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小兵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第一节 七七事变前奏

zoulu 收藏 2 13
导读:抗日小兵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第一节 七七事变前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8/


七月七日这一天傍晚,也像平常一样无聊,侯海涛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坐在卢沟桥上抽烟,现在全国一片大乱,自己却像是一个没事情的人一样,整天当个守门的,想到自己的父母与兄弟姐妹们,侯海涛总显得意志消沉,不知道他们的仇何时能报,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让人民过上两天安生日子,自己也能过上两天安生日子,自己才十八岁,弄的比一个八十岁的糟老头子还要伤感。

一个人走了过来,虽然比较远,侯海涛还是认出来那是李兵,一直以来都是李兵一直在暗暗鼓励自己,要自己振作起来,对于他的好意自己何尝不懂,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在守破城门了,自己要到最前线去,与日本鬼子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李兵一早就看见侯海涛了,笑着说道:“我猜你就在这里,果然不出我所料,快跟我回去,今天这里很不安全,你看日本军在那里都进行几次战斗演习了,金振中营长说日本兵现在对卢沟桥虎视眈眈,迟早一天也会打过来。”

一听有仗打,侯海涛马上来了精神,问道:“是不是真的,我可手痒了好久,不怕他们不来,要是真的敢来,我一定打的他们分不清楚东南西北。可是你看,他们在对面进行了好几次军事演习,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动作,虽然我不喜欢打仗,但是是打鬼子,我就浑身都劲。”

李兵看到侯海涛兴奋的样子道:“日本人的狼子野心早就暴露出来了,以前想蚕食中国,现在中国都被蚕食的差不多,已经到了抢地盘的程度了,而卢沟桥横跨北京西南永定河,为北京通往西南的咽喉要道,桥北连接中国南北的铁路大动脉平汉铁路(北平—汉口)穿河而过,桥东为宛平城,扼守卢沟和铁路两桥,日军据此即可切断北平中国驻军。你说一个军事重地,日本人能不动心吗?打起来是迟早的事情。”

侯海涛哈哈一笑道:“你什么时候成为了吉星文团长的跟屁虫了,这些我不知道听团长说过好多次了,不过还是觉得满有道理的。”丢了一只烟给李兵,不由的叹口气道:“即使真的打起来了,你说我们能够支持多久?”

李兵狠狠的吸一口说道:“管他的,打死一个,我不亏,打死两个我赚一个,上次我们两个在承德悄悄干掉的五个日本兵,我们已经赚了三个,死了,也不会亏本,哈哈~~~~!”

侯海涛也随之一笑道:“上次要不我聪明把那几个日本兵给火化了,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受到牵连,我真不知道蒋委员长害怕日本什么,我们四亿同胞,打个屁也能把日本搞的乌烟瘴气的。”

李兵答:“国家的政策,还轮不到我们两个去关心,走,天色不早了,我们还回去守好自己的岗位,说不定呆会日本兵就会来。”

侯海涛哈哈一笑道:“那我就要承你贵言,我今天就大开杀戒。”

李兵只的苦笑,遇到一个好战狂,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自己难道不是一直期待这一天吗?自己不也是被日本人逼的没有办法才会走上当兵这一条路,虽然与侯海涛合作杀了五个日本兵,可是自己还是觉得亏本,自己一个村庄的人都被日本兵给杀了,反正自己也是烂命一条,看看谁怕谁?

虽然还是夏天,可是入夜以后,还是凉飕飕的,侯海涛抱怨道:“这是什么鬼天气,现在居然还怎么冷,要是拿日本兵来热热身就好了。”

“哈哈,亏你想的出来,别以为就你有一腔热血,告诉你,守在这里,那一个没有一腔热血。”李兵在一旁打击侯海涛。

侯海涛摇摇头道:“呵呵,你们是一腔热血,我可是一腔冷血,对他们我可没有任何激情,只有满腔的愤怒。”

旁边的几个士兵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人插嘴道:“要是真打起来,我们就看看谁更冷雪,书上说,抛头颅,洒热血。我们就,砍鬼子,撒冷血。”周围一片哄笑声。

其实这也是大家在互相激励,今天白天,日本一直在进行军事演习,而且还不断朝这边增兵,大家心里也明白,日本人要有所行动了,说不定就在今晚就要来。

团长吉星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大家的背后,听大家的谈论,等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了,才站出来说道:“大家不要在争论了。”大家一看是团长,当然也没有人再说话。

看着众人,缓慢而有略带沉重的口气说道:“相信大家也看清楚情况了,日本人已经要有所行动了,我们这里可能要变成前线了,我相信大家已经憋了很久,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党要我们打,我们就狠狠的打,如果党要我们停战,我们就的停战,我们现在虽然是最前线,可是我们的一举一动关系的后方广大人民的安全,如果谁不遵守命令,我会把他安排到后方当后勤员。”微微一笑,就离开了。

金振中有点担心的问道:“团长,你这不是给他们泼冷水吗?大战在即,我们应该给他们多鼓鼓气,会影响军心的。”

“不会。”吉星文肯定的说道:“现在双方已经势成水火,不怕点不和,只怕点着了扑不灭,上头的人还是主和的,我怕这帮小子到时候收不了手,至于军心嘛!现在已经不用处理了,打起来就是拼命,没有什么好说的。”

一长串黑影在快速的朝卢沟桥靠近,侯海涛揉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夜色朦胧,侯海涛还是能清晰的看到,是一队日本兵在朝这边快速前进。

侯海涛有点兴奋的搓搓手,大声喊道:“大家打起精神,今天晚上的消夜有着落了。”大家看清楚了,果然是一队日本兵在朝己方而来。

日本军队毫无顾忌的一直冲了过来,班长大声吩咐道:“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其实不用他喊,大家早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他一声令下,一定会打的日本鬼子屁股开花。

日本队里一个像是队长的人大声喊道:“我是日本驻屯旅团第一联队第三大队大队长一木清,我们在演习时,一名士兵走失,有人看到他进了宛平城,我们要进城搜索。”

班长现在在这里是最大的官,一切是他在做主,说道:“我们没看到过你们的士兵,而且要搜城,要请那么领事出来说明。”

一木清道:“我们的士兵走失了,对领事照会,我怕士兵出现意外,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把他找出来。如果你们要执意阻拦,我可不客气。”

看不惯日本兵的嚣张跋扈,侯海涛不由的说道:“你们日本兵走丢了,就要来赖我们,还要搜城,做我家的猪走丢了,我是亲眼看见它进的日租界,是不是我也要搜搜日租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