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一架运15客机缓缓的降落在了虾夷共和国的首都东京,汤光亚漫步而下。日本方面的代表是反间谍局的乃美宗盛。


你好啊,局长先生!汤光亚走上去略带轻蔑的看着乃美。


同好,不过你可见老啊!乃美也毫不示弱的回复了一句。


好了,我们都别浪费时间了,你和我只有12个小时的时间,12个小时以后从中国发射的弹道导弹将把东京炸为平地。汤光亚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乃美心中一惊,你们、你们真的能为了一个特工而发动一场战争吗?


战争?你们和我们都是不对等的,打仗还用的着我们中国亲自出马吗,一个民主日本就会让你们喝一壶的了。


你!汤局长你别忘记了,你现在是在日本而不是在中国,把我们惹急了我们大家一起玩完!乃美发起火来咆哮着说道。


哼,吓唬谁?我汤光亚纵横间谍这行几十年了什么大风大浪的没见过想用这一套吓唬我恐怕乃美宗盛先生要失望了。


乃美被气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手直哆嗦。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移交吧,你要的几个人就在飞机上,我要的人呢?汤光亚问道。


好,把人带出来!乃美摆摆手。


林浩然、加美子走了出来,加美子还抱着一个1岁大的男婴。


很好,没有受到什么身体上的伤害,不过我要在这里检查下,说着几个医生过来为林浩然和加美子检查。


怎么不相信我们吗?乃美有点不高兴了。


坦白的说是的,因为你们日本人总是非常的狡猾和奸诈。


八噶压路!死拉死拉地!几个特工走过来拿着手枪指着汤光亚。


收起你的烧火棍,如果你想让你们该死的家人以及国家都毁在你们的手里那你们就尽管的来打好了!我会在地狱里非常乐意的看着你们的国家被核导弹炸成一片瓦砾的场景。


好了,把枪都收拾起来,我们办正事吧!乃美制止了手下人的卤莽。


局长好了,我们检查过了没问题!医生过来说道。


恩,好把他们的人带出来!你们也可以检查下!汤光亚挥挥手。


从机舱里走出了6个人4男2女!


局长,怎么亲自来了!


死孩子,你翟姨逼着我来地,你以为我愿意来啊,快上去!汤光亚没好气的说了句。


加美子小姐等到了中国我们在好好的招待下你,你就先委屈点吧。


谢谢汤局长,有浩然在就什么都不需要了。


我们的交易也就完了,我也就不打扰了,再见吧!汤光亚主动伸出手来。


希望我们这是最有一次合作和秘密交易!


应该会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你我都没有机会再来了吧。好了不说了再见!说完汤光亚上了飞机。


运15慢慢的加速,滑到了起飞跑道上停了下来。


塔台这里是运15请求起飞!


这里东京机场,你们可以起飞!


爸爸!乃美晴子扑到了乃美宗盛的怀里。


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乃美老泪纵横,看着面色憔悴消瘦的女儿,乃美心里如刀割一般!


乃美晴子是日本特种情报部的一名高级间谍,奉命潜入中国国家安全局,潜入2年后被发现并且逮捕,同期被捕的还有他的5个同伙,以及12名被发展成间谍的中国、朝鲜特工。

让日本苦心经营的中国情报网陷于瘫痪状态。


************


飞机刚飞过民主日本上空,乃美晴子的身体便发生了变化,乃美开始出现头昏、呕吐的现象,其他5人也出现了不同的反应症状。


妈的,汤光亚你他妈的耍我!乃美宗盛如头被激怒的公牛一样。


他已经知道了在包括他女儿在内的6个人中,他们的身体里已经被植入了一种致命的病毒,这次乃美可是赔大了,不光放走了林浩然和加美子,换回来的这6个人的命能否保住还成问题。


马上接空军指挥部!乃美发狠的说了句。


不久4架F-16战斗机迅速起飞拦截运15,机翼下边都挂载着远程飞弹。


38分钟后,飞机进入了民主日本领空,民主日本空军迅速起飞了2架F16战斗机进行拦截。


民主日本空军的2架战斗机在距离虾夷共和国空军编队22千米时发射了多枚AIM-9X型空对空导弹,虾夷共和国空军立即做规避机动并且发射红外诱饵弹。


有一架F16被导弹爆炸的碎片打中被迫返航,虾夷共和国空军立即展开反击,2枚R-73蝰蛇导弹结结实实的打在了1架民主日本空军的F16战斗机上立即那架战机便被打成了一团巨大的空中火球,剩下的一架飞机被迫返航。


就在3架F16准备追击时,隐蔽在云层中的6架J14重型歼击机窜了出来朝3架F16战斗机连续发射了8枚霹雳12导弹,1架F16战斗机试图进行大过载机动躲避攻击导弹,但是由于这架F-16A型战斗机属美国退役机种,机身强度已经严重下降。所以在飞行员做大过载机动后飞机解体,飞行员还没来得急跳伞便丧了命。


剩下2架F16战斗机只能边规避边释放诱饵弹进行躲避攻击,但是仍然有3枚导弹击中了2架F16战斗机,2名飞行员跳伞落入民主日本领土内,落地后随即便被赶来的民主日本军队俘虏。


作为报复,朝鲜发射了3枚劳动2型弹道导弹袭击了日本首都东京,导弹击中了市中心的建筑造成了300多人死亡。日本首都附近的S-300PMU型防空导弹和仅存的几座爱国者PAC3型防空导弹没有进行还击。部分高射炮对空进行了有限的射击但是没能命中目标。


2天后,全身溃烂的乃美晴子和其他5个恶贯满盈的日本间谍痛苦的死在了虾夷共和国帝国军医院里,乃美宗盛也因为近距离接触了乃美晴子而遭到了病毒感染,在他女儿死后不到5天的时间也死在了医院!为了防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帝国军医院对病房进行了彻底的消毒,每名医护人员都接受了消毒,当天穿过的衣服和使用过的医疗器械全部要进行消毒处理。床单、铁床全部消毒后销毁。


************


神户这座前日本的百万人口的城市,现在却在遭受到本是一国的军队现在却被分裂成两个国家的军队的攻击,虾夷共和国的精锐的仙台师团装备了200多门俄制152毫米榴弹炮,并且还有十几门俄制多管重火箭炮。


进攻刚刚几天时间神户便被仙台师团和京都师团的重炮轰击的一片瓦砾和火海。城内的民主日本守军驱赶2万余平民参与了守城活动,这些手持轻型武器和燃烧瓶的民兵在巷战中给仙台师团和京都师团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加上民主日本的2个步兵旅的援兵,一时间神户城市内的巷战打的是异常的激烈和残酷。民主日本方面稍处下风。由于兵员和武器上的不足,民主日本军队只能收缩防御阵线依托城市巷战与虾夷军进行周旋。


这些民兵本不是愿意打仗,经过了日本几次对外战争的决定性失败和国力的严重削弱,日本国民已经很非常之厌战和反感,但是为了国家的利益牺牲这些1人又算得了什么呢,两国的当局为了能打赢战争是不会考虑这么多的。所以2万多神户平民被武装了起来,来抵抗虾夷共和国的进攻。


曾经还发生过一家人分别效力于民主日本和虾夷共和国两个国家军队上战撕杀的惨事。


福田,一名普通的小公司职员,本来他可以安安本本的生活,可惜突如其来的中日战争打乱了他的生活,接着神户又成为了民主日本和虾夷共和国的边境争端地区,家里的妻子都被虾夷军的大炮炸成了肉饼,义愤填膺的福田决定参加民主日本组成的民防自卫军。


福田,前边有2辆坦克!快干掉他!连长在喊着一边上愣神的福田。


是,连长。福田举起了陶式反坦克导弹的发射筒瞄准了一辆坦克的炮塔和车身结合部,福田稳住呼吸然后把眼睛紧紧的贴在反坦克导弹发射筒的瞄准镜上,手扣在了发射纽上。


快打,不打你我都要玩完了!连长从散兵坑里朝对面打了几枪后对福田喊着。


嗾!轰隆!


一辆90-2式主战坦克的前装甲被陶2型反坦克导弹打穿并且引起了车内弹药的殉爆,整个炮塔被掀反到天空中老高,整个车内的弹药如同鞭炮一般乒乓的炸响着


福田顾不上弹药手在费劲的往发射筒里装填弹药抓起一只步枪和一具RPG-7型火箭筒便冲出了战壕。


福田你要干什么快回来,你会死的。连长一边用步枪猛烈的射击一边招手。


跟随在坦克后面的虾夷军步兵的轻武器不断的在朝福田的位置上扫射着,福田猫着腰背着武器从一个弹坑跳到另外一个弹坑里,然后支架好火箭筒然后麻利的摘下步枪朝对面的虾夷军步兵一阵点射!每次伴随着福田扣动扳机的声音就会有对面的日本士兵被打中。一支M-16A2半自动步枪压制了一个班的前进。


很快,对面的轻重机枪和步兵的随伴火炮便覆盖到了福田清一的附近,福田赶紧一个翻身越到了弹坑里,随即2发迫击炮弹便打在了刚才福田射击的位置附近,爆炸扬起的泥土重重的砸在了福田的身上。


福田用手拍拍身上的泥土然后晃晃头,把钢盔上的泥土也散落下去。一辆BMP-1步兵战斗车隆隆的碾压过来,车上的73毫米低膛压滑膛炮不断的在朝街垒上的日军和楼房上的民主日本机枪火力点倾泻着炮弹。


妈的,福田低骂一声,抓起火箭筒略微的瞄准了下,80米的距离太近了几乎不用再瞄准了。


嗖,一发火箭弹从福田的RPG火箭筒里打了出来,火箭弹径直钻入了BMP-1步兵战斗车的侧装甲里,连同车内的一个步兵班一起被送回了天照大神那里。


接连两辆装甲车和坦克被击毁,对面的仙台师团第2旅团第1步兵联队第2大队的进攻势头减弱了不少,仙台师团的重机枪像炒豆子一样哗啦哗啦的打个不停。几名在进攻队列中企图撤退的新兵被大队指挥官用战刀和手枪解决。大队指挥官挥舞着日本佐官刀咆哮着朝民主日本军的防线冲来。


2架AH-1Z型武装直升机低空中用机载的70毫米火箭弹对民主日本所控制的几栋大楼进行了攻击,火箭弹剧烈的爆炸气浪将几个士兵和十多个民兵轰出了十几层楼高的大厦。自由落体班的摔在了地上。


几门双37毫米高炮和一辆M113上的毒刺防空导弹对直升机进行了火力打击,直升飞机遭到了攻击被迫拉高高度,远远的在附近打上一梭子然后扬长而去。


福田趁着仙台师团的攻击缝隙回到了本方阵地上,连长铁青着脸走过来。福田你的想干什么,不要命了吗!


我要为我的妻子和孩子报仇!福田涨红着脸。


混蛋,民主日本的利益高于一切,国家如果守不住神户那么我们将要有丢失整个本洲岛北部的危险你知道吗?连长啪的给福田清一一个嘴巴。


咳!


还没等连长说完,仙台师团的今天第6次冲锋又开始了。


配属给第2旅团的38门152毫米榴弹炮以及联队直属的120毫米迫击炮营整整花了40分钟的时间对福田所在的2团部发动了猛烈的炮火奇袭,空爆弹和杀伤榴弹几乎让暴露在外的2团士兵吃尽了苦头,这些刚刚由市民转变成战士的新兵是不会知道一发空爆弹和一发杀伤榴弹所造成的对暴露在空旷地区的杀伤能力和程度的。


日军炮火一停,连长便开始喊:“妈的都死了吗,没死的赶快起来,虾夷国的军队又要上来了!”


机枪手将机枪和子弹箱搬出了防炮洞,2门81毫米迫击炮也从洞里抬出来,炮手打开盖在炮口的炮盖然后开始调整角度。


这次日军的仙台师团投入了2个联队对2团发动了最为猛烈的进攻,仙台师团第2旅团的2个联队组织了由军官组成的军官敢死队准备猛攻2团把守的神户邮政大楼以及电视台附近的阵地。


连长,敌人又上来了!一名新兵刚喊完一发致命的子弹便击中了他,新兵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上,头上的鲜血伴随着黑色的脑浆一股股的窜了出来。


妈的,大家小心有狙击手!


啊!


一名士兵刚把枪和身体挪动一点,一发子弹便贯胸而入,整个身体被子弹的贯穿力弹向了侧面!


铛!子弹打在了福田的钢盔上,子弹留在了钢盔上而福田的大脑有同被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样,被撞的不光身体上感觉五脏六腑被强大的子弹冲击力震的七荤八素大脑也被震的暂时性的失去了知觉,大脑嗡嗡的响。


福田,福田!一个战友爬在原地喊着。


大约5分钟后意识逐渐清楚了的福田猛的打了寒战,他本能的爬在地上不再动弹,狙击手如果发现他还没有死的话会立即在朝他连续开枪直到被他射杀为止所以他选择不动。


不用再见了我很好!刚说完一发子弹便射入了福田身边的一个正在悄悄诺动位置的士兵的脖子上。子弹穿透了脖子连通鲜血从另一端飞溅而出。士兵被打的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双手还试图捂着被击中的部位。


我们的狙击手在哪里?连长躲避在房子里喊着。


不知道长官,可能被打死了!崔中士捂着头盔说道。


连长一见崔中士的样子,用脚踢了下崔中士的头盔,妈的你在屋子里他打不到你,快给我站起来!


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我的老婆还在家等着我呢!


去你的吧,你老婆可能现在都在跟一个小白脸在床上鬼混着呢,哪会管你的死活!一个中士调侃着说道。


你她妈去死!崔中士束起了中指。


好了都给我安静点,通讯兵马上联系营部要求增援!


外边的枪声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响过了,而对面日军的进攻则是步步进逼,2团的多个地段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随着日军继续投入部队2团的伤亡直线上升,全团已经伤亡了四百多人。


稻田中士你出去看看!连长朝外边看了一眼后说道。


怎么是我?稻田惊讶的说道。


别废话让你去你就去,我们会组织火力掩护你的!


好吧,炮灰向前冲!稻田嘴里骂着。


2楼的2挺轻机枪慢慢的伸出来,机枪手在几个窗户上都做了迷惑让狙击手分辨不出真正的射击点在什么地方。


盗田飞快一般的打开门用十万分之一秒的速度冲出了屋子,2发致命的子弹贴着他的衣服穿过去,打在了对面的汽车残骸上发出了两声清脆的撞击声音。


看见了在斜对面的四楼拐角处,机枪压制!连长话音未落,2挺L4A7轻机枪猛烈的扫射打的对面的大楼墙壁一阵颤抖。


一班跟我来!连长喊了句第一个冲出来。


身后跟着六、七个士兵鱼贯的跑出了掩体,在跑出掩体的一刹那一名士兵的身体又被四楼的狙击手打中痛苦的倒在地上呻吟着。


医护兵照顾他!连长头也没回的继续朝前面跑着。


大家继续跑,继续跑,别停下,要活命就别停下来。


突突突突突突!斜刺了突然响起了一阵低沉发闷的声音,


一窜12.7高射机枪的子弹冷不丁飞过来!2名士兵遂不及防,几发高机弹将2个人打成了两段。子弹贯穿人体后又打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哒哒哒哒哒!一挺L4A7型轻机枪朝高机发射阵地便是一梭子子弹,几个操作高射机枪的士兵被打的在炮位上一阵抽搐和蠕动。


福田,用火箭筒!


被打懵的福田被连长这么一叫立即清醒了点,他迅速的取下背上的RPG-7火箭筒对准高射机枪的发射阵地然后缓缓的调整了下呼吸尽量保持呼吸的平稳,然后单膝跪地调整了下角度。


轰!火箭弹摧毁了高射机枪的发射阵地,连同着3、4名操作的士兵一起被端了老窝。


一班成扇面搜索队型展开!进了大楼后连长说了句。


几个人迅速的散开然后漫漫的朝4楼摸索着前进,手里的枪握的更加紧了。


一队人马在2楼附近搜索了一阵,崔中士挥手示意这里安全,接着几个人继续朝3楼前进,队伍最后一个负责殿后的福田敏锐的发现在3楼附近的拐角上有一个绊雷和一个诡计雷!更要命的一个毫不知情的士兵的一只脚已经快要踏在上面了。


躲开,大家快卧倒有地雷,连长小....。福田只感觉眼前一亮,然后一团火球飞了出来,接着一股气浪迎面扑来,福田只感觉身体一轻然后便飞了起来,之后他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福田缓缓睁开了眼睛!


连长呢?狙击手?福田的第一意识想到了这些。


他本能的挪动下身体却发现腿部钻心的刺痛以及腰部传来的疼痛感觉。他已经不可能在移动了。


他看了看四周,远处是几具民兵和仙台师团的士兵尸体,几辆毁坏了的装甲车和被烧的分辨不出是敌是友的尸体。


有人吗?快来救救我!福田真的想喊出来,但是他没有喊,因为这里是敌人和自己人的对峙交火区,如果他一喊对面的人一定会知道这里有人,然后便会派出搜索队来把他抓住,然后在问出些有价值的情报后枪毙了。


怎么办,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别着的手枪。


哦,幸好还在!福田稍微感到点安慰。


至少他现在可以能确保自己在有敌人过来时能还击。


福田吃力的扭动身子,把身体靠在一快大石块上,只挪动了不到三米远的距离便已经疼的他满头大汗精疲力竭了。


突然一队巡逻队慢慢的摸索着过来。


谁?是谁在那?那队人发现有人后立即分散窝倒并且成战斗队形散开。


是、是我,我是2连的福田!


哦,原来是福田君,那队人纷纷站起来朝福田这边走过来。


一道君,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福田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弄的伤的这么重!一道中尉皱下眉头。双手想搬动福田,福田疼的一咧嘴。


很疼吗?


是的。


军医,到这边来!一道小声的说了句。不时天空中传来几发炮弹爆炸的声音。


福田君的双腿都摔骨折了,腰也脱臼了需要修养一阵子了。军医招呼2个人来七手八脚的把福田弄上了担架。


我们去端一个狙击手的射击阵地,但是,途中遇到了火力拦阻我们当场就死了2个弟兄,然后我们上楼,在三楼我们遇到了那个狙击手设置的诡雷,我们的连长和其他几个弟兄都躺在那里了!福田心有余悸的说着。


这里怎么会有狙击手,我们不是在房子里都埋设了地雷和绊雷的吗?一道有点惊讶的说道。


不知道,估计是带着排雷工兵过来的,我们上楼的时候发现我们以前布设的地雷已经有好几枚被挖开排除的了,我估计敌人对我们的地雷埋设状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妈的这下我们可危险了,你看一道长官这是白天被狙击手干掉的2连弟兄!一个士兵有手一指不远的地面上的七、八具尸体说道。


狙击手不光意味着死亡也意味着对士兵尤其是军官心中的那种莫明的恐惧。


一道也有点害怕,所以他命令小分队成松散的队型前进并且在前方派出了2个尖兵作为先锋。因为有狙击手的缘故大家在路上都十分的小心气氛也是紧张到了急点,不时在附近的炮弹爆炸让小分队都感觉到是末日的审判!


这些形形色色从各个国家被虾夷共和国招募的狙击手给神户的守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和伤亡,他们主要来自黑海和波罗地海沿岸的国家以及在拉美地区的职业杀手,这些人以杀死一个民主日本军官500美金的奖励来到这里,他们已经造成了几十名班排级的下级指挥官的死亡和受伤。


这些亡命徒通常会先射伤一名士兵,然后引诱前来救护和拖拽的士兵。这样他在射杀前来营救的士兵后再射杀受伤的士兵。


城市在燃烧,大地在颤抖,日本本土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内战、分裂的战火之地,比之当年的南斯拉夫以及索马里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经有中国的愤青说道,中国和日本两个国家是无法和平共处的,两国一定会重开战端,中国和日本只能有一个国家再继续生存下去,而那个被淘汰的国家只有亡国灭种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