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第一章 天降战神 第五章 惩恶锄奸

收藏 57 90
导读:论剑太行 第一章 天降战神 第五章 惩恶锄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各位长官!”依然是调侃的语气,依然是一脸的坏笑,“既然咱们独立纵队的宗旨是抗日,责任是安民,这问题就出来了。我发现咱们这山寨周围没几个老百姓,咱们保护谁啊?抗日救国总不能只嚷嚷几句吧?”


“哈哈哈,”苏仲康笑着,“老六啊,咱们山寨周围确实没几个村子。你知道为什么吗?第一,当初咱们上山的时候,目的是为了自身安全,第二呢,离百姓远点,就是怕扰民。至于队伍的给养,这太行山啊,什么都有。天天派两批人出去打打猎,那就天天有肉吃,决不至于饿肚子。不过现在咱们的独立纵队既然成立了,那咱们是应该考虑换个地方,挪挪窝了。”


“就是啊!咱们不接近老百姓,离鬼子远了不说;今后部队的发展也是问题。兵源啊、军粮什么的去哪儿筹备啊?总不能天天吃野味,不吃粮食吧?”


“等等老六,”孙尚尉好像听出点问题,“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去百姓中筹粮扩军,那我们不就是直接扰民了吗?兵过如洗,匪过如梳。军队到了老百姓身边,他们还会有安宁的日子吗?”


“四哥你这么想就是钻牛角尖了。俗话说,事在人为。这么说吧:现在在城市中主宰人民生活的是资本家,而在农村里主宰百姓生活的却是地主乡绅。这些地主老财鱼肉乡里,欺压百姓,虽然也有好的,但毕竟是少数。你想啊,如果他要不放债收租,他怎么会成为地主呢?”


“哎,六哥,你说这些地主恶霸的事和我们去接近百姓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刚才孙四哥不是说我们到了老百姓身边会扰民吗?其实我们不是去骚扰这些百姓,我们的目标是那些无恶不作的乡绅恶霸。我打个比方:例如某个村镇有个地主,放债收租,欺男霸女,那咱们就直接去打到他,把他的土地浮财分给百姓。这样做,我们既树立了威信,又给百姓出了气,还让大家有了自己的土地.....”


“我明白了,”孙尚尉接过话头,“一旦老百姓把咱们当成主心骨,那我们在筹粮筹款,扩充军备的时候。老百姓就会主动配合了。”


孟云霄一挑大拇指:“四哥,我就是这意思。”


“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这附近还真有一个合适的目标。”陆子宇沉思了一下,“距此三十里,在西北方向,有个神北镇。那镇上有个财主。那真是无恶不作啊。云霄啊,要不然咱们就先拿他开刀?”


“好!明天二哥和五哥就派人先搞清情况,咱们也别冤枉好人,如果那个老财真的激起了民愤,那咱们的第一刀就放在他脖子上了。”


* * * * *


神北镇三面环山,镇南一条二里多长的山路和保定通往山西的官道衔接。常住人口大约3100多人,这在大山里来说是不多见的大镇子。


韩建忠是镇子上最大的财主。此刻的韩大掌柜正坐在躺椅上,悠闲的剔着牙花子。丫环婆子在院子里忙碌着,韩建忠狼一样的目光落在一个丫环丰满的腰身上:这妮子有16了吧?也成人了,娘的,晚上收了她......


“掌、掌柜的、大掌柜的.......”一个背着长枪的团丁一溜歪斜的跑进来。


“慌什么?”韩掌柜大声呵斥,“这是内宅!不懂规矩!”


“洋人,东洋人,太、、太君.....”团丁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由于紧张更使他语无伦次。


“是不是日本人来了?在哪儿?大少爷有没有跟着?”


“进镇了,没有大少爷。翻译官也不认识。”那个团丁总算是说了两句完整话。


难道是在城里警察局的大儿子出事儿了?“走!快跟我看看去。”


刚走到十字街,一队日本兵在几个骑着东洋马的军官率领下迎面而来。镇上仅有的几家店铺纷纷关门上板,老百姓也呼儿唤女的关了自家的院门。


“你就是这儿的保长?”一个带着金丝墨镜、斜挎着盒子炮的人歪着脑袋问道。


“鄙人韩建忠。我儿子是....”韩大掌柜的一脸谄媚。


“没问你儿子,问你呢。”金丝墨镜不耐烦地挥挥手,“我是保长。”现在的韩建忠不但满脸的谄笑,腰也弯下来。挪到墨镜身边,手在下面一动。金丝墨镜的手里便多了十块光洋。


“皇军是来执行公务的,韩保长招待一下吧?”有了光洋就好说话。


“请,请到寒舍再谈。”韩建忠带着俩团丁小跑着把皇军们带进了自家大院。


“韩保长,前两天皇军运输队在清沟岭被袭击这事儿你听说了吧?”那个日军少佐叽哩哇啦连说带比划一阵之后,墨镜开口了。


“是..是有点耳闻。谅那几个毛贼.....”“毛贼?”墨镜一瞪眼,“你是说大日本皇军还惹不起几个毛贼吗?”“哎哟!你瞧我这破嘴。”韩建忠冷汗都下来了。这次不但抽了自己俩嘴巴,还又破费了20个大洋。


“因此,皇军为了加强本地治安,要在这神北镇建立皇协军。韩保长,这次皇军可是连武器都带来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这下韩建忠真摸不着头脑了,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儿啊?


墨镜用力捅了一下发愣的韩建忠,小声提醒道:“天上掉馅饼了,不想吃吗?”韩大掌柜立刻醒悟过来,皇军枪都带来了,再不用自己掏腰包了,真是天上掉馅饼啊!大好事儿!


“呃...韩保长,皇军想先看看你这里的民团,瞧他们是否符合改编皇协军的条件。”


有钱就符合。这一点韩建忠太明白了。不过这次韩大掌柜的破费的不是光洋,而是两根金条。外边两大车武器,谁也不傻。墨镜不说话,于是手里的两根金条就变五根了。“您老兄多照应。嘿嘿。”


“好吧,”金条进了口袋,“你把团丁都集合起来。把你的家伙事儿都亮出来,给皇军瞧瞧。”一边说一边冲韩建忠挤眼。


“二蛋!叫所有人都集合!把咱们刚从山西买回来的机枪也抬出来。”最后这句话是小声说的。


不过一袋烟之后,韩建忠死的心都有了。因为“皇军”在打谷场上“检阅”了他的民团之后,突然就全给缴了械,包括他花了20根金条买回来的两挺机关枪。“皇军”还居然说起了中国话,张嘴就是他最喜欢说的那句;“他妈的,可把老子憋死了。”


“哈哈,还别说大队长,你那小鬼子的话说得还很地道。”墨镜也打着哈哈,把韩建忠当空气晾在一边,“瞧见没?”墨镜掏出韩建忠给他的金条,“老东西还真有钱,‘黄鱼’不少呢”


“你,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韩大掌柜的,我们就是您老说的‘那几个毛贼’啊。”


孟云霄认为,接下来的事儿就应该简单多了。叫人集合百姓,开公审大会,揭发检举韩建忠在神北镇鱼肉乡里的暴行。


老百姓是集合起来了,可就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直愣愣的看着这支突然由“皇军”变成杂牌军的队伍。韩建忠虽然被五花大绑的捆着,心理却很得意:这半年过的队伍太多了,哪次不是凶神恶煞的?还不都是想要钱要粮?钱、粮老子都给,等队伍走了,老子还会照样从这些穷鬼身上找回来。揭发我?哼哼!


孟大虾犯愁了。他站在为了每年唱社戏搭起来的高台上,台下就是黑压压的老百姓。背着手踱了两圈,突然眼前一亮:人群里有个俊俏的小媳妇儿,不断的偷眼瞄向被战士们围住的民团。再仔细一扫看,不只是那小媳妇儿,瞄向民团的焦虑的眼神可不少。


“乡亲们,”孟云霄心理有底了,“这些团丁里是不是有你们的亲人啊?那好,你们现在就出来指认自己的亲人,而且,再有两户外人能证明他没干过坏事的话,我们立刻放人,让你们一家团聚。没有人指认的,或者没人证明没做过坏事的,那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人群骚动起来,人们开始小声的接头交耳。然后,还是孟云霄第一个看见的那个俊俏媳妇儿先占了出来,指着团丁中的一个:“那个是我男人。我们家欠了韩建忠的租子,他叫我男人来当团丁顶租。镇上的人都能证明我男人没干过坏事。”语音清脆,不卑不亢。


“好。”孟云霄大手一挥,“把你男人领走吧。”


“这样不公平!”突然有人直着脖子大叫,人群一下安静下来。孟云霄和陆子宇注目一瞧,原来是团丁中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俺娘眼睛看不见来不了,没人认俺,那俺不是冤枉?”


“哈哈,”孟云霄一笑,“那这样吧,有人能给你作证你没做过坏事就行。”


“俺没有。每次掌柜的抓人抢地、霸占人家闺女都是侯三和二蛋他们跟着去的。俺娘说了,俺要做一次伤天害理的事,老人家就死在我面前。”


“把这小伙子放喽,把侯三和二蛋抓起来!”


“长官饶命,都是掌柜的逼我们干的。”


“想活命啊?那就说说你们掌柜的都逼你们做了哪些坏事,说清楚没你们的事就行。”


“好些个坏主意都是他们出的,能说清楚个屁!”那小伙子走过台下的时候嘟囔了一句。声音虽小,孟云霄还是听见了。


“哎你等等,”孟云霄叫住他,“既然他们说不清楚,那你就说说?”孟云霄呵呵笑着。


那年轻人抬头望着台上的人:“我要说了你们怎么发落掌柜的?”这个问题可是老百姓都关心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句话是台上的苏仲康说的。


“他大儿子在城里警察局做事儿呢,你们不怕?”


“咣当”一声,从台上扔下个包袱滚到地上,包袱开了,露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是不是他啊?”任义汉指着人头,问小伙,也是问大家。“这就是给日本人做事当汉奸的后果!”


人群立刻又一次骚动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