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三十一章

霍刚 收藏 1 23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三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三十一章

钟天彬愕然道:“我们认识的人?不会吧。他还问我住哪里,开什么车呢?”“那也许是一种掩饰手段。可能实施绑架的人对你不了解,但幕后策划的人了解你。在没有破案之前,我们不能忽略每一种可能性。”钟天彬点点头。

“当然,也许只是绑匪认识你,你不认识他。虽然你们只接触到一个绑匪,但对方到底有几人还很难说,给你打电话的人未必就是主谋。你不是说那人的声音听来很年轻吗?”钟天彬说:“对,应该就二十多岁。”“至少我们还没发现绑匪留下明显的破绽,而且从绑匪的种种手段上看,像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一个很年轻的毛头小伙未必有这个能耐,所以给你打电话的年轻人说不定只是个听人差遣的小角色,幕后黑手还深藏不露呢。”这点钟天彬和江萍全然没想到,他们不得不佩服警方考虑问题是要周到得多。

周杰道:“如果绑匪是你们不认识的人,我们当然无从猜测是谁。你们觉得认识的人中有什么人可能会干出这事?注意,不要怕猜错,只要这人有一点可能性,就请告诉我。放心,我们不会放过坏人,也不会冤枉好人,你们只管说。没有一定的证据,我们是不会正面接触你们所怀疑的人的。”这个问题钟天彬和江萍想了半天,难以回答,江萍说她接触的人中她不认为有人会做这事。

“那你们有没有得罪什么人,钟先生,特别是你在生意场上有没有结仇,会不会有竞争对手要整你,有没有人曾经扬言要报复你?”钟天彬犹豫了半晌,说有个人,叫粟波,宁泰服饰公司老板,本来是生意上的朋友,后来因故反目,听说这人有些黑道上的关系,但钟天彬说怀疑粟波确实有些勉强,他们还没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你还得罪过其他黑道上的人吗?”“没有,绝对没有。”

“你公司的员工包括已经离职的有没有人对你不满?”钟天彬说有个员工叫吉路,本是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前不久因为泄漏公司商业机密被他炒了,还被扣了一笔钱,吉路当时很不服气,说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走的时候在公司大吵了一番。吉路也算一个怀疑对象吧,其他钟天彬实在想不出什么人了。“没关系,以后想起什么可以随时通知我。”“一定。”

“你们最近是否被人跟踪过?”钟天彬和江萍说没发现有谁跟踪他们。“最近有没有不认识的人时不时出现在你们眼前?”“好像没有吧。”“有没有同一辆车经常停在离你们车不远的地方,当然我是指可能有问题的车,好比一辆红色富康?”“没有注意到。”“钟图良有没有提起过有人跟踪他?”“没有,他的事很少跟我们说。”周杰不禁想孩子跟父母非常缺乏沟通。

“就这样吧,你们提供的信息我们会处理,这两个同事还要在你们家多呆两天,以备万一绑匪再打电话给你们,以后想起什么可以跟他们说,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希望孩子能平安回来。”听到这话,江萍又流出泪来,说谢谢,希望警方能尽快找到孩子,抓到绑匪。话虽如此,但没人敢对孩子生还抱太大希望,钟天彬和江萍真怕某一天听到在某个荒郊野外或者废弃房屋发现了孩子的尸体。孩子被绑的消息他们还没敢告诉老人,怕老人受不了刺激。

周杰带领一组的人秘密调查并监视了粟波和吉路。粟波确实与黑社会有来往,但没有迹象显示他与此绑架案有关;而吉路已经在新的公司干得正起劲呢。这两人的嫌疑都排除了。周杰还多方面了解了钟家一些社会关系,留意了一些人,没有发现值得怀疑的对象。策划绑架的应该不是钟天彬或江萍熟悉的人,但有可能是他们认识但交往很少,完全没在意的人。如果是这样,范围就太大了,没法找。

第二组由曲贵云带队,负责调查学校和网吧周边。曲贵云拿出钟图良的照片问学校门口的两个保安:“好好看看,上周五放学时你们注意到这个孩子没有?”两人看了一会儿,道:“没有。”“上周五有没有不像家长的可疑的人在校门外转悠,这人可能很年轻,二十多岁,个子比较高,一米七八以上。”两人又想了会儿,道:“好像没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呀。”“最近这段时间呢,有没有可疑的人?”“没有。”“那上周五有没有一辆红色富康车停在校门外?近期有没有这么一辆车经常停在校门外?”“没什么印象了,应该没有吧,这里孩子的家长没有开富康的,都开的好车。”曲贵云觉得也是,只能开富康的家庭孩子要进这所学校还嫌贵了点。

校门外的饭馆、小卖部都接受了询问,没有人能提供线索。二组搜索了富康车停车的地方,没有任何发现。网吧那栋楼的住户全部排查了,没什么收获。附近的居民也走访了不少,上周五晚上没有人听到或看到小路上有异常情况发生。有两人说好像见过一辆车停在小路上。其中一个人记不得车型了,他经过那里时大概是九点多。另一人说印象中是辆红色富康车,他经过时大概是九点四十。遗憾的是没人记得车牌,没人看到司机。

有四个上周五晚十点以后经过那里的人,两个说没看见那辆车,两个说记不得了。其中一个人说他大概是十点过十几分经过那里的,他比较肯定地说没看见有车停那里。曲贵云判断这辆红色富康车很可能就是绑匪所驾的车,那时候这段路本不该有车停,而停车的时间与钟图良失踪的时间非常吻合,曲贵云不相信这是巧合。周日晚和这几天停附近的几辆车也调查了,车主没有作案迹象。

二组问附近居民最近周边的人有没有谁有异常动向,这两天突然发了财似的,但没得到任何结果。二组还调查了这一带的黑道人物,重点调查了两个住得离网吧较近的混混,其中一个还经常去那里上网,但很快这两人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网吧老板、老板娘被双双请进了局里,接受调查。一方面深刻反思在政府重拳出击整治网吧时还在顶风开黑网吧、毒害少年儿童的错误;一方面再细想对绑架案还能否提供有用线索。毕竟孩子是从网吧出来后被绑的,绑架发生的地点可能离网吧很近,张汉成盼望能从这两人身上挖掘出点东西。遗憾的是这两人始终未能再给警方提供任何帮助,张汉成有些气恼地称他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赚网吧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