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灯红酒绿的三里屯一条街上,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汉堡边走边吃着。黑色的风衣一身浅黑色的西服,颇有点复古的味道。

前面一对男女正在亲密的边走边交谈着,中年男子便漫步在后边边吃边走。前面的男女却没有察觉到。

走到一条十字路口处,人行告示灯变红,人群停下来等信号改变。

男子将手中的汉堡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迅速的跟上人群用非常隐蔽的动作从手中掏出一支微型手枪,对着前面的男子便连开三枪。

没有声音,嘈杂的大街上根本听不到使用了消音器的手枪发射的声音。男子身边的女人突然发现男子无力的几乎是贴在她的身上,然后便看到令他惊恐的一目,男子的嘴角不断的涌出鲜血。

女人的惊声尖叫让周围的人发现了这里的异样,很快巡逻的民警便迅速的赶到了现场并且马上联系了120急救中心。不过这个男子看上去已经不行了,脸色惨白心跳几乎停止。

街角处,看着120急救车将男子抬上汽车,黑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大街上......

北京协和医院特护病房外,林浩然透过玻璃朝里面望去。

又被他们抢了先手,真他妈的蹊跷了。林浩然皱了皱眉头。

在休息室中柳广明将现场找到的弹壳从塑胶带中倒出来,林浩然用镊子夹起一粒弹壳仔细的看起来。

弹壳检查过了,普通子弹没有改装过的痕迹。柳广明说道。

什么枪发射的,口径最多不超过5毫米!林浩然放下弹壳问道。

勃郎宁G5微型无声手枪,口径4.8毫米,弹夹5发。手枪就一个手掌那么大。射程只有15米。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装备这种手枪以色列和美国,而且这种手枪是专门为特工配备的,一般的警务人员是根本不可能有的。

现在两条线都断了,老邮政工死了还不到60小时,这次便轮到这小子。会不会我们内部有人漏风?

你是说我们内部出了问题吗?林浩然其实心理也在怀疑但是就是不敢确定。

局长你看,我们在审老人的第二天老人便被杀,第三天中午中年人便被枪击,杀手怎么会怎么快的就出动了呢,恐怕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门突然被推开,医生紧张的走进来。二位同志你们来一下,那个病人恐怕要不行了。

等两个人跑到病房的时候,他已经断气了。局长怎么办,唯一的线也断了?柳广明有点居丧,心情全部写在一张哭丧的脸上。

放出风去,说病人做了手术脱离危险。咱们跟他好好玩玩。说着林浩然眼中精光闪现。

你是说引蛇出动?柳广明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林浩然诡异的笑了笑,看看是他厉害还是我们厉害。他有张良计咱们有咱们的过墙梯。


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慢慢开进了一栋别墅的园子里,别墅里出来几个人将面包车的后备乡箱打开,搬出了几个大箱子。

屋子里,十几个人正在里面等着。箱子打开,众人发出一阵惊叹。

成哥真有本事能在皇城根下弄到这些家伙真了不起!一名男子拿起一支56式自动步枪来说道。

嚯,美国的AR-15步枪,这东西可是稀罕货。岁数稍大一点的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是外送的!说着开车的男子将脚下一直踩着的箱子打开,众人再次发出一声惊叹。

我的老天,成老弟可真有你的。连40火箭筒你都能搞得到。这次连那个男子都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在这里,只有玩不尽的女人,没有买不到的东西!送枪的人点上香烟说道。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行动的时候告诉我一声!说着送枪人便要走。

哎,成老弟先等等。说着带头的男子抢上来从兜里掏出两叠人民币塞给他。

大哥给你的,让我告诉你,只要好好干一定让你荣华富贵。

那谢了。说着送枪人上了车离开了别墅。

车刚走,从二楼下来一个操着闽南口音的五十几岁的老者和一个外国女人。

人走了吗?老者低沉的声音听上去就很阴森。

是的2号,我们调查过,他确实是个盗卖枪的,2号放心。带头的男子恭敬的说道。

娜塔莉小姐怎么样,你现在总该放心了吧。老者望向旁边的娜塔莉。

当然,只要您亲自坐镇我想这件事情一定会非常的成功,只要做完这件事您就可以领到一笔数目不菲的退休金去加勒比安度晚年了,组织上已经为你做好了一切的安排。

还有一定要保密,任何一个可能出现问题的环节都不能出现,谨小慎微才能使我们圆满的完成任务。娜塔莉眼含杀气的对老者说道。

放心,被国家安全局传讯的两个人我们已经干掉了,现在没人知道我们的事情了。老者对自己手下的办事还是非常的放心的。

大哥,刚从医院里得到的消息,那个混蛋没死,警察把送到医院里救活了。一个手下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老者说道。

老者脸上阴森的表情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有点毛骨悚然,再派人干掉他!阿彪,你去!说着对身边的一个人吩咐。


午夜整栋医院大楼除了通道里的照明灯光和各楼层的值班护士以及医生外再没有其他的亮光和人员了。

7楼,一名从电梯里出来的医生来到服务台前,台前的护士用手指了指对面的701号病房。医生会意转身便走向701号病房。

门口两名警察被医生掏出的无声手枪打倒,杀手将两名中弹的警察一手一个推进病房里,接着他又用枪结果了屋子里的一名警察后手枪弹夹退了出来,杀手从风衣的兜里拿出一个新的弹夹换上。对准病床上的人便接连开枪射击。

别动,把枪放下。突然门口闪出两名特警,手里的97式突击步枪顶着杀手的后心。

慢慢的转过来,把枪扔掉。此时更多的警察从其他几个病房里涌出来。杀手知道他上当了......

说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他?面对着审讯人员阿彪抱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一言不发。

怎么不想说?我看你还是放聪明点,早点坦白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交代?坦白从宽新疆搬砖,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让老子交代没门,哼。杀手说完眼睛一闭任凭怎么问他都一言不发。

局长问怎么样了?反间谍搜查科的科长韩文忠走到审讯室外边正好遇见了柳广明便问道。

死相一个,知道自己怎么都是一死所以拒不交代问题。柳广明显的很生气。

不说话吗?韩文忠随手在旁边的咖啡机上倒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

恩,不管我们的人怎么说话他都不肯说话。

要不要我来试试,局长那边可着急催了!韩文忠问柳广明。

你们?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柳广明心中有点遗憾。

在屋子里放台电视和一部DVD影碟机。韩文忠提出的要求让柳广明有点摸不到头脑。

要电视机和DVD影碟机做什么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韩文忠转身把杯子撩下然后诡秘的笑了笑便走进了屋子里。

阿彪听见门开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了看,看见又是一个审讯人员后便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沉默。

韩文忠让两个审讯人员出去休息,然后从外面又找了4个人进来。

要香烟吗?韩文忠拿出香烟伸手递到阿彪面前。

这么长时间一定渴了,要什么饮料算我请客!

哼,别费口舌了,我说过了什么都不知道!

本来我以为冲动只是年轻人的专利,没想到向你这样三十几岁的人也会这样。兄弟听我一句,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我们是不会亏待你的。韩文忠声音逐渐变的阴冷起来。

我不知道。阿彪仍然不改口的说道。

哎,瞧瞧,还这么硬气,我敬重你是条汉子,最后再问你一次,知道什么?

良久阿彪仍然没有开口,韩文忠见再问下去也是徒劳便对旁边的4个人使了一个眼色,4人会意将阿彪松绑开。

阿彪睁开眼睛发现4个人正在为他松绑刚要说话,一只拳头便伸过来打在他的嘴上,力道之大以至于将阿彪的2颗门牙全部打掉,嘴里感觉一鲜,鲜血从嘴角里流出来。

接着4人不断用各种方式转着阿彪的下三路和要害击打,并不时的用器械上刑。

韩文忠回到桌子边上坐在凳子上点燃一支香烟看起了报纸,一时间审讯室里的惨叫和嚎叫就没有听过!

阿彪在被打昏然后被冷水泼醒然后再打的轮番殴打了2个多小时,韩文忠看了看表敲了敲桌子让手下停下来。

你们几个喝点水休息下吧。

怎么样兄弟,这次相通了没有?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你们杀了我吧!阿彪极度虚弱的说道。

杀了你?NO NO NO!杀了你我们怎么会这么作,我们要做的是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说完韩文忠将一盘光碟送进DVD影碟机中然后打开电视机。

我最喜欢这部片子了,因为他够暴力,够血腥。十个看过之后九个要疯掉!怎么样一起欣赏下吧。

片子开场白是一段低沉而阴森的配乐接着是一条漆黑看不到尽头的街道,摄像机不断的将镜头推进推进再推进,给人心理和感官上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恐惧感。

内容很简单便是一部关于古代最严厉的刑法之一的“凌迟”处死的介绍片子,片子中尽量还原了古代人对刑犯使用凌迟时的场景并且用死囚犯来真正的演义了一次现代版的活生生的凌迟。

怎么样,三千六百刀,不到最后一刀你都不会死掉的!韩文忠一边喝着水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

相信任何人在读历史作品的在读到关于凌迟刑法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作为古代最残酷和严厉的刑法金瓜击顶、车裂、水银灌脑以及凌迟处死这些让人听起来都不寒而厉的名字是古代用来惩罚重犯的常用刑法。

随着片子的进程中,片子中真人不断的被执行者用熟练的刀法一点一点的割着肉,而人则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近乎疯狂的惨叫中受着折磨。

片子的高潮来自执行者用刀将受刑者的胃活生生的拿出来,而那个犯人却还活着,活着看自己的胃被拿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十分精彩啊!韩文忠走过扑猛的拍了一下阿彪,本来阿彪就已经心里处于十分紧绷的状态再让韩文忠这么一拍立即吓了一跳,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别、别放了,求你、别放了,我、我什么都说了!还没等阿彪说完,阿彪便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看着暴力血腥的场面即使是中情局或者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工也是无法把持住。

啪啪啪!韩文忠朝外边拍拍手,外边走进几个人来继续审问其余的人将呕吐的污秽物清理干净。而阿彪仍不断的在呕着不过吐过几次后他已经快吐不出什么东西了。

你们反间谍部的人都是杂种!柳广明面无表情的对走出来的韩文忠说道。

你说什么?韩文忠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们反间谍部的人都是杂种!

指哪方面?韩文忠却笑着点燃一支香烟问道。

那盘带子,居然你们敢这么干,用活人做实验!

老弟,那盘带子你最好自己拿回去看完,结尾你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说完便扬长而去。

柳广明把带子拿回自己的办公室放在电脑上,前面的东西他不感兴趣,他要看看韩文忠所说的结尾是怎么一回事。

带子最后的一幕柳广明看完居然笑了,上面分明写着,“国家安全局电脑分析科全力打造审讯快速让罪犯心理防线崩塌的3D电影,影片中一切人物全部为高科技合成真人,真实中并无此。”

3D技术搞的这么逼真难怪连柳广明也都没有看出来其中的破绽,还以为这是真人被活活的凌迟了呢。


给他一杯茶让他清醒下,这有助我们的询问。柳广明吩咐手下给阿彪倒一杯茶。

不一会手下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绿茶放在阿彪的桌子上,阿彪把茶杯送到嘴边然后用嘴吹了吹,喝了几口。刚才那一阵呕吐几乎让他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干净了。

好了,既然你想说了不想再受罪那就有什么说什么,你放心我们保证你的安全,听懂我的话了?柳广明问向阿彪。

好的。阿彪仍然有点心有余悸。

说出你的姓名以及年龄。

车阿彪,今年35岁。

从事什么职业?

主要靠一些零活维持生计,就是给自己找个职业掩护自己。

受谁指示来医院杀人?

苍龙会的老大狄青竹以及俄罗斯女特务娜塔莉。

柳广明又拿出了两张照片给阿彪看,这两个人你认识吗?

见过,但不知道他们叫什么。

来自什么地方我相信你很清楚吧?

基地恐怖组织的成员,在新疆搞过爆炸,是中国的A级网上通缉犯,头值五十万美金。阿彪点点头表示知道。

你们现在有多少人?都在什么地方?

有二十个人,都在郊区的一间别墅中。

柳广明小声吩咐了一下,不一会一个手下将一份最新的北京市地图摆在阿彪的桌子上。请你给指出来!

喏,就在这里。说着阿彪在郊区的一个地方叫“怡景花园”的别墅区打了一个圈圈。

多少号!

1082号!

你们马上集合所有弟兄去那,我会给局长打电话申请出动雪狼突击队!


打完电话柳广明继续问车阿彪问题,现在他要搞清楚为什么俄罗斯特工会趟这趟混水。

知道为什么那个叫娜塔莉的俄罗斯特工会在这里做这件事情吗?

不知道,不过有一次娜塔莉倒说过狄青竹是他们什么组织的成员,干完这一票狄青竹便可以退休了。

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带他回去休息!柳广明对手下说道。

柳广明径直来到林浩然的办公室去汇报今天的进展,至少能找出点蛛丝马迹了。

局长,这个是车阿彪交代的情报。

就这么少吗?林浩然一皱眉头。

显然他有所保留,不过他提供了团伙的地点。而且在医院为他指点我们设立的圈套的房间的那个女护士也已经招供了,他承认是苍龙会的成员。

苍龙会是北京的黑社会怎么会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林浩然不断的翻看着笔录。

据车阿彪交代苍龙会的大哥狄青竹是某个组织的成员,现在确定他是不是俄罗斯方面在中国的特工还不能太早下结论,我们手里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他是。

在林浩然的办公室里的黑板上三张记录着线索的纸被磁铁吸在黑板上,基地恐怖组织、俄罗斯特工以及国内黑社会。

看来这件案子比原来我们想的要复杂的许多,加派人手继续对这件案子加大力度。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

电脑上的电子邮件提示响起,林浩然在送走了柳广明后把门关好,然后坐在电脑前面控制鼠标打开邮件。

林浩然开着一辆奥迪A8L轿车足足的在市区里兜了半天,中途除了停车吃饭便是上厕所了。在他确定没有跟踪的时候便将轿车开上了高速公路到了通州。

一间破旧的厂房里,一辆面包车已经在里面了。林浩然将车停在院子里面然后把发动机关掉,最后把手机关机并且将手机卡拔出。

面包车的车门台阶上坐着一个带墨镜的人,年龄和林浩然相仿,嘴里正在嚼着饼干,右手边还放着一瓶矿泉水。

怎么穿的像个民工一样?林浩然走过去将一包香烟扔给他。

那人摘掉墨镜白了林浩然一眼,开你这样的车出来到这么荒凉的地方多扎眼。路上没有尾巴跟你吗?那人接住香烟打开包装,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抽起来。

我兜了半天了!还不相信我吗?那人往旁边挪动了点地方,林浩然也和他坐在一起。

查的怎么样了?

给,这是我最近才找到的东西,相信你会感兴趣。说着那人将一个档案带扔给林浩然。

林浩然打开档案带抽出了情报一份一份的看起来。

仔细的看,这里面可有非常有价值的情报,这些有价值的情报对你们破案来说是很有用的。

看到最后一页时林浩然突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可能,我们局里有钩子?林浩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确实是真的,不过这个人我还没有查到是谁,不过这个人可以锁定在你们的内卫部里的人,而且就是他杀了你们的线索人。你可以查下当天谁不在局里。

还有,这上面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参与到里面去,他们的动机呢?

动机嘛,你忘记了我们曾经通过一个皮包公司在瑞士建立了一个帐户利用这个帐户给车臣匪徒提供资金,并且利用公司走私过武器给他们。当然现在已经停止了,这样的事情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当然会有所察觉。

何况,我们多次在国际上羞辱和让他们下不来台,借恐怖分子之手在北京搞混乱对俄罗斯来说也不是什么坏的打算,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还有东突组织在俄罗斯的支持下也渗透进来了,看看,名单上有好多都是东突组织的成员。

这些人都好办,主要是把在我们这里的大鱼挖出来。只要从根上挖掉他那么他们也就断了联系。

林浩然现在真的有点搞不懂了,难道俄罗斯也搞国家恐怖主义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不是直接宣布和中国进入交战状态吗!

你以为俄罗斯就是善茬吗?别忘记了他们民族的侵略性和贪婪性这些都是十分威胁的。

好了,这些材料我会仔细看的。你先走,然后我自己回去!说着林浩然站起来整理了下西服。

那好吧,我先走了。说着便扔掉手里的饼干袋上了车发动汽车开出了场门。

林浩然坐回到车里把车子打着脑子里仍然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这么复杂的一个连环套差一点他就上当了。

十分钟后林浩然才将轿车开出去,晚上八点钟回到了办公室继续研究情报。

回来的路上,柳广明打电话过来,二十四个人一个不少全部被逮捕住,只是女间谍娜塔莉拒捕企图逃跑和警察对射时被狙击手打死在马路上。

娜塔莉的死是非常遗憾的,至少失去了一个可以进一步了解俄罗斯在这件事情上参与到什么程度的摸底,不过这次突击行动还是有所收获,在抓住了狄青竹和他的手下之外还缴获了一批枪支。

办公室里林浩然依靠在沙发椅上,昏暗的灯光让他昏昏欲睡。一天的疲劳让他很快进入了梦乡之中....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