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2.4骗子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当驻军司令带领两位大员驱车进入井上家在海边的别墅以后,立即就被“无心”留意他们动静的人反馈到了两党耳朵里,这是一个震撼性的消息。

井上家,确切地说是他们控制下的城市商业合作银行其实并非什么大型的金融企业,纯属一个没有上市的地方性质的小银行,去年净资产80亿日元不过才3000万欧元而已,而整个井上家族的总财产估计最多也就是五七千万欧元吧,不说大阪和本州,就是在串本这个海滨城市也只能排在老三老四的位置上。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占领军选择拜访的第一个串本企业甚至是第一家日本人都有着很重大的含义在里面,不是大财团也不是势力强大的地方政治利益集团,这里面的意义也因此才能够被很多人关注,内中的深意还是颇值得玩味的。

自民党在关注着,现在代表家族的井上木子小姐也算是自己人,或者这是占领军对自民党一个善意的表现。而对于民主党来说也是这样,井上家实际掌门人井上端午历来也是偏向于自己的,或者占领军是在想继续和中小企业们交往,煽动他们执行自己的计划?至少现在还看不透,两党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消息,等候“自己人”传递出会见的细节来。

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可怜的张凌风少校,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一进去就从来没有把腿从井上家里拔出来过。。。按照他后来抱怨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高级骗子精心策划好的一个连环骗局。井上家,不仅“骗取”了占领军的信任,也最终骗了自己的人和钱。

第一印象是,别墅精巧雅致,外面虽然是日式装饰但里面很有中国文化的底蕴,五六亩大的地方里面全是柏树和塔松,穿过树林的几条小径和两三个华式亭阁配合着荷塘,主要的建筑均有飞檐和龙风等雕花,就是围墙也是传统华夏样式的廊桥模样。

“HE,外面用日式包裹着,这里面全部是华式的,这算什么?难道就是他们自己所说的中国心?”,站在门口的李欲晓悄悄地对郝志强戏谑道。

李端午远远就拱着手,快步向门口走来,“哈哈,这一大清早,喜鹊就叫半天,我就命人清扫庭园恭候诸位了,请~~”,把手向里一挥,带着两个女儿要把三位大员让进院子。在门口就相互谦让半天,李端午干脆一把抓住张凌风的手,“你是我们的地方守护神,还要客气的话,也就太见外了”。

张凌风只好含笑回答,“那,小子就僭越了,请~~”,一前一后顺着石板路向正厅走,李端午还没有忘记转身招呼,“李主任,郝主任,请。。。请。。。雅蕾、雅蔺,你们负责招呼好啊~~两位客人要是不满意,我唯你们是问”

“是”,两个女儿乖巧地答应着,雅蕾(木子)和李欲晓边走边攀谈,而雅蔺,也就是穿着绿裙的兰子则围着文学硕士问关于中国文学方面的问题,这让郝志强如鱼得水一般得意起来,这简单啊,属于我本项专业,立即从商周文字开始大肆吹嘘,一直到午餐后还在吹明清小说和五四新文化运动,让汉语文化功底还不是很强的雅蔺简直是用崇拜的眼神来看对方滔滔不绝地演讲。

两边四廊八柱上按照规矩布置着,贴着几副装裱好年代还比较久远的对联,对旧文学不是很熟悉的张凌风也懒得去细看,继续与主人热情地胡扯着。

正厅的大门被打开,堂屋里面并没有张凌风想象中那样摆设着“天地君亲师”的牌位什么的东西,两厢是写满对联的屏风,相对摆放的四副高背红木椅,中间是两张太师椅夹着高几。后墙正中挂有一副“松鹤”图,看起来应该属于比较传统出自清末某位大家的中国画,郝志强算是个行家里手,端详以后给出了比较标准的评价,说这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东西,树指的是书,鹤则代表“一鹤冲天”云云(暗指李家是书香门第官宦之家)。这让张凌风嘴巴上在不停地赞叹,心里却在嘲笑,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官宦之家?200年前的吧~~

分宾主坐下,右边是当然主人的李端午,虚晃一下知道左边的位置除了自己是没有能坐的,也就客气地坐上品茶。几个陪客,井上端午的两个妹夫和专程从大阪赶来的“闽江社团”主席,认识以后大家开始闲话,光是互相间的恭维和谦虚就持续了半个小时。

“小子冒昧,到。。。李老先生门上打搅,原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冒然揣测,就用几钱新茶和薄酒聊以遮手,还请老先生一定要见谅啊”,站起来招了下手,警卫员马上进入大厅捧上四合装好的极品新茶,分别是杭州龙井、信阳毛尖、巴山雀舌及武夷清明芽,还有就是两瓶1999年泥封的茅台。这也没有办法,原本只准备了一份礼物,茶叶每样都是装足的九两九,谁知道竟然还重要的陪客,回去拿也没时间,只好硬着头皮上。

“客气了,司令官~~哦,不,应该称呼为司令员是吗?”

“对,对~~”,张凌风含笑同意对方的说法。

“故土的美酒,清明的新茶,是我们这些远离国家多年的人都不可多得的礼物,老家伙也就却之不恭啦,多多承谢司令员了”,虽然以后这东西就不会再买不到了,虽然在国内这茶叶也就值个六七十块亚元,但是要以目前日本市场价格来算可就要变成六七十欧元了(“黑心的”中国茶商正乘日本尚未加入洲际自由贸易区的机会抬高了足足4倍的垄断价格,给日本消费者以“不平等的待遇”)。

偷偷瞟了一眼对方的头发,“闽江社团”主席何知远有点疑惑,“难得啊,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一方大员了,请问张司令员的祖籍是?”

心里不爽得很,怎么谁见到我都非要关心一下我的籍贯呢?难道你们都没有见过混血吗?想起自己最初见到手下三位大员的时候也是分别解释了三次,真郁闷ing,“我父亲的祖籍是四川,但是我母亲是法国人”,嗯~~有些事干脆一次性地说完比较好,免得被继续追问,都烦不烦啊?

“奥,原来是这样,张司令是中欧友谊的结晶啊”,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又要晕了,还结晶呢?我父亲和母亲其实就是死敌一双,你们都没见过吧?

算了,这事太骇人听闻,还是不告诉你们为好。

“有件事情想请教张司令,象我们这样在日本的华人后代不多,但是也不算少,都是上个世纪初迁移来的台湾和福建人居多。我估计,在整个日本可能有二三十万人吧。当然,能够真正保持华夏传统的还真不多,也就四五百吧。主要还是因为生存的压力太大了,第一代第二代人以后,基本上都被日本人同化了。我想问司令员的是,我们是迁回去好还是继续留下好?”,何知远关心的是今后是继续在日本发展好,还是回国发展好,实际上就是在隐晦地询问占领军今后是否会对他们网开一面或者给予特别的关照。

“其实应该这么说,我也知道你们当年迁来日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当时的台湾还是很不适合生存的,有些还被强迫改姓,到日本以后,这一百多年也真的很难为你们了。不过我个人认为,现在如果要强行迁移回去损失肯定会很大,因为你们基本上都在日本有上百年的基础,这冒然迁移不仅要有一大笔财产变现的损失,基本的客户群也就要全部丢失掉,经济上很不划算。同样,就是回到国内还是得从新开始,而现在国内沿海地区的发展程度已经很高了,你们回去要么就是到西部去,要么就是到同盟内欠发达的地方去,条件上还是要差一点的,所以还是留在日本继续发展比较好一些”,体贴的话非常委婉地表示了对他们保持华夏传统文化的赞扬,也认可他们后来无法回来的理由,这让在座的四个人的眼睛多少都有点湿润了。

多少年了,有些话儿只能自己对自己说,哪里敢表达出来,就是李端午这已经七十年的房屋都是在中日关系最好的1975年才买地皮修的,借口还是整个井上家族都很仰慕中华的传统文化才敢修。

“咳~~是啊,多谢司令员的理解。其实,我们这几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都在上海等地方办过厂子的,可惜后来。。。现在呢,你们来了~~来了就好啊,今后,我们也可以重新光明正大地做中国人了”。对于李端午的家族支柱企业来说最好的就是不搬,不过是一个小银行能够迁走了又怎么样,可以拿走的现金最多不会超过50亿。而且只要说自己要搬走,这6亩地铁定会被可恶的房产商给打压成鸡肋的价钱,光这就要损失至少20亿日元以上,这是一个家族不能承受的巨大损失,何况要卖这么一大块黄金地皮,交易费用和佣金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暂时。。。还没有必要公布自己的身份,我觉得在彻底控制局面以前你们不需要这样做,稳妥一点还是比较好一些的办法,免得大家都不好做”,这已经是在暗示对方不要去理会中日协定的规定,既然来了,我们也就不会走了,而且是要准备全面深入地控制他们。更深层的意思就是,你们放心,只要是中国人我们就都会保护你们的,也会让你们有比较高的收益的。

这个话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都是从尔虞我诈的商业场上混过来的,大家立刻明智地转移话题。

回头看看,郝志强已经被小姑娘给抓走去欣赏外面的雕刻和对联了,李姐则叫上三个警卫员也去找几位正忙活的主妇帮忙去了,整个大门口就一个贴身警卫而已。本来李家请了几个菲佣,今天因为特殊的关系就全部放假一天,请客的活自然也就只能由本家的三个女人们来做,所以李欲晓和三个警卫员的加入在很大程度上就解放了她们。

可惜,估计今天张凌风的红孪星的确是要晃动一下了,一不小心,张凌风在回答对方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题的时候无意间就泄露了自己尚为结婚、还是单身这个重大消息。也不是没有还开口的李端午,而是大阪柳野兄弟贸易股份公司董事长的千金,也就是何知远弟弟的女儿~~柳野(何)惠兰。

何知远立即顺杆而上,他还就很直接地就代表家族很隐晦开出条件,就差没明白告诉对方了,结婚就可以分家,估计一千万欧元的嫁妆还是拿得出来的,结婚后也不用回大陆就在这安家吧,继续在日本服役也好,退役帮助打理生意也可以。当然,找个中国人是个目的,但是找个有势力的军官也是一个更加不错的选择。如果能够得到军方的保护和帮助,这今后三五年时间里别说一千万的嫁妆,就是四五个一千万也可以赚回来.

三位主人听到这话都大惊失色,悄悄瞟一眼正在品茶的司令,安静地等待张凌风的回答。

对于何知远的侄女,他们也都是知道的,的确是比自家雅蕾要漂亮的多,人也活泼些,至于家教年龄也都还相差不大,特别担心的一个原因还是因为雅蕾正在帮助家里打理生意,时间和精力上都远不能与何惠兰相比,这。。。我们布置了这么半天,岂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也不能怪人家何知远“不懂事”也这么“无耻”(晚上李家开家庭会时候的评论),虽然主人并没有事先就说出自己的打算,但实际大家都有意无意地往这个事情上引。的确,现在在日本实在难得找到这样年轻又没有结婚的驻军司令,(大阪县的司令就是一个44岁的大校),这也是何知远听说以后不远百里就跑来搭车看看的原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