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特殊战线 叛徒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8 739
导读:怒吼---中国 特殊战线 叛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乃美宗盛,走在医院的路上,今天他的手下打电话过来说在医院里的那个中国特工终于支撑不住了,他要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在乃美宗盛看来只要是人便有弱点,只要有弱点便会受到控制。


这是他自己写的一部分交代材料!他自称是中国国家安全局的D级特工,叫李东臣。


D级特工?乃美宗盛问道。


在现在的中国国家安全局中分A、B、C、D四个等级,其中A、B两级是最高的等级,C级是中间人、D级便是最底层的情报刺探者。情报官递过来一份资料。


那这个人是不可能知道很多东西的!乃美有些失落。


不过他可以告诉我们C级中间人,这样我们只要知道了中间人的情况便有可能把A、B两级的特工从日本挖出来。


乃美宗盛眼睛一亮棋子看是不怎么样不过顺汤摸瓜还是可以摸到大鱼的。


司机,加快速度。乃美宗盛低沉的说道。


到了医院乃美一行人径直走向有警察看守的房间里。


乃美坐在病床旁边,然后吩咐手下做好笔录和录音以及视频准备。我们开始吧,说说你的事情。


我、我、水、水........................。


给他一杯水,服侍他喝!


好了,说吧。乃美双手抱肩。


我叫李东臣,中国国家、国家安全局D级特工。


受命、寿命潜伏在日本特种情报部。


潜伏多久?在潜伏期间都发展了什么人做你的下线?日本情报人员开始发问。


潜伏了快、快5年了,潜伏期间曾经发展了4、4个下线全部是在日本特种情报部内。李东臣忍着伤口的疼痛有些吃力的说道。


他们的名字是?


柴田龙夫,日本特种情报部第二科室科长。


伊东正晴,日本特种情报部第二科室职员。


朝河舒人,日本特种情报部密码破译处高级破译师。


大岛龟人,日本特种情报部档案科室科长。


把这些人立即逮捕起来,送军法处。乃美宗盛摆摆手。


还有,你的上线接头人是谁?乃美直接切入正题。


他、他的代号叫彩、彩虹,但是我们没见过面。


没见过?请不要隐瞒任何的事实。说谎对你没有好处。日本情报人员立即反驳。


我们、我们是用书信交换情报的,从来没见过,除了极特殊的情况下我们才见面但是现在还、还没出现过什么重大极特殊的情况。


你们一般怎么进行情报交换?


每个星期的星期一,他给我写信!


乃美叫过一个人来,今天几号?


8号长官。明天是礼拜一,不过他已经被捕很长时间了估计中国人已经知道他被俘虏的情况了。旁边的人员提醒着乃美宗盛。


今天就先到这里,给他打针吗啡被让他这么叫,听着真她妈的不舒服。乃美对手下的人说了句。


一个情报官转身离开了病房,乃美等人也相继离开了病房。


*********************************


林浩然开车到了垃圾厂,这里很空旷四周也没什么可以作为狙击手埋伏的地方,以前他和中间人接头都是在这里而且这个垃圾厂的厂卫是日本共产党,并且常年保持着和林浩然的联系,所以这个地方自然是万无一失。


林浩然把尼桑轿车停在一块空地上并且把车熄火。


打开车门,林浩然整了整西装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香烟,然后从中间拿出一支叼在嘴上,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然后整个人靠在车上等着今天的接头人。


十分钟后,一辆银灰色的佳美从门口开过来绕着林浩然的尼桑轿车转了几圈停了下来。


林浩然猛的吸了一口,然后扔掉了烟头。走了过去。


灰狐,你小子还还是这么跋扈啊,看来婚姻没让你的性格收敛!


你不也是,穿的还上这么风流啊,肯定特种情报部的不少未婚少女对你都要爱的发狂了吧?一个和林浩然年岁差不多的人走下来和林浩然抱在了一起。


怎么样,几年不见,你可是老多了。被称作是灰狐的人对林浩然说道。


哼哼,让你换我这个位置看看,估计你那个富家千金还不得天天哭着要你谢罪啊。林浩然没好气的说了句。


有烟吗?灰狐个子有180,不过面色清秀而且从内在透露出一股文雅之气。很难让人想象的到他是中国国家安全局A级特工。


你小子从开始受训的时候就喜欢蹭我的烟和钱,现在还是没变啊!林浩然把香烟和打火机都递给了灰狐。


诶,听说没,老头子要把我们几个老A都撤回国去,听说你和我还是第一批!灰狐抽了一口香烟。


我,回不回国都无所谓了,我在这里呆的时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久了,而且我还在这里安了家也有了妻儿,不想回去了!林浩然神色黯然。


怎么,放心不下加美子?还是别的问题?


主要是前者!加美子是无辜地,而且她可能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不过她却没有告发我,我知道她很难过也很为难,所谓即便要走我也要带着她一起走。


我说伙计,你知道干我们这行动了真情可是兵家大忌啊,毕竟加美子是日本人,你在干着对日本不利的工作很难保证她不会出卖你毕竟这里才是她的祖国!


加美子已经非常不幸了,父亲和大哥都死于战乱和疾病,现在日本的状况如果缺少了我她怎么能生存下去?现在连粮食都需要配给制来进行,如果不是我的职务和日本皇室的身份,才能领取到足够的粮食、蔬菜以及生活必需品。你说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个状况下我怎么能走呢!


可是,你知道吗加美子的身份和背景吗?灰狐一脸疑云的看着林浩然。


身份?你丫的怀疑我的能力吗?林浩然笑着摆了下手表示不满。


不是,喏,给你这是最新的国内情报,是从一个在俄罗斯滨海区落网的日本间谍手里得到的可能对你有点用处。


林浩然接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有5个人,5个人都是女的,不过都是穿着一身迷彩服,手里拿着M16步枪!其中一个让林浩然手足冰凉照片滑落到了地面上。


别担心,你的美人幸好只是一个日本共产党的“新赤军”组织成员之一。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她没有告发你的原因。灰狐从地上拣起照片拍了拍上面的土把照片递给林浩然。


新赤军?三军情报部秘密支持的那个吗?林浩然问了句。


恩,头目真田广之据说曾经在中国参加过红卫兵运动,并且一直对毛主席怀有崇拜的精神梦想着自己能成为切·格瓦拉那样的革命者。1978年赤军在日本被日本当局剿灭以后真田广之从日本辗转到了中国的上海,当时中央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形势并没有直接收留真田广之,只是委派了当时是国家安全局上海分局的老头子给他一笔钱让他离开中国。


离开中国后真田广之来到了向往的拉美洲,他的第一个落脚地是法属圭亚那,他梦想着想成为第二个切·格瓦拉,在拉美洲加入了法属圭亚那的地下复国组织游击队并且担任了军事训练工作。1988年他带领300名游击队员袭击了法属圭亚那首都附近的法国兵营打死了20多名法军。法军很快出动军警和空军进行报复。随即他也被法属圭亚那当局列为了头号通缉犯。


随后由于美国方面的介入法属圭亚那地下复国游击队受到了严重打击,游击队队长本·哈尔也被俘虏最后同意游击队放下武器接受政府的改变。真田广之带领不愿意就这样放下武器的120名游击队员在炸毁了一座法属圭亚那政府军兵营后越过了边境到了苏里南,然后又过境到了圭亚那,在圭亚那他和游击队员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当地人称他是第二个切·格瓦拉。可以说他在拉美小有名气。


随后他受聘于圭亚那政府担任军事教官,训练圭亚那游击队员返回法属圭亚那进行颠覆政府的行动。1995年,迫于国际社会压力圭亚那政府宣布停止了对法属圭亚那的武装渗透招回在法属圭亚那的二千多名游击队员,而真田广之随即变失踪了!再没人在圭亚那看到过他。


因为他又回到了日本!林浩然接着说了句。


GOOD,很好,你说的没错,知道他为什么回到日本吗?灰狐笑了笑。


因为我们找到了他,不是这样吗?


你只说对了一半,因为他对日本极右翼政府的对外政策十分不满意,并且对日本首相一直以来参拜靖国神社耿耿于怀所以我们找到他,他也需要我们帮组他从整在日本的新赤军组织。


那加美子?


问她吧,这个谁都不知道,除非是从日本把真田广之揪出来问问他!灰狐拍拍林浩然。


刚才给你这张照片里上真田广之最得意的一批女特工,他还把这五个人按中国的五朵金花命名的,你的妻子加美子是金花!


伙计,听我的接头人说下面有一个人被抓了,现在正在医院里。


什么?这消息可靠吗?林浩然急忙问道。


可靠,是野猪的情报,他当时就在场,是亲眼看见的。


要想办法救出来,不能落到敌人手里不然事情拖的太久恐怕要出乱子的。林浩然考虑着如何实施营救计划。


********************************************8


午夜,一个日本反间谍局的人走进了医院。


按了下电梯直接到了6楼,603房间。


上到了6楼,他手里多了两把手枪,他是谁?没人知道的。在国家安全局的挡案里只要他的代号“老鼠”。


什么人?几个警卫警惕的朝电梯口看去。


乒乒乒乒!四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3名警卫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4个人各自寻找着躲避空间并且掏出手枪还击。


老鼠手里的2把格罗克20发的大弹夹让只有6发子弹的左轮手枪的警察们有些招架不住了。四名警卫不消二分钟便被全部击毙,老鼠身上也挨了几枪,不过身上的避弹衣都防住了只在上面留下子弹头。


打开门老鼠重新装填好了子弹快速的走到了床前,准备朝李东臣射击。


突然枪声响了,老鼠只感觉脖子上一股鲜血飞了出来,然后感觉身体上的力量在快速的流失,而且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起来,他最后的记忆是乃美宗盛带着几个特工围在他的边上。


总长,您真是料事如神,知道这支那人会来杀人。


哼哼,这个混蛋,居然混到了我们的总部机关来。我们的工作是非常的重。


告诉手下人别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让人就说明石全登这个人京都公干三个月。乃美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把大鱼引出来。


对他的部门同事要这么说,还有马上秘密的对明石这个人的家进行彻底的搜查,他肯定有联络密码和接头的时间。


乃美走进605病房,看了看病床上的瑟瑟发抖的李东臣。真是没用这样的人也能进中国的情报部门。乃美鄙视的把床单盖了上去。


回到家的林浩然看着抱着孩子的加美子,他怎么样想不到会是新赤军的成员。看着妻子那怜爱的表情和母性的温柔林浩然叹了口气决定不把这个事情捅出去。


几乎同事,林浩然在情报部的(自己同志)的花猫急匆匆的来到了林浩然的家里。


机关长好,请束我冒昧的来访,今天是有急事求见。


恩,好吧,随我到内屋说话。林浩然起身把花猫引向内室。


老婆,带着孩子去草地上溜溜我想和喜多域君聊公事。


加美子看了看林浩然然后带着孩子离开。


怎么了,这么急着来找我?


老鼠不见了!


什么?林浩然双手一抖手里的茶杯几乎没端稳掉到地上。


昨天晚上我还跟他说话呢,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后来他们同事说要去京都公干三个月。


去京都公干三个月?怎么事先没通知过呢?林浩然十分的疑惑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是的,他之前没说过要出公差啊!


我感觉情况有点不象你和我想象的那样,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但是却还说不上来。林浩然微微皱了下眉头。


我也感觉这事有点蹊跷,老鼠是一个非常心思缜密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这么走了的,至少他应该留下什么口信之类的告诉我们。花猫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我马上联系下老鼠的同事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说完林浩然抓起电话拨通了日本反间谍局的电话。


莫西莫西,我是一田君夫机关长,请问明石全登先生在吗?林浩然突然发现自己出了一个重大的纰漏,他心中一惊手有些颤抖。


哦,明石去了京都公干三个月如果有事的话可以打他的手机找他,他的手机号码是1847503!


好的谢谢你。挂上电话林浩然面色严重的看着花猫。


可能我中了反间谍局的招了,这可能是他们最近调查帝国情报部门的间谍事件的一个诱饵。


这,?花猫也有点害怕了。


我们怎么办?


不用着急,我平时也没有什么把柄在帝国反间谍局的手里,而且就凭借一个电话就把我逮捕了,乃美宗盛恐怕不是傻瓜的。林浩然分析道。


好,花猫你先回去继续想办法联系到老鼠,我这边在想些办法,我们看看怎么能联系到老鼠。


***************************


总长,你看,这是在明石的家里找到的东西。一个手下把一个小本子递给乃美宗盛。


乃美赶忙接过本子翻开来看。


上面是记录着在日本的几个A级特工和中间联系人的代号,不过可惜没有真名字。


乃美发现在老鼠的上面还有一个叫花猫的人,在花猫的上面是A级的灰狐。而让乃美疑惑的是在灰狐的上面有着一个问号的特工,没有名字,没有代号。乃美似乎也意识到这个人才是真正控制着日本中国间谍网的人。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的,一张老鼠和花猫合影的照片被搜了出来,现在乃美可以从容的进行他的引蛇出动的计划了。


而在灰狐的左边平齐处是一个叫蓝牙的特工。


总长,刚才帝国情报部的一田君夫给帝国反间谍局打了电话询问明石的下落,不过我们同一了口径所以一田得到的回答是“去京都公干三个月”。


一田?乃美微微皱了皱眉头,乃美想着这个问题,他想到如果光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引起中国特工组织的怀疑从而改变联络地点的。


龙之,马上通知在京都的本部人马让他们从京都发一封E-mail到这个花猫的邮箱上,并且24小时监视花猫的行踪一旦有反常的行为立即秘密逮捕。


在帝国情报部和反间谍局的关系上更加充满了火药味和紧张压迫的气氛。


在办公室里想着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串起来进行联系,但是他却怎么也不能确定老鼠这次反常的京都公干是正常。


这时,花猫从门口走进来,脸上充满了喜悦。


怎么了喜多域君,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林浩然问道。


一田机关长,这是你要的以色列摩德萨特工米克劳·舒斯特尔的资料,我们花了二万美金才从一个黑市情报贩子手里得到的。


林浩然眼前一亮,“哦”赶忙接过来看着。


花猫继续说道,这已经可以证明他在日本期间从事了对日本不利的活动!


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林浩然接着问道。


在哥伦比亚的首都圣菲波哥大!


恩,好了我会联系我们驻哥伦比亚的大使馆让他们和哥伦比亚政府进行协商的,你可以出去了。


太好了,看来这次老鼠是走的太连打招呼也没来的急,到了京都后终于有了机会来通信了。林浩然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也终于落到了地上。


********************************************



2010年8月15日,北九州联军占领区首府福岗市政府,民主日本共和国宣布成立,首任总统为日本共产党党魁九岛龙夫担任,新赤军总司令真田广之担任新的民主日本国防军总司令。政府其他部门领导一一确定,领土为北九州全部以及日本四国岛全部。成立当日,韩国、日本、越南、缅甸、中国、朝鲜、柬埔寨、巴基斯坦8国率先承认了其国家合法地位。日本政府在惊讶之余随即变成了愤怒,在日本开国以来虽然也经历过战国时代,但是却没有一个朝代因为外国的势力的介入而被分裂成两个国家。所以日本政府除了愤怒外并且开始在本洲岛附近集结军队准备与民主日本开战。


3日后、欧洲的法国和奥地利也承认了民主日本的合法地位。联合国安理会被迫开会受理民主日本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五大常任理事国中以全票通过了联合国1881号决议即日本分治方案,民主日本领土为北九州、四国岛、本洲岛神户市以西领土为民主日本领土,首都为福冈。原日本国改变为虾夷共和国。先岛群岛被割让于中国


随即,民主日本和虾夷共和国之间的关系便开始剑拔弩张起来,日本政府官员愤怒的在联合国会场上退场前曾经说到,一但民主日本成立之日便是日本和中国、美国以及民主日本再战之时!


驻扎在北海道的日本精锐的仙台师团和京都师团便开赴了大坂,日本空军仅有的120架空军飞机也大部分集结到了京都附近。


民主日本方面也不甘示弱,在神户集结了4万军队和几百辆坦克和数十架飞机,刚刚成立仅几天的民主日本共和国便面临着战争的危险。


作为民主日本的武装力量只有15万人,而虾夷共和国也不过有22万军队。不过民主日本需要侧防四国岛,所以真正能用在正面的军队并不多。


8月25日,越南、韩国、朝鲜和最后一部分中国驻军撤退完毕后,日本国宣布正式与民主日本开战随即日本国的仙台师团的大炮便射向了曾经还是一个国家的城市的神户。随即驻扎在神户的民主日本军队的炮兵也发动了还击。


日本仙台师团和京都师团3万人从东北和东南两面对神户发动了猛烈的钳型攻势,神户城内的日本国菊花特种部队2千多人也在两师团攻击的同时在城内对几个重要的目标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民主日本在神户最可信赖的部队是第2师和第33雇佣兵旅,第2旅由前赤军的战斗部队和前日本军队中亲中分子组成的,多以老兵居多,战斗力强,作风顽强。并且第2师上到师长下到班长等军官全部是中国退役军官。之所以中国肯替民主日本训练部队和打仗就是要长期保持日本东西分裂的态势。而第33雇佣兵旅大约有5000人,全部是民主日本共和国国防军司令真田广之在拉美法属圭亚那以及古巴和哥伦比亚从事游击队活动时的旧部。这些人是天生的战士并且和真田广之有着很深感情。


神户成了双方交战的重点,在打了3天后日本仙台师团攻陷了神户外围的几个阵地,而京都师团则进展顺利攻入神户城郊区并且迫使民主日本第4步兵旅的大半部队反水投诚。


门户顿开的神户形式岌岌可谓了,第2步兵旅和第33雇佣兵旅派出了全部的预备队后才勉强把进攻进来的京都师团挡住,京都师团则损失了2个营的兵力后停止了攻击。


日本的情况突然变的让人无法预料起来,日本的严重形势已经开始让国际社会有点焦躁不安了,联合国方面已经开始呼吁2国停止对抗用对话来解决争端问题。但是让人们看的真切的是两个日本国的内战却无法避免了。虽然两个国家都还能弱小,军事能力还不强,但是只要能用于战争双方会毫不客气的用在战争上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