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特殊战线 暴露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0 51
导读:怒吼---中国 特殊战线 暴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3辆本田轿车风驰电掣的急行在东京的大街上,车上十多名日本反间谍局特工拿着冲锋枪身穿防弹衣。而他们去抓的人却还好不知道自己身临陷境。


郑景浩!日本籍韩国人,1993年进入日本特种情报部,3年后调入日本反间谍局负责对欧洲的情报搜集。


看着情报乃美宗盛突然感觉到中国情报机关的厉害之处,可以说日本的反间谍局和特种情报部内已经被中国情报机关打的千疮百孔了,虽然不一定就是中国特工但是他们使用的各种拉拢和威逼利诱的手段很难不让自己的手下就范。上了岁数的乃美宗盛第一次感觉到了孤立和无助。


他住的地方情况如何?乃美必上眼睛休息下但是大脑却在飞快的运转着。


放心吧总长,他住的位置很偏而且周围已经有警示厅的同人在那了。副手扭过头来说道。


什么,警示厅?那帮蠢货只能败事而不能成事,司机再加快些。乃美说完眼睛又闭上了。


这次被抓的是上次被叛徒“公牛”出卖的“野猪”。郑景浩虽然不是中国人但是却是被发展成了中国情报人员。他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这次撤退已经把他列在第一批中。可惜他没有机会再走了。


日本情报部门提供的郑景浩叛变的资料是“因为自己的妻子被上司勾引所引起!”。


中国方面却没有提供任何的资料只是在郑景浩被杀后把他的家人都接到了中国进行赡养。


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人员郑景浩不会不知道他家的在周围已经是密布暗探和警察,他差池也难逃了。但是这个韩国人却用了最后的一点时间来为他的上司彩虹留下一点情报。


他熟练的把情报放在一把竹子作的椅子的夹缝里然后盖上盖子。转身来到窗台边把窗帘拉开朝窗外看了看,本来这条街上平时没多少人走动,不过今天多了几个小商贩以及在几个路口停了好几辆轿车。郑景浩嘴角微微笑了笑然后把窗帘拉上。静静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手上擦拭着一把勃郎宁手枪。


十分钟后反间谍局人到达了街口,乃美把车窗打开朝郑景浩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挥了挥手十多名手拿冲锋枪的特工和几名警察冲上了大楼。


顿时12层大楼内枪声大作,并且还传出了2声剧烈的爆炸声,几分钟后枪声骤然而止,乃美和2名特工上了电梯来到12层,电梯门打开引入眼前的是一片狼籍,爆炸将楼道炸的一片凌乱,几处地方正在燃烧。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5、6名特工和警察。


乃美沉着脸继续朝前走着,他来到门口朝里面看了看,同样里面也是被炸的七凌八落。一个被身上打了十几个窟窿的尸体横在门前。


总长这个人便上郑景浩,他在楼道里安放了遥控炸药,我们的一小组和3名警察就被炸死在那里,还有二十多个平民受伤。不过他在冲出来的时候被一建的乌齐冲锋枪的扫射击毙,看身体上有十几个窟窿,一建的一弹夹子弹差不多都打到了他的身上。副手说了句。


妈的,临死还拽上几个垫背的。乃美用手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并且用手帕捂在鼻子上以抵挡扑面而来的腥臭味道。


你们几个进去仔细的搜下,肯定会有有价值的收获的。乃美一挥手。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爆炸的残骸拉到一边然后走进屋子里面寻找情报,一把竹子椅子引起了乃美的兴趣和怀疑,乃美近距离走到椅子边来回看着,外观上是一把平常无其的竹子椅子,但是精明的乃美在椅子四周仔细的观察着,突然乃美发现了一个小的缝,乃美熟练的用一个小姆手指头翘开了盖子里面掉出了一个字条,乃美宗盛把椅子踢开然后把字条打开。


“公牛已经变节,立即离开这里,野猪”。哼哼,可惜你没机会再发情报了。乃美掏出了打火机把这个情报字条烧掉了。


总长这个人也是情报机关的人,突然的这么消失了恐怕会引起中国方面的警觉!副手警觉的提出了意见。


恩,说的不错。你就去办这件事情,做的漂亮点别让人看出破绽来。


(*******************8


怎么搞的,野猪也去前线了,他一个反间谍局的人去前线做什么?灰狐跟蓝牙抱怨着。


说的对,但是有野猪临走的时候留的字条,喏,看看吧。林浩然把字条递给灰狐。


这,这怎么可能!反间谍局的人去前线清楚军队里的民主日本间谍?这也难免太荒唐点了吧。


看着灰狐疑惑的表情连林浩然自己都感觉有点后怕了,当初他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太相信但是有野猪的字条以及野猪一贯的性格上林浩然还是不感确定所以破例先联系了灰狐。让他来帮助分析下形式。


走的和老鼠一样这么匆忙?就凭借着只言片语的我也不好判断,但是我宁愿相信他们是真的去公干去了。


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我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愿是我想的太多了。林浩然沉重的说道。


最近反间谍局的人频繁的来我们部门和内务系统调查估计他们可能察觉到了点蛛丝马迹。灰狐送进嘴一片口香糖咀嚼起来。


乃美宗盛这个人可不好对付,这个人可以说是反间谍方面的行家里手,好多驻日本的间谍都被他揪出来了。所以你可要小心点,你的位置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灰狐坚定的拍了拍林浩然的肩膀。


你有没有在军队里的人?林浩然问道。


军队?你想做什么?


帮忙查下野猪的情况,像野猪那样的人即便是在前线是也在指挥部里所以只要能和野猪联系上事情就好办多了。


灰狐举着手拖着下巴想着,哦,有了,龟田次郎!仙台师团的师团部作训科的科长,这个人是我们发展的情报搜集者,我们从来没见过,他只和彩虹和野猪接头,所以只要找到他也就能找的到野猪!


现在联系到他有困难吗?


没困难,一个电话就可以了。说着灰狐拿起手机就准备拨通。


等等,这个容易被跟踪还是不要打了,我回去用公用电话打,你们的接头暗号是什么?林浩然警惕的把灰狐的手机按下关机毽。


小黄拖拉机又慢又冒烟!


然后你回答:“是的,我家有一台这东西”。


铃铃铃铃!灰狐的电话响了。


莫西莫西!


哪呢!八噶牙路!


挂断电话后灰狐铁清着脸说道:“看来事情又有新的变化了,刚刚接到的消息仙台师团师团部遭到了民主日本特种部队的偷袭师部被炸,几十个人受伤和死亡,还不能确定龟田次郎的生死,我得马上回去,部门里要直接飞去京都联络野猪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去办吧,我离前线能近些,这样比你在这里无头绪的瞎撞安全的多了。”


林浩然一想也是便答应了灰狐,临走时还嘱咐了灰狐几句。


老伙计,家里的美人也是可以帮你的,别舍不得!灰狐坏笑了一声开着佳美扬长而去。


找加美子?林浩然心里有些害怕,他不能确定加美子是否能够接受他的提议,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


回来了,一田君!一天工作辛苦了!一开门加美子便迎了出来。


哦,哦,加美子。林浩然有点木衲的打了声招呼。


一田君水已经放好了洗过澡之后我们便可以吃饭了。说着加美子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一股食物的飘香味道顺着房间的通道散发出来。


要不要跟她说?林浩然在浴室里呆呆的站在原地。


要还是不要?林浩然在重复着同样的问题。


一田君洗好了吗,我们可以吃饭了。外边有点着急的加美子忍不住叫了声。


哦,哦,很快,马上就好了。林浩然赶紧把身上的肥皂沫擦干净然后便穿上衣服走出来。


等着急了吧宝贝!说着林浩然走上去抱住加美子热烈的吻着。


加美子也是热情的回应着,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林浩然真想不从这个温柔乡里走出来,他现在太想逃避现实了。


好了,人家刚洗完澡,快吃饭吧一会凉了。加美子红着脸轻轻敲了下林浩然的额头。


宝宝呢?林浩然走到加美子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加美子。


送到幼儿园里了,校车还要过一会才到呢!加美子回头吻了下林浩然。


以后就在家吧,别送过去了!林浩然坐下来边吃边说道。


加美子先是用疑惑的眼光看了看林浩然随即便明白了林浩然的意思,恩,好吧,那明天就不要送过去了。说完加美子也低头吃饭了。


加美子你恨我吗?林浩然突然的问了句。


加美子有点没有思想准备,不过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她自己也在问自己,自己恨这个男人吗?


一田君你是怎么拉,干嘛突然问这个?加美子表情有点不自然。


坐过来好吗?离我近点!林浩然很深情也很温柔的说道。


加美子没有拒绝林浩然,加美子坐到了林浩然的身边很自然的依偎在了林浩然的怀里。


美子,这几年来,我知道你很苦,家人的离开让你承受了很大的打击和巨大的悲痛里,我又忙于工作忽略了你,真是对不住你呀!林浩然轻叹一声。


加美子心中一酸,眼泪便在眼眶边打转。老公!加美子轻唤一声。


我也知道一田你这几年不容易,工作、工作也确实太辛苦了,不如、不如不要再做了我们离开日本好吗?带我离开这里。


你和我都是局中人,无论如何也是无法脱身的,除非,除非我们都从这里消失!林浩然抱着加美子更紧了。


可、可我们的孩子是无辜的啊,这么小的年纪就.......加美子终忍不住哭了起来。


真的想跟着我走吗?林浩然轻抚加美子的绣发颓然的叹了口气。


是的,随便哪都可以,中、中国也可以,别让我再回到日本了,现在的日本已经死掉了。当局完全不会顾及到我们平民的死活。


什么时候参加的新赤军?林浩然冷不丁问了句。


加美子先是一惊随即便恢复了冷静的表情,很小的时候,很小....。


那你的爸爸和哥哥呢?也是组织成员吗?


不、不是,他们只是同情新赤军,只属于外围的人员!


美子能帮帮我吗?林浩然问了句。


帮忙找野猪和老鼠吗?加美子抬头问了句。


你是怎么知道地?林浩然惊讶的看着加美子。


是真田广之的情报,他知道你们的人失踪了,所以派我们几个精干的人员帮助调查。


真田广之?林浩然突然警觉起来。


他是怎么知道情报的?


你们的人告诉他的!加美子眨眨眼睛说道。


怎么你怀疑我在欺骗你吗?加美子看出林浩然眼睛里那一丝不信任的目光。


不是怀疑是费解,这个消息我们的人怎么要传给真田广之?


因为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不是吗!加美子平静的说道。


莫非是.......。林浩然想到了一个人。


没错就是他,因为真田也算是你们中国情报机关的人,当然自己人要进行情报的横向共享,所以真田才有机会把情报传递给我让我帮助你。


真不想把你拖进来,你知道的我是多么爱你!林浩然深情的看着加美子。


一田,有你这句话我便足以,也证明我对你付出的也是值得的。


铃铃铃铃!


莫西莫西!


喀嚓,电话从林浩然的手里滑落。


一田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加美子走过来看着林浩然一脸的惊讶和害怕的表情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刚刚接到的消息,彩虹被出卖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如果彩虹被出卖了那、那一田你!加美子急的都要哭出来了。


你马上带孩子走!去这个上面的地址,到了之后自然有人带你走!说着林浩然拽着加美子到卧室收拾东西。


我不走,我不走!加美子奋力挣脱了林浩然的手从后面用力抱住林浩然。


我不走也不容许你离开我们母子!不许!


放心,我会回去的,你们母子一定要走,回国,到了民主日本你们就安全了,到了那里便人有安排你们回中国的,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就走!


不行,彩虹被出卖了,你很快就会暴露的,虽然彩虹不会说但是他家里怎么能没有你和他的证据呢?


加美子的话让林浩然心中一惊,他想起来昨天还给彩虹发过手机短信呢。想到这里林浩然更加坚定的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你们母子更加要走,我估计医院里的那个人已经变节了,为了不让更多的同志受到牵连我决定要干掉这个人,而唯一有机会的便是我所以你们必须走!为了我也为了我们的孩子!”说到最后林浩然眼睛湿润了。


可是你不是说过要永远都和我在一起的吗,难道你反悔了!加美子紧紧的抱着林浩然。


走吧,快走,趁反间谍局的人没察觉到我!我要去干掉那个变节者!说着挣脱加美子夺门而出。


加美子颓然的倒在地板上,哭着......。



***************************


乃美你好毒的计谋啊,想把我们一网打尽,不过可惜你的计划无法再完成了,开车的林浩然把手机卡拿下来换上一个崭新的卡,然后给几个号码发了短信随即便销毁了卡片。


林浩然快速的穿上防弹背心,从左边的车坐下边掏出一把短MP5和几个弹夹放进宽大的风衣里。


车停在了帝国军医院,林浩然快速的从车里走出来径直奔着大楼走去。


加美子在家准备收拾东西,突然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


加美子知道了,林浩然实际上已经暴露了,从彩虹被抓的那一刻开始林浩然的身份便已经暴露了,加美子本能的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只转轮手枪随即便丢在了床上。


为了孩子和林浩然他不能这样,她需要活着,活着。想到这里加美子把手枪放进地板的阁缝里然后调整了下呼吸和思绪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请问,你们找谁?加美子装出疑惑的表情问了句。


太太您好,我们是虾夷共和国反间谍局的人,您的丈夫一田君夫涉嫌出卖国家利益和为敌对国家提供情报我们需要逮捕他!一个情报人员走过来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我丈夫可是前日本皇室成员,他怎么可能是叛国者?你们一定是搞错了吧。


不的太太我们是证据确凿。情报官斩钉截铁的说。


可是一田君他好几天都没回家了呀!加美子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那我们要进去搜查下,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乃美宗盛,你个王八蛋!加美子的心中暗暗骂着。


那、那好吧!加美子让开了通道。


总长不好了,林浩然出现在帝国军医院!一个警察过来急切的说道。


我们立即去帝国军医院!乃美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把这个女人和孩子也带上!


加美子手足冰凉几乎晕厥过去,乃美你太狠毒了,你知道我丈夫会因为我和孩子的关系而不得不就范。加美子被人搀扶着上了车还有她的孩子。


6层!帝国军医院,林浩然换掉了一个弹夹,在他前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军警!但是剩下的军警死命的抵挡着不让林浩然靠近变节者的病房。


突突!林浩然一个点射打倒了一名试图靠近的军警!妈的人真多!林浩然从腰间拔出一支史密斯·韦森11.43毫米左轮手枪朝对面射击。


投降吧,一田机关长,我们的人马上就到!对面的一个人开始喊话。


让我投降也成,让我先把那个混蛋干掉!说着林浩然端起MP5照对面就是一梭子。


趁着对面火力被压制的时机林浩然快步跑到楼梯拐角处蹲下为枪上子弹。


接着林浩然再次甩出一颗手榴弹,手榴弹在军警中炸开,几个人被炸的血肉模糊的。


前面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林浩然了,一个重伤奄奄一息的军警的手试图要拿枪,林浩然走过去在他的身体上连射了3枪。


推开病房的门,林浩然用手枪和冲锋枪对准一副屏风一通猛烈的扫射之后,屏风后边的躲藏的那个军警被打的全身马蜂窝倒在了地上。


李东臣,今天我来干掉你,这样你的罪孽就会减轻的。说着林浩然扣动了扳机!


病床上被打了十几枪的李东臣面目狰狞的惨死在上面,林浩然长出口气,终于完了!


林浩然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出来投降!


轰,回应的是一颗手雷,炸倒了几个人。


林浩然,你最好放聪明点,你的老婆和孩子都在我们手上如果你不想让他们死的话最好乖乖出来投降!


浩然别管我们,你快走,快走!加美子不顾一切的喊着。


林浩然双手握枪,双目紧闭,他在挣扎,他不能走,走了的话加美子和孩子就完了,他不能这样走,如果他还是个中国男人的话!


想到这里林浩然猛的走出门,双手的枪已经没有了,几个特种部队过来把他五花大绑起来。


浩然!你干嘛不走?加美子哭着说。


我走了你们母子可怎么办!几个人压着加美子和林浩然下了楼!



**************************


北京,国家安全局总部。


局长,蓝牙在日本被抓了,彩虹、老鼠、野猪三人都死了,公牛变节出卖了蓝牙!


汤光亚一惊,接着心中一阵绞痛。


啪,汤光亚把水杯摔了个粉碎。混蛋!乃美宗盛你他妈的不得好死!


不过我们也有牌,而且都是大牌,拿这些人和乃美宗盛换蓝牙值得了!副局长李戈想要用被俘的几个日本高级特工换蓝牙。


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主席,主席下了死命令必须不惜任何代价要把我们的人救出来。所以这次不管花多大的代价也要把蓝牙救出来。这件事情李副局就交给你了,办的漂亮点。另外再派一队人潜到日本去,交接完毕后把几个人加上乃美宗盛统统干掉!


是局长!


加美子小姐如果你再这么采取不合作态度的话,那我们可要不客气了。乃美气势汹汹的说道。


不合作,你想让我怎么合作,我都说过了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如果你是林浩然你会把你的间谍勾当跟我说吗!加美子怒气忡忡。


总知道点什么吧!


我只知道他是我丈夫,不过现在是我的敌人!加美子故意说的高调。


乃美二十几年的反间谍工作经验也没有看出来加美子的神情间的变化。他确信加美子是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也就没怎么为难她。


总长,中国方面传过来最新的消息要拿几个人和我们换林浩然!


换?开什么玩笑。乃美苦笑了几声。


这里可有您的大公子和女儿呀!


乃美听到这里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中国人说了只要保证蓝牙身体不受到刑法,就可以释放他们然后换林浩然!副官继续说道。


拿这几个人换他蓝牙一个?他蓝牙就这么值钱吗?乃美疑惑的看着情报。


蓝牙是在日本支那情报网的头目,如果他一旦被抓了那中国能不着急吗?


看着副官一脸的确定,乃美也有些动心了毕竟自己的2个孩子都被抓了他能不担心和动心吗。


我要先看看中国人的底牌是什么,然后我在出!


总长,这次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虽然这个蓝牙有价值但是比我们几个优秀的特工来说用他一个人换几个是值得的。


我也知道不过,不过我总是不甘心就这样把千辛万苦死伤了那么多人才抓来的这个蓝牙交换给他们我们甚至连一丁点的情报都没翘出来!


那又能怎么样呢,即便是翘不出,回去这个人的间谍生涯也就终结了,他所知道的那点情报能知道多少!


恩,你说的也是。那好吧,让中国人派个代表过来,大家约个时间一起放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