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南京时解放军在“总统府”看到了什么

passional 收藏 0 49

民国时期国民党政府的总统府,历经沧桑600年。特别是晚清至民国以来的100多年,风云际会,风云人物层出不穷,它更成为中国政治的轴心,重大事件的策源地。


1949年4月21日,解放军横渡长江成功后,立即向南京作钳形穿插,以形成对国民党统治中枢南京的威胁。24日凌晨,第35军104师312团官兵在师参谋长张绍安率领下,率先进入南京挹江门。很快,就与起义警察接上了头,并由他们带路,直向“总统府”奔去。


夜幕下的“总统府”,三扇大铁门紧闭,前院空空荡荡,早已是人走房空。从前到后,到处飘洒着纸张文件,还不时冒着缕缕青烟。只有几个房间还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张参谋长、褚宝兴营长等率部抵达后,发现大门虽然是紧闭着,但只是用插销插着,并没有上锁。当部队到大门口时,里面立即就有了反应。很快,就出来了两三个人,很配合地将大门打开。六名战士用力推开了沉重的镂花大铁门,大队人马立即涌入,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大院,各就各位等候天明。


解放军官兵来到了总统府办公楼“子超楼”。官兵们挨个房间巡视。最先到的是二楼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副总统办公室”的木牌还赫然挂着。蒋介石的一张大办公桌上,还端放着一套《曾文正公家书》,台钟、笔插、毛笔、镇纸等等,依次放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台历,上面显示的是:


中华民国卅八年4月23日星期六农历己丑年三月


东墙上,还是那张蒋介石最为属意的1943年任总统时的着色大幅戎装照片。一切照旧。可见,李宗仁当代总统时,还挺“规矩”,并没有进蒋介石的办公室“取而代之”,而仍然在蒋介石对面的副总统办公室“办公”。这一点,李宗仁还是有数的。


张参谋长在秘书室一堆零乱的文件中,顺手捡出几张纸,一看,竟然是蒋介石为庆祝“徐蚌会战”大捷的嘉奖令。战士们一起凑过来,接着,就是一片会心的哄笑。


“总统府”内国民党来不及带走的宝贝


1949年4月24日解放军攻占南京后,于当天就开始对“总统府”中的物品进行清理。除了在各个办公室整理国民党来不及带走的文件、家具外,还在各个地点清理各类物资。


前院的西侧的车库中,停放着崭新的雪佛莱、福特、别克轿车各一辆。后院车库中,发现美式中吉普一辆,基姆西卡车一辆,汽油170加仑。


在图书馆中,还清点出全套的《国民政府公报》和《总统府公报》。在餐厅中,还发现了大量珍贵的景德镇青瓷餐具。这就是1930年代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专门在江西景德镇订制的那批瓷器,人称“国府御瓷”。


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子超楼”蒋介石的办公室中,居然发现了一对曾国藩的鸡血石章,一对翡翠石章,两串清代的朝珠,一套线装雕刻版《曾文正公全集》。为何在这里会出现这些珍贵的清代物品呢?接近蒋介石的人都清楚,蒋介石对清朝重臣曾国藩一向推崇备至,以至达到顶礼膜拜的程度,对曾氏的物品当然是情有独钟。蒋介石“引退”,是1月20日前后,蒋介石满以为这次离开南京,也只是几个月的功夫,按照以往“下野”的经验,重登“总统”宝座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并没有将这几件珍贵的东西带走。可蒋介石没想到,这一去就不复返了。


在“子超楼”中,还遗留有一大批极其珍贵的古玩瓷嚣,如玉扳指一只,黄地绿龙瓷盘一对,景泰蓝铜瓶一对,五彩花瓷瓶、花瓷盘各一只,嵌石屏风一座……这些珍贵的物品,都是中国文物中的极品,价值连城。由于南京出现的真空时间较短,估计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加上“总统府”的大门关得比较紧,还有几个老仆役守着院子,所以没有遭到抢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