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1.2艳宴2

zyzhy678 收藏 2 1
导读:复兴方略(羽翼华夏) 第十二集信天游 81.2艳宴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按照接收方案的程序,法律事务组最先结束。

也是啊,才7名法官而已,法律事务工作组组长郝志强封闭了所有案卷,贴出布告宣布法院将在3天后重新开张。接着,就对法官们说暂时放假休息3天,等待正式通知就可以恢复自己的法官身份。整个接收过程花了不到50分钟他就骄傲地通知大家自己已经接收完毕,这让还在忙碌的另外两位大员又是恼怒又是羡慕不已的。

民事代表与经济管理委员会主任的事情就比较杂,李欲晓不仅要面对16名议员和50多个工作人员,还要接管市财税系统,临时封闭帐户,查封资料和档案顺便还按照张凌风的指示将历来的政府财政支出帐也给封了,最后封闭到的市级财政资金大约有5.3亿日元(折210万欧元),并且还要针对财税问题贴出通告,说明在接到正式的通知以前,税金还按照以前的规定执行并指定继续在三菱商业银行代缴。这些事情听起来简单,可真正办理起来可就很头疼了,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最终完成。

行政工作组组长王善洪最惨,既然人最多当然活也就最多,警察局是必须要第一个接收的,大队人马在警察局长的带领下通知100多警察开会,让他们先宣誓“效忠于法律”然后按照要求填写报名单据,接着逐个进行简单甄别后继续去履行职责。又从驻军那里找来3名武警和6名士兵分成三组在警察带领下开始在城区内巡逻。同时,还要去接收市政其他机构,封闭房地产交易档案,核对是否有漏掉的政府财产等等,这事情就干了整整两天才算完成。

相对来说,比较轻松的还应该算是张凌风。

可接收港口以后却大失所望,里面也就零零星星停着三五条巡逻艇和气垫船而已,把从日本国防部列出的清单拿出来一看,上面该有的三艘炮艇和一艘训练舰不在了,要问为什么?说早在战争爆发以后就被调走了,这把张凌风气得直骂娘,这港口还有必要守吗?

还是先住下吧,把所有日籍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宣布回家休息去,3天后来报名参加港口工作人员招聘。又命令士兵进行全面清理,安排岗哨,接收现有资产和装备,派遣专门要来的几个水兵来对巡逻艇和气垫船进行分析,研究了半天还算是可以用起来。同时就是控制电源,架设通讯器材,打扫卫生等等,到了下午5点多种基本上也就完成了。

等把办公室清理好,正式派遣巡逻队在军港内进行巡逻才向驻军司令部发出报告说串本的基本接收任务已经完成,将在3天内恢复基本职能部门的运转,目前当地治安形势还好云云,然后就站在港口外面的公路上看着高高悬挂起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舰队串本指挥部”的招牌,还是很醒目的,一个人在那里欣赏着。

5点40分的时候,还在催促李欲晓和王善洪加快接收进度的两位闲人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现任市长(目前还没有解散市政府)铃木幸雄和已经同样属于闲散人物的议会主席和首席法官一起亲自驱车到指挥部来,热情地邀请张凌风和郝志强参加“由串本市工商及经济业人士联合举办的欢迎宴会”,两个“闲人”对视苦笑着,也不好直接就拒绝对方三个“统治精英”,只好私下里面约定互相监督,共同进退。

两位大员带着4个警卫员跟随在车队后面缓缓地驶入了位于海边的柳支庄大酒店,下了车才发现这里距离自己的驻地不过才1里地不到,整个酒店非常富有东方传统特点,主楼也不过才7层高,而巨大的竹海散布在整个酒店范围内,不少具有挑檐特点的木屋潜藏在里面,隐隐约约看过去,中间还有被挖出了一个小池塘,荷叶正在怒长,一片青豫之色和外面充满着现代特色的钢筋混凝土有着天壤之别。

哦,稍微点了下头,张凌风还是忍不住夸了一句,“好,在现代社会里面,当看习惯了火柴盒样的电梯公寓和所谓欧式典式小区以后,这就已经是不可多得的自然与宁静了”。

“是啊,东方传统的东西就是好啊,不少历史学者都认为日本的建筑和服装很多都保留着不少的唐代色彩,可是我们呢?现在还有什么汉唐遗风?”,作为文学系毕业的郝志强对于这些东西很关注。

“那~你怎么不去穿上汉风或者唐装,结果,最终还是要穿西装和夹克来上班?老哥~~你的话,言过其实了”,张凌风笑着推开车门,准备走下自己最心爱的坐驾~也就是24岁本命年生日那次老姐送的红旗B2040来。

铃木幸雄则从前面一溜小跑过来,满头是汗也顾不得擦(看起来听感动人的),伸出肥大手掌来一把就拉开车门,点头哈腰地羡媚,“司令官阁下,郝主任,请,请。。。”

“谢谢”,点点头又笑了一下,必要的基本礼貌还是应该有的,不然就会被对方认为是暴发户。如果有了这样的印象对于“合理”推进计划是很不利的,何况就是为了在短时间里完整地接收和控制这里,也还离不开这些所谓的地方统治精英来,虽然,张凌风并不喜欢面前这个喜欢不停摇尾乞怜的家伙。

大门口廊檐下面就是一个横匾,三个鎏金大号汉字~“柳支庄”,“好,嗯,不错,深得中华书法之味”。

虽然自己对书法的兴趣还不如电脑的1%,但张凌风也需要装模作样地观摩一下,至于为什么好,自然有郝志强这个文学系的硕士来和日本人探讨(细看过去,其实这三个字都是取自“兰亭序”,用电脑拓印下来的)。

果然,极具专业特色的评价从郝志强的嘴巴里面说出来以后,对于中华文化同样也不知道多少的三个日本人无限佩服起来,恭敬地称呼郝志强为“郝桑”,但是后面的话却接不上去,这让平时自认为在汉学上有点造诣的铃木幸雄明智地闭上了嘴巴,转而邀请大家入内。

一间很有特色的房间被简单地分成两个部分,正厅正中大堂上挂着把折扇,一排两两相对地放着几套案几,相互之间靠得比较近一点,墙壁上全是日本特色的招贴小装饰和装裱好的日本风景画。里间大约有正厅的一半大,用纱帘隔开,有一个案几放在中间。

看见众人进来,里面已经等候多时的几个商人模样的日本人急忙起身恭敬地站在一边,礼貌地等待市长在客人面前介绍自己。

“还是由我来给司令官阁下和郝主任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山崎渔业侏氏会社的山崎拓殖会长”

山崎拓殖急忙向前鞠躬表示自己的敬意,“能够认识您真荣幸,希望还能够继续聆听到司令官阁下和郝主任对我们串本经济改型的建议”,然后非常礼貌地站到一边。

“这位是,大阪兴盛食品侏氏会社串本分社的社长小桥隆先生,这位是~~我们串本本地的城市合作商业银行的董事长~井上木子小姐,去年才接替她父亲的职务。司令官阁下,井上小姐可是有很深的中国文化功底哦。”

“能够见到最年轻的驻军司令真是三生有幸。有机会的话,还要请司令官阁下和郝主任多多指教,拜托了”,井上木子用极为纯正的普通话来给自己做开场白,又低下头表示自己的恭敬,然后站到一边这才抬起头来对着大家笑了一下,雪白的牙齿在灯光照射下映人耳目。

虽然穿着碎花丝绸和服,井上木子却只是简单地把短发拢成挂面头又看似随便地别上了一支银簪而已,这让张凌风稍微楞了一下,既然称为小姐也就应该是未婚青年,默猜了下年龄最多也就25吧,不过,也应该按照日本传统的少女发式来梳,特别是这样比较正规的场合。

既然猜不透,也就只好含笑招呼,“井上小姐的普通话可还真不错呢,就比我们不少中国人都说得好,井上小姐是在那里学的呢?”,这也是一个问题,自2010年台湾战争交恶以中日两国已经30多年没有进行正常留学生交往了,她的年龄也不可能是以前的留学生,而且就算她父亲是也不可能教出这么好的普通话来。

“这不过都是家族的风气而已。家严历来非常仰慕中华渊源文化,从小到大都严厉督促我们学习汉语,我记得小时候妹妹没有记住三个汉字而被家父责罚一天不准吃饭,让阁下见笑了”,井上木子含笑给张凌风解释。

其实,井上这个姓在日本也并不多,而且这个姓本来就不是日本人,他们是原台湾李姓的后裔,20世纪初期才迁居日本的。

日据台湾初期,殖民主义者强迫台湾人改姓,在高压下有一家李姓人家被迫引用诗经中的一句话“井上有李”来影射自己的本姓,表示自己永远是中国人绝对不能忘本。不过知晓这事情的人还不多,当然也包括面前的两个中方大员。郝志强知道这个典故后还大加感慨,怎么姓李的既有李登辉这样数典忘祖的所谓皇民后代,却还是有这样150年都不忘自己民族属性的家族。

其实,这也是张凌风不仅坚持拒绝父亲老朋友萨利姆想把两个女儿都嫁给自己的“好意”,也同时狠下心来拒绝从小青梅竹马的这两个波斯女孩并最终选择井上木子的妹妹井上兰子为妻的最主要因素。还是因为年轻啊,因为好奇,他想看看这个家族究竟是怎样能够在一个日本社会中得以保持中华传统文化的。结果,一不小心,他自己就掉了进去而被井上家族一步步俘获了。

“请,司令官阁下,郝主任,请”,初等法院首席法官麻木纯生热情地邀请两人落座。

“那就客随主便吧”。

按照标准的礼仪,张凌风随便谦虚了一下,又摆摆手谢绝了上来要给自己换鞋的和服女人,自己脱掉军靴套上女人弯腰递来的木屐后毫不客气地向前几步跪坐在上首右位上。然后,接过另外一个和服女人呈上来的热毛巾擦掉脸上的灰尘把毛巾放回托盘,端着递过来的茶杯轻啜一口,“咕咕”两声又向后转过头去,第三个和服女人急忙把一个精致的素花瓷盆双手捧过头来,等吐出漱口水,第四个和服女人紧跟着上前再次捧上热毛巾。等净嘴后,张凌风这才端起来属于饮用的青花杯来品茶。

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的郝志强不时微瞟一下司令,生怕自己出错在日本人面前现了洋相,也有样学样地紧跟着坐在张凌风下首来享受“等级服务”。

看见对方竟然这样熟悉本州的风俗,内心中有些欢喜的铃木幸雄开始恭维起对方来,“想不到,司令官阁下竟然也这样熟悉我们本州的风俗,这太让人意外了。”

“哪里,哪里,以前读书的时候住在上海,经常去光顾日本餐厅,当然也就学会了不少”

“哦,原来是这样。听说那些餐厅是韩国人开的,都只不过虚有其表而已,哪里还会留有日本文化的精髓”,麻木纯生开始灌输起日本的饮食文化来,“其实,我们日本的饮食风俗及服装等等都采自唐风,说起来,我们中日两国应该属于文化同源的近邻。”

的确是这样,因为2010年以后日籍企业在华处境很差纷纷主动撤离,留下的产业也就被很多韩国人乘机便宜接收过去,虽然多数被改成了韩式料理却也留下了不少的日式餐饮业务,不过,自然也就很不正宗。

“对,这话不假”,嘴巴上是这样说,郝志强却恨得牙痒痒的,哼,死倭类,不怕你们还吹嘘自己保留着什么唐风,都给我等着吧,我会让你们好看的,我会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唐风。

落座以后,右首是当然主人的铃木幸雄,接着就是议会主席和首席法官,再下面就是两位日本男性商人,井上木子因为性别和年龄的问题被排在了最后边,她却笑着说看不见年轻的司令官吃不好饭,主动提议自己到左边也就是郝志强下首来坐,大家也都含笑同意了。

麻木纯生拍了拍手,十六个手托木盘的和服女人从外面鱼贯而入,两两在餐几上站好,一个跪在地板上麻利地布设碗碟等,另外一个则不停地传递物件,不到1分钟,整个餐几也就布置好了,一套原产自产景德镇的青釉瓷餐具,一套精致的珐朗杯,一双崭新的乌木筷搁在镇瓷上,汤匙等金属物则是纯银制作的,这到也符合华夏人的传统喜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