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5章危难之际 2

ZONGJIE 收藏 0 4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刘铁柱也在学习火炮弹药等新的理论和知识。其中有通过122榴弹炮发射的激光制导炮弹,在飞行中弹道可以即时调整,瞄准活动的目标,提高地面炮火的综合打击能力。

炮兵班要求熟练操作技术。火炮到达预定地点后,需要固定地锚调整炮位,然后按照射击诸元锁定攻击目标,等待开火指令。从试射到效力射的时间越短越发。因为敌人从弹着点马上就可以测出我方炮位。一般在急促射完成规定基数的弹药后,实行炮火延伸,接着立即收起地锚,挂上牵引车迅速撤离阵地。

发现意味着被歼灭。炮兵打完就跑从不恋战,能象狡兔一样灵活才好呢。

我来到火炮停放的场地向刘铁柱了解情况。冯志强交给我的任务大都与火炮相关,而且技术含量高。

“我们的装备越来越先进了。”刘铁柱一谈起这些就兴致勃勃。“过去,我们太落后了,武器差,弹药少,打仗全靠人海战术取胜。”

“受历史的局限,没办法的事。”我说:“从今往后,经济腾飞去了,国防自然也就上去了。”

“但最终决胜阶段,还要依靠地面解决。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在世界上少有对手。”

刘铁柱告诫我不可盲目乐观,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军事力量从现代化、信息化程度上远远超过我们。假设双方交战,就是强硬的对手。他在实际操练中发现一些问题,也摸索总结出经验。

“刘海涛,你文化水平高,电脑熟。帮助我弄一下,我认为有必要向武器研制单位提出改进建议。”

“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个。我们一连长交待的任务中几乎都是围绕现有装备的不足做文章。”我问:“柱子,你怕死吗?”

我忽然间想知道,我们这些每天都在为上战场杀敌做充分准备的职业军人,如何面对死亡威胁。

“当然怕了。”刘铁柱不经意地说。“但是,既然来当兵,一旦战争爆发,你我都得将生死置之度外。”

“对。”

表面上这么说,可我心里其实绝不希望有战争,宁愿世界各国将部队做为维持和平局面的一种必然保障而存在。

“柱子,你儿子多大了?”

“十一个月。”

“真快啊。想儿子的吧?”

“当然。”刘铁柱憧憬着美好未来。“再过一百八十天,就能见到儿子了。”

我试探问:“让小丽带儿子来一趟吧?”

“刘海涛,你不是要害我吧?”

小丽曾打算来部队探望,刘铁柱强烈反对。他是一个士兵,尽管小丽在他入伍前怀孕,隐瞒实情到儿子落地,一旦泄露出去,他的军旅生涯极可能被迫终止。部队里的纪律是铁打的,绝不会宽容这种有违条例条令的人,那怕你表现再优秀,也无济于事。

我安慰道:“顶多再坚持六个月。假如你不想选士官的话。”

“怎么不想。可要是选不上呢,还得收拾东西回家。”刘铁柱说:“我向连里申请学习驾驶,最近一直在练车。实际上,我从十五岁起就开拖拉机,进城打工前还开了一年农用车。将来回地方,可以跑运输。”

那天,我陪刘铁柱往他家里打了电话。小丽一直在和刘铁柱说他们儿子的事情。

刘铁柱眉飞色舞,兴高采烈,颇有成就感地对我说:“哎,我儿子都会叫爸爸了。”

“你身边有人啊?”小丽在电话里问。

刘铁柱回答:“没事,是刘海涛,他不是外人,咱老乡。”

我接过了电话:“你好。一个人带着孩子,还要照顾老人,辛苦了。”

小丽和我谈了几分钟,毫不掩饰对刘铁柱的思念和牵挂。

“孩子快满一周岁了。年底他回来照料孩子和老人,我还出去跑销售,能养活他们爷俩。”

刘铁柱给我看了小丽抱着孩子的近照。小丽原来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做了母亲后,眉宇间透出成熟的韵味。

“柱子,你福分不浅啊。”我猛然联想到小娜,心刺痛了一下。


我们的日常学习紧张有序。刚刚实际演练过无人侦察校射机,又要了解侦校雷达系统。

这是炮兵彻底摆脱原始侦察手段的最佳后续装备。该系统甚至可以在敌方炮弹发射后未落地之前准确测得弹着点,及时采取措施对我方遭袭目标进行防护。关键是确定敌方炮阵地的精确位置,为我方炮兵实现快速反应赢得时间。它还能跟踪、测绘我方首波发射的弹丸飞行轨迹、预测落点、计算偏差,在弹丸尚在空中就给出校射诸元。实现首群覆盖,有效压制、摧毁敌方炮火。

我盼望它早日装备部队,尽管离告别军营的日子一天天临近。现在,我对迷彩服,军绿色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因为我的生命与它紧密联系在一起。国泰民安,部队是基础。回想两年前,我无忧无虑地开着路虎,在宽敞的大街上轻松地兜风,从来不曾意识到,有无数的军人,默默在边防哨所、海防线上、核潜艇中,日夜值守着。现在,我是其中一员,倍感荣耀。

一阵犀利的紧急集合号响彻军营。我立即丢掉手中的笔,从椅子上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看一眼教室内全班战友。他们的反应令我满意,一个个全都离开了座位。

我手一挥,头一个冲出教室门。

“跟我来!”

白天,紧急集合号轻易不会响,不同于连里值班员吹哨子。它意味着团、营有重要的军事行动,哪怕是演习。

我率领一班全员来到楼前空地。营、连干部已经就位,脸上表情严肃,气氛紧张。全营士兵已经在短短的三分钟之内集合完毕,报告声此起彼伏。

营长大声宣布紧急情况:“刚才接到地方求援,化工厂材料库发生火险。”

化工厂离我们驻地有三公里多,我们不约而同侧头向西南看去,隐约有或黑或黄的浓烟,翻卷着向空中飘浮。仿佛空气中有特殊的气味传来。

“团首长命令我们营,派出两个连赶往化工厂抢险。一连、二连!”

“到!”冯志强和二连长同时大声回答。

“利用现有车辆,立即出发!”

训练场上有三辆卡车,那是平时供战土练习驾驶用的。

冯志强和二连长争执了几句,回头朝一连全体挥手:“一连,跑步前进!”

我们是一排一班,自然跑在最前边。我拿出往日跑越野五公里的劲头,带领一班快速奔向营门。离开营区一公里多,三辆卡车载着二连官兵超过我们一连队伍,向烟雾弥散的中心疾驰。我看到,刘铁柱站在第一辆车上,还有他们班的战士。

“刘海涛,加油!我去打前锋,你们也快点赶上。”刘铁柱在车上朝我喊。

冯志强在队伍中部大声喊着:“化工产品可能有毒,大家要小心。我们没有必要的防护用具,一定要注意安全,听从指挥,不许擅自行动。”

此起彼伏的消防车警笛声由远而近,从不同方向与我们一道直奔同一个目标。

当我们赶到现场时,身着防护服,头戴防毒面具的消防战士已经投入扑火行动。几台消防车接上长长水龙,却没有往起火的库房喷水,火势失去了有效控制。

库区内一栋长长的高大房子,靠东侧的一端火情险恶,滚滚浓烟直冲天空,周围的气体温度已经热得烤脸,还掺杂着令人窒息的气味。起火原因是由于工人违章操作,造成输电线路短路,火花溅落在仓库内物品包装物上引发的。

化工厂附近有连片的职工住宅,近万人居住这里。险情一触即发,危在旦夕。

火灾现场临时指挥小组由政府、消防、军队人员共同组成,当地武警支队的战士在我们之后也赶来了。他们负责周围的警戒,防止围观的群众接近。

“泡沫灭火车来了没有?”有人大声喊。

“己经上路,马上就到!”

“紧急疏散居民!”

一道道指令紧急下达着。救援有序地展开。

我们炮团先到的那三辆车上空无一人,战士们在仓库前排成长龙,往外传递着一箱又一箱的化工原料。这些原料不能喷水,否则将产生易燃气体引发爆炸。我没有看到刘铁柱,估计他在库房内。

我们没有接替二连,而是在一旁待命。大家趁机稍作休整,刚才我们以百米冲刺的迅速接近库区。很快,冯志强从先期赶到的团首长那里接受了任务,当即命令我们冲向另一座紧邻的库房。据说里面存放的全都是易燃易爆品。如果火势继续蔓延,化工厂将被夷为平地。

库房共有三个门,挂着禁止烟火的警示牌。门上一把大号的铁锁,令我们束手无策。丁超、赵长城带着战友试图用身体撞门,却徒劳无功。我急得和梁君直打转,找到几块砖和石头,尝试着砸开那把结实的铁锁。砖和石头碎了,铁锁依然坚固如初。战士们围在库房门前,焦急万状。我们己经明显感觉到火焰在风势的作用下,向这边袭来。

我急得大喊:“怎么办?”

冯志强也叫道:“保管员在哪里?钥匙在哪里?”

外围一个女工模样的人挣脱阻止她的武警,冲过警戒线磕磕绊绊地跑过来,她手里拿着一大串钥匙。我们焦急地看着她慌乱地从中分拣出一把,却怎么也插不进锁孔。原来那把铁锁被我们砸变形了。

必须尽快想办法打开库门。我四处搜索,寻找可用的工具,一眼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消防兵,后腰上别着一把斧子。我急急忙忙奔过去,也没打招呼,从消防兵身上抢下斧子往回跑,然后奋力砸锁。

当库门打开时,我们一连的人冲进去,分头行动。库内除了铁桶和纸板桶外,还有塑料桶。数量并不多,但摆放了一片。

“每人一件,往外运。快!”冯志强冷静地指挥着。

我带着一班直奔铁桶。一个大号铁桶足有四百斤重,我先推了一下,借着桶内液体反弹的力量往后拉,顺势扳到它,再往外滚动铁桶。其他人也纷纷仿效我的方法。我带头将铁桶滚到几十米外的地方,由武警战士接力往更远的空场转运。当我返回时仓库时,里面已经空了。

“做好后撒的准备!”冯志强指示我拦住冲过来的战士:“刘海涛,你还愣着干什么!?”

二连也在迅速后撤。我看到刘铁柱正被两个消防战士架着,从库房内连拖带拉地出来。他拼命反抗,那两个消防战士眼看抵挡不住了。

我撒开腿就跑。

梁君一把拉往我:“你去哪儿?赶紧领着一班撒往安全地带!”

我挣脱梁君,加快脚步。

赵长城、何阳等在后面跺着脚喊:“班长,回来,危险!”

我边跑边朝身后摆手,嘴里喊道:“别管我!你们撒,快!”

当我赶到刘铁柱身边,他已经将两个消防战士打倒在地,正准备往起火的仓库里冲。这小子,一定是被呛懵了。

我一把抱住刘铁柱:“柱子,你不能进去!”

“放开我!”刘铁柱红着眼睛,险些将我摔到,他扭头冲我喊:“我的兵,我的兵还在里面呢!”

透过烟雾,我看到一个战士趴在仓库门内几米远的地方。屋顶不断往下掉着带着烟和火的东西。

“我和你一齐去。”我松开了刘铁柱。

“不!”刘铁柱猛地推了我一把。“你走,我自己来。”

我一下摔到在地上,同时看到高飞、陆大虎向我跑来。两人一左一右紧紧抓住我。

“柱子,危险啊!”

一个消防兵打开了水龙。水柱喷射在刘铁桂身上,也溅了我一脸。事后分析,那个消防兵属于急中生智,企图用水掩护扑进火场中的刘铁柱。谁知,却引发了大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仓库炸开了。

陆大虎、高飞拉着我刚跑出十几米,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又将我们三人击倒在地,同时有物体呼啸着从我头上飞过。

我的心一紧,回头望着正在向四面八方飞射的爆炸中心。

“柱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