银行,地点我们选择了中国银行。这些武器便是娜塔莉出钱我们找的人买的。


你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刺杀?爆炸?还是政治阴谋?


这个我不知道,我的级别也很低不可能接触这么高的级别情报,娜塔莉只告诉我让我们抢劫。


柳广明和韩文忠都明白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现在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在林浩然的办公室里,林浩然对二人说道。


是啊,什么时候抢劫不好非偏偏选在世界杯开赛的那天,这里面一定有文章。柳广明和韩文忠也十分赞同林浩然的想法。


局长,这个狄青竹还提到了一个人,代号叫“文烈”是一个级别很高的间谍。从案件的总体来看这个“文烈”很可能掌握着整个计划的核心和具体行动计划。


文忠说的不错,但是即便是我也没听说过这个代号,文烈?这个代号怎么像是中国古代的封号。


他还交代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吗?林浩然继续问。


有,他交代,一个代号叫杰克的人在1984年将他发展成当时还是前苏联的KGB在中国的间谍,我们在档案科电脑中查到了这个代号,这个人叫伊斯季托罗夫,当时是前苏联驻中国的武官。有着很深的间谍机关背景,前苏联解体后因为生活问题他在1996年他变节逃跑到了土耳其。


在那里他投靠了英国军情五局,负责在搜集俄罗斯北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情报。2000年从军情五局退休,现在在冰岛生活。


有必要把他抓过来或者去问问他,关于这个文烈的事情!按照前苏联克格勃的等级情报制度来看,伊斯季托罗夫是个级别很高的特工,当时他负责在中国的情报工作,一定会知道国内的情况。


按照一名特工从接受训练到委派到任务地执行任务,并且在当地建立关系网和情报网的一个时间周期来看伊斯季托罗夫是应该清楚这个文烈的。林浩然从情报学的角度去分析了事情得出了伊斯季托罗夫是应该是除了文烈之外的关键。


事不宜迟,马上从欧洲调精兵强将去冰岛把伊斯季托罗夫找到,就是从地心里也要把他给我挖出来。




汤老!汤光亚家门口林浩然对开门的汤光亚问候道。


混小子,来找我什么事情。汤光亚手里拿着浇花用的小喷壶,带着眼睛笑咪咪的看着林浩然。


好久没来了,今天带了瓶五粮液来孝敬您老。


哼,你会这么好心。汤光亚一准知道林浩然是有目的的。不过心里仍然高兴,心情一下子也好了起来。


一边招呼老伴中午做几个菜下酒一边汤光亚把林浩然带进书房。


把门关上,汤光亚放下手中的小喷壶。人老了,就喜欢养些花啊,草啊的。平时没事我还愿意写上几副毛笔字。说吧,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说出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能不能帮助你解决下。


汤老您听说个“文烈”这个代号吗?


“文烈”?汤光亚摘掉眼镜大脑中开始高速的从记忆库中寻找这个代号。


好象有这么一个代号!


林浩然眼睛一亮随即便问道:“那汤老您知道这个代号的真人吗?”


这个人应该不会在了呀。汤光亚自言自语的喃喃嘟囔着。


什么,汤老?林浩然不解并有点没听清楚的看着汤光亚。


这个人已经死了近十年了呀,当时是我亲自签发的秘密处决的命令啊!汤光亚也是一脸疑惑。


据抓获的恐怖分子交代,这个“文烈”是幕后总策划人,只有找到了他才能准确的掌握恐怖分子最终想干什么。


那这个当时被处决的代号“文烈”的特工能描述下吗?林浩然见汤光亚良久不语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时,我刚当上局长就接手了一个案子。一名国防部的少校将几份很重要的情报准备买出国外,而自己也先期跑到了香港。


这个人是个有中国和俄罗斯混血的家伙,当时就已经四十多岁了。他到了香港准备和这个少校接头,我们派人一直盯着这个少校,结果他们在尖沙嘴接头的时候被我们当场给抓住了,当时香港还是英国控制,一切都是我们秘密进行的。


引渡回国之后那个少校畏罪自杀,而这个代号“文烈”的俄罗斯间谍招供出了几次重大的情报泄露均和他有关系,上面决定秘密处决他,当时处决的时候我也在场,54式手枪朝他的脑袋和心脏连续打了3枪,绝对不会有错的。


汤光亚吐了一个烟圈,然后将剩下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思绪平稳了下来。


那有没有人接替用这个代号?林浩然似乎还不死心。


这个没有人知道,他死了之后莫斯科就把这个代号除籍了,以后来中国的间谍都没有人再用过这个代号。


那就奇怪了,这个代号文烈的家伙到底是谁呢?林浩然喃喃的说道。


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去找下梁夫人,她应该可以知道点东西,她曾经在俄罗斯受训并且上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培训,那里走出了不少的俄罗斯特工都是她的同学。


您是说主席的夫人?


是的,至今梁夫人手里仍然掌握着一个庞大的情报网络。汤光亚很认真的在跟林浩然说。


可是梁夫人已经不出来工作很久了,现在去打搅她是不是有点冒失?


不会的,先和主席打个招呼,主席会同意的,只要你不把梁夫人请出来帮你查案子。汤光亚这次是开玩笑。


好了好了,不谈了,走咱爷俩今天好好喝一口,你师娘太狠心一天就让我喝一小杯酒,今天你来了我可以放开的痛快喝一回了。





怎么想起你嫂子的关系了?杜文辉一听要和梁静谈谈这个情报问题便好奇的问向林浩然。


我们国家安全局里的电脑资料库中没有这个人的任何信息,我找过汤老,汤老倒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代号,不过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执行秘密处决死掉了,所以汤老对我说让我试试找下夫人,让他想想办法解决。


你嫂子可很久没出去工作了,管不管用我可说不好。不过你最好下午去。你嫂子现在正和几个女伴练喻加。主席也有主席的无奈,中国把印度给打败了,而中国国家主席的夫人却在练喻加,这让杜文辉有点看不过去了。


杜文辉的日程安排的很满,匆匆和林浩然聊了两句便离开了中南海准备飞湖南,到那里去看看。


下午林浩然事先让秘书处给梁静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下。


下午一点钟,林浩然准时出现在了杜文辉的官邸,当然梁静也是有准备的。


呦,浩然来了,快进来。在花园里看书的梁静发现了在佣人指引下来到这里的林浩然。


嫂子!林浩然走上去打声招呼。旁边杜浩和杜军两个小家伙正在草坪上在保姆的带领下嬉闹。


文辉跟我打过招呼了,来咱们里面谈。说着梁静将林浩然引进屋子里的书房。


说说情况吧先!梁静先问林浩然。


我们在前几天抓住一个境外特务组织的成员,据他交代这次行动计划的主导者是一个代号叫“文烈”的家伙;我们先从局里的计算机电脑资料库中搜寻,结果在资料库中没有这个人的任何资料情报。


转而我找到了汤老,汤老倒是知道这个代号和这个人,但是汤老说这个人已经在十年前被干掉了,至于现在的这个代号汤老也不知道,不过汤老让我找嫂子你,说你可能会知道点,毕竟您去过俄罗斯受训。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我这就帮你查下。说着梁静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小钥匙,然后走到一个小电子密码+机械锁的密码箱边用钥匙把锁打开,然后输入密码把门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份资料。


诺,我所了解的都在这里了,这几年说实话我已经淡出情报圈了,我的那些情报网络基本上都交给三军情报部了,不过你问的这个肯定在那边没有。看看这个吧,如果这里也没有的话,就得动用在莫斯科的人员进行协助调查了。


林浩然接过资料仔细的翻阅起来。资料密级都很高,属于A++级的密级文件。但是令人是失望的是这里面虽然都是些高级特工但是却没有这个代号文烈的。林浩然失望的将资料放在桌子上。


嫂子真可惜,您这里面也没有这个人。


密级这么高么?梁静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或许他就是一个外围人员。林浩然耸耸肩膀很无奈的说道。


梁静起身又上保险箱里翻出一个字条来,喏,这个给你,按上面的地址找这个人。如果他都帮不上你的话,那说明这个特工是刚刚从俄罗斯调过来的,就需要你们在莫斯科的内线解决这个问题了。


怎么,是一个俄罗斯人?林浩然不解的问到。


恩,从前帮助过我们,他很早便为我们工作,现在他退休了,就住在北京。梁静将情况简单的对林浩然说了下。


好,嫂子那就不打扰了,我马上去。说着林浩然便起身准备走。


忙什么,吃了中午饭再走吧,都去做了。


不了,得抓紧了,我走了嫂子。林浩然回头打了声招呼。




林浩然按照字条上写的地址找到了一栋居民小区中的三楼按下了门铃。


谁?伴随着声音里面的人把里门打开,透过外边的铁栅栏门警惕的朝外望去。


巴克先生吗?


那人先是一惊随即便冰冷的说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这里没有什么巴克。”说着便要关门。


等等,是梁夫人让我来找你的。林浩然赶紧把梁静抬出看看他的举动。


那人先是楞了一会然后便把门打开,进来吧。说着自己先进了屋子里。林浩然心里想这家伙真是一个怪人,转念一想,背负着背叛祖国的压力对任何一个变节的特工来说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屋子不算太大,100平方米的空间里整齐的摆放着不少高档的家电和名贵家具。作为为中国国家安全局效力过的人来说,这点退休金实在不算什么。杜文辉本打算把这位老战友安排到条件更好的承德避暑山庄的退役人员俱乐部中去,他却以不喜欢拒绝了。只要求了这么一套不大的房子作为自己的家。


巴克给林浩然拿了一灌啤酒,自己也拿了一罐。对不起这里只有啤酒将就点吧。说着巴克独自喝起来。


真是嗜酒如命,一看便知道是俄罗斯人。林浩然心中暗暗的说道。


可以叫您巴格拉米扬先生吗?林浩然小心翼翼的问道。


随便,反正你是自己人叫什么都无所谓。巴格拉米扬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姓林,叫林浩然。中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今天来是想有几个问题想找您了解下。


林浩然表白完自己的身份后,巴格拉米扬仍然一副怠搭不理的态度看着林浩然,那林局长我有什么可帮助你的吗?


代号“文烈”这个间谍您听说过吗?林浩然便将这次来的目的告诉了巴格拉米扬。


不是早就被干掉了吗!巴格拉米扬有点醉醺醺的反问林浩然。


林浩然心情一下子降到了冰点,他说的这个文烈和汤老说的那个是一个人。


最近有新人开始使用这个代号了,你是否知道这个?林浩然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了。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我已经退出很久了。外边的新人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和我一起在莫斯科受训的特工间谍基本上都退役的退役,升职的升职,甚至还有叛逃的。大部分都不在担任一线工作了。


那莫斯科那里你就没有再联系过了吗?


局长先生,我还想在中国舒舒服服的多活些年。如果和莫斯科方面再取得联系的话那我只能是给自己找死路。


真的不知道有这个人吗?


局长先生,我现在还有什么理由隐瞒自己所知道的情报吗?




轿车里的林浩然实在是没了头绪,烟卷叼在嘴角边上却不抽,任由烟卷自燃着。


现在可以说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这个人实在隐藏的太深和太隐蔽了,甚至连资深的情报专家都不知道有这个一个人。


太神秘了,简直林浩然甚至开始怀疑是否有这个人存在了。焦头烂额的林浩然决定回家休息好好的休息下思维混乱的大脑重新整理下自己有些紊乱的思绪和思考。


就在林浩然等待信号灯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你好,我是林浩然。


电话是局里打来的,林浩然以为是发现了什么最新的情况呢,结果是通知他国家战略欺骗总局局长李戈让他在中午12点以前到局里商讨下两个系统的协作分工问题。


林浩然疲惫的把电话放在一边,把车打着以后开上快速干道直奔家的方向而去。



北京国家航天科技中心,外界俗称的“中国天军的大脑”,几名中年的科学家正在秘密的研究着什么。


现在如果想要击败美国和俄罗斯就必须要启动“天启”武器系统,只需要50个小时便可以抹掉美国以及它的军力,100个小时以内消灭俄罗斯的全部军事力量!一名带眼睛的科学家踌躇满挚的说道。


不可能的,天启系统非常不稳定,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地面能源接受站远远数量没有到达全球部署的地步。另一个科学家反对道。


而且一旦启动天启武器系统那么给中国带来的是全面的战争,好不容易两年多没有打仗。难道你们都疯了吗?


秦院士,不是我们疯了,而是你落伍了。你的思想远远跟不上这个时代的变迁的速度了。国家既然秘密的研制出天启武器系统那么就是要作为国家武器的杀手涧来使用,那么现在就是这个一个时候的到来。坐在正坐位上的一个年纪苍老的科学家阴森森的说道。


天启武器系统是用来保卫国家的,而不应该是做为一种杀伤性武器来使用。人类现在还无法全部驾驭这个怪物,如果一旦启动了那么将超过我们的想象。


而且发射一次需要进行十个小时的恢复冷却和重新靠太阳能电池板来补充能量,你所说的50个小时抹掉美国,100个小时抹掉俄罗斯的说法完全是建立在错误的理论和只停留在纸面上的毫无根据的推算。


够了,秦院士,我们请你来是想让你加入我们的组织,我们的组织一直都在为华夏汉民族的复兴而一直默默的做着努力,今天终于让我们等到了机会。秦院士你可以不参加这次决定中国命运以及将被载入史册的计划中来,但是你必须把天启武器系统的发射钥匙和密码交出来否则 .......


哼,否则怎么样李院士?两个老头子互相投去敌视的目光。


这里已经全部被我们组织的成员所接管,你根本没有机会逃的出去,跟我们合作。把钥匙交出来。


做梦!我是不会把钥匙交给你们这样的混蛋的,钥匙如果在你的手里那么就是中国的末日、世界的末日。


这不正是基督圣经上所写的“末日审判”的到来吗!神和巨人将在这个时候进行决战,而今天便将发生这一神圣的时刻!


你们都疯了!


把钥匙交出来,李院士从怀里掏出一支92式手枪来对准了秦院士。


想杀我吗?哼哼,杀了我你们什么也得不到。秦院士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几个曾经的同事现在的敌人。


妈的,你他妈的哪也别想去,不交出钥匙和密码你就永远呆在这里吧。说着李院士带着人准备把门锁上。


哼,你们这些民族败类,早晚有人要收拾你们~!秦院士头也不抬的坐在凳子上。


口袋里的手机、对讲机等一切物品都被卫兵收缴走了,除了吃饭的时候有人送进来以及上厕所的时候可以出去外其他时间都要呆在这里。


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秦林心中不断的想着怎么才能逃出这里。


外表这里仍然是一切正常,上班下班都非常的正常,看上去是这样的。


被关押的第二天早上,秦林起床正在窗口朝外看,一辆红色的“兰保基尼”跑车开进了国家航天中心。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的男子,带着墨镜在几个科学家的拥镞下进了中心。


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好象在军区大院里见过!秦林大脑在飞速的想着这个人命,这个时候门却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