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2.2骗子2

zyzhy678 收藏 4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那末最后两位委员是谁呢?”,王善洪笑问大家,“其实我也还不知道是谁。看来,大家都和我一样。确切地讲,这是我们张凌风少校经过慎重考虑以后才作出的决定,我也是10分钟以前才拿到这个的,来,让我们看看这两位先生是谁?”,摇动着手上的两个信封,非常麻利地撕开一个以后假装看了一眼才继续自己的演讲,“自治委员会,不仅是行政的执行机构,同时也是地方的临时立法机构,因此,担任过议员职务的也就很重要的条件。那末,第8位正式成员,同时也将担任串本自治委员会副主席的是~~前市议会主席宫本次郎先生,宫本次郎先生他有着极其丰富的立法经验,是这个委员会立法方面的最佳人选”

“哦~~”

正百无聊赖地听着发言的宫本次郎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当坐在旁边人从后面悄悄地点了一下以后宫本次郎奇怪了,哎?这不是我的姓名吗?轻轻晃了下头才确信说的的确是自己,原本就是被人逼着过来的宫本次郎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脑袋里面满是怀疑,我对中国人就没有好脸色过,这。。。是要干什么呢?

勉强起来,木然地站在王善洪面前,当接过证书的时候才真正地确定这不是假的。

台下的铃木幸雄却已经急出汗水来了,这不对啊,从按照平衡势力的想法出发中国人应该任命一个民主党人为副主席,好方便他们自己从中取利,可是现在竟然又任命了一个自民党人为副主席,难道他们要民主党人当主席吗?

悄悄地瞟了眼民主党代表,看见对方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刹那间,铃木幸雄有了一种就想跳海的感觉,对啊,昨天晚上这些个该死的家伙们都去了司令部,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的交易?可是内线说没有什么结果啊,还是应该早点把他们拖下水的,还是应该先下手啊~~~,他真的后悔了。

民主党代表管健三步(这个名字有点怪啊?)同样在惊疑,默念着也在偷瞟自民党人的脸色,可是他也看见了惊异。还是没办法去理解占领当局的目的,如果对方想让自己当主席的话,肯定会提前招呼的,可是。。。

掌声过后,大家都安静下来,最后一个悬念就要揭晓了。

把信封弄了两下都没有撕开王善洪只好转身交给司令,“看来,我们司令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的好,现在就请我们串本指挥部司令张凌风少校来宣布最后一位委员,同时也是串本自治委员会的主席”

“我时常在想,人民缴纳税金来养活我们并且在无私地支持我们的政府,那人民公仆应该怎样来报答人民呢?”,在倭人的期盼中,张凌风面容镇静用比较严肃的语气来面对下面的听众,“而在串本的这3天多时间里我更多的是在约见普通市民,询问他们对新任的自治委员会有什么要求或者说对前任市政府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再或者说,就是串本的上任政府工作做得好不好?

不过,在和市民交谈中我并没有听见这种说法。这充分说明,上一任市政府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得到了多数市民的肯定态度,因此,我要恭喜你,铃木幸雄先生。按照串本市民的意见你将成为串本自治委员会的主席,任期3年,而在这3年里如果没有得到本州自治委员会主席川崎南记先生的书面命令,你都将是串本临时议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祝贺你,让我们为自治委员会主席来鼓掌吧”。

张凌风在上面肆意地胡吹海侃,脸上平静得就连一点破绽都没有。这让下面的三位大员不禁都暗自吃惊,这Y的确是个当司令的料子,说起假话来一点都不脸红,还约见许多普通市民呢?估计也就是和几个商人聊了几句而已。

本州自治委员会和善后工作委员会联合签署的委任状发给对方的时候,张凌风同时还送了一本中日国家协定和〈自治委员会组织条例〉给铃木幸雄,握着对方的手还没有忘记叮嘱,“铃木幸雄先生,恭喜你。希望你能恪守自己的职责,为了串本的35万市民,也为了日中友好合作~~希望我们在今后的三年里面能够合作愉快”

“从小,老师就对我说,在更多的时候公共职务其实更应该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不应该计较私利而在任期内尽职尽责地完成人民委托你的工作的责任。今天我能够获得串本市民这样的信任,我自然应该努力完成我的任期为你们服务”,幸好早有准备,铃木幸雄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后立即背诵就职宣言,至于占领军为什么这样来安排就等一会再想吧,该做的事情一点也都不能忘记,“我将在3天内完成4个下属机构主管的提名。同时,也感谢张司令官的推荐。在任期内我想我们的合作应该很愉快,我也将恪守国家协定的规定,最大限度地协助驻军维护辖区内的治安”

对于目前的串本地方政局来说,自民党几乎就是大获全胜,三权在手,那末3年后的选举也应该是十拿九稳的。

中国人,中国人的实惠已经给出了,我需要拿什么东西出来回馈他们呢?怎样才能让他们满意呢?这是铃木幸雄目前最头疼的事情。

对于民主党来说,这次不仅没有得到副主席甚至主席的职务,最多只得到3个干委员而已,没有行政权力,立法权力也只有1/3,这是令人大失所望的事情。党代表苦涩地拍着手心里面也在抱怨,自己昨天怎么就没有“开诚布公”地和对方交易呢?也在怨恨,中国人怎么这样看中自民党?甚至连预料中的副主席都没有获得,他们难道不是中国人嘴巴上最痛恨的“右翼反华势力”吗?

暗地里的政治交易,必定不会因为自治委员会的成立而告一段落,占领军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必然是公然向市政当局索要分红,而民主党也将躲藏在旁边深入地观察,试图找到漏洞进行反击。

民主党代表管健三步回家就召集大员们开会,分析占领当局为什么要违背政治规律公然帮助自民党独大,说到愤怒的时候,把桌子几乎都拍翻了还在大骂占领军,“骗子!他们都是骗子,这些可恶的支那人骗了我们”

其实这话说得不对,占领当局从来都没有承诺过要任命民主党为主席,甚至连副主席都没有许诺过,仅仅是要求两党各自推荐三名委员而已。大家都明白,可谁敢说呢?

原来满以为自己至少可以当上副主席的管健三步现在就非常惨,连个委员都不是,而且现在也没有市议会了,议员身份也就是张废纸片而已,纯光杆一个。

光是想想都怒不可遏,“那,我们就发动我们的势力对占领当局采取不合作态度,特别是他们鼓吹的要中小企业成立集团公司来对抗财团的计划”

三个委员,只有三个委员而已,人家自民党占了稳定的2/3多数,如果占领军真的要全力去支持自民党的话,估计这3年下来民主党也就可以在串本消失了。局面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不是想着如何去和占领军建立关系缓和一下,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利来考量。你还想要反对占领当局吗?何况现在人家也没有什么把柄在你手上,经济政策也还没有正式出台,那些企业主会和你一起去反对占领当局吗?

白痴!估计没等你组织好就要被铃木幸雄给吞掉了,坐在下面的三位委员心里面都在感慨,自己现在也是地方大员了何苦再和你一起鬼混下去?明天,明天我就要到占领军那里去告密,竟然已经有两个委员准备要出卖早饭前还是亲密战友的领导人了。

几家欢乐几家愁,这话一点都没有错。

铃木幸雄同样在召集手下开会庆祝,试图分析占领当局的意图,顺便也需要讨论一下,下一步市政当局应该怎样去和对方保持这种关系。而对方既然已经先给了桃子,那末自己也就应该回报一点什么,这是关键的地方。当然铃木幸雄和整个串本的自民党都不至于傻得真以为象他们嘴上说的那样没有川崎南记的命令将继续稳坐这个首席执行官,实际控制日本军队和警察的中国人随时都可以命令川崎南记签署任何的命令,这个道理,串本的小学生都明白。

而对于串本的老百姓来说委员会的成立却没有任何的什么特别回声,更不要说有什么显著变化了,别看报纸和电视都在深入地分析过来,讨论过去的。天还是那样兰,明天我还是要出去为老板打工。最多就是茶余饭后多了一点点谈资而已,我管他谁当政呢?反正3年以后才能投票选市长。

但是对于所谓经济人士来说,这就是一个异常重大的事件,占领当局既没有扶持所谓中左的民主党,也没有采取平衡措施,几乎就是在大力支持原来的强势政治势力,这让企业主们是百思不得其解。

对于大财团来说,这其实应该是一个利好消息,至少自己大力支持的自民党前途还不错,当然在新的经济政策出台以前,还没有人会愚蠢地认为他们真的是想和日本一起来和平发展。而喘喘不安的就是那些小企业主们了,政治靠山看起来似乎就要日落西山,或者,现在需要就去和自民党好好谈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