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三十二章

霍刚 收藏 1 10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三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三十二章

三组负责调查史家坡一带的情况。送钱的地方对面的山上队员们仔细搜索了一遍,未能找出绑匪或孩子留下的痕迹,队员们真有些怕在山上发现孩子的尸体。附近的居民队员们几乎问了个遍,有的房子还进去巡视过,没有发现藏匿孩子的迹象,也没有人近期表现出可疑行为。上周五没有人看到一辆红色富康车在此逗留。三组还接触了当地的黑社会人员,但看来不像是这些人干的。三组判断绑匪不是史家坡一带的人。

长沙警方费了相当大的力气,但案子始终没有进展。钟图良一直杳无音信,他的手机再也没开过,绑匪也没再跟钟家联系过。钟图良父母非常伤心,钟图良的爷爷听到消息高血压发作,从此就长期躺在床上。江萍晚上失眠,精神愰惚,人一下子消瘦了十多斤。钟天彬怪自己把过多的时间投在了生意上,没怎么关心孩子。主抓此案的张汉成感到很郁闷,有人说孩子会不会被卖到农村去了,虽然这种提法不是完全不可能,毕竟没有找到孩子尸首,但张汉成觉得以绑匪的做事风格,留钟图良活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曲贵云对张汉成叹气说,他本没想到案子这么难破,他原认为富康车应该是个突破口,无奈这辆车查了半天却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只知道有这么一辆车在那里停过,车牌多少,司机是谁没人知道。他本怀疑绑匪是网吧附近的人,但后来又觉得不像。线索太少,侦查范围无法缩小,破案难度太大。绑匪共有几人都没弄清楚,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也无法肯定,是盯上了东阳小学还是盯上了钟家也说不准,连孩子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茫然。

曲贵云私下里埋怨钟图良父母在接到绑匪电话时不第一时间报警,不然他们可以监控绑匪电话,在送钱的地方布控,在放钱的包里装追踪器,说不定已经抓住了绑匪,救出了孩子。张汉成则说你是警察,是局外人,不是孩子父母,你当然这样想,他们为了孩子安全最初没报警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就这次绑匪表现出的精明来看,如果他父母一来就报警,事情恐怕也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孩子很可能马上就会被撕票,凶手则逃之夭夭。

钟图良被绑票的事在东阳小学传得沸沸扬扬,不少家长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再不敢让孩子周五独自回家了,有几个家长还想让孩子转学,校长好不容易才劝住了。

钟图良绑票案成了一宗悬案。


霍刚回重庆后,对家人又大肆吹嘘了一番,说此次北京之行顺风顺水,新东安商场的经理已经同意他们的货进场了,他回来筹备一下,不久再去北京商讨具体事宜。霍刚还栩栩如生地描绘他怎样请新东安的经理到夜总会Happy,喝了多少瓶酒,还帮经理找了个漂亮小姐过夜,才攻关成功。家人替他高兴的同时也劝他别搞那些不正经的名堂,霍刚说没办法,现在这个社会就流行这套,他以后能免则免就是了。

霍刚到西南政法大学去看望霍爽,给了霍爽一千元零花钱,霍爽欢喜得不得了,向同学炫耀自己有个挣大钱的哥哥,惹得同学一阵羡慕。看到校园里的漂亮女生,霍刚想以后老子也到大学里来找个妹儿玩玩,现在不是流行老板到大学找情人吗?但这个愿望霍刚一直没有实现。

出了校门,霍刚回头一望,看着“西南政法大学”几个大字,他突然产生这样一种想象:会不会哪天自己被抓了,由当法官的霍爽来宣判自己死刑呢?抑或是由当律师的霍爽来为自己辩护?一个正在践踏法律,一个准备将来维护法律,他两兄弟走上了两条背道而驰的路,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不过这种念头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他坚信自己是不会暴露的。

霍刚“业务蒸蒸日上”,再开富康车就有些掉价了,于是他把富康卖了,买了一辆帕萨特,开着感觉好多了。霍刚回重庆没呆多久,过完国庆又出发了。这次他的目的地是武汉。

霍刚在汉口武胜路租了一套房子。与以往一样,霍刚有时开车,有时走路,穿梭于武汉的大街小巷,一方面熟悉地理环境,一方面寻找下手目标。霍刚虽然有钱了,但每到一地依然注意要认识当地黑道上的人,不远处的汉正街就是龙蛇混杂的地方。霍刚作案愿意尽量自始至终单独干,多一个人多一份暴露的危险,也许根本用不上这些人,但如果实在需要人手,总得找得着人才行吧。霍刚平时从这些人口中也可了解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上次绑票成功,霍刚想故计重施,他盯上了一家有钱人,住在东湖林语别墅,孩子读私立小学。他一连跟踪了几天,却发现机会并不好,于是放弃了。不过就在放弃后的第二天,他又找到了新目标。

这天下午,正是下班时间,霍刚开车经过国税局,看到里面开出来一辆奥迪,奥迪开到门口时,有个人正好往局里走,那人向车里的人打了个招呼,霍刚听得是称呼的“杜局长”。透过车窗,霍刚见车上就两个人,一个司机,后排坐的必定就是杜局长了。现在正局长也称局长,副局长也称局长,也不知这杜局长是正是副。

霍刚心想无官不贪,经常看报上说在某某贪官家中搜出现金几百万、贵重物品一大堆,这税务局长肥缺一个,不知这杜局长捞了多少钱,干脆跟着这人看看,说不定是条大鱼。

霍刚远远跟着杜局长的车,跟到了位于北湖的太子轩酒楼。杜局长和司机下车进去了,看来今晚有应酬。霍刚也停了车,进了酒楼,在大厅找了个视线好的位子坐下,服务员送上菜单,霍刚点了条武昌鱼,再随便点了两个菜、一个汤。霍刚听说太子轩是武汉生意最好的酒楼,果不其然,还好来得早,晚点来的话就没有位子了,外面还有不少人排队呢。

菜的味道确实不错,武昌鱼非常嫩,是霍刚到武汉以来吃得最舒服的一顿。霍刚本以为杜局长要很长时间才会从包房出来,因此慢悠悠地吃着,但还没等他把鱼吃完杜局长和司机就出来了,陪同的还有几个人,不知是哪个公司的,连说下次再尽兴。霍刚也马上结了帐。

杜局长和司机上了车,又开到了离得很近的湖锦酒楼,进去了,原来今晚饭局还不只一个,难怪在太子轩这么匆忙就结束了。霍刚在车上不禁暗骂,这些当官的,只怕要吃出胃病,共产党要被你们吃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