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四章 、赵威之死﹙2﹚

dontbb 收藏 3 22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三十四章 、赵威之死﹙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柳川发现自己的瓦斯兵大部份被李矛干掉,将气全撒在赵威他们身上,暗暗狠下决心,要狠狠打击包围圈中这股屡次三番让自己吃尽苦头暂编师的残余部,雪洗前耻。


趁着日军停止攻击的间歇,赵威将所有人迅速撤回了山顶。不过加他自己总共才九人了,而且其中六人轻伤二人重伤。


此时太阳开始下山了,枪炮声也突然停了,旷野一下子静了下来。日军既没有发起冲锋,也没有进行炮击。赵威等人以为是敌人大举强攻前的沉静,迅速从烈士身上寻找弹药,那怕是一颗子弹也没落下。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小鬼子这次打的是攻心战,井拓组织了十几名伪军,躲在山脚下的大树后,扯开嗓着大喊:“山上的暂编师的弟兄们听着;作为军人,大日皇军欣赏你们的頑强,皇军有话,只要缴枪下山,皇军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弃暗投明诚心跟皇军干的重重有赏。”


山下的伪军见山上无动静,换一个鸭公嗓子的伪军小头目扯开嗓咙大喊;“弟兄们,何苦呢?你们的蒋介s和少帅不管你们的死活,你们的何峰副总司令也连沈阳丢了,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确让你们这些小兵虾将整日东躲西藏的,穿没穿的,吃没吃的,反啥日呀?缴枪下山吧,皇军大大有赏啊,吃香的喝辣的,还能玩女人,多好啊,人一辈子图个啥呀?”


鸭公嗓子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又继续;“弟兄们,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别听什么狗屁何副总司令的瞎掰了,只要谁给咱吃的、喝的、给咱钱、给咱女人,咱们就当他是好主子,满州国和民国没什么区别,况且啥他妈国家不国家的,跟咱们有狗屁关系?日本人坐天下,咱们照样过得挺不赖的。”


赵威气愤地低声骂了句:“无耻!让你叫唤,老子蹦了你这狗娘养的!” 他拎起身边烈士遗留下来的的一枝三八大盖,从破损的军装上扯下一块布擦了擦枪上战友留下的血渍,仍后趴在地里,将枪架在一具鬼子尸体上,一动不动,等到山脚下嚷叫得最欢的伪军的脑袋在树后稍稍探出的时候,赵威手指一扣,“砰”的一声,山脚下的鸭公嗓子伪军应声而倒。


伪军们都吓了一跳,缩着脑袋,躲在树后,再不敢探头探脑的大声嚷叫了。


柳川气得哼了一声,说:“愚蠢顽固的支那人。”转过身命令各小队长:“炮击停止后,立即进攻!”


日军的炮弹呼啸着落到山顶。剧烈的爆炸扬起泥石,炸药的气息熏呛着伏在树后石头旁的赵威和士兵,灼热的气浪烤炙着干枯的树枝。


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到了富裕民的身旁,在炮弹爆炸前的瞬间,富裕民甚至看清楚了炮弹落地时激溅起的泥石,飞旋飘舞。“轰”的一声,炮弹爆炸,巨大的威力将富裕民抛掷起来,随即壮实的躯体被爆炸撕扯碎裂,四肢内脏,血肉模糊地被抛散到周围。一小块碎裂的内脏恰好落到赵威的脸上,温热的血腥味让赵威的胃肠激烈地收缩痉挛起来。


日军用山炮对着山顶猛轰一阵之后,又组织起了冲锋。


赵威看看日、伪军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大喊一声:“打!”士兵们听到命令,猛地从地上跃起,端起手中的武器,向冲近的日、伪军开火。


打退了日、伪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牺牲的士兵也越来越多。


看着日、伪军被打得退下山坡,赵威转过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旁的孙晓书。孙晓书端着枪,望着山下,脸上挂着一丝微笑,一动不动。赵威挪动了一下身体,用胳膊肘碰了碰孙晓书,问:“哎,你小子炸傻了?” 孙晓书依然一动不动。赵威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孙晓书的肩膀,却发现孙晓书的身体已经僵硬了。赵威的眼睛有些发涩,低声说:“老孙……”


山顶只剩下赵威和一名受轻伤的战士。天,终于黑下来了。可是在赵威的眼里,今天的白天竟然显得如此漫长。


赵威翻身滚到受轻伤的战士身边,低声说:“机会来了,你跟我来!”


但狡猾的柳川没有给赵威机会,赵威他俩从山顶向西边左侧摸去,突然发现眼前山坡上出现了无数移动的黑影向他俩扑来,赵威大喊一声:“打!”端起机枪,对着黑影猛烈地扫射,腿部受轻伤的战士单膝跪地,抓起一颗颗手榴弹,抡圆了膀子甩出去。


日本兵纷纷趴到山坡上,架起十几挺机枪,“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向赵威他俩猛烈还击。


赵威枪口喷着火焰,子弹,拖着微弱的暗红色光线,山上山下的乱飞。山坡上,不时传来日本兵叽哩哇啦的怒骂,时而夹杂着伪军中弹时的嚎叫,上顶上,受轻伤的战士也倒下了。


孤身一人的赵威打红了眼,知道今晚是有死无生,只盼着多打死几名日本兵,为死去的的士兵报仇。赵威可以听到子弹撞击到身前石头上的剥琢声,却无暇顾及,只是紧紧抱着机枪,趴在石头后面,不间歇地将机枪弹夹里的子弹倾泻出去。机枪在赵威的怀里颤动,枪管逐渐变红了。


突然机枪不响了,赵威将打坏的机抢扔了,就势拨出手枪,翻身,顺着山崖滚了下去。山崖上满是炸成粉粒的石子,翻滚之中,几粒沙石灌入了衣领袖口,可赵威已经管顾不了许多。猛然间,赵威的肋部撞到了一块凸兀的大石头上,“喀喇”响了一声,整个人倒翻过来,头下脚上“砰”的摔落到沟底。


赵威从沟底深深的腐叶中挣扎着爬起来,眼前金星乱晃,嗓子里发咸,“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赵威已经没有了感觉到疼痛,“呸”的吐了口唾沫,弯着腰,顺着山沟就往前跑。身后传来呼喊声,赵威转身开了两枪,接着再跑。身后响起了乱枪声,赵威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自己后背上狠狠地推了一把,跄倒在地,啃了满嘴的泥土。赵威只觉得肩膀上热辣辣的,却没有疼痛的感觉,翻身爬起来接着跑。


赵威张大了嘴巴,呼呼的喘着粗气,只是跑,拼命地跑,哪里黑就往哪里跑,哪里树林子密就往哪里跑,心里就只一个念头:“就是被野狼啕了黑瞎子舔了,也比让鬼子逮住强。”


赵威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多远,跑着跑着,忽然脑袋里“嗡”的响了声,眼前一黑,就栽倒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赵威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似乎涌动着一团一团的黄色的影子,看不清站在身旁的人的脸。赵威使劲眨了眨眼睛,大吃一惊,周围全是狰狞的鬼子,赵威刚想翻身坐起来,可是稍稍动弹一下,右肩、左肋的巨痛和浑身的酸痛就让赵威忍不住“哎呦”叫了声。


赵威并没有从日、伪军的包围圈冲出去,身负重伤的他被蜂拥而上的日本兵按住了。


赵威超人的战斗力,身负重伤的他超强的奔跑能力让柳川和所有参战的日伪军感到震撼。特別是赵威懂日语,想象小日向白朗一样利用中国有功夫的人,为自己建功的柳川有心收降赵威,收降何峰最精锐的特种兵,对瓦解敌军士气也是一枚重型炸弹,可无论柳川如何费尽心机劝说,赵威不是沉默,就是反复用日语有气无力地道;“小鬼子,魔鬼!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望着身负重伤宁死不投降的赵威,柳川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他猛地抽出指挥刀,刚想劈了没有丝毫反抗力的赵威。日本指导官井拓拦住了他,在他耳边小声耳语,渐渐地恼羞成怒柳川脸上露出了奸笑:“呦西!井拓君高明,我倒要看看支那勇士骨头有多硬!”


赵威和十几名被捕的抗日土匪被日本指导官井拓带着全副武装的小鬼子宪兵的押送下,来到旅顺的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实验场”。


“绅路君,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名鼎鼎的中国特种兵,一个非常彪悍的支那勇士,我想对于你的医学研究非常有用!”井拓在远处指着担架上的赵威,小声对日本军医高尾绅路奸笑道。



身负重伤的赵威被送进了手术室,日本军医高尾绅路给赵威作了详细检查后,大吃一惊,按赵威的伤势,又拖了这么多天,加上一路车上颠跛,一般的人早完蛋了,而赵威身体惊人的自我康复能力引起了高尾绅路的极大兴趣,他没有听井拓的马上把赵威当试验品,而是给赵威做了手术。


高尾绅路做的手术极为成功,但赵威康复速度更令高尾绅路吃惊,不到一周,赵威的身体就好了四成。


作为医生狡猾的高尾绅路从赵威健美发达的肌肉知道;赵威体内应该贮备超强的力量。现在只是一头受伤被困的狮子,马上让人用手铐、脚镣将赵威固定在病床上。面对几名身强力壮的守卫赵威也没有马上反抗,这几天他早对病房守卫作了仔细观察,他感觉到晚上铁门外仅一个守卫。而手铐、脚镣对康复后的他来说算不了什么?现在关健的是让自己的身体早点康复,他也清楚自己不投降的话,日本人绝不会轻而易举放过自己。


赵威的身体康复了八成,日本军医高尾绅路给赵威作了详细检查后,又用日语仔仔细细询问了赵威的感觉后,对赵威道;“赵先生你康复的速度令人惊讶,简直是医学康复史上的奇迹,作为医生我很荣幸,遇到你这样的伤员,使我弄清了人类最优秀的人种中有超人的自我康复力,这种基因也许十亿人中都难出一个,象赵先生这样优秀的人种,应该属于天皇,属于大日本帝国,只要你愿意加入大日本皇军,效忠天皇,我们会为你提供许多世界上最漂亮、最温顺的日本女人,为大日本帝国培育许许多多优秀的战神,让他们为建立强大的东亚共荣圈战斗,让整个亚州人在天皇的领导下统治世界。”


赵威笑道;“高尾绅路医生,你也许有神经病,才有如此古怪的想法。不过我想问一句,假如有一天中国比日本强大,你会做日奸吗?”


高尾绅路愣住了,目露杀气盯着赵威看了好一会,才长叹一声道;“赵先生,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仍后转身对门口的卫兵吩咐道;“晚上要多加小心点,这是一头被困的狮子!”



夜色已经很浓,凉风习习,鬼子的卫兵虽然也很尽心尽力,每半个小时从观察孔查看一次。但是凌晨1点他突然听到响动,房中传来赵威痛苦的呻吟,鬼子的卫兵马上打开铁门,进房查看赵威;可电灯下、病床上空空的,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脖子被赵威扭断,鬼子的卫兵软绵綿地倒在病床上……


赵威换上鬼子的卫兵的服装,刚走出病房不远,突然窜出一条碩大的东洋狼狗,一声不响向他扑来。赵威大吃一惊,猛地扬起的精钢手铐狠狠地砸在狗头上,狗头脑桨狗血四溅,东洋狼狗临死前“汪呜”地哀鸣了一声……


但就在此时两根黑乎乎的棒子一前一后同时袭来,出手极快,显然是一等一的高手,要在平时赵威完全可以躲开,无奈身体没有完全复原,加上久困病床上,手脚一时没有活动开,情急之下虽然一脚踢翻了正面的守卫,但背后被黑乎乎的棒子击中,赵威感到全身一麻,软绵綿地倒下……


赵威被电棒击倒后,再一次铐病床上,阴险的高尾绅路见赵威徒手杀了二个日军高手和一条大狼狗,心知留下赵威迟早还会出事,阴险的他见经过激烈搏斗后赵威身上数处伤口迸裂,即以治伤为名,让助手在失去反抗能力的赵威身上打了一针。说是防止伤口破伤风。可打完针后第二天,赵威忽然浑身发热,胸部也疼得厉害,大声地咳嗽,脖子、腋窝下面开始溃烂,脓液混合着血水流出来。赵威躺在病床上,还以为自己得了破伤风。重伤病痛已经把一个曾经壮健彪悍的赵威折磨得有气无力,每咳嗽一声,混合着血沫的痰液就顺着嘴角涌出来。


几天后,几名穿着胶皮防护服的日本人忽然进屋,把奄奄一息的赵威解下来抬到担架上。赵威虚弱地唤着:“我渴呀,水……水……”几名日本人根本不理睬他,把他抬到一间屋子里,几个人把赵威放到特制手术台上,用手铐、脚镣将赵威固定在手术台上。


神智模糊之际,赵威忽然感觉脖子上尖锐的疼痛,猛然睁开眼睛,看见阴险的高尾绅路拿着手术刀正在割裂自己的脖子。病痛和宰割的痛苦让赵威气愤,泪水涌出眼眶,怒用日语问:“你干啥呢?”


阴险的高尾绅路根本连看都不看赵威,阴森森地回答道;“赵先生,我给过你机会,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留下你对大日本帝国是个大祸患,今天正好借你的身体完成我的几项医学试验,你认命吧。”说完将锋利的手术刀插入赵威的喉咙下,然后使劲地割裂到腹部,肌肉向两旁翻开,露出里面白色的肢肪。赵威疼得大叫一声,骂道:“高尾绅路!我日你祖宗十八代。”


赵威心里暗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自杀。也远强于遭受这疾病的折磨和被日本人活活宰割的痛苦。没想到自己一身好武功,即落到如此下场。


日本人高尾绅路残忍地伸手插到赵威的身体,掏出胰脏、肝脏、肾脏,最后用锯锯断肋骨,最后掏出赵威的心脏。血,顺着刀口流得到处都是。巨大的痛苦让赵威几乎疯了,声嘶力竭地大声咒骂着:“高尾绅路你真他妈的是魔鬼,是比魔鬼还要凶残的魔鬼……”


赵威在失去意识之前,想到了李矛和童贯春默默地在心里说:“俩个好兄弟,你们要为我报仇啊……”


日本军医高尾绅路的助手用相机详细地记下了手术现场的这一切,后来阴险的高尾绅路用这些资料和素材发表论文,谎称;他从东北军扔下的一名伤员身上发现了人类超强的自我康复基因,可由于东北军军官贪生怕死,不人道,在偏僻处无耻的扔下了可怜的伤兵,由于耽误时间太长,中国伤员不治身亡。给整个亚州人种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